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诡异消失的怪物
    ……嗯……嗯嗯……呃……唉……”一连串宛如蹲在厕坑里便秘般的呻吟声响着。

    “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见我双手抱胸,眼睛时而痛苦的睁开,时而连忙合上,还发出奇怪的声音,贝安沙在一旁盯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道。

    “这个嘛……我正在练习一件非常了不起的能力。”为了不失师兄的威严,我毅然吹起牛皮。

    “了不起的能力?”贝安沙歪头看着我。

    “没错,可以打败四魔王的能力。”

    “……嗯,是这样啊……”

    贝安沙的神色似乎有些微妙,这种时候不是应该两眼闪闪发光的惊叹一句“师兄好厉害”才符合她的天真性格吗?

    简单解释一下我刚才的举动吧。

    发出那样类似于便秘一样的苦恼呻吟的我,大脑正在接受着两幅画面。

    一副是在地上奔跑着的小二看到的画面,一副是在天空中飞翔的乌鸦所看到的画面。

    光是这样,就已经让我头大不已,如果这两幅画面是静止的还好,我的大脑可以立刻处理。将其转化为信息储存起来。

    问题是,它们都是在不断抖动,变化的,鬼狼那边传来的,是不断闪掠而过的森林草丛。乌鸦传来的,则是不断盘旋的俯瞰草原。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我现在就像是同时接受着两场3d电影的画面一样,3d眩晕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若是再加上自己这双眼睛看摄取到的景色,那就是3乘以3d了。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高科技的词汇去形容这种玩意。

    到这里。我才真实体验到视觉共享侦查的难度,那些能够同时接受七八只召唤宠物传回来的画面的德鲁伊,现在在我眼中简直就是帅呆了,碉堡了。

    不过,这种能力谁都不是一蹴而就,老同行辛巴大叔,也是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当然,其实德鲁伊并不仅限于这种侦查办法。还有一些虽然不是那么出彩,但是更简单的方式,可以让德鲁伊成为一名优秀的侦查员。

    为什么我会选择这种最难的办法——其实和刚才跟贝安沙吹的牛有关。

    为了打败四魔王,好吧,的确能扯上一点关联。

    通过合理部署召唤宠物的位置,接收它们传来的画面,在脑海之中构造出一个完整的立体世界,如果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话,将来到达世界之力境界,对世界之力结界的领悟和构造也将会变得更加深入。这是德鲁伊相传下来的宝贵经验,现在由辛巴大叔传给了我。

    不过,貌似离做到这种程度,还差的老远啊。

    我想了想,变身了妖月狼巫。

    深呼吸一口气,再次接受从鬼狼和乌鸦那里传来的画面。

    一副,两副,三副,直到第五副,大脑才有一种头昏脑涨,处理不能的感觉。

    果然,这种能力和精神力有关,凭着妖月狼巫高的世界之力级精神力,很轻松的就做到了其他德鲁伊得练习十多年才能做到的事情。

    只是,离妖月狼巫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还相差一大段距离,而我所寄托的地狱格斗熊,虽然不能说是精神力白痴,但很明显是个拳头比脑子要快的憨角色。

    此时此刻的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想将地狱格斗熊变身和妖月狼巫变身融合,获取二者长处的冲动,那样的超级变身,将会变得无限接近于完美,没有任何的短板,如果能做到的话,自己的实力或许真的可以立刻和四魔王相抗衡。

    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

    回过神,感觉尾巴痒痒的,回头一看,才发现贝安沙正高兴的抱着自己的尾巴,在脸上磨蹭着。

    “师兄的尾巴……好软好可爱。”

    我:“……”

    听到这种赞美,我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呢?

    总之还是先取个巧,利用妖月狼巫的能力,熟练了这种能力后,看能不能将这种掌握感反馈回本体,或许会更学的快一些。

    想到这里,我不再纠结,保持妖月狼巫的形态,大脑接受着允许的最大极限画面信息,然后努力将这些信息拼凑在一起,试图组成一个模糊的立体世界。

    说实在话,这种功夫活,到是和人妻骑士教的魔法脉络转变,构建魔法阵系统有些相似,果然是万变不离其宗的道理吗?

    话说贝安沙,你也玩够了吧!不要再抓我着的尾巴不放了,很痒啊!

    “不对劲啊。”

    一个上午过去了,这句话,我也足足叨念了几十遍。

    为什么会没有怪物呢?

    按道理来说,这里应该是小群的怪物队伍游荡之地,有五只鬼狼和四只乌鸦包罗了陆空两方面的监视,狩猎范围加大了好几倍,应该能轻松找到怪物才对啊。

    为何会如此和平,就好像在不经意之间穿越到了另外一个和暗黑大陆一模一样,但是唯独没有地狱一族存在的平行世界。

    这种静谧让我憋的晃,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

    “贝安沙,你捏我一下试试看。”我收回目光,对贝安沙说道。

    “真的?”贝安沙犹豫的看着我。

    “还是算了……”想到被贝安沙小小一拳头给揍飞的情形。我打着冷战,连忙摇头,制止了找虐的行为。

    “不过为什么呢?竟然连一个怪物都找不到。”我皱起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呢?”贝安沙也跟着歪头,不过表情很微妙就是了。

    我发现今天的贝安沙特别微妙。是错觉吗?

    “哦,鬼狼那边好像有新发现了。”我精神一振。刚才的疑惑念头立刻就被抛之脑外,拉着贝安沙赶了过去。

    这是一个沉沦魔营地。

    准确来说,是空空如也的沉沦魔营地。

    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看到沉沦魔营地里的一口大锅。下面还在燃着熊火,锅里冒着的滚滚热泡,散发出一股强烈的腐肉煮熟的味道,我越发困惑。

    看到这副情形,就算我再怎么笨,也应该能从类似于“xxx蹲下去,摸了摸被熄灭掉的篝火的余温,锐利的双眼精光一闪——他们应该还没走多远”这样的老套剧情里,猜测到就在刚才。这个沉沦魔营地的主人们,还在很开心的烹调着锅里的腐肉,准备享受一顿午餐。

    究竟为何忽然失踪?

    莫非是在我们赶来的这短短时间里,受到了其他怪物的袭击?

    但是战斗痕迹呢?

    除了此等异常景象以外,我又在沉沦魔营地里找到十多把散落的小片刀,小圆盾,甚至还有一把鬼头杖。

    究竟是什么东西,才能让沉沦魔和沉沦魔巫师将吃饭的家伙,也扔在这里。

    直到最后,我还是没想明白。只觉得这次实践侦查之旅,都快要变成悬疑侦探的小剧场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看来只能去包围圈外围了,那里总该能侦查到怪物的踪影了吧。

    我咬了咬牙,下定决心想道。

    看看地图,我召回小雪骑上,向最近的怪物包围圈赶去。

    我:“……”

    贝安沙:“……”

    “贝安沙,你怎么看?”

    瞭望着空空如也的草原,我沉默了许久才蹦出一句话。

    “贝安沙,不怎么看。”贝安沙摇着两根乌黑秀丽的马尾,表示没有看法。

    看来期待笨蛋师妹配合说出“师兄,此事必有蹊跷”这样的高端吐槽,是有那么点难度。

    “为什么会没有怪物呢?”我再次拿出地图对比起来。

    按照地图所示,我站着的这里,已经是怪物包围圈的聚集地了。

    兜兜转转,却愣是一只怪物都没找到。

    如果不是对照着地图,确认了地点无误,我甚至或许会在心里产生一个极为荒唐,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于世间的理由——莫非自己迷路了,转错方向了?

    老实说,我现在连去安达利尔的老巢一趟的心都有了。

    夕阳渐落,我迈着沮丧的步伐,和贝安沙一起回到了营地。

    大概是老天见我够惨了,做出了一点补偿,在营地入口处,我们遇到了伊兰雅,省去了身边带着贝安沙的麻烦。

    我现在才注意到,从营地里出去容易,但是想进入营地却十分困难,如果不是伊兰雅知道我的身份,我就是绝对不可能轻易带着一个身份不明的贝安沙进入里面。

    这也说得过去,要是进去和我们出来时一样简单的话,万一四魔王乔装打扮混进营地里怎么办,你说是吧,哈哈哈。

    说到这里,我到是有点佩服腿毛仙人,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小伎俩,才能躲过营地重重的守卫,神不知鬼不觉的带着贝安沙进入里面。

    “小弟……将贝安沙送回旅馆后,才走了没多久,一声熟悉的呼喊声远远传来。

    我才刚来得及转头往声音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一道风驰电疾的身影飞快冲上来,狠狠就是往我一个飞扑。

    我勒个去!

    只来得及惨叫一声,我毫无悬念的被扑倒了。

    “太好了,小弟,你终于回来了,没事吧,没有受伤吧。”

    还没回过神来,将我扑倒的人影就一屁股坐在我的腰上,在我身上四处乱摸起来。

    “等等。绮丽阿姨,大家熟归熟,你要是再乱摸的话,我一样告你性骚扰。”

    我连忙一个抽身站起来,摆出防御架势。

    “性……性骚扰?”萨绮丽一愣。接着板起了脸。

    “好你个小弟,亏我那么担心你。你却这样和我说话!”

    “这……这是怎么回事?”见萨绮丽似乎不像平时的戏弄模式,而是真的生气了,我不由的将目光转向从后面跟上来的辛巴和达迦两个。

    “新人小弟。这次可就是你的不是了。”两个人也一致的批评我。然后一通解释,总算让我知道发了什么事。

    原来今天一大早和辛巴达迦两人告了个假,那之后,恰好萨绮丽也跑去【听课】,估计又是想在授课结束后逮着我逛街什么的,结果从他们那里得知我请假的消息,心里觉得不对劲,就四处找人,营地本就不大。找来找去找不到我的踪影,自然就能想到我应该是偷偷溜出去了。

    “抱歉抱歉,绮丽阿姨,都是我的不对,不过你是怎么从我的告假里,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我连忙向萨绮丽道歉,心里又是好奇不已。

    “因为小弟是笨蛋,很容易就能猜出心里在打什么主意。”萨绮丽怒意未消,撇过头去,看也不看我一眼。

    “知道你跑出去以后。萨绮丽可是着急死了,要是你再不会来,她怕是会出外面去找你了。”达迦在一旁笑着说道。

    “虽然萨绮丽喜欢作弄和照顾新人,但还真是难得看到她如此母性大发的一面,新人小弟,你的魅力可不小啊。”

    辛巴见我们两个的气氛依然紧张,于是半认真半开了一句玩笑。

    “辛巴,你说什么?什么母性大发,我还是少女,正经八百的少女,楚楚可怜的少女,懂吗?”萨绮丽的仇恨一下子就转移到了辛巴身上。

    “是是是,营地最美丽的鲜花,非你莫属。”辛巴和达迦抱着肚子笑道,结果自然是遭到了萨绮丽毫不留情的衰老一指,那离去的驼背身影,显得格外迟暮凄惨。

    “绮丽阿姨,抱歉,真的是很抱歉,要不这样,我陪你逛街好不好。”以感激的目光,目送着替自己承受了萨绮丽的怒火的辛巴和达迦两个,可怜身影离去,我回过头,继续求饶。

    “哼,小恩小惠可打动不了我。”用眼角余光,斜斜的瞥了我一眼,看样子,她的气大半是消了,只是想讨价还价罢了。

    “让小雪给你当枕头。”我果断卖宠求饶。

    “真的?”

    “我敢骗您吗?”

    “那好吧,这次就特别原谅你。”

    “绮丽阿姨万岁!”

    “等等,差点忘了,还有个附加条件,以后得叫我姐姐。”

    “今天的夕阳真是喧嚣啊……”我举目远望……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