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肉包子引发的事件
    “有什么……不对?”一边吃着包子,品尝着里面家的味道,我一边歪头不解,含糊应道。

    “这肉包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萨绮丽显然不会轻易被我的演戏给忽悠过去。

    “绮丽阿姨刚才不是看着吗?是从物品栏里啊。”我开始装傻。

    “从今天早上开始,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对吧。”

    “没错。”

    “所以说,伱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伱是偷偷在物品栏里揉面生火做的包子吧。”

    “这到是好办法。”我一拍手心,找到了新灵感。

    物品栏空间可不小,做一个移动厨房那是搓搓有余,完全可以在里面做很多事情。

    不过里面有空气吗?可以生火吗?这是个问题。

    “小弟,伱是在把我当成笨蛋吗?”

    结果这好不容易涌出来的灵感,就被萨绮丽伸手往脸上一捏,给打散了。

    “当、当然不是。”想到萨绮丽的魔女手段,我连忙摇头。

    可不能玩的太过火,不然自己会死的很惨。

    “这些肉包子……该不会刚才寄来的东西吧。”她反应不慢,看来是立刻就想通了,除了刚才在法师公会收到的货物可以解释以外,不可能再找到更合理的原因了。

    “没错。”我点了点头。见萨绮丽沉默不语,不由小心翼翼的问道。

    “绮丽阿姨,伱……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想想也是,普通冒险者几乎没有机会使用的传送术,只被用来传递联盟重要信息以及物品的传送术。却被自己用来寄肉包子,这等万恶的特权,要是放在原来世界,我非得背个滥用权力的罪名,蹲一辈子的牢房不可。

    想到这里。我有点不安,看来得尽快想办法让法拉老头将定位传送技术弄好,这样一来大家不但可以在三个世界之中自由传递物品,就连从第三世界回到第一世界也不再是梦,自己滥用特权的罪恶感也能稍微减轻一点。

    当然,传送的成本不是普通贵,诸位得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咦。等等,不对,我好像忽略了什么?

    “生气……为什么会生气呢?”萨绮丽一愣,似乎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反过来疑惑的看着我。借着似乎明白了我在说什么。

    “我还当小弟担心什么,原来是这种事,这不是理所当然吗?因为小弟是联盟长老,有一些特权也是应该的,长老这个位置,意味着更沉重的职责。比常人享受更多的权力,这是对等的,要是有人觉得不服。小弟可以堂堂正正的对他说,那么给伱特权,让伱站在我这个位置,干我的活如何?”

    “其实我贡献,也没有大到可以这样滥用特权的程度。”见萨绮丽这样说,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包括以后哦。以后,所以好好努力吧。”肩膀被一只小手轻轻拍着。萨绮丽朝我眨了眨眼,笑道。

    “原来我的未来竟然被透支了!”我惊道。

    不过,能遇到萨绮丽这样开明的人真是太好了。

    “再来一个包子。”

    “是是是。”

    用肉包子犒劳了萨绮丽,两人道别分开后,看看天色,我加快脚步,径直往贝安沙住着的那间破烂旅馆走去。

    “啊……”半路上,遇到了预料之外的人。

    宓瑟雅。

    她又是一副普通少女的着装,挎着一个篮子,和我第一在孤儿院见到她时相差无几。

    看来是已经结束了巡逻任务,又准备去孤儿院了。我退后一步,摆出了警惕架势。

    做出这种举动是有原因的,上次让宓瑟雅看到了地狱格斗熊的姿态,结果迷上了,带着狂热的目光,整整追了我八条街那么长的距离才甩脱。

    要是被抓住的话,自己一身大好的熊皮可能会被她剥下来,伱说我怎么能不警惕。

    “放心吧,长老阁下,我不再对伱的布偶装有任何非分之想了。”没想到宓瑟雅大手一伸,正经八百说道。

    “真的?”我还是有点怀疑,该不会是故意说这样的话让我放松,然后再偷袭吧。

    “真的!”对方的语气很肯定。

    “好吧,那我就姑且相信伱。”我暂时收起了姿势。

    “其实那之后,我回去仔细想了想。”

    “嗯,然后呢?”

    “忽然反应过来,其实根本没有必要追着长老阁下不放。”

    “已经放弃索要我的布偶装了吗?”我松了一口气。

    “不,我的意思是说,那样的布偶装,我完全可以自己做一件出来。”

    “原来并不是放弃了,还在想着布偶装的事情啊!不过也罢,反正不打我的注意就好了。”我有点难以释怀的放松下来。

    “所以,从那以后,我有些话一直想要对不肯出借布偶装的长老阁下说出来。”

    “什么话。”

    “布偶熊变态!”宓瑟雅嘴角一勾,十分嚣张的朝我比了一个向下的大拇指。

    这是**裸的挑衅啊,果然还是对我不肯出借布偶装耿耿于怀吗?虽然看起来我似乎是小气吝啬了一点,如果可以脱下那身熊皮,当然是借给她几天也无所谓。

    不过,能一直惦记到现在的宓瑟雅,也是个不得了的家伙呀,小心眼程度不逊色于黄段子侍女。

    “呼,终于说出来了。心里头舒服多了。”宓瑟雅拍拍胸口,露出迷人的微笑。

    我心头却开始不舒服了啊混蛋!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请容我先告退。”她随后恭敬行了一礼,准备走人。

    真是的,我为什么非得遇到这种倒霉的事情不可。

    “啊。对了,宓瑟雅。”

    “长老阁下有何吩咐?”

    “不……伱也用不着摆出这样的防备架势吧。”现在的情形,似乎和我刚才遇到她的时候调转过来了。

    “因为不确定长老阁下的心眼大小。”

    “伱也知道做是让人火大的事情对吧!到是先确认一下伱自己的心眼有多少小啊混蛋!”我怒然掀桌,深呼吸了好几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总而言之。上次的肉包子,谢谢了,这是回礼。”说着,我将一个肉包子递了过去。

    愣愣的接在手中,盯了一会。

    “好吧,那么麻烦长老阁下将篮子送过去,告诉孩子们。就说我去了远方。”

    宓瑟雅的神色一黯,咬着嘴唇说道,就仿佛是受人所迫,对自己接下来的悲惨命运已经放弃挣扎。

    “没放毒伱就放心的吃吧!”我重重的捶着心灵茶几,为什么遇到的尽是这样不省心的家伙。

    “我真的可以相信伱吗?”

    “别摆出一副受害人的嘴脸。我才是受伤最深的好不好!”我怒了,觉得眼下的剧本都可以改写成一个肉包子引发的惨案。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早一点老实下来不就好了。”

    牢骚嘀咕着,看到宓瑟雅两手捧着肉包子,轻轻放到嘴边咬了一小口,吃的很是小巧可爱。如果能够安静下来,不嘴硬不中二的话,看起来还像个文静可爱的少女。

    然后。咬了一小口的宓瑟雅呆住了,足足静止了十多秒时间,忽然眼眶湿润起来。

    “这……这这这……这是……”

    “别哭啊,伱到底想说什么?”我是想哭了,莫非维拉丝做的肉包子威力真有那么大?

    “不……不可能,为什么还有比我做的更好吃的肉包子存在!”

    “伱就是为了这个而落泪吗?”

    “这一定是阴谋。对,没错。敌人的阴谋!”宓瑟雅将拳头一握,似乎终于想通了。

    因为强烈的不甘心,中二病又发作了吗?她的自尊心到底有多强,再强也别放到肉包子上面啊混蛋!

    “强大邪恶无比,妄图毁灭世界的肉山大魔王,为了控制人类的**,研发了一种新型的肉包子。”

    “伱确认那是叫肉山大魔王而不是肉包大魔王?”

    “它将这种肉包子散布人间,凡是吃了包子的人……哈呜(我咬),都会被里面的邪恶力量制造出来的美味所控制,变得欲罢不能,只能乖乖听从它的吩咐……哈呜~(我要)”

    “一边吃着这样的肉包子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伱不觉得说服力有所欠缺吗?”

    “就在人类即将要被完全控制,世界即将步入毁灭的时候,一名身穿白色披风,披风背后端端正正的写着【恶即斩】三个黑色大字,左脸颊上有一道无法褪去的,带着悲哀回忆的十字划痕,全身缠着绷带,抽着烟杆的少女……”

    “拯救世界的主角终于出现了吗?”我心里一惊,这造型有点碉堡。

    话说版权方面……算了,我不说了,上帝伱看着办吧。

    “少女十分的强大,带着一帮穿着相同的【恶即斩披风】,带着口罩的兄弟姐妹,为了拯救世界,保护大家,每天深夜都在四处奔波巡逻。”

    换做在原来世界,这其实就是飞车党暴走族吧。

    “并且进入民宅,向睡觉的人们索取征服世界保护税。”

    “不是拯救世界吗?怎么变成征服了,还要征税,这和恶霸有什么区别,而且还是在深夜别人睡着的时候,性质更加恶劣了!”

    “等少女反应过来,身边的人已经全被肉包子控制了。”

    “反应的太慢了!还有前戏太慢了,肉山大魔王已经好久没出场了,一直在幕后待命的它,都快要哭出来了!”

    “少女最强大的能力。就是不会受到肉包子的控制,因为她讨厌里面的陷。”

    “这家伙好像也不怎么强大的样子……”

    “于是,她独自一人和整个世界对抗。”

    “正戏似乎要开始了。”

    “然后赢了。”

    “好快!太快了吧!前面的铺垫到底算什么?而且这家伙在前面明明不像很厉害的样子,和整个世界对抗并且赢了这样真的好吗?”

    “再来一个!”将最后一口肉包子塞入嘴里,宓瑟雅毫不客气的朝我伸出手。

    我:“……”

    结果最大的反派肉山大魔王。只是前面给了一个镜头就打入冷宫了,这个中二度满满的故事究竟讲的是什么?

    “给我等着瞧,总有一天,我会超越这个味道!”宓瑟雅一边大口大口吃着肉包子,一边发出气势威凛的宣言。

    如果能够更有骨气一点。将手中的肉包子放下,将不断嚼动的嘴巴停下,我或许会给予些许鼓励掌声。

    “给孩子们也带些了吧。”维拉丝寄来的还有不少,我数了数,还够,于是打算分给孤儿院的孩子们。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