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厨艺才能为零的贝安沙
    原创“你这小,竟然敢说这样的话,我和她可是血缘关系,丈夫可以换一个,奶奶可换不了。5拉斐尔也上火了,和我一样撸起袖管,露出两截白嫩嫩,看似柔弱无力的纤美手臂。

    公鸡斗眼,流氓打架,大概就是形容我们现在的状况吧。,

    眼看对方祭出血统论,我也不甘示弱的打上一手感情牌。

    “开什么玩笑,你这个奶奶又为琳娅做过什么,一直只不过是给她留下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背影吧!”

    “呜你……你这个小混蛋。”拉斐尔一时语塞,目光闪过一丝难过,无奈和愧疚,接着恼羞成怒起来,阴沉沉的看着我,一头墨绿色的秀丽长发无风自动,高高飘扬,气势也随之高涨起来。

    “哼,看来小小吴你是铁了心打算和我过不去了?”

    “这是原则性问题,我不准备退让!”我也跟着鼓动起气势,毫不相让的和拉斐尔对峙起来。

    虽来到第三世界以来,说她对自己多有照顾,甚至可以用无微不至形容,我心里很感激,但是事关琳娅。这并不能成为我让步的理由。

    “很好,萨绮丽都把你夸上天去了,就让我来看看,你这个救世主究竟有多少份斤两!”

    “随时奉陪!”

    “等等,你们也差不多该消停一下了吧!!!”

    一直被我搂在怀里的琳娅。终于爆发了,一下挣脱开来。两手叉腰,俏脸通红,气呼呼的瞪着我们两个。

    性情温和的琳娅。一向很少生气。所以她这一生气起来,就让我和拉斐尔的气势都弱了下去,干瞪着眼,互相用目光挑衅起来。

    有种你来啊!

    你是男人吧,怎么?连先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你的女的,我让你一招又何妨。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真是的,吴大哥也是,奶奶也是,已经不是小孩了。这样闹太不像话了。”琳娅继续唠叨个不停,训斥着我们的幼稚行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拉斐尔的奶奶对呢。

    “吴大哥不应该说那样的话,她和你一样,也是一直在为联盟付出,是没办法回来探望我,而不是因为讨厌所以这样做,正是因为这样的奶奶,让我尊敬。”

    “是……是的,我错了。”我拉耸着脑袋。被训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的确,刚那番话有走一百步笑五十步的嫌疑,拉斐尔强人所难,是在无视我对联盟做出的贡献,但是我那番话,说她没有照顾好琳娅,何尝不是也在无视她对联盟的贡献呢?

    她为联盟的付出,远远要比我大得多,冷静下来思考的话,心中的愧疚之意顿时油然而生,说出那种话的自己,的确该掌嘴。

    当然,愧疚归愧疚,我还是不会允许她逼迫琳娅就是了。

    “果然还小琳娅疼我。”拉斐尔看在眼里,感动极了。

    “奶奶也是!”

    “岂料琳娅刚刚说完我,立刻就杀了一个回马枪,将刚刚伸手准备欣慰的抹眼睛的拉斐尔给镇住了。”

    “明明是我们的长辈了,却和吴大哥闹在一起,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真是的,也该再尊重一下我的意见吧。”

    “呜呜”拉斐尔悲痛中。

    我想,大概后面那些话加起来,也不及前面那一句“明明是我们的长辈”,对她的杀伤力来得大吧,这个百族公主,可是非常不认老,当然,如同琳娅的姐姐一般的模样,也让她有这个资本这样认为。

    “当然,其实我也没有资格生气就是了。”说到后,琳娅气势忽然一软,目光温柔的看着我们两个。

    “无论吴大哥和奶奶再怎么错,都是在为我着想,都在关心我,所以,其实唯独我没有资格责备你们,谢谢你们,吴大哥,还有奶奶。”

    说着,琳娅的小手温柔的搂了上来,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转过身,如法炮制的也亲了拉斐尔一口。

    “什么叫,说的我好像是附带似的。”在细节上微妙的在意起来的拉斐尔,不满的嘀咕起来,不过眼睛里却背叛了她,忍不住的流露出欣慰喜悦之意。

    “奶奶,我已经决定好了。”完全无视掉对方的牢骚,琳娅退后一步,认真的说道。

    “我决定了,如果可以的话……不,是务必,这次的任务,请交给我吧。”

    “真……真的?”这番话在拉斐尔的意料之中,不过,她还是忍不住惊喜的再次确认。

    琳娅重重的把头一点,真的不能再真。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将额头一拍,叹气着,如同败家之犬。

    上了拉斐尔的当了。

    我非但没有将琳娅从泥潭里拉出来,反倒是因为自己的存在,被拉斐尔所利用,给了琳娅一记完美的激将法。

    如果我一开始不插话,让拉斐尔自导自演的说服琳娅,或许以琳娅的冷静和小心,还要考虑上一会能终下定决心,结果我这一插话,无形之中就给拉斐尔造势,反而让琳娅立刻做出了决定。

    也就是说,连我和琳娅的性格都考虑在内,刚的吵架,也在她的计算之内,百族公主的心机果然是名不虚传。

    想通了这一切后。我也没有生气。

    虽然拉斐尔是用了一点阴谋手段,但是真正做出决定的还是琳娅,这个决定,也是发自她的本心,从刚琳娅责备拉斐尔“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这句话,其实就可以看出来。那时候的琳娅,已经看穿了自己的***险恶用心,不然是绝对不会说出这番话。

    也就是说。琳娅是在识破对方的手段以后。依然做出这样的决定,的确是发自她的本意,拉斐尔的做法只不过相当于催化剂而已。

    再深入剖析一点,或许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隐约察觉到了,以琳娅的性格,终肯定会答应拉斐尔的要求,我站出来,不是为了阻止琳娅这样做。只是不想看到她被迫,而这样的心情,恰好又被拉斐尔反过来利用,加了琳娅的决定。

    真是个算无遗策的可怕家伙。

    我无奈的瞪了拉斐尔一眼,她的目光恰好也往这边看过来,展颜一笑,十分嚣张得意的朝我比了一个胜利手势。

    可恶……

    “小小吴,怎么样,这可是小琳娅自己决定的,你也要继续反对吗?”

    “这个嘛……”

    “吴大哥。虽然你的心意我很明白,很高兴,但是,但是我也想为吴大哥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不是为了联盟,仅仅……仅仅是为了吴大哥你……”琳娅认真,害羞,而又紧张的看着我。

    能够在拉斐尔的面前说出这样大胆的话,可见她的决心真的很大。

    “没办法了,既然是琳娅的决定,我当然会支持。”伸手摸着琳娅的头,我笑了起来。

    “无论琳娅想做什么,我都会全力的支持,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孤军奋战。”

    “吴大哥……”琳娅的眼眶湿润迷蒙起来。

    “琳娅……”

    似受到地心引力这般理所当然的力量牵引,两人的距离缓缓靠近,嘴唇逐渐的契合到一起。

    “咳咳咳——!”

    可惜,有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在,重重咳嗽了几声,将我和琳娅的大好气氛打破。

    “小琳娅,如果真的想好好肩负起这次的任务,现在留给你的时间,可就不多了。”

    “也……也是呢,可要从现在开始,好好努力了。”琳娅害羞的捂着通红俏脸,不断点头。

    “幸亏之前我和艾伦奶奶已经教了你不少基础,怎么样,我有先见之明吧。”

    “什么先见之明,分明就是早已经算计好了吧。”琳娅没好气的应道。

    “啊哈哈,总之,小琳娅,接下来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拉斐尔的神色,忽然变得认真起来。

    “或许,就连睡觉的时间也不多了。”

    “是的,奶奶。”琳娅宛如得令的士兵一样,将娇躯挺得笔直。

    “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想到这次任务的重要性,感觉到琳娅肩上的重担,我心疼的握了握她的小手。

    “放心吧,放心吧,一定会有小小吴帮上忙的时候,不过不是现在。”

    琳娅没说什么,拉斐尔却已经在一旁狡黠的眨了眨眼睛,看样,她早就将我的那份也计算在内。

    因为琳娅肩负起了任务,我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能再像之前那样,什么事都扔给拉斐尔,只负责战斗部分了。

    买一送一,一举两得,我们的百族公主殿下算盘打的还真是响,而且是让人被算计了也没脾气那种。

    “那么,小琳娅我就先收下了,小小吴,可要好好享受接下来所剩无多的悠闲时光哦。”

    这样说着,拉斐尔朝我跑了一记媚眼,拉着琳娅离开了。

    瞧她这张乌鸦嘴,什么叫做所剩无多?

    我回以一记白眼,看着这对宛如姐妹花一般俏丽绝艳的祖母孙女两,消失在视野之中。

    琳娅接下来,大概会累惨吧。

    指挥一场战斗,可远远不像管理事务那样轻松。

    首先,琳娅要熟悉现在营地的战斗力,还有营地的情报系统,如何发挥侦查人员的力量,以及了解这些天整理收集的所有情报,所谓知己知彼。

    如果黄段侍女在这里就好了。情报方面的工作,身为整个精灵族的情报头的她,可是专家之中的专家,就算是拉斐尔也比不上。

    然后,作为营地赖以为存的防御魔法阵。琳娅也得熟悉,摸透其所拥有的力量。功能,效果,不然的话。连己方大的利器都不知道该怎么有效使用。还谈什么指挥战斗。

    还有就是在一场大型战争中,每个职业的能力以及搭配效果,依据怪物的种类,怎么样组合,怎么样分配,应该使用什么样的战术,这些相关的经验,琳娅几乎都为零,要从头开始学起。

    后还有后勤方面的工作。这些事情我很少接触到,所以不知道要了解哪方面的东西,有什么困难之处,不过显然不会简单。

    光是这些能想到的,就已经足够让人头大如麻,还不包括那些没有想到的,以及一些细节。

    就算琳娅天纵奇,就算有拉斐尔以及艾伦奶奶这样的智者倾囊相授,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一名合格的战争指挥者,几乎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没关系。剩下的那些不可能,就由我来补足好了,虽然这样说可能太得意忘形了,但是如果拼了老命去做的话,大概总是会有办法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琳娅的初战失了威风,不是吗?

    想到这里,我漫步走出帐篷,对着朝阳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虽然那样的说法很有问题,但是拉斐尔的意思却十分准确,留给自己悠闲的时间的确不多了。

    也罢,就好好享受一下这的美好时光吧。

    在帐篷外面做了几个伸展运动,呼出一口浊气,我迈出了大步。

    首先,去看看自己的便宜宝贝师妹吧,毕竟已经约好了。

    “师兄”

    大老远的,贝安沙又坐在有着欧式的楼窗顶上面,朝我挥手。

    怀里还是万年不变的抱着一罐蜂蜜,不过却不见肉包了,这让我松了一口大气。

    昨天一口气吃了那么多肉包,看来是有点消停了。

    “贝安沙,吃了早餐没?”我摸着迎上来的贝安沙的脑袋,笑着问道。

    先是点头,然后又是摇头,贝安沙似乎有点混乱了。

    “总之,你是想说,早上就吃了蜂蜜,对吧。”头顶称号,对师妹得到智力加成的我,勉强猜到了贝安沙想要表达的意思。

    “嗯,嗯嗯。”贝安沙猛地点头。

    “好嘞,看我变个戏法。”空空如也的手心一翻,上面多了一个餐盒。

    这是一个连小孩都骗不了的小把戏,却得到了贝安沙兴奋的喝彩,真是个善良的小师妹,我欣慰的抹了一把眼角泪光。

    早餐是让琳娅准备的,知道我多了一个便宜小师妹后,她就很想见一见,可惜,原本还打算找时间让她和贝安沙见个面,认识一下,可是现在却被拉斐尔拐骗走了,别说见贝安沙,或许接下来我想和琳娅见一面,或许都有点困难了。

    摇了摇头,将这些想法抛去,见贝安沙捧着餐盒,吃的开心,我也受到了她那纯洁灿烂的笑容的感染,跟着微笑起来,只觉得如果有贝安沙这样天真可爱,无忧无虑的笑容常伴,遇到再多的困难也不会觉得犯愁忧郁。

    “太好吃了,除了蜂蜜和肉包以外,贝安沙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放下被舔干净的餐盒,贝安沙两眼闪闪发光的看着我。

    “喜欢吗?不如来我家吧,以后可以天天吃到。”我笑着在她的精致柔软脸颊上捏了捏。

    “还是算……”

    贝安沙为难的犹豫了一下,竟然抵挡住了食物的诱惑,拒绝的摇起了头。

    究竟是什么难言之隐,让她不愿意来我的家,或者可以说,让她不愿意和其他人有太多的接触。

    算了,每个人都有秘密。

    “对了,贝安沙,上次录下的记忆水晶怎么样了?已经寄出去了吗?”我忽然想到这茬。

    “嗯,寄出去了,她们看到了一定会很高兴。”小师妹灿烂的笑道。

    “是吗?呃……那就好。”

    虽然很好奇贝安沙究竟是怎么寄出去的。又怎么确定对方一定能收到,不过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问这些问题会让贝安沙觉得为难,所以还是算了吧。

    其实我是有点担心,因为疏忽了一件事。录下之后,应该提醒贝安沙检查一遍里面的内容对。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

    我摇了摇头。将心里小小的不安压了下去,开始取出大量的食材,准备在接下来的空闲时间里。给贝安沙进行魔鬼训练。

    至少不能让贝安沙拿现在的厨艺。回去荼毒她疼爱的妹妹。

    “准备好了吗?贝安沙。”

    “准备好了!”

    “气势不够,大声点回答。”

    “哦,准备好了!!”

    “没错,就是这股气势,生火,架锅!!”

    “哦哦!!!”

    于是,在一栋小小破旧的旅馆内,开始上演了如同中华当家般的华丽光色效果。

    只是别人家要么是一片金黄灿烂,要么是如奏仙乐。

    而小小的旅馆楼里。却是时不时冒出一阵黑光,一阵焦烟,要么就是轰隆一声爆炸。

    真人暗黑版的地狱小当家。

    直到将近黄昏,我终于精神不支,t的双手撑地,跪倒下去。

    完全不行,贝安沙这家伙。

    她的厨艺能,和她的数学能一样,都是笨蛋里的战斗机,其苦手程度。就如当年亚瑟王和爱情之间的距离一样。

    看着一地焦黑碳状的不明物体,以及一锅锅散发出诡异气息的肉汤,我再次瘫软,额头砰啪一声磕在了地板上面。

    上帝啊,赐予我厨神维拉丝之光,让我拯救这只迷途羔羊吧。

    贝安沙到是对她的糟糕厨艺没什么自觉,中途还尝了几口她自己做的烤肉和炖汤,自我感觉——微妙。

    不能让她再在错误的道路上走下去了。

    我燃烧起了师兄的使命感。

    让维拉丝做些吃的寄过来,我觉得要改变贝安沙的厨艺,得先将她的错误味觉系统扭转过来,让她对自己做的食物忍无可忍,只有这样能有所进步。

    人,得自己产生上进心行,不然别人怎么督促也是事倍功半。

    不过,从第一世界寄到第三世界,可贵得很啊,我上次去法师公会问了一下,一个肉包就得消耗一块完整宝石的能量,真心吃不起。

    也罢,先让维拉丝来几个肉包吧……

    暗自下定决心以后,我不再做无谓的训练,拍拍屁股站起来。

    首先还是解决一下这些食物再说吧。

    贝安沙做的自然是不能回收利用了,就算扔掉都会荼毒附近的野狗,得埋起来行。

    但是,还有不少是我为了给贝安沙做示范所做的烤肉和炖肉汤,这些味道还算可以,尤其是在吸收了拉斐尔的做法后,我对自己做的烤肉尤为有自信,勉强可以傲视那些菜鸟冒险者了。

    这些分量可真不少,我和贝安沙肯定吃不完,留着只是浪费。

    对了,我一拍手心,想到了好主意。

    拿去给孤儿院不就行了。

    “贝安沙,帮个忙,将这些吃不下的全部送到上次的孤儿院,行不?”我试着问道。

    正因为知道贝安沙不喜欢和他人接触,我想要慢慢扭转她这种家里蹲的性格,如果对方是孩的话,或许贝安沙会容易接受。

    果然,在犹豫片刻后,贝安沙点了点头,没有之前让她去我家那么抵触。

    两人抬着一大锅肉汤,以及大包大包的烤肉,来到孤儿院,受到了孩们的热烈欢迎。

    大概是宓瑟雅教导有方?忍着香喷喷的诱惑,所有孩都坐在餐厅的长条木桌上,又当天值日的负责分发这些烤肉和肉汤。

    不过,嘴巴可就管不住了。

    “凡叔叔,这炖肉汤的味道一般,是你做的吗?”熊孩童言无忌,不知好歹的大声嚷嚷道。

    吃你的去。

    我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烤肉,好吃。”一个小萝莉害羞的说道。

    我顿时眉开眼笑。

    “可是和雅姐姐做的相比,差远了。”旁边的小孩补充说明道。

    所以我说讨厌熊孩了。

    “凡叔叔,我们来玩吧。”等用餐结束,我刚想离开,却被所有孩拥簇起来,一双双期待的眼睛,仿佛在闪闪发光。

    我勒个去,这些凶残的小家伙!

    在这些宛如星星一般的目光面前,我就宛如暴露在阳光下的吸血鬼一样,不堪忍受的将手臂挡在面前。

    看在站的远处,依然不肯接近,也不为小孩们所喜的贝安沙一眼,犹豫了片刻,我无奈的点点头。

    “一下,只能是一下而已。”

    p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