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号角吹响
    ---------..

    ……贝安沙,醒了吗?”

    回到破旧旅馆的小阁楼,翻身从窗口一跃而入,便看到坐在桌子边的贝安沙,一边心不在焉的吃着她最喜欢的蜂蜜,一边托着腮帮,思考着什么。

    “哦,师兄,早安!”

    回过神,贝安沙元气满满的朝我挥手道。

    “早,在想什么呢?”

    我坐上去,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贝安沙竟然在一脸安静的思考问题,这可是稀罕事,至少我认识她以来从来没有见过。

    “老师传回消息了。”贝安沙一边说着,一边将蜂蜜罐子推了过来,最近她越来越喜欢“一人一半”这种举动了。

    “嗯……那老头的消息?”我精神一振,真是打瞌睡来枕头,我正想找他呢。

    “对,老师说要贝安沙帮忙,让贝安沙去他那里一趟。”

    “你知道那老头在哪里?”我不动声色的问道,哼哼,这下子就能顺藤摸瓜,将他揪出来了。

    “不知道。”贝安沙娇憨的摇了摇头。

    我当时就晕了。

    “不知道你怎么找他?”

    “老师说去一个叫骷髅死了的地方等他,说师兄会安排。”

    这老头还真会使唤人。我还没找他当苦工,他到先惦记起我来了。

    话说……骷髅死了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没听过?

    脑筋转了良久。我才一拍手心。

    “是库拉斯特对吧。”

    “对!”贝安沙忙不迭的点着头……我这笨蛋小师妹哟~~~

    不过也好。

    我想了想,觉得将贝安沙送出去是个好主意。

    一来,虽然她的实力不弱。但接下来可是残酷无情的战斗,没有到达世界之力境界的人,都不敢说自己能在这样的战斗力生存下来,而且贝安沙那么天真(笨蛋),肯定没办法参与这样的战斗,就更不能指望她能帮上什么忙了。

    所以,与其让她呆在这里,发生什么意外。倒不如直接将她送走。

    第二个原因嘛,那是因为拉斐尔和琳娅那边已经调出gm指令,开全图了,我特地留意了一下旅馆的位置,没有显现出贝安沙的小点,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完全收敛起实力和气息,但是总有被发现的风险。到时候解释起来也麻烦。

    想来想去,我都觉得还是让贝安沙离开的好。

    而且,让她去库拉斯特的话,或许还能钓出腿毛仙人这头大鱼。

    我得立刻书信一封,让库拉斯特那边的负责人保护好贝安沙。顺便准备一下,随时捕捉某个出现在她身边的腿毛飘飘的老头才行。

    心里有了定计,我露出大大的笑脸,拍着贝安沙的肩膀。

    “那老头说的也没错,你就先去库拉斯特吧。”

    “可是,师兄……”贝安沙愣愣的看着我,脸上写满了担忧。

    “师兄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感受到贝安沙那股真诚纯粹的担心,我心里暖洋洋的,虽然她是笨蛋没错,但是笨蛋的第六感可比普通人还要敏锐,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知道我要面临着危险了。

    “完全没关系,师兄我可是最强的。”我比了一个强壮的手势。

    “可是……”

    “莫非贝安沙不相信我?”

    “唔嗯~~”贝安沙连忙摇起头。

    “这就对了,或许那老头真的遇到了什么麻烦也说不定,你就去一趟,帮我看看吧。”我拿出名为【师兄的威严】这样东西,不容分说的帮贝安沙定了下来,并屈指在她的额头上亲昵的弹了一下。

    “好吧,贝安沙知道了,既然是师兄这么说的话……”贝安沙犹豫了一会,点点头。

    没办法了,本来是想保护师兄,不让安达利尔姐姐那只顽固的骷髅靠近他,既然师兄那么有自信的话,一定有非常厉害的杀手锏吧,贝安沙这样想着,心也就安了下来。

    “这个你拿去吧。”我将一个小圆球递给贝安沙,笑的异常灿烂。

    “那老头出现的话,将它捏碎就行了。”

    “嗯。”虽然不是很懂,但贝安沙还是乖巧的点着头,收下了这件小玩意。

    腿毛仙人,我就不信布下天罗地网,还抓你不住了。

    随即,我又书信一封,送给库拉斯特区域的负责人,等待片刻,便带着贝安沙来到传送阵,顺利的将她传送到了库拉斯特。

    这样一来,牵挂又少了一份。

    伸了一个大懒腰,我来到城墙上,和许多士兵和冒险者一起,观察着从鲜血荒地远处奔来的白骨军团。

    按照早上开会时的资料显示,如果保持正常速度的话,这些小骷髅们还要在明天才能到达,这段时间分外让人心慌,恨不得它们立刻就出现在眼前,战个痛快才好。

    等待总是最为煎熬的事情,但是没办法,不能指望骷髅的速度有多快,要是一群沉沦魔的话,恐怕今晚就能袭来了。

    在这段城墙上面兜了几圈,听了冒险者们的窃窃私语,其中不乏各种战斗方案,搭配方式,很是让自己大开眼界一番。

    而后,没有发现熟人的身影,我也就离开了,二话不说直接回到帐篷休息。

    从明天开始,直到战斗结束。或许都难得有一顿好觉了。

    许多冒险者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只不过他们都懒得回旅馆或者帐篷了,直接就席地坐着。背靠着树和石头什么的,抱着自己心爱的武器进入小寐状态。

    法师公会的光阵图密室里,一对祖孙女正坐在。手中捧着一杯提神的香料茶,静静观察着光阵图,时而交流些什么。

    法师公会地下,星罗密布着宛如蚁窝一样繁密复杂的地下室,约莫有上半个之多,每个地下室都拥有着连世界之力级的攻击都难以打破的防御。

    这些错综复杂的地下室里,每一个都被正中心的魔法阵占据了大半空间,两到十名不等的法师。位于这些魔法阵的阵眼上,盘膝坐着,进入冥想状态。

    巡逻的士兵,就像笔直的白杨一般,扎根在城墙上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远方的怪物大军。

    一时之间,偌大的罗格营地仿佛陷入了沉眠之中。安静的只剩下悠悠风声吹拂而过。

    只是,空气之中弥漫的战火硝烟味,却越来越浓烈。

    一觉醒来,睁开双眼,我默默的换上漆黑的紧身衣装。将袖口缠好,就着现成的温水,吃了些干粮,检查装备,穿上早已经准备好的铠甲,戴上遮挡着半张脸的全复式头盔,将剑在腰带上随手一挂,看了门外一眼,迈出脚步。

    “铿锵——铿锵——”

    沉重结实的金属靴,在迈出脚步的时候,毫不掩饰的发出钢铁的咆哮,腰间的短剑和铠甲的清脆碰撞声,一起奏出了充满铁血味道的战歌。

    路上,能看到和自己相同打扮的全副武装的冒险者,成群结队的经过,偶尔见到皮甲布袍的法师,也瞬间被巨大的钢铁洪流淹没。

    大家都仿佛准时醒来一般,从营地外面传来的强大邪恶气息,是冒险者最好的闹钟,提醒着我们要起来了,怪物即将来到了。

    成群结伴的队伍低声交流着,组成一个小小的团体,唯独只有我一个人落单走着,仿佛是森林之中,被参天大树包围着的一颗不起眼的小树。

    “小弟。”

    忽地,一声突兀的招呼,将我从这份寂静之中惊醒过来,抬头一看,身穿轻甲,摘下头盔,英姿飒爽,美丽动人的宛如油画之中的女神一般的萨绮丽,正笑着朝我挥手。

    她的身边,有图拉科夫,有沙希克,有达迦,每个人身边都跟着一个小队。

    这几个小队,估计也是营地里实力顶尖的队伍了。

    “大家怎么来了?”我也跟着摘下头盔,走上前去,一一点头招呼着,问道。

    “心里想着小弟还没有队伍,就过来看一眼,果然如此。”萨绮丽上前一步,心疼的温柔摸着我的头。

    大概是我刚才逐流在人群之中的孤单身影,被她看了个正着。

    “没什么,只是有点不习惯罢了。”我摇了摇头,微微笑道。

    对,只是没有习惯而已,从刚刚来到暗黑大陆,从营地保卫战开始,一直以来,这样的大型战斗,这几都处于万众瞩目的指挥地位。

    难得像现在一样,能够成为默默无闻的其中一员,虽然刚开始有点不适应,但过了一会后,又很享受这种不被瞩目的感觉。

    “我喜欢呆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最好能在大家忙碌的时候,忙里偷闲的打个盹。”我朝大家竖起大拇指,毫无节操的将心里话爆出来。

    “这样可不行哦,我们的长老大人。”在众人的笑声中,萨绮丽又好气又好笑的捏了捏我的脸。

    “你现在可是营地里最厉害的,可得担当起重任,第一个朝怪物冲上去才行。”

    “然后呢,光荣就义?”我翻了一个白眼。

    “我们会在背后默默的牢记住小弟英勇的背影。”

    “我可不想只留下一个背影。”

    “如果不想变成这样的话,可要好好保护自己哦。”萨绮丽狡黠笑道,眼神里掩饰不住她用这种方法表达的关切之意。

    “放心吧,我会好好的躲起来,绝对不会被怪物发现。”

    “那可就糟糕了,说不定战斗结束以后,立刻就要和琳娅签离婚协议了。”

    “说的没错。那可真是糟糕的结果,我还是适当的冲一冲吧。”

    相视一眼,大家又大笑了起来。一股幼小而坚固的默契,在彼此之中形成。

    “小弟,加入我们的队伍吧。怎么样?”眼看时机成熟,萨绮丽立刻发出邀请。

    叮咚,系统提示:玩家萨绮丽邀请你加入队伍,是否同意。

    我自得其乐的吐槽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看了大家一眼,摇了摇头。

    “绮丽阿姨,还有大家,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不过加入队伍还是算了。”

    “就不能再考虑考虑吗?”萨绮丽有些着急的瞪着我。

    “不用了,原因你们也知道吧,我就不多解释了。”我投以感激的目光,摇头笑道……)rq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