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学习
    ********************************************************************************************************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去了萨绮丽她们住的旅馆,为了打听刺客达迦以及德鲁伊辛巴是否回来。

    既然贝安沙那边暂时没有进展,我就不浪费时间了,开始着手准备接下来的任务,自己现在有什么能帮得上琳娅的忙?想来想去,我也只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打探情报,以自己吸引麻烦的体质,说不定能够发挥出其他侦查人员意想不到的作用。

    昨晚琳娅没有回来,好寂寞啊,果然还是想快点结束这次的任务,尽快和琳娅完成婚礼,坐定事实,省得拉斐尔老是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我,恨不得棒打鸳鸯,将宝贝孙女占为己有。

    “真是稀客啊,小弟,我还以为你把我们给忘记了。”旅馆楼下,同时经营着餐馆,正吃着早餐的萨绮丽朝我眨了眨眼,一脸的幽怨。

    “哪里,怎么会忘记了,只是这几天发生了点事罢了。”我挠头苦笑起来。

    这个姿色不逊色于拉斐尔几分的女人,最擅长的可就是调戏新人(图拉科夫:是老牛吃嫩草),每每我都被她弄的面红耳赤。

    “是吗?没有忘记吗?姐姐我真是太高兴了。来,一起吃了早餐再说吧。”萨绮丽高兴的笑着,将我拉了过去,坐在她身旁。

    “萨绮丽,又在调戏新人了吗?”旁边的冒险者们纷纷吹起口哨。笑看着我们两个。

    “不对,这次好像更有意思了。莫非真的打算嫁人了?”

    “我们营地最美丽的鲜花,在蹉跎了三十多年后,终于找到了命中注定的男人。天啊。我的灵感忍不住涌上来了,笔,笔和纸在哪里?”

    “算了吧,你的灵感和文笔的结合物,就是一坨狗屎,别再荼毒大家的心灵了。”

    “新人有什么好,不考虑考虑我吗?我可是等了你足足十年,你看我连胡子都等长了。”

    “你只不过是两天没剃胡子了而已。”

    此起彼伏的打趣声响起,让一大帮冒险者笑了起来。

    “行。别说我没给你们这些混蛋机会。”

    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热闹的场面,萨绮丽不慌不忙的将最后一口粥喝完,舔了舔樱唇,筷子在空中轻轻一点,略带妩媚的目光巡视着周围。

    “比我年轻的,达到世界之力境界的,我或许会考虑一下。”

    “果然目标还是年轻的吗?”冒险者们一愣,然后又起哄起来。

    “怎么可能,既要年轻又得达到世界之力境界,怕是只有塔拉夏才能做到吧。萨绮丽,看来你若是想嫁人的话,只能去挖塔拉夏的坟了。”

    一句话又让大家哄笑起来。

    我也勉强的笑了笑,咦,奇怪了,为什么会感到亚历山大呢?是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吗?总觉得萨绮丽还是在暗中作弄着我。

    “好吧,真拿你们这群没用的家伙没办法,条件就适当放低一些,比我年轻的,能打赢我的,可以考虑一下,怎么样?”

    萨绮丽的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目光,熟悉她的人一看就知道,她又打算作弄人了。

    “真……真的吗?”

    虽然从萨绮丽身上感觉到了洋溢着的阴谋气息,但还是有不少人认真起来,屏住呼吸,投来炙热的目光。

    就算知道是阴谋,这些男性也忍不住为那万分之一不到的可能性而心动,由此可见萨绮丽的魅力,恐怕在罗格营地里也只在拉斐尔之下。

    最重要的是,拉斐尔已经结婚了,这个事实断绝了所有人的想入非非念头,而萨绮丽却还是单身,所以,尽管平时大家少不了开些玩笑,但只要萨绮丽露出一丝孤单的意思,那些数量足可以排到营地外面的爱慕着她的人,却还是会像见到肉的饿狼一样,眼红起来。

    “那还有假,怎么样,想报名吗?”

    萨绮丽眼睛眯了起来,让和她在外历练,相处了一个多月的我,立刻就感觉到了危险气息,连忙挪开距离,避免殃及池鱼。

    “我!”

    “我也要!”

    “算我一份……”

    喧闹的餐馆,诡异安静了一小会,然后大家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

    虽然萨绮丽的实力很强,在整个营地也可以排得上号,但她毕竟是走辅助路线的死灵法师,如果是单挑的话,还真有不少比她年轻,但是能战胜她的冒险者存在。

    “请自备纸张,留下姓名。”萨绮丽不慌不忙的捧着茶,啜了一口,仿佛在说着一件和她毫不相关的事情一样。

    于是漫天雪花一样的纸递了上来,我严重怀疑里面有虚报年龄的。

    “很好。”将收集起来的报名单整理了一下,竟然认真的数了一遍,看了一遍。

    这个动作,似乎让更多的人抱有期待了。

    “不过这么多人,我可没时间一个一个挑战,不如这样吧,大家各自的小队先进行淘汰赛,剩余最后一支最强的冒险小队,和我们进行决战。”

    “等……等等,萨绮丽,总觉得你刚才的话里头,有一些无法忽略的东西。”听萨绮丽这样一说,脑子转得快的冒险者不淡定了。

    “不是单独挑战吗?怎么听起来……似乎变成了冒险小队之间的战斗?”

    “这是当然的。”萨绮丽理所当然的。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冒险小队可是一个整体,在第三世界,哪来的什么个人主义,对吧。”

    “萨绮丽说的没错!”那些没有报名的冒险者,此时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起哄道。

    “天啊。这不可能!”

    看着萨绮丽的队友,带着似笑非笑的目光从楼梯上走下来。那些报了名的冒险者才知道上当了。纷纷抱头哀嚎起来。

    萨绮丽的个人实力的确不强,但是她的队伍可就另当别论了,在罗格营地……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达迦这些人的冒险小队,可都是顶尖级别,虽说并不是没有比他们更强的队伍,但是年龄又得在萨绮丽以下,还真就找不到了。

    萨绮丽的实力虽然不是很强,但是战斗的指挥分析能力。在整个营地可都是大名鼎鼎,这一点我在前面的一个多月历练里,已经充分的认识到了。

    像图拉科夫他们的冒险小队,虽然实力不比萨绮丽的小队弱,但是论小队作战,在萨绮丽的战术指挥面前,一样得跪。

    简而言之,在现在的罗格营地里,一只比萨绮丽年轻的队伍,想要打败萨绮丽的小队。可能性完全为零。

    “说好了,可不许反悔哦。”看到一大群冒险者露出懊悔的神色,萨绮丽轻摇着漂亮食指,微笑着道。

    “正好前几天拉斐尔和我提到过,虽说现在营地被怪物包围,大家能赶回来帮忙,应该感谢才对,可是呢,那么多冒险者聚集在一起,成天无所事事也不大好,得想个办法,让你们这些精力旺盛过头的家伙找点事做做才行。”

    “我们上当了!”

    “萨绮丽背叛了我们,竟然甘愿成为拉斐尔的跑腿!”

    了解到萨绮丽意图以后,那些报了名的冒险者直呼上当,而冷眼旁观的却是偷笑起来。

    “对战的安排很快就会出来,名字都在这里,可别想逃,不然的话……你们明白的。”

    萨绮丽晃了晃手中的一大叠名单,冲那些冒险者温柔一笑,让他们如同见到大灰狼的小羊羔般颤颤发抖起来。

    只要是在营地混上一年时间的冒险者,都知道忤逆萨绮丽的后果有多严重,尤其是幕后还有拉斐尔,要是不听话,就等同于得罪了营地里最可怕的两个女人。

    留下连绵不绝的哀嚎声,萨绮丽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的迈着大步离去了。

    真是的魔女——跟在后面,我心里暗暗想道,越发决定不能轻易得罪萨绮丽了。

    “所以呢?小弟该不会是想我,才来找我的,对吧。”回过神,只见萨绮丽的俏脸已经凑得很近,近的连对面传来的呼吸都能清晰感受到。

    “这个……这个嘛,一半一半吧。”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老实回答说不是嘛,一定会死的很惨,说是的话,明显又是在撒谎了,最后只能笨拙的含糊了过去。

    “对了,图拉科夫大叔和沙希克大叔呢?”吴氏绝技——若无其事的将话题转移开来。

    “我怎么知道,我们三个又不是一个小队的,不可能一直呆在一起。”

    “这到也是。”我懊悔的一拍脑袋。

    一个多月的历练,我下意识就将萨绮丽,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三人当成是一个队伍的冒险者了,完全忘记了他们其实是分属不同冒险小队的队长。

    “怎么,小弟是想找他们吗?图拉科夫我到是知道,这家伙欠不得别人的东西,这些日子都在四处奔跑,给你找那块完美钻石。”

    “图拉科夫大叔太见外了,我也不是急着要。”我摇头苦笑道,完全没想到图拉科夫还有这样的一面。

    “小弟没必要内疚,反正让那家伙闲下来,也只会跑去酒吧里吹牛闲扯,祸害大家的耳根。”萨绮丽毫不留情的吐槽着多年的战友。

    “至于沙希克……我就不知道了,或许在家里陪他的两位娇妻,或者是带着他的小队,出外赚点外快去了。”

    “怪不得见不到他们两个。”我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怎么,和姐姐我两人约会。难道有什么不满?”带着促狭的笑容,萨绮丽凑上来,摸着我的头,呵气如兰道。

    “咳咳咳,绮丽阿姨。其实我这次来,是想打听一下辛巴大叔和达迦大叔的消息。不知道他们两个回来了没有?”

    “你找他们两个做什么,说不定我能帮上你?”听我这么一说,萨绮丽有点好奇。作弄的行为也跟着停了下来。

    “嗯。是这样的,我想和他们两个学习一下侦查的技巧。”我直接了当的说道。

    “为什么忽然想要学这个?”

    “这个嘛……”我想了想,还是将拉斐尔的荒唐决定,告诉了她。

    “原来是这样,拉斐尔想让她的宝贝孙女负责这次的任务,真是个乱来的家伙。”得知一切以后,就连萨绮丽,也对拉斐尔的脱线行为无语远目了。

    “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我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道歉呢?”

    “绮丽阿姨不会觉得生气吗?毕竟这场战斗事关大家的生命。拉斐尔大人却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临阵点兵,让琳娅肩负起来。”

    “生气是有点生气,不过让我生气的是,这样的事情拉斐尔竟然没有告诉我。”

    见我一脸惊讶的样子,萨绮丽温柔的笑着,不断在我的头上轻抚。

    “别误会,我并不是相信琳娅,而是相信拉斐尔。”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