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交易市场
    ……接下来该去哪里呢?

    我觉得不应该在这里呆下去了,不然的话所有店铺的蜂蜜都会遭殃。

    对了,去交易市场看看吧,或许贝安沙也会感兴趣。,

    想到这里,我二话不说,拉着小师妹往交易市场的方向走去。

    这里一如既往的热闹,是冒险者除了酒吧以外,最喜欢来的地方之一,自从人类诞生智慧的那一刹那开始,在自由市场上淘宝就成为了本能之一,没有哪个冒险者会讨厌这里,说不定哪一个摊子上,正有一件你命中注定的装备在等着你。

    所以说……

    “呃……”我双手抱胸,发出犹豫不决的沉吟声,两根眉毛挤到了一起。

    “怎么样,新人小弟,难以选择是吧,我这里可都是货色,慢慢挑,不用客气,啊哈哈哈哈!!!”

    多得拉斐尔那场欢迎宴会,以及图拉科夫他们的宣扬,在营地里,我算是在大部分冒险者面前混了个脸熟,并且如某些不怀好意的家伙所愿,入手了“新人小弟”的称号。

    站在我对面的摊主卖家,是一个说不上名字,但是性格豪爽可亲的冒险者大叔,正在耐心的将他要出售的装备摆出来,让我看个够。

    “对于我来说。的确是都是好东西没错……”我更加纠结了。

    来之前还在想着,在上次的历练中升了3级。可以穿着装备的范围增大不少,或许能够在这里找到更多合适自己的装备,现在看来,还是我太天真了。

    53级和56级,在这里根本就没多大区别,第三世界的营地,别说是六十级,就是七十级以下的冒险者,估计都找不到。所以买卖的装备,大多都是在七十级以上。

    偶尔六十多级的,也是因为属性十分极品,能够满足某些有特殊需求的冒险者。才留下来。至于六十级以下的装备,就算再怎么极品,因为装备等级品质的问题。也不会有人要,早就扔给铁匠铺分解了。

    于是,我就悲剧了。

    “大叔,没有等级低一点点的吗?”我试探着问道。

    “这个嘛……可真不巧了,前段时间才刚刚处理掉一批低级装备,暂时没有了。”好心的冒险者大叔摸着下巴。忽然一拍手心。

    “对了,你去那边瞧一瞧吧。对,就是最边角那个摊子,主人我认识,是个收藏癖,他或许会有一些好的货色。”

    “我这就去看看,谢啦大叔。”

    招了招手,我拉着贝安沙走向对方所说的一个角落,在那里找到了大概是刚才那位冒险者大叔所说的收藏癖,一个干瘦的刺客大叔。

    这家伙很懒,将装备扔到摊子,自己却懒洋洋的横躺在椅子上,似乎已经睡熟,直到等我在它的位置面前停下,才不大乐意的眯开一条眼缝。

    “新人八折优惠。”大概是认出了我,他有气无力的吐了这几个字,眼睛又重新合了上去……虽然是个懒洋洋的刺客,不过却是好人。

    花费了十多分钟,一一看完地上摆卖的装备,很可惜,我还是没找到自己想要的,这些装备的需求等级都在70级以上,不对劲啊,刚才那位大叔不是说了这有低级点的装备卖吗?大概是没有摆出来吧。

    “大叔,刺客大叔,你这有没有低级点的装备?”我试着出声问道。

    “什么装备,多少级?”虽然很懒的样子,但是刺客大叔还是很快做出反应。

    “大概五十多级,类型的话,我看看……”

    我仔细细数了一遍身上的装备。

    首先是武器,伪神器在手,天下我有,量整个第三世界都难以再找到可以替换它的家伙,可以排除。

    头盔部分,残念的很,并没有固定主装备,偶尔还会戴一戴那顶+1所有技能的符文头盔,一直想弄顶暗金的粗野之冠战帽(扩展级)替换,可是粗野之冠没弄到,到是从某地狱骑士身上爆出了一顶更加高级的暗金谐角之冠(精华级),结果装备不上,悲剧了,最后交易给了西雅图克。

    铠甲,刚刚弄到胜利者之丝绸,是现阶段我的等级能穿上的最好铠甲,不需要更换。

    手套,金色级的野兽之指节鲨皮手套,属性不错,不过有更好的我到不介意更新一下。

    靴子,吕布兄(蜘蛛巢穴的小boss燃烧者韦布)友情贡献,也是金色级的暗金的陀螺鲨皮之靴,属性算是金色级里面的极品,除非有暗金或者是绿色级的靴子,不然很难替换它。

    戒指,一枚是用暗金巨皇冠(汉博拉友情爆落)和西雅图克换的乔丹之石,另外一枚,我时不时会戴上暗金的矮人之星戒指(古巫医印都爆落),加50点力量的属性可以提供很大的攻击力,唯一的问题是命中率严重下降。如果再有一枚乔丹之石,或者是布尔凯索的婚戒,我到是不介意买下来。

    项链,暗金的艾利屈之眼,应该也是我这个级别能装备上的最好的项链了。

    盾牌方面,看敌人而言,并没有固定的主装备,可以考虑。

    腰带,暗金级的金色包袱重扣带,虽然属性不怎么样,不过据我所知,低等级的腰带里面,似乎没有出色的货色,同样不用考虑太多。

    以上,就是我身上的主要穿着的装备了。

    “盾牌,帽子,戒指。手套,靴。”我简单明了的念道。

    “……”刺客大叔二话不说。在物品栏里翻找起来,片刻之后,取出数件盾牌,帽子和靴子,手套摆出来,戒指没有,毕竟是稀有爆落的饰品装备嘛。

    我一一看过,的确都是五十多级的极品装备,其中还有一面暗金盾【囚笼歌德盾牌】。

    可惜。和我身上现有的相比,就算好一点,也好不了多少,实在没有更新的价值。至于盾牌。暗金歌德盾牌到是不错……但是,我的目光落到另外一面盾牌上,立刻就移不开了。

    这是一面没有任何属性色彩的骑士小盾。也就是俗称的白板装备。

    但是,它却是带凹槽的。

    亚克南圆盾(灰色)

    防御:130

    耐久度:30-30

    需要力量点数:100

    需要等级:49

    (限圣骑士使用)

    +1力量(限圣骑士)

    +1复仇

    所有抗性+29

    有凹槽(2)

    不错的圣骑士盾牌,算得上是一件小极品了,作为职业专属装备,本来爆率就十分低,再加上这样的属性。这面圣骑士盾牌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好货色。

    我抱着圣骑士盾牌,爱不惜手的抚摸起来。

    “记得你是……德鲁伊职业吧。”刺客大叔疑惑的看着我。

    果然。这位刺客大叔记得我,而且记性不是一般的好,在欢迎宴会上,拉斐尔也不过是随意提起过几次我的职业,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他却依然还有印象。

    “给队友的,队友的。”我无法解释,只能含糊应道。

    “也罢,想要就拿去吧。”刺客考虑片刻,点了点头。

    这面圣骑士盾牌,即使放在第三世界这里,也会有很多圣骑士争着要,不过正如那位冒险者大叔所言,他有那么点收藏癖,所以一直没卖,这次不小心拿出来,竟然一眼就被对方看上。

    也罢,谁让对方是新人呢?换做是其他冒险者,他可不会卖。

    外冷内热的刺客大叔,惋惜的叹了一口气,颇有点依依不舍的将圣骑士小盾递上去。

    “太感谢了。”我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不舍,也知道这一面圣骑士盾牌的价值,忙不迭的感激道。

    “抱歉,忘记问了,这个……要怎么卖?”

    抱着盾牌激动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自己还不一定买得起呢,这样的盾牌,几乎都是以物易物,而我身上现有的装备,除了少数那么几件以外,老实说,还真不入第三世界冒险者的法眼。

    “三十块完整宝石,或者五块无瑕疵宝石。”刺客大叔懒洋洋的重新坐回他的椅子上,眯起眼睛。

    “咦……咦?这样就可以了?”我惊讶道。

    “可以了。”说着,他已经完全合上眼睛,像是进入了梦乡之中。

    好心人啊!

    我感动的泪眼汪汪,一定是在体谅我是新人,身上没什么好东西,才给出这样的交易价格。

    留下五块无瑕疵宝石,我行了一个晚辈礼,才拉着贝安沙离去。

    “哟,新人小弟,在那家伙那里弄到好装备了吗?”是刚才那位冒险者大叔,他向咧嘴笑着招了招手,问道。

    “谢谢大叔的指点,那位好心的刺客大叔卖了我一面盾牌。”我将刚才买到的圣骑士盾牌拿出来,递给对方。

    “哟,这不是那家伙的宝贝之一吗?好些圣骑士说要和他买,他都没答应,没想到竟然舍得卖给新人小弟……啧啧,不过以他的性格,也难怪了。”

    这位冒险者大叔似乎有点八卦的劲头,装模作样的左右瞧一瞧,露出一副“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的举动,然后便压低声音说道。

    “我和那家伙啊,虽然不是队友,但很久以前,在当上冒险者以前,是同一个村的,玩伴,你懂的,我跟你说,那家伙啊,知道吗?小时候,有一次他养的兔子死了,大家都说干脆吃掉好了,他却抱着尸体躲起来抹泪了一个下午,然后偷偷埋掉了,还立了一个坟墓,就是这样一个家……呃。”

    话还没说完。一抹利光笔直袭来,几乎是贴着冒险者大叔的鼻子擦过去。钉在对面的树上。

    是一把寒光闪烁的飞刀。

    “那家伙,耳朵到是蛮尖的。”冒险者大叔讪笑几声,将盾牌还给了我。

    “这手飞刀功夫更厉害。”我咋舌道。

    从这里到刺客大叔的摊位,离着大概有一百米远,中间夹杂着熙攘的人群,反正从我这里是完全看不到他的位置,他却能将一把飞刀,穿过几乎不存在空隙的密集人群,准确无误的扔到这里。这手功夫实在了得。

    “他也就这点能够卖弄一下了。”冒险者大叔不甘心的鄙视道,对于一名资深八卦爱好者而言,没有什么比说到一半被打断更郁闷的事情了,哪怕这个打断的人是八卦的受害者。

    “咳咳。算了。不和这家伙计较那么多。”

    是吗?我到觉得是刺客大叔不和你计较那么多才对,我在心里偷笑着暗自想道。

    “新人小弟,虽然你肯定知道。但我还是得确认一下才安心,知道这块盾牌该怎么用吗?”

    “嗯,这个嘛……我正在考虑做哪种符文之语比较好。”我犹豫的轻摸着手上的圆盾。

    “盾牌的神符之语不多,我们联盟已知的就那么八个,古代人的契约,压韵。流亡,圣堂。飞龙,梦境,凤凰,以及最后的精神。”

    冒险者大叔一口气说道,不愧是资深冒险者,这些知识都已经倒背如流,不像我,还要翻查凯恩之书才行。

    “大叔觉得哪种比较好。”我觉得有必要向前辈虚心讨教一下。

    “以当前这面盾牌的凹槽数来说,只能制作压韵,不过想必你也知道,只要拿着这面盾牌去野蛮人铁匠那里,付出不菲的代价,它们可以帮你多加一个孔,这样一来就有三个孔,可以选择的就多了,除了【精神】以外,”

    我不断点着头,这和我想的一块去了,只是我不知道应该去找谁给盾牌打孔,这并不是难事,问拉斐尔,她肯定是知道的。

    “接下来嘛,就要看看你那位圣骑士队友,想要往哪方面发展了,其实除了低级点的古代人契约和压韵以外,其他几个都不错,换做是我,我也难以选择,无论选哪一个,都能有很好的效果。”说话的时候,冒险者大叔伏桌唰唰的写着,最后将纸教给我。

    “这些是所有的合成公式,就当我多管闲事,拿去吧,顺序可千万别弄错了。”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小伙子加油干”的鼓励目光。

    “哪里,感谢还来不及呢,谢谢你,大叔。”我收好纸张,虽然凯恩之书里面的神符之语应有尽有,不过这份心意却十分沉重。

    “不用客气,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大叔豪迈笑着,拍着肩膀的手加了几分力,然后目光落到被我牵着的贝安沙身上。

    “这位……莫非是新人小弟的新情人,不错嘛不错嘛,要是让拉斐尔看到,她大概又要气炸了,真想看看她那时候的表情。”

    擅自在一旁断定我和贝安沙的关系,然后展开想象,让我出了一额头的冷汗。

    糟糕,忘记这位大叔是个八卦爱好者了,恐怕我和贝安沙的谣言,很快就会传出去吧。

    想到这里,不等对方回过神来,对照着我们两个继续展开想象,我赶忙拉着贝安沙离开了交易市场。

    直到喧闹的广场露天市场,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的时候,我才放慢脚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回过头好奇的看着贝安沙。

    “贝安沙,你好像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

    在交易市场上,我也没光顾着寻找装备,没有关心贝安沙,一直时不时的观察她的反应,发现对零食,对香料,对蜂蜜露出浓厚兴趣的贝安沙,却对琳琅满目的装备毫无感觉。

    并非不屑,也不是无知,那种目光,就好像看到一堆没有价值的泥土似的。

    所以在市场上,她几乎没怎么说话,一直跟在后面,默不吭声的观察着来往的冒险者,似乎这些阿姨大叔们,比摊子上散发出华丽光彩的装备更加吸引她。

    我有点不理解。

    看贝安沙能够从旅馆楼顶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能够将我轻易的举起甩动,她应该不是一般人,比如是佣兵啊,是冒险者,或者甚至是神秘的隐世种族也说不定,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感觉和我们有些微区别的气息。

    就好像是千万个正常人之中,混入了一个重度中二症状患者一样,只要仔细观察言行神态,还是能够看出差异的。

    但是,无论是什么职业,什么种族,对于装备的需求却是不变的,也只有地狱一族才不需要装备,老天是相对公平的,天生强大的恶魔无法发挥出装备的力量。

    难道说?!!!

    我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脑海之中闪过几道晴天霹雳,僵硬的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贝安沙。

    莫非……莫非这家伙……她的真正身份竟然是……

    是哪个神秘强大的隐世种族里的公主皇二代,所以根本就不缺装备?!!!

    可恶,又是该死的有钱人。

    我不甘心的流下两行滚烫泪水,莫非自己真的只是龙套配角……这章晚了很多,涉及到一些装备,不但要回顾以往的章节,还要去翻找资料,花了好几个小时(其实主要还在犹豫做不做逆天的精神盾)。

    新的月份开始,向大家伸手求点保底月票行不?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