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贝安沙的黄金包子
    ~日期:~11月07日~

    ********************************************************************************************************

    隐约听到孤儿院传来的悲鸣声,我嘴角一勾,嘿嘿,上当了。

    不过这可是作为她打理孤儿院的至高奖励,小狐狸的料理,寻常人想吃我还不给,消她能从里面,从每一道菜,每一口味道里面感受到小狐狸倾注的感情,如果是那个为了孩子们而日夜操劳的宓瑟雅的话,应该可以察觉得到吧。

    “贝安沙,和我一起回家吧。”

    眼看太阳就要下山,天色渐黑了,我撬牵贝安沙的小手,笑道。

    露出犹豫的神色,一会儿后,贝安沙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了,师兄,贝安沙……要回去。”

    “回去?那老头又不在,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就那么想回去吗?”我露出疑惑的目光,没弄懂贝安沙到底是怎么想的。

    轻摇了摇头,带动着那两根乌黑美丽的马尾宛如缎带一般甩动着,贝安沙道:“老师,说不定今天就回来了,找不到贝安沙,会着急,再说……”

    “再说什么?”我感觉到了,贝安沙后面犹豫着的话,似乎才是重点,忍不住立刻追问道。

    “再说……再说一定有人等着师兄回去吧,那里是师兄的家,不是贝安沙的家。”

    咬咬唇,贝安沙抬起头,目光湿润委屈的说道。

    “怎么会呢?虽然现在是在等我没错,可是贝安沙如果去了,大家认识了,以后,她也会等贝安沙回去。那里就是贝安沙的家了。”

    听这么一说,我恍然了,原来贝安沙是闹别扭了。

    “不了,我有师兄,还有老师,就已经足够了。”贝安沙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没怎么用力,却轻易的挣脱了我的手∷后一步。

    “贝安沙一个人,会好好的,乖乖的,师兄要经常来玩。”

    “你真的是……”

    我紧紧盯着贝安沙,她那双乌黑的眼睛,也毫不避让的看着我~孔之中,倒映着彼此的瞳孔。

    我从这双瞳孔里面,看到了贝安沙的天真,以及认真。

    联想到刚才在孤儿院的时候,贝安沙的表现,忽然醒悟到,或许这里面另有隐情。

    或许天真无邪如贝安沙,也有着一段不为人知,不想告诉别人的黑历史。

    虽说打着师兄的名义。我能够和贝安沙迅速熟络起来,但是毕竟只是相处了几天,只知道她和我一样……咳咳,不对,是和我相反,在许多方面都是笨蛋级别。

    其他方面可谓知之尚浅,在亲密度方面,更是远远达不到可以去询问对方的黑历史的程度,或许就连腿毛仙人也不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学生的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没办法勉强贝安沙。

    “好吧。不去就不去。”叹了一口气,我弯下腰。和贝安沙保持着眼睛平行的高度,在她的头上轻摸着,

    “我不会勉强贝安沙,不过如果什么时候想去我家玩,可以随时说,我无任欢迎。”

    “嗯。”贝安沙重重的把头一点,这时候的涅,真的是乖巧可爱极了。

    “没办法了,还有点时间,我送你回去吧。”

    说着,我重新窍贝安沙的小手,掉头向回走去。

    “贝安沙。”路上,沉默了片刻,我忽然出声。

    “上次听你说,你似乎有三个姐妹,对吧。”

    话刚落音,我感觉到牵在手心里的小手,忽然一僵,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咦,我说错话了?虽然太过深入的话题,以我和贝安沙现在的关系尚且无法开口询问,但如果只是现在问的问题,应该算是聊家常,没什么大碍吧,难道说我不小心触雷了?

    点头,点头。

    露出紧张神色的贝安沙没有说话,只是僵硬的点了点头。

    “莫非……关系不好?”虽然贝安沙的表现,让我明知道这个话题不该问下去,可是实在太好奇了,我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摇头,拼命摇头。

    贝安沙不断摇着头,比刚才更加焦急的反应着,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并不想让我误会她们姐妹之间的关系不好。

    也就是说很好咯?

    “对嘛,听你上次说了,这次出来,还有跟那老头学习香料,就是想要给最小的妹妹找好吃的对吧。”

    “是……是的,就是这样。”贝安沙的情绪似乎缓和下来,她小声的,有些小心翼翼的应道,似乎生怕说错什么。

    “嗯?这样啊,竟然那么疼爱自己的妹妹,贝安沙真是个乖孩子。”我笑着称赞道。

    “诶嘿嘿~~~”完全卸去紧张感的贝安沙,不好意思但是又有点小自豪的笑了笑。

    “那还用说,贝安沙最疼沙……咳咳,最疼妹妹了。”

    “那可要好好学,让你的妹妹吃上最美味的东西。”嘴上这么说,我心里却有些担忧,以贝安沙现在的厨艺,要是让她回去,估计她的妹妹就要惨了。

    这可不行,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贝安沙被她最喜欢的妹妹讨厌呢?或许这段时间应该将给她来个魔鬼式的训练,至少让贝安沙能够做出普通的食物。

    “对了,贝安沙。”我忽然想到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

    “你离家那么久,你的姐妹知道吗?就算知道,也该时不时和她们联络一下,报个平安吧。”

    贝安沙迷惑的把头一歪,点了点,然后摇了摇,不知道在表达什么意思。

    “算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明天给你带个好东西。”我将胸膛拍的砰砰作响,大包大揽下来。

    眼看那间破烂的旅馆已经到了。我寻思着是不是该给贝安沙留点吃的,转头一看,却见她抱起了一罐蜂蜜,察觉到我的无语目光后,回投一记十分无辜的纯洁目光。

    第二天一大早,带上让琳娅给我多准备的一份早餐,我兴冲冲的再次来到旅馆。

    “师兄——!!!”

    本来以为笨蛋都喜欢睡觉(小幽灵打喷嚏中),没想到贝安沙竟然也是一大早就起来了。看见我,在阁楼的窗口上探出半个身子,不断招手。

    “正好,贝安沙,吃早餐……咦?”

    我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贝安沙的声音有些古怪。含含糊糊的,好像嘴里叼着什么。

    直接一跃,上了阁楼,我被眼前出现的一副惨象惊呆了。

    两堆肉包子,满满的两堆肉包子摆在了我面前。

    一堆大的,一堆小的,都还冒着蒸腾热气,看起来是刚刚出炉的。

    “贝安沙……这些肉包子是……”我惊呆的,僵硬的转头看向贝安沙。

    “昨天……看师兄买东西……学会了……买了很多很多肉包子。”贝安沙啊呜啊呜的说道。

    为什么我会说啊呜啊呜。

    因为她一边吃一边说。

    而且这吃相还有吃法。不是一般的强大。

    小手一伸,拿起一个热乎乎的肉包子,然后,不是直接塞到嘴里,而是往蜂蜜罐子里一泡,等整个包子浸透了金黄色的蜂蜜以后才拿出来,然后从中间扳开。

    一半塞到嘴里,另外一半放到一边。

    这也是我看到两堆肉包子的原因,一堆几十个是完整的白乎乎的热肉包子。

    而另外一堆n只剩下一半。表面还流动着一股黏稠蜂蜜的蜂蜜肉包子。

    蜂蜜+肉包子,这个组合是多么神奇♀种口味是多么独特,仅仅是在脑子里构想一下这两种味道的结合,舌头上的味觉器官就开始酥麻打颤了。

    当然,最令我心惊胆颤的,还是那堆剩下一半的蜂蜜肉包子。

    想起昨天似乎和贝安沙做了某个约定,我如堕地狱,只恨不得能够做时光机回去,给那时候的自己狠狠甩上两巴掌。

    “贝……贝安沙,这些包子是……”我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颤声问道。

    你看,贝安沙不是笨蛋吗?说不定早就已经忘记了昨天的约定,留下这一半包子,或许是想中午当午饭吃。

    虽然这个勉强憋足的理由,就连一头猪都不会相信。

    抬起头,鼓鼓的小嘴用力一咽,吞了下去,然后伸出粉嫩的小舌舔干净嘴唇边上粘着的蜂蜜,贝安沙灿烂的对着我一笑,说了五个字,让我绝望的五个字。

    “一人一半。”

    我:“……”

    这个……抛下野蛮人也难以一次吃完的分量不说,为什么她就那么独断的认为我也喜欢蜂蜜+肉包子的组合,为什么她就不能先把包子分开一半,只粘她自己的份?

    愣神间,贝安沙已经将最后十几个肉包子吃完,满足的拍了拍一点儿也不见涨的平坦肚皮,呼出一口气。

    “味道如何?”我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微妙的好吃。”贝安沙歪着头,似乎有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明明蜂蜜那么好吃,肉包子也那么好吃,为什么两种好吃的味道结合在一起,会变得这样微妙呢,师兄,这个世界真是太神奇了,贝安沙,难以理解。”

    难以理解的是你的智商啊笨蛋!!!!!!

    我在心灵怒掀了一记茶几,姑且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先不说这个,贝安沙,我给你带来了好东西。”努力的让自己的视线远离那堆金黄色的,散发出一种微妙气味的包子,我勉强扯了扯嘴角,露出笑容。

    “看,记忆水晶。”我伸出手,将一枚菱形的半透明水晶摆在贝安沙面前。

    “记忆……水晶?”贝安沙露出困惑目光,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影响,贝利尔姐姐似乎提到过。

    “没错,可以记录自己的影响,我也是经常给妻子们……咳咳,不说这个,我先教你使用方法吧,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录下来,记给你的姐妹们。”

    其实考虑到记忆水晶这个道具,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知道,贝安沙虽然识字,但却不会写字,这样一来就没办法给姐妹寄信,只能通过记忆水晶保平安了。

    虽然成本对于我这个暴发户而言都有点小贵,不过为了唯一的可爱的师妹。一切还是值得的。

    记忆水晶的使用方法不难,我很快就给贝安沙说了一遍,看着她不断点头,似乎已经弄懂了使用原理。

    然后……

    “师兄。”贝安沙纯洁无垢的笑着,指着一旁的【黄金包子】。

    “一人一半。”

    我:“……”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一瞬间。三十多年的经历犹如走马观花在脑海里一一闪现,再见了,我所爱的人们……

    墓穴四层,一座巨大庄严,阴森冰冷的宫殿里面。

    因为遭到沙耶长期的无声目光抗议,贝利尔和安达利尔不得不转移根据地,来到罗格营地,属于安达利尔的老巢里面。

    此时,安达利尔正坐在她的骷髅王座上。摇曳着杯中的酒红色液体,一副恰意的样子,而娇小萝莉装的贝利尔却是眉头微微皱。

    “小安儿,告诉你多少次了,品味,品味要高尚一点,虽然我们是魔王,但是也没有规定一定就得将家里弄的阴森森的,还带一堆骷髅。”

    “这是我的家≡然是以我的喜好为主。”安达利尔不为所动。

    “我帮你改造一下吧。”贝利尔小手轻合。放在胸口处,一脸灿烂的笑道。

    “别!”安达利尔连忙站起。她可不想自己的宫殿被改造成花园。

    “我们还是先看看阿兹莫丹那笨蛋寄来了什么吧。”考虑到贝利尔强大的行动力,安达利尔连忙转移话题,掌心一张,露出里面一颗小小的水晶。

    这是毕须博须刚送来的,还好不是上次那些莫名其妙的纸张。

    “不过,那个笨蛋不是不会用记忆水晶吗?什么时候忽然开窍了。”安达利尔有点疑惑。

    “是呢,我教了小阿好几次,可是一转眼她就忘记了。”贝利尔也略觉神奇。

    就算是号称阴谋和智慧的化身的她,也有教不会的人,那个人就是地狱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级笨蛋,阿兹莫丹。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看看里面的内容吧。”安达利尔说着,轻轻将水晶往前一抛,看着其滚落到王座阶梯下面。

    然后华光一闪,水晶里面投影出一阵模糊的影像,逐渐变得清晰。

    首先出现的,是阿兹莫丹那张精致漂亮的面孔,放大了几十倍出现的影像之中,似乎是她将整张脸贴了上来。

    然后不断退后,到了合适距离,咳嗽几声,阿兹莫丹正经八百的坐下去。

    “贝利尔姐姐,安达利尔姐姐,还有沙耶妹妹,好久不见,你们还好吗?”

    “哪里学来了人类那一套。”安达利尔摇头道,不过看着影像的目光还是挺温暖的。

    不过,两位魔王很快被另外一道风景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在阿兹莫丹身后不远处,一顿金黄色奇怪物体旁边,蹲坐着的一个人类的身影。

    这个人是……

    安达利尔的瞳孔猛地一缩,然后冷笑起来。

    没错了,就是近几年在人类联盟里崛起,号称是新的救世主的那个家伙。

    不得不说这家伙命大,贝利尔姐姐亲自降临力量到分身上,也没能将这家伙灭杀,看来已经无法阻止他强大起来了。

    这样想着的安达利尔显然不知道,当时贝利尔降临力量到分身上,并没有灭杀对方的意思,反而抱着某种不可靠人的目的,帮助对方完成了突破,若是知道,安达利尔非得吐血三升不可。

    可是,为什么这个人类,会出现在阿兹莫丹身后呢?

    再仔细看看,他似乎在不断的将那堆金黄色物体吃下去,一脸痛苦的涅。

    莫非……

    安达利尔想到一种可能性,开心起来。

    莫非阿兹莫丹这笨蛋,总算是开窍了,潜入联盟之后,偷偷将这位号称救世主的人类抓起来,囚禁起来,现在正在对对方执行某种酷刑?

    ********************************************************************************************************

    ********************************************************************************************************

    ********************************************************************************************************

    ********************************************************************************************************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