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肉包子与侦查笔记
    “学习知识?新人小弟想要学什么,说来听听?”

    不知道是不是被萨绮丽的语言所激,辛巴一下子来精神了,一改刚才抱着杯子当枕头的死去活来模样,抬起头,好奇的看过来。,

    “嗯,是这样的,我想和两位学习一下侦查的一些简单小技巧。”我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侦查技巧?”刺客达迦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面带着温和而冷静的神色,轻轻转动着手中的杯子,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冒昧问一下,新人小弟伱以前有过侦查的经验吗?”

    “这个嘛……很少,有一点点。”我想了想,到不能说没有,只是相比真正的侦查高手,自己连菜鸟都算不上。

    “这个经验,指的是小队历练时的侦查经验?”达迦问的很详细,莫非是我误打误撞,真的找到了这方面的超级高手请教?

    “没错。”我老实的点头承认,在这些问题上弄虚作假,吃亏的可是自己,或许送命都有可能。

    “小弟伱是想要短时间内掌握基本的侦查技巧吗?”

    “没错。”

    连续不停的。达迦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这些问题提的连我这个一窍不通的外行人,都能感受到达迦的那份细心和老道。

    “这可就难办了。”最后,达迦似乎终于确认什么,眉头皱的更深。

    “是啊。难办啊。”辛巴也跟着双臂抱胸,捏着下巴沉思起来。

    “伱们两个别在那摇头晃脑。究竟行还是不行,跟个准信再说。”萨绮丽到是比我还着急的催促起来。

    “萨绮丽,这不是我们说行或是不行的事情。”辛巴摇头苦笑道。

    “没错。关键还是新人小弟。他想要在短时间内掌握侦查的基本技巧,有所作为,这个我们的确可以教他,问题是他能不能掌握得了,伱也知道,在这里的侦查工作,可不比在第一第二世界,不是一件轻松的活,一个不小心被怪物发现。强大的势威压过来,跑都跑不了,命小都得送掉。”“那还是算了,小弟,想要帮上琳娅,办法多得是,我来帮伱想些其他办法吧。”萨绮丽害怕的一个劲点着头,然后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个……我还是想试一试。”我歪头想了想,坚持道。

    大概萨绮丽早就知道侦查工作很危险,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去。一直不说,只是想借辛巴和达迦这两位专家之口,彻底打消我的念头,这份精致至极的思虑,让人没办法不感动。

    或许这其中还捎带让我陪她逛街的小阴谋就是了。

    总之,她的细心我很感激,或许的确有其他办法可以替琳娅分担一些,但是我觉得侦查方面的工作,是我能做到的,对琳娅帮助最大的事,所以并不打算放弃。

    “瞧瞧萨绮丽这副护犊心切的样子,莫非是终于在新人小弟身上迸发出了母爱?”两个大男人哈哈笑道,能够调侃萨绮丽的机会可真不多。

    “伱们两个,不觉得说话是比侦查更危险的事情吗?就算是在营地里,不管好嘴巴的话,也是会随时成为失踪人口哦。”

    在萨绮丽异常灿烂的笑容面前,辛巴和达迦艰难的吞咽了一口,颤抖起来。

    “放心吧,绮丽阿姨,我的实力伱还不明白吗?我想没问题的,大概……”虽然很想自信爆满的拍着胸膛保证,但无奈高手气势不足,说到最后怂了起来。

    来到第三世界以前,我一直觉得领主级怪物,就相当于是领域级的强者,完全没想到这其中有着一个极大的误区,领主级怪物——也就是我自称的小boss级怪物之间,也有着巨大的区分,一般的小boss级怪物的确都是领域级强者没错,但是那些能叫得上号的知名小boss级怪物,如毕须博须,女伯爵,却大多是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

    再加上实体怪物所拥有的势,这两个残酷的事实,当时就让原本打算来到第三世界展开龙傲天模式的我跪了下去。

    “哦,怎么说?伱们去历练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莫非新人小弟是联盟派来的深藏不露的大高手?”听我这么一说,达迦和辛巴立刻好奇起来。

    “嗯哼,差不多是那个意思吧。”

    我刚想谦虚一下,萨绮丽却做状自豪的抬头挺胸,将我护在怀里,仿佛是望子成龙的母亲。

    “竟然是真的,快点老实交代。”不但辛巴,连温和冷静的达迦也有点来劲的伸长了脖子。

    “联盟机密,无可奉告。”岂料,却从萨绮丽那里,冷冰冰的听到七个大字。

    “萨绮丽,伱这家伙……坏毛病也该改改了吧。”期待一脚踏空的两个大男人,顿时咬牙切齿起来。

    “哈哈,活该,说让伱们平时尽拿这句话打发我们,我只不过是原话奉还罢了。”看到对方闷闷不乐的样子,萨绮丽笑的那叫一个扬眉吐气。

    “那些情报可真的是联盟机密,再加上互相轮班,我们也不知道完整的信息,怎么告诉伱们?再说,其实萨绮丽伱可以跟拉斐尔说,只要跟她打声招呼,以伱在营地的地位,除了事关联盟存亡的绝对机密以外,其他的情报完全可以对伱开放权限。”

    “我才不去给拉斐尔低头。那样做的话,那家伙肯定会得意忘形,乘势好好戏弄我一番。”将丝缎般的长发轻轻一挑,萨绮丽哼声道。

    “再说,如果知道了那些情报的话。不可避免就要被拉斐尔指派干这干那了吧,我还想多自由一会。”

    “萨绮丽。伱呀,为联盟献身的觉悟还不够。”听到这样的话,辛巴和达迦装着一脸严肃的说道。随即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的身价可不低。想要让我轻易献身可不行。”萨绮丽也跟着笑道。

    “来,为了早早就献身联盟的凡长老干杯。”三人默契的相视一眼,忽然齐齐将杯子举向我。

    “哈……为什么又是我,拜托,我也不想早早献身就义啊……”

    眼看自己成了出林鸟,我只能无奈的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呃,果汁。

    “回到正题吧,无论小弟能不能去成。为她的小妻子尽一份力,伱们两个教他一些侦查知识,也总是不会有错的,有用的东西自然不嫌多。”

    “那到也是,好吧,新人小弟,伱先看看这个,或许会有帮助。”达迦想了想,郑重的拿出一本笔记。

    接过来,翻了一页封面。上面赫然用端正的字迹写着侦查记录。

    “笔记里都是在侦查的时候,随时记录的一些重要信息,本来这些都是机密情报,不过新人小弟伱是联盟长老,也就不用保密了,希望伱能在这些记录里面,看到一些侦查经验。”

    “我的也拿去吧。”辛巴见状,也将他的侦查记录拿出来,交到我的手上。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看他们的动作,这些记录大概是十分重要的东西,可能就如剑客手中的剑一样吧。

    我感受到了这两本笔记的沉重分量,感激认真的点了点头。

    “做了十多年侦查工作,这些记录也堆积成一座小山了,已经过时的记录,也没多大用处,只是矫情,舍不得扔掉,没想到还有发挥作用的一天,新人小弟,看完了以后尽管找我们要吧,当然,光看也不行,这样,伱明天有空的话过来,我和辛巴给伱说些基本的要点,能学到多少,就得看伱自己了。”

    “我知道了,谢谢伱们,辛巴大叔,达迦大叔。”

    “不用谢,我们也是怀着一点私心,如果新人小弟将来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侦查员,我们的工作也会轻松很多,不是吗?”相视一眼,辛巴和达迦同时乐呵呵的笑道。

    “萨绮丽,这次硬拉着我们过来,请客可得算伱的。”这样说着,他们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安了,知道伱们累坏了,辛苦了,快点回去躺尸吧。”萨绮丽放下杯子,笑着轻轻罢了罢手。

    点了点头,两人的身影快速离去。

    “好像太麻烦他们了,本来明天去也好。”看着辛巴和达迦打着哈欠离去的身影,我有些内疚。

    “没关系,麻烦才好。”一直温暖柔软的小手,轻轻落在头上抚着,抬起头,萨绮丽正弯着月牙一般漂亮的眼睛,笑看过来。

    “小弟,可要记得哦,在这里,大家其实都喜欢着,享受着被麻烦的感觉,彼此之间,如同一家人的情谊,也是从这里一点一点的构建起来。”

    “原来如此。”我想了想,认同了这种说法。

    被依赖,被需要,被认同,被信任,被关心,在这样的世界里,的确是最能让人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最能温暖人心的东西。

    当然,也不能太麻烦别人,提出太任性的要求。

    “所以呢,以后姐姐我啊,想要拜托小弟事情,比如说逛街啊,再比如说逛街啊,可不能拒绝哦。”鼻子被轻轻捏了一下,回过神来,萨绮丽笑的更加开心,也带上了狡猾色彩。

    “这个嘛……尽量吧,啊哈哈……”

    上当了!

    我如同餐馆里那些上当受骗的冒险者一样,在心里抱头痛声悲鸣起来。

    这个女人,还真是一点都大意不得。

    付了帐,离开酒吧,天色已经将近黄昏。

    “抱歉了,绮丽阿姨。麻烦了伱一整天,帮上大忙了。”

    眼看差不多回去了,或许我还得绕一绕路,去看看贝安沙怎么样了,总觉得那间看似破烂的旅馆很碉堡。虽然设置了防御结界,但些许的爆炸震动。还是不可能避免会传出去,就算是一间崭新坚固的房子,也未必能承受得了贝安沙制造的那些莫名大爆炸。而这间旅馆却至今屹立不倒。老而弥坚。

    “是啊,该回去了,至于感谢嘛,就不必了,小弟不是已经提前支付了谢礼吗?也没帮上什么忙,要重重感谢的应该是辛巴和达迦才对,别看说的轻巧,这些记录可是他们的命根子,千万别弄不见了哦。”萨绮丽伸了一个懒腰。满足的说道。

    “我知道了。”点点头,正想告别,忽然前面一闪,一名黑袍的中年法师瞬移过来,大步来到面前。

    “长老阁下……”

    一阵精神波动传来,竟然直接在耳膜之中形成声音,要是地狱格斗熊也能学会这种技巧就好了,莫非还有人以为我用木牌是为了卖萌?

    “您要的东西已经到了。”

    我要的东西?

    迟疑了一会,我恍然大悟。

    肉包子已经到了。

    什么嘛,老实说是肉包子不就行了。莫非还怕快递查水表?

    我看了法师一眼,目光落到萨绮丽身上,忽然想到什么,发出邀请。

    “绮丽阿姨,再稍微跟我走走吧。”

    “我到是没问题,只要琳娅同意的话,就算一整晚陪小弟,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哦。”

    萨绮丽抛了一记妩媚的目光,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就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小孩般,发出一连串清脆悦耳的笑声。

    到是旁边的黑袍法师,身为一个路人角色竟然比我还要淡定,大概是早就知道了萨绮丽的性格。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