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宓瑟雅
    “洗手。”

    眼看一只只脏兮兮的小手抓过来,宓瑟雅眉头一皱,飞快的往每只小手心上轻轻拍了一下。

    似乎已经知道了她会有这样的反应,熊孩子们呼啦一声笑起,纷纷四散的跑去洗手了。

    饭前洗手,就这点来说还是教导到位了,可其他各方面都让人担心。

    我暗暗叹了一口气,忽然,一个白乎乎,热腾腾的大包子递到眼前。

    “给我?”我指了指自己。

    “嗯。”

    “够吗?”

    “放心吧,厨房的余裕不是常识吗?”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想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我也不矫情的伸手了。

    所谓厨房的余裕,就是做饭做菜都要在常量上适当的增加一点,多了可以吃饱一点,但是不够饿肚子的话,那就让人郁闷了。

    “洗手。”宓瑟雅也把我当成小孩一样,教导起来。

    “是是是,我知道了。”因为她的话无可厚非,我只能无奈应着,和熊孩子们一起去洗手了。

    “给。”

    “谢谢雅姐姐。”

    大家洗干净手回来,这位性格琢磨不定的少女到是没有折腾,在每一只伸上来的小手上发了一个大大的热包子,如果她的脸能够带多几分慈爱圣洁笑容的话,那这副画面就会变得很美。很感人。

    我的手上也领到了一个。

    看着手上味道似乎很好的肉包子,我走向一直待机的贝安沙那里。

    “久等了。贝安沙,来。”将肉包子递给了我的小师妹。

    “这是……”

    肉包子那明显是很美味的模样和气味,让贝安沙淡漠的气息一变,两眼闪闪发亮起来。

    真是个嘴馋的小师妹。

    “这是肉包子,没有见过吗?”

    贝安沙索索的摇着头。

    腿毛仙人那家伙,光顾着研究香料,好歹也给我照顾好贝安沙啊混蛋!

    看到贝安沙一个劲摇头的样子,我又气又是怜爱,摸了摸她的头。将包子递了过去。

    “来,吃吃看,好吃的话,以后我经常给你买。”

    “嗯。”重重把头一点。贝安沙飞快的接过包子。咬了一口。

    然后整个人顿住,时间在她身上仿佛停止了流逝,这样过了好几秒。她露出满脸幸福的表情。

    真是的,只是一个肉包子而已,也太夸张了吧。

    “师兄。”睁大闪亮可爱的眼睛,贝安沙扯了扯我的衣袖,然后,将咬了一小口的肉包子从中间分开。将一半递给我。

    “一人一半。”

    “谢了,贝安沙真是个好孩子。”我没有拒绝她的心意。接过来,亲昵的又摸着她的头。

    “嘿嘿。”被我夸了一句,贝安沙似乎很高兴,像被主人轻抚着的小狗一样发出舒服叹息,再次睁大一双亮晶晶的美丽眼睛看着我。

    “师兄,以后还有肉包子,一人一半。”

    “好,一人一半。”我忍俊不禁道。

    虽然很快,我就为这次轻率的答应而后悔……

    肉包子的味道还不错,莫非是宓瑟雅做的?没想到这位看起来说话很轻佻的少女,竟然也有这样的手艺,当然,比维拉丝还差远了。

    或许,我该让维拉丝做几个肉包子寄过来,让贝安沙知道什么叫厨神的美味。

    这样想着,我走了回去。

    “那个人……是谁?”宓瑟雅看了贝安沙一眼,目光有些锐利。

    虽然给人的感觉,是个靠不住的中队长,但她却是有好好的,尽量的将营地每一张面孔都熟记于心,贝安沙的陌生模样自然会引起她的警惕。

    “我的一个朋友,不用担心。”

    “是吗?总觉得她身上有一股危险的气息,不过既然是长老大人这样说,也就罢了。”宓瑟雅放弃了追究。

    “包子很好吃,多谢款待。”

    “哪里,长老大人太客气了。”宓瑟雅嘴里这样说,目光却是看着我,然后移到放在一边的捐赠箱上,然后再移到我身上,如此往返,仿佛要将我——准确来说是我的钱包,和捐赠箱连接到一起似的。

    满满的一股强制捐赠的意图。

    对此,我只能苦笑不已。

    “你的名字……叫宓瑟雅对吧,好像上次见过。”

    “没想到张老大人还记得,这是我的荣幸。”

    “这个嘛……”我露出微妙的表情,那种冲击性的见面方式,还真让人想忘记都难。

    “不过,没想到你还兼职照顾这里的孤儿院,第一眼没敢认出你。”稍微掩饰了脸上的表情,我轻声感叹道。

    第一次见面的宓瑟雅,给人的感觉,虽然穿着一身威风凛凛的士兵服,但却散发出一股懒洋洋的气息,就像是整天打着哈欠的消极怠工的工人,眼睛总是懒洋洋的眯着,只有在收贿见财的时候才特别有精神。

    这些气质综合起来,可以用两个字形容——久经熏陶而成的兵痞子,就算她跑到市场上向店铺老板收取保护费,也不会让人觉得意外。

    而现在,她的打扮和气质却给我一种极大反差。

    一身淡绿色的布裙,虽然简陋,但是整理的极为精致,散发出一股干干净净,明媚过人的朴素勤快的平民少女气息。

    虽然不能说特别有精神,但是和她以士兵面目示人的时候,却依然有着天渊之别,非要形容的话。一个是中华田园犬,一个是树懒。

    这种极大的反差。甚至让我怀疑是不是宓瑟雅也有一个双胞胎姐妹,在照顾着懒惰没用不争气的宓瑟雅,这样的设定貌似很眼熟,似乎就在身边发生过,是我的错觉吗?

    远在第一世界的黄段子侍女打了一个小小喷嚏。

    “长老大人,虽然很冒昧,但是……莫非是在想一些很失礼的事情。”第六感似乎格外敏锐的宓瑟雅,逼近一步,一眨不眨的盯着我问道。

    “不……哈哈。怎么说呢?只是觉得很意外罢了,在这里能够遇到你。”我一时有些手忙脚乱,但很快镇定下来,想了想。觉得还是直接了当一点比较好。

    “我就实话实说吧。其实你也意识到了吧,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嗯,怎么说好呢?你那时候给我的印象。并不像是会出现在孤儿院里照顾孩子的人。”

    “是吗?原来如此,这到是实话,我没办法否认。”

    “所以说啊,见到刚才那些,心里忽然就有一种巨大的反差惊讶——虽然表面看起来给人的印象很差,其实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这样的感觉。”

    “哼,虽然能被这样夸我很高兴。但是长老大人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太表面了。”

    宓瑟雅冷笑一声,捂着双眼,从指缝之中露出一抹锐利的瞳孔,在灿烂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金子一般的色泽。

    好酷,这样的姿态,这样的语气超酷的说,完全就是中二病患者的完美形态!

    我震惊了。

    “天……天真?”

    “没错,你已经被现在的我迷惑了,莫非出现在孤儿院里,分了几个包子,就可以冠上心地善良的前缀?这样的话,好人也太容易做,太不值钱了,其实无论是那天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是本我,自我,一个潜行的夜色之下,一个阔步阳光之中,拥有双重的身份,双重的面孔,双重的性格,这两者互相憎恶着彼此,最终构成伪善者和恶徒的两个面具,代表灰色与黑暗的位面,以堕天使和魔王的身份行走于世间,我正是被世人这样恐惧着的……”

    在我的目瞪口呆之中,宓瑟雅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话。

    前面还好,后面就完全听不懂了。

    莫非……她是在掩饰害羞?

    我僵硬的转过头去,看了看身后的熊孩子,露出询问目光。

    “不用在意,凡叔叔,雅姐姐时不时会变成这副模样,说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孩子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很淡定的小口小口咬着手中的肉包子,含糊回答道。

    “时不时?有没有具体的说法,比如说在什么时候特别容易变成这样?”我好奇心来了。

    “比如说……”他们歪着头,转动着小小的脑袋,然后忽然顿悟了般,七嘴八舌起来。

    “比如说被一直追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们的问题的时候。”

    “比如说说错了话,被揭穿的时候。”

    “比如说和小动物戏耍,被大家看了个正着的时候。”

    “比如说不小心将晚饭煮砸的时候。”

    “比如说……”

    哈……啊哈哈哈……

    我抱着肚子,忍笑忍的很痛苦。

    果然是这样。

    “你们啊……”

    回过头,宓瑟雅一脸恐怖神色的瞪着熊孩子们,连我看了都害怕,但是这些孩子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没心没肺的笑着,继续说道。

    “凡叔叔,其实雅姐姐是好人哦。”

    “嗯嗯,一直照顾我们。”

    “每天每天都给我们准备好吃的,教我们知识。”

    “要忙到很晚很晚,又得很早很早起床。”

    “白天还得巡逻,还要修习武艺。”

    原来如此,这就是宓瑟雅白天的时候总是一副懒洋洋模样的原因吗?虽然冒险者几天不睡觉没什么关系,但是如果长年累月的维持着紧张的作息时间,也是会影响到身体。

    在小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解释下,宓瑟雅的脸蛋涨得通红。

    忽然间,她又冷静下来。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今天的晚饭……石头炖泥巴。”

    喂喂喂!!!

    “长老大人……要留下来?”

    “这个……”受到宓瑟雅的邀请,我犹豫起来。

    按道理来说。现在是个难得的机会,我这个孤儿院的元老之一,也是时候履行一下自己的责任了。

    不过贝安沙似乎不大喜欢这里。

    当看到宓瑟雅默默的将一个木牌子靠在门前,上面写着“本日供餐:石头炖泥土——10宝石”的时候,我果断下了决定。

    “不了,我还有点事。”说着目光落到不远处的贝安沙身上。

    “这样的话,我也不勉强。”宓瑟雅点了点头。

    “来者是客,至少让我松一松长老大人。”

    这样说着,她也不等我答应。就回过头,瞪了一眼身后熊孩子,不耐烦的挥了挥小手。

    “看什么看,都给我一边躺尸去。”

    我:“……”

    虽然接受了宓瑟雅的独特教导方式。但是偶尔还是会产生“这样的家伙真的没问题吗”的疑问。

    该不会到时候。被她教出一群中二少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