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真相
    ---------..

    *****************************************************************************************************

    “可恶,拉斐尔那些家伙,究竟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回去路上,在城外厮杀震天,爆炸轰轰的吵杂声中,我自言自语念叨着,边走边摸着下巴沉思。

    不单只是拉斐尔,老狐狸阿卡拉肯定也有一份,从这趟旅程出发之前,或许她就和拉斐尔悄悄的策划好了什么,至于腿毛仙人……虽然并不是一路的,但是并不妨碍他临时和这两头老狐狸合作一次。

    利用这次怪物的异动,这些家伙还真是暗中做了很多事情啊混蛋!挖坑坑人的本事真是一流啊混蛋!

    我摇了摇头,将混杂的念头甩出去。

    不对,现在不是考虑她们在挖什么坑的时候,我现在应该撇开一切,考虑自己现在该去做什么。

    无论是跳入她们的坑里也好,还是绕过她们的坑也好,最重要的是我想要做什么,我认为怎么做才是最合适的,这才是本质。

    可恶,可恶,你这笨蛋脑袋,快点想个好办法啊!

    最后,我甚至懊恼的拍起了自己的脑袋。

    “想不开也别死在路中间,大家会困扰的。”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抬头一看。可不是好一段时间没见的中二流氓少女宓瑟雅。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把长枪当锄头一样扛在肩上,没形没象的少女。

    “别误会。我可没打算和你一起自杀,别找我。”宓瑟雅答非所问的退后一步。

    “鬼才找你一起自杀呢。”

    “是想先自杀变成鬼以后再找我一起自杀吗?究竟是什么样的痛苦才能让一个人决定自杀两次?”

    “你到是听懂点人话行不?”

    我头疼的捂起了额头,本来就已经够头疼了。为什么非得在这时候遇到这个天马行空的中二少女,老实说我的确有点想不开了,做幽灵多好,天天吃钻石,天天睡大觉。

    “事先说明,虽然长老大人现在的样子很可怜没错,但是我可没那个时间停下来听你倾诉发泄。”

    “为什么我非得找你倾诉不可,还有。我真看不出你现在哪里没时间了,脸上不是写着一个大大的闲字呢?”

    “哎呀,被看穿了吗?长老大人果然不简单。”

    “过奖,这是小孩子也能看穿的程度。”

    “好吧,竟然被识破了,没办法了,一分钟五颗完整钻石的话。就姑且听一下你的烦恼。”

    “你到是会自说自话啊混蛋!而且还那么贵!!!”我悲愤了,老天,赐予我一个中二少年,将眼前这家伙打发了吧。

    “今天是假期,有八折优惠。怎么样,很划算吧。”

    “哪里算是假期了,哪里?!”我指着城外的厮杀声,爆炸声。

    “买三分钟送两分钟。”

    “你……你是故意来气人的对吧。”

    我再三的深呼吸了几次,才冷静下来,不行,不能和这家伙顶角,这样只会让她的中二流氓属性变本加厉。

    “好吧,如果你能帮我解决烦恼的话,我到是不介意付这个钱。”

    “先钱后货。”

    “想的到美。”我将宓瑟雅伸过来的小手拍开,忧郁的叹了一口气。

    “我刚才在烦恼着该怎么拯救世界。”

    “噗~~~”

    “笑你妹啊笑,给我敬业点好不!”我怒掀心灵茶几道。

    “好吧,其实长老大人想要拯救世界的话……很简单。”宓瑟雅正了正色。

    “说来听听。”

    “站在城墙上,高歌一曲就行了。”

    “哦哦哦!”我震惊了。

    莫非这家伙知道我用歌声拯救世界的终极梦想?不可能,除了阿琉斯以外,我从来没对别人说过。

    可是……

    你以为这是超时【哔】要塞啊!唱首歌就能结束战争!我又不叫林明凡!对方也不是天顶星人啊混蛋!

    “请给我一个确实可行的方案。”我严词拒绝了对方的建议。

    “真麻烦……”

    “拿钱办事,这是通用的道理!”

    “干脆直接冲出去和敌人大干一场如何?”

    “你这是要我去送死吗混蛋?”

    “行动之前钻石装备什么的先给我保管吧,计利息哦。”

    “其心可诛的家伙!”

    嗯,咦?等等。

    我忽然想到什么,沉思片刻,一拍掌心。

    对了,就是这样没错!

    恍然的大笑三声,一把塞了五枚钻石给宓瑟雅,顾不得理她,飞快的离开了。

    “莫名其妙的家伙……”

    掂了掂手中的宝石,宓瑟雅歪着头,嘀咕了一句。

    这时候,我已经回到帐篷,二话不说,取下项链摇晃起来,不一会儿,某只发光体哀鸣一声,从项链里掉出来,落到床上。

    “白日宣淫已经满足不了小凡了,非要选择在这种时间取乐吗?”

    小幽灵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以及响彻整个营地的激烈战斗声音,回过头,紧抓着胸口,畏缩在床的一角,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你没睡觉?那正好。”虽然很想吐槽但我还是忍住了。

    “小幽灵,我已经决定了。”大手一指,我露出无谓的气概。

    “我已经决定了,既然你什么都不肯说的话。我就亲自去问。”

    “哈?”小幽灵把头一歪。

    “我要亲自冲到哪具骷髅面前,直接问它,那样的话一定能找到答案。”

    “小凡。你的脑子烧坏了吧,虽然从来没有好过就是了。”小幽灵带着怜悯之色的凑上来,柔软小手压在我的额头上。

    “我没有开玩笑。”我一眨不眨的认真看着她。

    “真……真的?”

    “真的。我会这么干!”

    “不……”低下头,额前的月色刘海,遮住了小幽灵的脸色。

    “你在说什么?”

    “不要!!!我绝对不允许!!!!!!!!!!!!!”

    小幽灵的反应,比我预料的还要强烈百倍,她猛地抬起头,银色眸子里已经蓄满了泪光,彪悍野蛮的直接就掐上我的脖子,拼命摇晃起来。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不要小凡做这种傻事,不许,绝对不允许,不允许就是不允许!!!”

    语无伦次的大声喊着,晶莹的泪珠随着她剧烈摇晃的螓首,从眼眶里飞溅出来。打湿了衣服。

    上一次小幽灵流露出如此强烈的感情,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

    “小幽灵……”我勉强的从喉咙里发出一声。

    “不要,绝对不要,做出那种事情,会死的。小凡会死的,快点清醒过来吧,笨蛋,小凡大笨蛋!!!”

    继续声嘶力竭的喊着,打断了我的声音,换了一个姿势,一手掐着我的脖子摇晃,一手啪啪啪的扇着巴掌。

    快……快要死了,拜托谁来救救我?!

    直到我快要口吐白沫,小幽灵剧烈波动的感情才稍微平复一些,松开了我的脖子。

    “冷静下来了?”顶着一张通红肿胀的猪头脸,我没好气的问道。

    “冷静下来了。”小幽灵点了点头,小手伸上来,柔柔的抚摸着我那被掐红的可怜脖子。

    然后咔嚓一声,脖子上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我摸了摸,硬硬的,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小幽灵缩回去的小手。

    她的手上多了一根绳子,连向我的绳子。

    我明白了,原来脖子上硬硬的玩意是项圈啊。

    我一拍手心,恍然大悟。

    混蛋啊!!!!!!

    喷出一口恶火,怒踏五角大楼,我正打算将脖子上的项圈一把扯下来。

    “呜哇,不能扯。”小幽灵连忙阻止我。

    “你想做什么?”我瞪着她。

    “这样一来,小凡就不能做傻事了。”小幽灵得意的晃了晃手中的绳子。

    “愚蠢,你以为区区一个项圈,一条绳子就能够阻止我吗?”我冷哼一声,道。

    其实我最想问的是,项圈是什么时候准备的,这笨蛋幽灵果然早就对用项圈拴住我这种事抱有觊觎之心了吧混蛋!

    “如果小凡一意孤行的话,就带上我一起去吧。”说着,她紧紧的抓住绳子,一副打死也不放手的姿态。

    “和我说实话,我就不做傻事,你知道的,我冲动起来可是什么都会做的,你拦得了我一时,拦不了一世。”

    “小凡……这个大笨蛋!”小幽灵低着头骂了一句,良久的沉默后,她重新抬起头。

    “真的?真的只要说了实话,就不做傻事?”

    “那当然了。”我精神一振,老怀欣慰。

    终于撬开这笨蛋幽灵的嘴巴了。

    “好吧,我说就是了。”

    小幽灵顿了顿,似乎在整理着思路,她像爱撒娇的小猫一样钻到我的怀里,让我把她有些发冷的娇躯紧抱起来,然后,似在冰天雪地之中喝了一口热巧克力般,舒服满足的叹息了一声,缓缓说道。

    “其实……从前些时间里就感觉到了。”

    “什么时间?”我不打算放过一丝细节。

    “嗯……很前很前,刚来到这里没多久的时候。”小幽灵轻点着下巴,喃喃说道。

    毕竟她一直在睡觉,对时间的流逝不是很清楚。

    “莫非是在那时候?”听到这里,我立刻回忆起第一次察觉小幽灵出现异状的时候,在遇到贝安沙以后。历练出发之前那段时间。

    说这话的时候,小幽灵偶尔会呆一下,当时我虽然注意到了。但是并未深想。

    “本来是很轻微的感觉,我还以为是错觉,但是在前些时间。忽然就变得强烈起来了,而且越来越强烈。”

    “前些时间……是大概半个月之前吗?”我估摸着骷髅军团从修道院一路走过来花费的时间,问道。

    “嗯,大概吧。”小幽灵不是很确认的点了点头。

    “看来的确是和那具骷髅有关了,究竟是什么感觉?你自己清楚吗?”终于问到正点上了,我竖起耳朵,不放过任何一个字眼。

    “感觉……感觉不是很清楚……但是……但是很熟悉……”小幽灵失神的喃喃着,摇起了头。眼眶又湿润起来。

    “别慌,有我在,无论何时,都有我在呢。”察觉到小幽灵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我紧紧的搂住她,试图给予更多的温暖。

    一会儿,小幽灵终于平复下来。拉了拉手中的绳子,用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过的软弱泣音,低低的喃道。

    “小凡……我很害怕……”

    “别怕,有我在。”我柔声安慰道,轻抚着她的后背。

    熟悉的感觉啊……

    大概。我没有猜错了。

    这个世界,还能有什么让小幽灵感到熟悉的?

    不外乎是她的亲人,以及朋友。

    作为候补圣女,小幽灵大多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能够和她经常亲近,玩闹的真正朋友,也就只有两个,那就是另外两名候补圣女。

    当然,那位圣女奶奶也算一个。

    还有就是她的父亲母亲。

    大概只有这些人,才能够在万年后,仍然能让小幽灵感觉到熟悉的感觉。

    除了小幽灵的父亲以外,其他都是女性。

    而那具骨骸,我不说其他,光是两米以上的身高,答案就已经呼之欲出了。

    是小幽灵的……父亲?

    当我不小心的喃喃着将这个答案,说漏嘴的时候,怀里的小幽灵娇躯猛地一震。

    或许,她心中也早就想到了这个答案,只是不愿意相信。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一瞬间,小幽灵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失去色彩的黯淡瞳孔,无助的流着泪水,软倒在我的怀里。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