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固执
    ---------..

    一发缩水版地狱能量炮轰下去,虽然没有正中目标,落入骷髅大军之中最密集的地方,但是战绩也不容小视。

    放眼一看,能量炮造成的大坑里面已经是空空如也,没有以具骷髅存活,这样算来的话,估摸也有一两百具骷髅被直接轰成嘎嘣脆了,还有数百具骷髅缺手断脚。

    哈哈,毕竟只是那具骷髅指挥者刚召唤出来的骷髅大军,底蕴不足,没有经历过战斗,没有强化过自身的实力,太脆了,太脆了!

    我砸吧了嘴,颇感无味的想道,算了,还是先把事做了再说吧。

    又是几记缩水版的地狱能量炮轰下去,我看也没看,调头就走,来到城墙另外一边,和刚才一样,将小骷髅们轰了个满天飞。

    萨绮丽的小队也在这里,正好是在候命,察觉到她投过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我顿时亚历山大。

    别酱子,绮丽阿姨,我们可都是忠实的地下工作者,你不能出卖我。

    完成这边的任务以后,忍受不了萨绮丽的作弄目光,我慌慌忙忙的跑开了。差点就左脚绊了右脚,吼吼,地狱格斗熊你这死短腿的!

    然后在另外一边又遇到了熟人沙希克。

    我:“……”

    交友不慎啊。我当初就不该在这些人面前暴露地狱格斗熊的身份。

    最后一面城墙——完成任务,回到。

    “吴大哥,辛苦你了。已经行了,先休息一会吧。”琳娅赶忙的心疼声音传来,似乎我已经累的不行,要咳血了。

    其实数十发缩水版地狱能量炮,总能量只不过是相当于数发正版地狱能量炮,以地狱格斗熊现在的实力,以及恢复能力,消耗并不算很大。

    你看。转一圈回来,喘上几口气,体内的能量又恢复的差不多了,按这样估计,如果能够给我一个机会的话,这两万骷髅大军,我一个人用地狱能量炮就能搞定。

    当然。如果我真的这样做,对面的骷髅指挥官可就要乐了,两万多炮灰能够换得一个唯一能够抵挡住它的敌人的疲惫,这笔买卖何止是超值,简直就是亏本挥泪跳楼大甩卖。

    “安心吧。琳娅,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我安慰琳娅道,她还没有亲眼见识过地狱格斗熊的恐怖恢复能力,这个不显山露水的能力,对我的重要性可以说还在无限瞬移之上。

    回过头,我观察着被自己的缩水版地狱能量炮犁过一遍的战场。

    被惨白色覆盖的草原上,几个还冒着焦烟的大坑,就如人肌肤上的牛皮癣,显得特别显眼。

    大坑范围内,所有的骷髅被炸的七零八落,而周围一片,也被爆炸的冲击波刮的东倒西歪,凌乱一片。

    数十道缩水版地狱能量炮真正干掉的骷髅其实不多,约莫一两千左右,还不到十分之一的数量,但是造成的威慑力以及在其他方面的破坏力,却远不止如此。

    比如说在气势方面,原本完整的骷髅大军,携带着无坚不摧的势袭来,那股力量,就好像是一顶密封结实的牛皮鼓,所敲击出来的沉重嘹亮的战歌。

    而这些能量炮,则是在牛皮上开了几个小洞,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害,但是前后差距,已经不可同日而言,这些骷髅大军再次鼓起气势袭来,敲响大鼓,所发出来的声音却带上了尖锐破音,再也不复刚才沉稳有力,犹如一个紧握拳头般的震慑鼓声。

    战斗等级提升到第三世界这个层次,气势变成了十分重要的要素,重要到几乎可以将一场必败的战斗扭转过来,更何况眼前这场交锋,还根本不是必败,而是必胜的战斗。

    察觉到了这一点的战士们欢呼起来,气势高涨一分,此消彼长,那两万以上的骷髅大军,气势就显得更加风雨飘摇。

    不错不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无论是我,还是琳娅,都对眼下的情况十分满意,看样子,这一次敌人的进攻又能安然无伤的化解掉了。

    加上这一波,敌人就已经损耗了十分之一的兵力,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数字,但是意义非凡。

    话说……从刚才开始就很在意周围的视线呢。

    我伸出熊掌,摸了摸额头上一滴不存在的冷汗,注视着战场的目光放松下来,偷偷瞄到两侧各个角度。

    果然不是我的错觉,大家都在看过来!

    情……情况有点不妙呢,这时候该说什么才好?

    嗨,大家好,我是地狱格斗熊,我是路过打酱油的,请不要在意。

    看什么看,没见过布偶熊吗?再看就轰杀你们啊混蛋!

    脑海之中瞬间闪过好几个方案,都被一一否决,等等,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不要让这些人察觉到我的身份才对。

    我周围无数锐利的视线注目中,我一转身,从城墙上跳下,哧溜的跑得没影。

    好一会儿,这些战士才回过神来。

    “刚才……那是什么?”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我敢发誓,我绝对没有在营地见过这样奇怪的家伙。”

    “为什么要穿着布偶熊装呢,难道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觉得应该是要掩饰真正的身份,这家伙。说不定就是我们的伙伴之一。”

    “不可能吧。”

    “开什么玩笑。”

    “说不定是拉斐尔藏起来的杀手锏。”

    “没错没错,我们的百族公主殿下,就喜欢做这种恶作剧。”

    “喂。你们说,会不会是拉斐尔的老相好?”忽然又一个可能性蹦出来。

    “很有可能。”没想到这个离奇的解释,却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肯定。

    对于飘渺到了极点。明明每个人都说存在,见过,但是偏偏又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记得起来,那传奇一般无存在感的【拉斐尔的丈夫】,眼前这头布偶熊,或许是最好的诠释。

    而且实力设定方面也很符合。

    “没想到……我们的公主殿下竟然嫁给了一头熊!”一个冒险者震惊道。

    “你傻了吧,那是穿着布偶服装吧。”

    “是……是吗?”

    “不过或许里面还真是一头熊也说不定,只是故意穿上布偶熊装。让人觉得里面是个人罢了,哈哈。”

    “就算不是,说不定也是一个长满体毛的老头,正因为这样才不敢露脸见人。”

    “没错没错,啊哈哈哈————!!”

    一时间,空气之中充满了酸到极点的醋味。

    百族公主拉斐尔,可是整个营地男人的梦中情人。对于能娶到她的那个狗屎运男人,大家心中的羡慕嫉妒恨早已深入骨髓,如今看到一个神似的家伙,那还不把它踩到粪坑里去才甘心。

    “嗤————!!”

    刚躲到无人的地方,取消了地狱格斗熊变身的我。忽然浑身打了一个冷战。

    总觉得肩膀上似乎忽然多出了一股极为强烈的怨念,是错觉吗?

    “琳娅,这样就行了吗?”

    “是的,吴大哥,已经可以了。”

    “怎么了,听你的声音,好像憋着一股笑意。”我忍不住好奇问道。

    莫非是看到一波强大的攻势,被轻松化解掉,变成一场胜券在握的战斗,太开心了,所以忍不住想笑。

    “吴大哥,你猜刚才那些冒险者在你走后,说了些什么?”琳娅笑问道。

    “说了什么?”我心里一惊,惊的不是冒险者在背后说我,而是琳娅,竟然能够在光阵图里听到那里的说话声。

    我得好好回忆一下,刚才没有说拉斐尔的坏话吧。

    “他们怀疑你是***丈夫。”琳娅狡黠的的笑声传来。

    我当时就喷了一口老血。

    “他们……是怎么能想到这去的?”

    “一点也不奇怪吧。”

    “呃……”设身处地的想了想,我无法反驳,地狱格斗熊的出现,的确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拉斐尔的那个阿卡林丈夫。

    “拉斐尔大人在做什么?”我又好奇问道。

    “她嘀咕着什么,将那些人记了起来。”琳娅似乎瞄了那边一眼,顿了顿,才低声传来声音。

    我顿时打了一个冷战,自己该不会被殃及池鱼吧。

    虽然已经失去了大势,但是两万以上的骷髅,就算站着不懂让你砍,估计都要砍上好一会儿才能全部干掉吧。

    这场战斗,又持续了足足三个多小时。

    过后,战场一清,大家所警惕的第四波攻击,却迟迟没有到来,对面坐拥大军,占据优势,却似乎偃旗息鼓了。

    “大概对方是在考虑怎么对付吴大哥的攻击吧。”琳娅冷静的猜测道。

    “毕竟,如果放任吴大哥的攻击不管,对它们的气势会造成很大影响。”

    不管怎么说,战士们获得了短暂的休息,经历过将近一个白天的激烈战斗,罗格上空的厮杀声总算是渐停下来,那头顶上黑压压的乌云,就宛如在一场大战之后,舔舐着自己的伤口的野兽一般,阴沉,安静,蛰伏。

    乘着这个空档,我回到了光阵图的密室,在战斗结束以前,琳娅都要一直在这里呆着,掌控一切。

    “亲爱的,你终于回来了。”刚刚打开门,一阵香风迎面扑来,紧紧把我抱住。

    琳娅?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热情奔放了?

    等等,这体香不对。乳量也不对。

    我一把推开怀里的女孩,摆出正义严肃的面孔,

    “拉斐尔大人。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有琳娅就已经足够了。”

    话才刚说完。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就被拉斐尔放倒在地,骑在我的腰上,抓着我的两条腿向后仰。

    “是啊,小小吴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但是随便起来就不是男人了对吧。”

    “疼疼疼——怎么感觉你这话有点歧义?”

    我疼的一个劲拍着地面,以示认输,但是拉斐尔显然不认这个擂台上的公认提示。继续抱着我的大腿用力后仰。

    “啰嗦,你还敢说有琳娅就已经足够了,那另外两个妻子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命运,不可抗拒的命运。”

    “那这也是命运!”拉斐尔继续用力后仰。

    我的命运才不是被腰斩嘞混蛋!

    “这样也就罢了,为什么连我也非得被连累不可,你是故意的吧,是在故意抹黑我的名声对吧。”

    “没有这回事。”我大声喊道。

    “莫非……莫非小小吴已经不满足于三个妻子。连身为百族公主的我也觊觎上了?”拉斐尔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实般,一脸震惊和羞愤。

    更重要的是她说出了很不得了的东西,让我立刻就蛋疼起来了。

    “喜欢姐妹花的小小吴,打算连我也不放过?”

    “正视年龄这个现实吧,你是琳娅的奶奶。不是姐姐。”到了这个份上,我反而能冷静的吐槽对方了。

    “死刑,说出事实的小小吴,死刑!”

    结果遭到了严厉的攻击,我感觉腰好像快要断掉了。

    “奶奶又怎么样,我这副身体啊,我的模样啊,可都是和琳娅一样年轻啊,你这有眼无珠的家伙!”结果刚才纠结于名声被抹黑,丈夫被冒认问题上的拉斐尔,注意力立刻就转移到了年龄的问题上。

    我不由的发自内心觉得,琳娅的爷爷真是可怜,或许是个比腿毛仙人的人生更加失败的家伙。

    “不一样吧。”我小声嘀咕了一句。

    “哪里不一样来着?”拉斐尔大怒。

    然后,是几秒钟的诡异沉默。

    “既既既……既然说了更加过分的话,不可原谅,死刑,乖乖的给我消失吧!喜欢【哔】乳的男人都给我消失吧!!!”

    看不下去的琳娅,终于将胡闹的拉斐尔给扯开了。

    “谢了,琳娅,真是九死一生。”我躺在地上,哎呀哎呀的扶着腰,疼的站不起。

    “吴大哥活该。”结果被琳娅瞪了一眼,等等,我可是受害者啊。

    回到正题上,三人站在光阵图面前,仔细观察着对面的动向。

    “好像不打算立刻就进攻的样子,好不容易才消耗了我们一些体力,就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吗?”我对面的指挥者表示不解。

    莫非这个骷髅有点傻?

    “今天只是试探我们的实力而已,它们的兵力还剩十分之九,足以再打一次消耗战术。”

    拉斐尔指着光阵图上的小点,判断道,这副大局在握的冷静知性模样,和刚才胡闹的她简直判若两人,真不愧是百族公主,千面公主。

    看了陷入沉思之中的琳娅一眼,她闭上嘴巴,不再说什么,这可是属于琳娅的战斗,再说下去可就算透剧了。

    “相当不妙啊,对面恐怕已经看出来了,我们这边并没有世界之力级的强者。”

    我瞄了拉斐尔一眼,故作大声的感叹道,希望她能再说点什么有用的信息,让琳娅能够观察到更多的东西。

    没想到拉斐尔完全看出了我的意图,轻笑一声,竟然自顾自的到一旁坐下,端起杯子喝起了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