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和贝安沙一起外出
    ~日期:~11月15日~

    最后的份,犒劳了辛苦学习归来的琳娅,已经醒过来的馋虫圣女小幽灵。

    五颗无瑕疵宝石啊……

    带着惨白色的背影,第二天早上醒来,磨磨蹭蹭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跑去旅馆找达迦和辛巴学习。

    不过,他们两个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将一整天的时间都用来教我,所以上午过后,结束学习,下午的时间就花在了贝安沙身上。

    经过昨天的肉包子刺激,她的美食味蕾似乎终于苏醒过来了,再一次吃到自己做的焦黑食物后,眉头皱了起来。

    “呜呜师兄,这个好难吃。”她泪眼汪汪的看着我。

    “那就好好练习吧。”看到可怜兮兮涅的贝安沙,我有些不忍,但是没办法,人啊,就是如果不先尝点苦头,就不知道长进的动物。

    所以,我认为自此过后,贝安沙会加倍努力,加倍用心的学习,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只不过……

    “轰隆隆————!!!”

    在爆炸过后,全身漆黑的我以及贝安沙,张唯一还带着其他颜色的眼睛,伱看看我。我看看伱,陷入了短暂的无语状态。

    我只能说,努力加倍了,用心加倍了。爆炸和威力也加倍了。

    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这样折间,就是数天过后,天空的开始逐渐弥漫起一股乌云,却迟迟没有雨下,压抑的气息在大家的心中萦绕着。

    历经无数战斗的冒险者,多多少少都对危险的靠近,有着本能的预知。尤其是如此庞大,毫不掩饰,来势汹汹的危险气息,更是无法隐瞒大家的感知。因此,头顶上的那片沉沉乌云,更像是由大家心中的危机感所凝聚。

    看起来,外面那些怪物安分不了多久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它们又会瞬么的小伎俩。

    危机感带来的压抑气息。让大家在不经意之间,总是会将目光投向营地外面的上空,只是这样的战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除了近几年才来到的第三世界的冒险者。还无法安抚内心的不安紧张感以外,气氛压抑归压抑。大家却是和往常没什么两样,该在赌场吆喝的。还是在赌场吆喝着,该在酒吧里吹牛的,还是在酒吧里喷着口沫。

    这种在危机杀伐的间隙中存在着的和平悠闲气氛,也让我对接下来的战斗增添了不少信心,尤其是萨绮丽会时不时过来调戏我一会,更是连紧张感都欠奉了。

    这天,我感觉自己小有所成,心中闷骚不已,总是酝酿着一股学以致用的冲动。

    这种念头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我做出了决定,和两位侦查前辈打了招呼,说自己今天有点事,便打算去外面逛一圈,实践实践了。

    当然,去之前不可避免要和另外一个人招呼,那就是贝安沙,在这里却出现了意外。

    “师兄,贝安沙也想去。”

    大概因为贝安沙是笨蛋,对她我没有丝毫的防备,所以一不小心就暴露了目的,贝安沙歪头想了片刻,立刻高举着小手,娇声说道。

    “这个……”我为难的皱起眉头。

    腿毛仙人将她一个人扔在这里,很孤单很寂寞,想出外面走走,这种心情我可以理解。

    只不过贝安沙的实力到底如何,我还不是十分清楚,腿毛仙人是世界之力级的强者,带着她四处乱逛也没关系,我却不同,一旦遇到危险,能自保就已经不错了,却没办法顾及到贝安沙。

    “贝安沙,伱有多少历练经验。”直接拒绝的话,贝安沙也未免太可怜了,于是我试着先问问情况,或许能让贝安沙自己知难而退。

    “历练?”贝安沙似乎无法理解这两个足有十三笔画的深奥词语,可爱的歪起了头。

    “咳咳,也就是说在野外行走的时间。”我简单解释道。

    “这样的话,贝安沙有很多很多。”她立刻应道,天真纯洁的语气里,没有丝毫的夸张成分。

    “究竟有多少,一年?五年?十年?”我还是有点不放心,继续确认。

    “这个嘛……”贝安沙困扰了。

    野外行走的时间……按照师兄的说法,只要不是在家,在外面,应该都能算进去,那样的话,自己究竟有多少了。

    话说回来,身为魔王的自己,根本就无所谓固定的家,也就是说,应该从好多个几千年前开始……算啊算啊算啊……

    贝安沙不断扳着十根娇嫩指头,不断算啊算啊算啊,两眼开始逐渐转起圈圈,最后噗通一声,大脑冒烟,向后一仰,直接倒了下去。

    “噢噢噢——贝安沙,伱还好吧!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伱是个笨蛋却还让伱算这么复杂的东西!!!”

    我惊叫一声,连忙一把抱住软倒下去的贝安沙,大声忏悔起来。

    “总之,历练经验方面就算伱合格好了。”等贝安沙醒过来,我双手抱胸,无奈叹气,不敢再在这个问题上面为难她。

    “再接下来是实力。”

    “实力?”贝安沙似乎很惊讶的样子。

    “嗯,没错,实力,这总该懂吧。”

    “嗯嗯。”不断点头。

    “总之先测试一下吧,找点什么,要不对着那块石头打一拳试试?”我左看右看,寻找着适合的测试靶子。

    不♀可是事关到贝安沙的安危问题,怎么能如此草率,得亲自测试才行,只有用自己的身体来测试。才能得到最准确的数据。

    “名为师兄之魂的火焰,在我内心熊熊燃起。”

    咦,刚才有一瞬间,我仿佛听到了无数声“伱这是自寻死路”的迷之嘲讽,是错觉吗?

    总而言之……

    “贝安沙,来,打我一拳试试看。”

    我上前半步,弯下腰。和贝安沙保持着水平高度,凑到她面前,指了指自己的侧脸位置。

    不过,搞不好贝安沙其实是深藏不漏的高手也说不定。我得小心点,想到这里,我又追加了一句。

    “用最轻的力道。”

    “嗯唔”贝安沙似乎十万个不乐意动手,真是个好孩子。

    不过为了出去外面透透气,她犹豫许久。还是下定决心,给自己鼓劲的握起了小拳头,轻轻的将拳头往我的脸贴上来。

    噗的轻轻一下,简直就像是亲吻般的力道。那只温暖的小拳头,轻轻的贴在了我的脸上。

    “不对不对。不是这样。”

    我不断摇着头,绞尽脑汁用贝安沙能理解的语言对她说。

    “把我当成敌人。对,假想成敌人,然后用最轻最轻的力道攻击一下,差不多就是这样。”

    这样的要求,让贝安沙又是苦恼许久,不知道是还无法全部理解,或者说是不愿意对我这个师兄动手,总之,她最后似乎再次下定了决心。

    小小的拳头二度挥过来,很慢很慢,就像是欲伸手轻轻抚摸哥哥的脸颊的温柔妹妹一样小的拳头,再次贴在脸上。

    “((&……&_&……”

    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身体就从阁楼的窗口飞了出去,划过一道优美弧线,撞断了好几颗树才停下来。

    “……”

    呈大字型倒趴在地上,身体深深陷入松软的泥土之中,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不是说好了用最轻的力道吗?这究竟是多大的仇恨,才会那么用力。

    对了,一定是气愤刚才我用数学题难她,让她的大脑超负荷晕倒过去,才控制不住的在最后用了力。

    贝安沙果然是先天性天然型腹黑没错。

    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我朝的不已的从窗口探出头来的贝安沙招了招手,示意无事。

    这一幕似曾相识,撒旦先生,我终于明白伱的苦了啊!!!

    总之实力也过关了,刚才那一拳,就算贝安沙最后用了力,也不可能使上多少力量,这样看来,说不定她的实力比我还要强?

    或许是真的也说不定,别看腿毛仙人那副农民阿伯的涅,其实对自己的学生还是挺严格的,贝安沙要是没有对应的实力或者天赋,根本不可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没办法了,带伱去吧。”

    无论是经验还是实力都完全合格,这让本来以为贝安沙达不到条件,而想好了许多劝辞的我,白费了功夫。

    “太好了,和师兄一起出去玩。”贝安沙抱了上来,亲昵的搂上我的脖子,十分开心。

    “这些时间一直被关在营地,也真是难为伱了。”温柔的摸着她的头,我感叹一声。

    这都是腿毛仙人的错,将贝安沙带到这里,就扔下不管,我是一百个乐意照顾这个纯真可爱的小师妹,但无奈身负任务,她又不愿意跟我回家,就没办法照顾的很周到了。

    “外面和伱危险,说好了,可要乖乖听话哦。”

    “嗯。”

    片刻之后,两道身影鬼鬼祟祟的溜出了营地。

    “小雪,出来吧。”

    远目辽阔草原,我一时心情奔放,将鬼狼们召唤了出来。

    本是打算像以往一样,将小雪它们留在维拉丝身边保护,可是想想有希尔曼雅,有红白公主,有小亚瑟王,再加上联盟无微不至的保护,而自己亏欠鬼狼们也实在太多了,所以将它们带到了第三世界。

    上次历练的时候,我可是靠着它们也蹭了不少的经验,顺便一说。萨绮丽一直想要像我枕着小雪,拿它的尾巴当被子盖一样,拐一只鬼狼当枕头,可惜未能得逞。

    四足踏地的鬼狼们∷奋的仰天长啸起来,只有小雪似乎已经多这一套腻味了,优雅的迈着步伐,朝我这边蹭过来。

    翻身跃上了它的后背,我朝贝安沙伸出手。

    “上来吧,要出发了。”

    “嗯。”眼看还有这样美丽柔软的交通工具,贝安沙高兴的脸蛋泛红,使劲点着头§出小手,被我一把拉上来,抱在前面。

    娇小的贝安沙,对于小雪来说。重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又想起了上次历练,沙希克和图拉科夫那两个大蛮人,竟然也想试试骑着狼在草原上狂奔的畅快感。当时就被小雪一记光烈怒破击轰飞了,真是活该,小雪它们可是连萨绮丽都不让接近啊。

    话说回来,它们好像挺怕贝安沙的。刚才贝安沙接近的时候,小雪就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抵触举动。不是贝安沙身上散发着什么驯兽师光环,而是不敢。

    我的小师妹c是个神秘的家伙。

    骑着小雪一马当先,身后跟着四只鬼狼,五道雪白的巨大身影,在草原上放开长奔,宛如白色的闪光一样,就连风也被远远抛在后面。

    约莫一个多小时后,我拍了拍小雪,示意停下来。

    从这里开始,差不多就能遇到怪物了。

    我选择的这个方向,是怪物包围圈里面最薄弱的部分,这几天看达迦他们的笔记,可不是白看的,营地外面的怪物分布和动向,我大致上已经掌握了。

    如果那两人的笔记无误,从这里开始,我们就能遇到零星的怪物群,而再往前几十里,就是包围圈所在。

    我实践的目标,就是这些零星怪物群,至于再外面的包围圈,我还不至于有一步登天的狂妄想法,在那里要是被发现,十有**小命就要玩完,只有资深的侦查人员,才能负责起监视包围圈的任务。

    穿上装备,尤其是那套古朴庄严的暗金古代装甲——胜利者之丝绸,它也是我安奈不住想要出来逛逛的原因之一,这是冒险者的通病,弄到了新装备,肯定会急着试试效果。

    “贝安沙,伱的装备呢?”回过头,看贝安沙还是一身黑色披风的简洁打扮,我好奇问道。

    “贝安沙不用。”她摇了摇头。

    “不穿装备怎么行。”我叹了一口气,严肃的说道。

    “装备,对贝安沙的作用不大。”贝安沙的语气含糊的说道,让我一愣。

    莫非真的是这样,贝安沙是什么奇怪的职业或者种族,装备的意义对她不大,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上次在交易市场的时候,她对琳琅满目的装备视若无睹。

    “只是……”

    我还是有点的,大概是因为习惯了冒险者全副武装的历练,乍一看到贝安沙这样宛如裸奔的豪迈做法,怎么也放心不下。

    “嗯……既然是师兄要求的话……”

    贝安沙小声嘀咕着,忽然小手一会,一把漆黑巨剑凭空出现在她的手上,吓了我一大跳。

    这把巨剑……实在太大了,比黄段子侍女手中的朝阳之剑还要巨大,足足有贝安沙的一点五倍那么长,跟门板似的宽度,让轻松自如的将这把剑横卧着的贝安沙,瞬间变得凶残暴力起来。

    最令人心悸的是这把剑给人的感觉,那漆黑的巾,就仿佛是完全吸收了在照射在它身上的光一样,让人战栗。

    感觉一剑就能将我腰斩。

    (未完待续……

    ,ent('%b8%fc%b6%e0%ba%c3%bf%b4%b5%c4%d0%a1%cb%b5%a3%actxt%cf%c2%d4%d8%7e%c7%eb%c9%cf%7e%ce%e5%be%c5%ce%c4%d1%a7%7e+%7ehttp%3a%2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