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安慰魔王的勇者
    ********************************************************************************************************

    “绮丽阿姨,你是怎么了?”终于发现了异常之处,我困惑的问道。

    “快……快……”

    “快什么?”眼看萨绮丽连说话都不利索了,我心中更是惊然。

    “得快点去确认一下,是什么东西。”深呼吸了一口气,萨绮丽的骇然表情,总算是平稳下来,她飞快的说着,又飞快的摇起了头。

    “不对,我们毕竟不是专业的,应该快点回去通报才对。”

    “哈……”我还是没搞懂状况。

    “笨蛋小弟,还没有看出来吗?那根本不是白色荒地,那是漫山遍野的骷髅大军。”

    “什……什么?”我惊的一个哆嗦,差点从树上掉下去,目光连忙再次往那个方向确认的看去。

    经萨绮丽提醒,我越看越像是如此,那遥远的白色地毯,分明就是宛如微小细菌一般,不断蠕动的白骨,而一直笼罩在大家心头之上的危险气息,也是从那个方向传来。

    真不知道自己这双该瞎的钛合金狗眼,一开始是怎么看成是白色土地的,大概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庞大的骷髅军团,所以本能下意识的拒绝这种可能性吧。

    “那我……我们该怎……怎么办?”醒悟过来后,我比萨绮丽更慌了,比起这些骷髅军团带来的压力。我更担心临危受命的琳娅,能否指挥大家抵抗如此庞大的骷髅军团。

    “冷静下来,小弟,暂时还不用担心。”萨绮丽看了一眼,安慰我道。

    “以现在对方的速度。想要到达营地,还需要一些时间,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商量对策。”

    “但愿如此吧。”我依然愁眉不展。

    我们是有充分的时间准备,但是琳娅没有啊,她现在还处于学习阶段。

    不对。我应该相信琳娅才行。

    用力摇了摇头,我坚定决心。

    琳娅那么聪明,一定有她自己的判断,如果她觉得自己有把握,那我就应该无条件的相信她,帮助她,如果她没有把握。那自然也不会拿大家的性命逞强,像我这样的笨蛋,根本不必替她操心。

    “你说的对,绮丽阿姨,现在的确不是慌张的时候。我们先回去通报吧。”冷静的呼吸一口气,我从树顶上一跃而下,借助着途中的树枝,飞快的落到地面。

    “我还以为小弟你会想着先去查探一下呢。”从后面跟上来的萨绮丽含笑看着我。

    “我还有那个自知之明。”我苦笑一声。

    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是想上前去看一看,侦查到更加详细的情报。好向琳娅邀功求滚床什么的。

    只是,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根本就做不到。

    隔着老远可能还没多大感觉。但是一旦靠近,那群骷髅大军的势绝对能把我压扁,在没有响应的高端侦查技巧情况下贸然靠近,我只会成为骷髅大军之中的一员。

    “小弟知道就好,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萨绮丽以一种【女儿终于长大成人独挡一面】的温柔目光,注视着我。在我的头上轻摸起来。

    “萨绮丽,新人小弟。这么那么快就回来了。”沙希克没有跟我们一起去,还留在据点,专心致志的煮着一锅汤。

    圣骑士果然都是寂寞的厨师吗?

    “别弄你的汤了,快走。”萨绮丽将一张回城卷轴扔给沙希克。

    “发生什么事了?”沙希克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

    “回去再说吧。”对沙希克,萨绮丽可没那么细心客气,手中拿着另外一张回城卷轴,已经启动了。

    见此,我也跟着拿出回城卷轴启动。

    “唉,等等,你们真是的……”沙希克惋惜的看了一眼篝火里的汤,还是立刻启动了手中的卷轴。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找到拉斐尔,将情报上报,就没我们几个的事了。

    “僵持了几个月,地狱那边终于要动真格了吗?”

    接到这样的情报,对拉斐尔而言,可以说是在意料之中,要是地狱那边敲锣打鼓的围了我们几个月,什么也不做就一哄而散,那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只是没想到,真正的敌人力量,竟然是骷髅军团,原本的猜想是麦哈拉斯山脉这边的势力,也就是石块旷野,冰冷之原以及鲜血荒野这几个区域,所组成的杂牌大军。

    安达利尔可是玩了一手长途奔袭啊,大老远的将骷髅大军从山脉那一边使唤过来,要不是我恰巧遇上,或许还真会给它们打一个始料不及。

    寂静中,拉斐尔敲击着桌面的笃笃声显得尤为明显,就仿佛是心跳的频率一样,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琳娅,这几天还好吗?”眼看她还在闭眼沉思,我悄悄握上了跟着一起过来,坐在身边的琳娅的小手,咬起了耳朵。

    “嗯,吴大哥才是呢,出去没有受伤吧。”琳娅回以含情脉脉的眼神,她知道丈夫全都是为了帮助她,才那么努力。

    “我可是冒险者,有什么受伤不受伤的。”轻笑一声,感觉到琳娅的温柔和关怀,我心里暖得紧。

    “那边的学习还好吧?”

    “奶奶和艾伦奶奶很用心在教导我,法师公会那边,也粗略的解了一些防御魔法阵的情况。”琳娅点着头,那双天蓝色的美眸绽放着璀璨光彩,抛开她喜不喜欢不论,这个舞台的确能发挥她的才能。让她绽放出光芒。

    “那些白骨军团,大概就是这次进攻的主力了,有多少分把握?”似要传达温暖和信心一样,紧紧握着琳娅的小手,我问出了最核心的问题。

    琳娅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反握着我的手,轻轻贴在她温暖精致的脸颊上。

    “虽然好像给吴大哥添了更多的麻烦,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若是成功的话。吴大哥可要好好的夸一夸我。”

    “笨蛋,想要被我夸的话,随时可以找到一百句真心实意的赞美。”捏了捏琳娅的脸蛋,我将她搂在怀里温存着。

    “喂喂喂,那边那两位,无视他人的存在,擅自打情骂俏的家伙。”见我和琳娅亲亲密密的样子。拉斐尔不乐意了。

    “别理拉斐尔,她更年期到了,你们继续。”萨绮丽却是看我们两个看的仔细,还在握着根羽毛笔记录些什么。

    莫非是想写恋爱小说?

    萨绮丽的话……应该能写出正常的东西吧,想到三无公主和阿琉斯。我眼泪都要流干了。

    “我们可是在讨论正事,你看你们搂搂抱抱的像什么话。”拉斐尔瞪了对方一眼,拿出上级领导的气势来压我们。

    “拉斐尔大人,你说你的,我们抱我们的。”我笑眯着眼,无论脸红害羞的琳娅怎么挣扎也不放开她。

    开什么玩笑。把琳娅从我手上强了那么多天,现在抱一抱还不让,这家伙真的想找茬么。真的想和我打架么?

    见琳娅一副拗不过我,乖巧下来,闭着眼睛幼猫一样舒服的趴伏在我怀里的小女儿姿态,拉斐尔连连摇头:“我拉斐尔怎么就生了一个这么没骨气的孙女,不指望她去诱惑男人,成为像我一样的万人迷。反倒是被男人给驯服了。”

    接着,也没等我们继续说闹下去。脸色遂而一肃,指尖在桌子上稍微用力的点了一下。

    “笃~~”的一声低沉悠长敲击声响起。

    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道黑影。

    别说是未变身情况下的我,就连萨绮丽和沙希克似乎都吓了一跳,才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

    全身笼罩在黑色之中,就连唯一透露出来的眼睛也朦朦胧胧,黑雾一团,只能从身材曲线判断,是位女性。

    更让我们惊讶的是,明明是站在我们的眼前,可是我们还是无法将她和真正的影子区分开来,简单来说,这个人就像是直接从地上冒出来的影子。

    拉斐尔手上原来还藏着这样一个能人,看她的能力,似乎比阿卡拉培养的秘密部队里的绝对精英,还要有料很多。

    不过也不用觉得太奇怪就是了,哪个领导者身边没有这样一个影子。

    偷偷看了萨绮丽二人一眼,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她们立刻就平静下来,似乎早已经知道拉斐尔身边有这样一个存在,琳娅也不显得有多惊讶,果然只有我在大惊小怪吗?

    “这次的事需要你亲自出动,带上侦查人员,不用多,精英就够了,将敌人的情报弄到手,如果可以的话……”拉斐尔顿了顿,道。

    “在不涉险的情况下,确认一下我们的客人的真正身份。”

    黑影以几乎不可能察觉得到的幅度,点了点头,退后一步,缓缓消失在阴影之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消失之前,她的头微微偏了偏,好像多看了我一眼。

    真是个神秘兮兮的家伙。

    我摇了摇头,将心中的疑惑压下。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得等到情报传回来,我们才能根据内容做出切实部署,先散了吧,今天的事暂时不要传出去。”

    下了命令后,拉斐尔拍着手,做出驱赶姿态。

    “我们可是千里迢迢赶回来,将重要情报送上,怎么能这样。”萨绮丽不满的嘀咕道。

    “一个回城卷轴的千里迢迢。”拉斐尔噗了一声。

    “这家伙……还真令人生气呢,小弟,不如这样吧,我们联手揍她一顿,然后再叛逃到地狱一族吧。”萨绮丽不愧是魔女大人,这样的话也敢说出口。

    “哼,有本事就来,懒得搭理你。琳娅,我们走。”说着,拉斐尔忽然就将琳娅从我身边抢了过去。

    “做好准备了吗?接下来……可是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

    “等等,这样不好吧。”琳娅还没说话,我先嚷了起来。没有了琳娅,我的日子怎么过?

    “抗议无效,能挤出来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竟然小琳娅已经做出了选择,就该有这样的觉悟。”拉斐尔朝我轻摇了摇指头。目光上下打量着我。

    “怎么,就那么舍不得你的宝贝妻子?哦,我知道了。”做出一副恍然状,她贼笑的看着我。

    “年轻人嘛,**旺盛也是没办法的事。”

    原本以为萨绮丽说话已经够没天了,却没想到一山还有一山高,这样的话从让人尊敬的百族公主口里说出。实在让我的内心啪嚓一声,有一种形象毁灭的感觉。

    一口老血喷出,琳娅也羞了个满脸通红,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可没想到,我们的百族公主殿下还没有结束。说出了更加劲爆的发言。

    “没办法了,小小吴也是男人嘛,好吧,作为带走琳娅的补偿,实在忍不住的话,我批准小小吴推倒她。”

    说着。促狭的往旁边一指。

    被她这番话惊呆了,我愣愣的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

    那里只有一个人,我们容颜不减。绝色依旧的营地第一鲜花——萨绮丽大人。

    哈?

    萨绮丽似乎也惊呆了,大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乘着这时,捅了火山的拉斐尔已经拉着琳娅开溜了。

    “等……等等,拉斐尔,你这混蛋。给我站住!!!”

    萨绮丽终于反应过来,对着已经消失在尽头的逃窜身影发出尖锐咆哮。

    我开始认真考虑刚才萨绮丽那句话的可行性了。关于痛揍拉斐尔一顿叛逃到地狱族的计划。

    这样想着,目光下意识落到气急败坏的萨绮丽身上。

    “咦————咦咦!!”

    “咦?”

    看到萨绮丽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叫,因愤怒而通红的脸色,似乎转为另外一种羞红。

    “小弟,那么淫荡的目光——绝对不行!”萨绮丽羞红着脸,忽然退后一步,双手抱起曲线优美的酥胸,做出防狼姿态。

    “千万不能受到拉斐尔那混蛋的影响,用那么……那么色情的目光看着我,一定是在脑子里想着那些淫荡不堪的事情对吧,小弟真是的!”

    不不不,受到拉斐尔影响的应该是你才对吧,好端端的,我的目光思想,怎么就变得淫荡色情起来了?

    “呜~~呜呜~~~”似乎也察觉到自己慌乱失态了,萨绮丽发出悲鸣,忽然抱着胸口,拔腿就跑,从我面前冲过去,迅速的消失在帐门外。

    隐约能听到她的悲鸣话语传来。

    “虽然我认为小弟是很出色的男人,但是明明已经有了琳娅……而且我也一直把小弟当成弟弟看待,所以我们是不可能的,你是好人,但我们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

    嗤拉一下,无数根利箭穿过了心脏,留下鲜血淋漓的伤口。

    为什么我要莫名其妙的被发好人卡不可?

    “习惯点就好。”沙希克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拉斐尔和萨绮丽两个,既是朋友,又是冤家,两个人闹起来,旁人很容易被波及,莫名其妙的成为替罪羔羊,尤其是新人小弟你这种看起来很好欺负的角色。”

    “我看起来真的有那么好欺负?”指着自己的脸问道,虽然被人说过很多次这样的话,但我依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嗯……怎么说好呢?”绅士一般的沙希克,似乎在斟酌着能说明道理,又不让我难过的词语形容。

    “新人小弟散发出来的气场……应该是很容易能激发女性的母爱冲动那种。”

    “总觉得比刚才的形容更加过分了!”我郁郁的拍开沙希克放在肩膀上的大手,大步离开。

    没办法,接下来只能靠小幽灵暖床了。

    处于探求心理,我去了辛巴和达迦落脚的旅馆,和他们的队友一问,果然这两个人刚才已经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细心的达迦还拜托他的队友给我留了话。内容不用说我这个始作俑者也能猜到**分,此外就是数本侦查记录,让我继续自学,好好领悟,争取成为祖国未来的栋梁。

    联想到拉斐尔的命令。我感叹了一声,两人果然是侦查界的精英啊,自己真是走了牛屎运,随便撞都能撞到高人。

    想着想着,我无奈的再次发出感叹。

    计划不如变化。谁也没想到安达利尔竟然是以这种长途奔袭的方式进攻,让一直留意着山脉这边的几大区域的怪物变动的联盟措手不及,时间骤然紧张起来。

    不仅仅是琳娅陷入了极度的被动之中,不得不加班学习,连带我也做了一次无用功。

    本来是想学会基本的侦查技巧,出去溜达一圈,凭着自己吸引麻烦的体质。看能否弄到重要的情报,结果,吸引麻烦的体质还真发挥作用了,我无意中得到了重要情报,立了一功。

    但是接下来的侦查工作。难度太大,就连一些老练的侦查人员都无法参与其中,就更没我的事了。

    感觉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次性消耗品,有点郁闷,接下来究竟该不该练习下去了。貌似多掌握一门技巧也不赖,俗话说技多不压身,而且对以后进阶到世界之力境界。对世界之力的力量的领悟和提升也有不小帮助。

    算了,这些暂时先扔到一边吧,用力的摇了摇头,我大步朝另外一个偏僻的方向走去。

    “贝安沙,在吗?”

    “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一道娇小黑影飞扑过来。高兴的搂上我的脖子,不是天真灿烂的贝安沙还能是谁。

    “我不在这几天有好好在练习吗?”亲切的摸着她的头。我和声问道。

    “有,贝安沙一直在努力。”用力点着小小脑袋,贝安沙拉着我从阁楼窗口跳了进去。

    话说……这旅馆也挺可怜的,明明大门敞开着了,却一次也没有从那里正经的进入。

    刚进入阁楼,我吓了一大跳。

    人间地狱啊。

    看着变成了黑漆漆的,宛如煤炭房一般的房间,我无语凝噎。

    这种惨烈的成果……要不是腿毛仙人神机妙算,在临走前布置了不是一般强力的防御结界,别说是旅馆,就连营地都非得被贝安沙这大魔王拆掉不可。

    看着贝安沙蹲下去,不断捣鼓地上的【黑炭头】,似乎在困惑为什么一块好好的生肉,竟然能变成这副模样,我若有所悟。

    没错了,这个世上总有一些无论再怎么去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

    就比如说我的路痴……咳咳,不对,就比如说菲妮的悲剧帝属性,那是无论她再怎么努力去改变也无法摆脱的命运。

    简而言之,就算给贝安沙一百年时间练习,她做出的也可能是这一地的黑炭,比起提升她的厨艺,不如改变其他东西比较容易。

    “这个……贝安沙哟,你是想好好练习,做好吃的给你的那个叫小莎的妹妹,对吧。”

    贝安沙沮丧的点了点头。

    “那你以前……咳咳,我是说,你以前做过什么给她吃吗?”

    没错,与其纠结贝安沙的厨艺,不如先了解一下她的妹妹的口味,万一她就是喜欢贝安沙做出来的这些黑暗料理呢(虽然我认为绝对不可能),那我岂不是白忙活了一场?

    “当然有,小沙很喜欢吃蘑菇,我找来很多很多的蘑菇,一开始的时候打算做给她吃,吃了一次以后,她就再也不吃了,非得自己动手不可。”

    那位叫小莎的妹妹,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呢。

    “果然是因为我做的太难吃,所以才这样吗?”

    历经数千年的思考,伟大的阿兹莫丹魔王,我们现在的贝安沙童鞋,似乎终于察觉到为什么沙耶总是喜欢自己蹲在湖边烤蘑菇的残酷事实真相。

    但是事实证明,拥有主角光环的人是无所不能的。

    “贝安沙,你在说什么啊。”做阳光状的朝小师妹竖起大拇指,雪白牙齿闪过一道亮光。

    虽然她似乎醒悟了事实真相,而变得沮丧不已,但是,所谓的师兄,不就是在这种时候,才会体现出自己的存在价值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