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孤儿院
    .“贝安沙,怎么了?”

    我一连喊了好几遍,贝安沙才清醒过来,神sèmi茫的回头看着我,随即摇了摇头。

    “不像是没什么的样子吧,莫非……”

    我的大脑高速转动起来,为什么贝安沙会看那边看的入神呢?那些孩子的嬉戏哪里吸引到她了,对了,肯定是这样没错,因为贝安沙是笨蛋,心里年龄小于实际的年龄,所以看到孩子在那里嬉戏,一定是羡慕了,也想去玩。

    什么啊,原来是这样,因为想法太难为情了,不好意思和我说是吧。

    我恍然大悟的一个劲点头,lu出和蔼笑容,大手在贝安沙的肩膀上轻轻一放。

    “忽然对那群孩子有点兴趣,来,贝安沙,陪我一起过去看看。”

    师妹先是jiāo憨的点头应着,然后好奇的看了我一眼,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兴致勃勃起来了。

    真是的,虽然有点笨但演戏功夫可不赖啊,明明是你很想去对吧,却要偏偏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还反咬一口,认为我的举动很奇怪。

    不过,这样稍微有点蹭得累的师妹。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哈哈大笑三声,牵着贝安沙的小手走了过去。

    穿过半人高的篱笆,那群嬉戏中的孩子也发现了我们的到访,停下奔走。好奇的望过来,和第一世界不同,这里的平民和冒险者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所以见到我们,他们并未流lu出胆怯怕生的神sè。

    姨妈大,奶爸光环,发动!

    “小朋友们,大家好。打扰你们一下,我刚刚mi路了,不知道能不能和你们问一问路。”我lu出人畜无害的笑容,难为情的冲小孩子们挠头问道。

    哼。没错,这就是本德鲁伊的王牌绝技——假装mi路。

    事实上,我根本没有mi路,只是为了和他们套近乎,而特地找这么一个话题罢了。

    真的没有mi路。应该说从来没有mi路过。

    是真的啊混蛋!别让我几次三番的强调!这样看起来不就好像是心虚了吗混蛋!!!

    “mi……路?”

    领头几个年纪较大的孩子,稍稍lu出了困huo神sè。

    糟……糟糕,似乎找错话题了,如果是在第一世界的营地。或许的确可以,可这里是第三世界的营地。无论是人数还是面积,都小了第一世界好几倍。只有笨蛋才会在家里mi路——大概就是这些小孩看我的目光吧。

    “我记起来了。”在我暗自着急的时候,一个年级较大的小孩忽做恍然状的拍了拍手心。

    “这位大叔,不是上个月刚来的那个吗?拉斐尔大人举办的欢迎宴会里,我们几个都见过了,忘记了吗?”

    经他这样一说,大家也都醒悟过来,不断点头,包括我在内。

    还好还好,虽然被叫成大叔有点悲哀,但至少不用被当成笨蛋了。

    “不过……来了营地一个月还会mi路,莫非大叔是笨蛋?”交头接耳,窃窃si语了一会儿,一个小男孩用天真无邪的眼睛看着我。

    我:“……”

    所以我才最讨厌熊孩子。

    “不是这样的,我刚来没几天就出去历练了。”虽然不屑于跟一群熊孩子解释,不过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我还是勉为其难的辩解道。

    “立刻就出去历练了吗?大叔真厉害。”一群小屁孩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

    “一般般,一般般啦。”

    我微微仰起了下巴,虽然根本不在乎一群熊孩子的赞美,但是你也不能将这种不在乎表lu出来,让他们伤心委屈,对吧。

    “对了,这是哪里,能给我介绍一下吗?”眼珠子咕噜一转,我开始了策划已久的险恶目的。

    “这里,是大家的家。”

    小孩子的表达能力有限,他们七手八脚的指着附近的帐篷木屋,给我介绍起来。

    然后,再自豪的指着身后那栋类似教会结构的两层小木屋。

    “这里,是我们的家。”

    “大家……都是住在一块?”

    “嗯,雅姐姐说我们都是最亲最亲的兄弟姐妹,当然要住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真乖真乖。”

    我轻mo着一个年级较小的小女孩的头,笑着称赞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这里是孤儿院,怪不得那小教会式的结构,以及大门前的木牌标记那么眼熟。

    说起来,我这个孤儿院的元老当的还真是不称职,当初和奥斯卡他们几个联手创建了联盟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孤儿院以后,就撒手不管,当起了甩手掌柜,到是听说奥斯卡那家伙,在去到哈洛加斯以后还一直尽心尽力,几乎将除了历练以外的全部时间都放到了孤儿院上。

    “大叔,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们吗?”这时候,一个胆子较大点的熊孩子,上前一步,伸出手,又缩了缩,再伸出来,终于轻轻拉住了我的斗篷,小声问道。

    “在问别人的名字之前,要先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这是礼貌哦。”我mo了mo他的头,笑道。

    “我叫路克。”我的和善举动,加上奶爸光环的效应,终于让放下了心中的最后一丝膈膜,lu出小孩子特有的灿烂笑容。

    “我叫……”

    “大叔,我叫……”

    紧接着。后面十多个孩子也七嘴八舌的自报名字。

    “做的很好,我叫吴凡,是德鲁伊职业。”等他们安静下来,我才笑着将自己的名字报上。

    “吴凡?这个名字好熟悉。”

    “不是雅姐姐经常跟我们提起的名字吗?”

    “没错。我也记起来了,雅姐姐说过,都是因为他,我们才能过上那么好的日子。”

    小孩子们又自顾自的讨论起来,最后齐齐将闪亮的目光放到我身上,异口同声道。

    “真是巧了,大叔的名字竟然和雅姐姐说的那个一样。”

    “是……是啊,真是太巧了。名字竟然重了。”我哈哈苦笑起来。

    如果猜的不错的话,这些孩子,以及他们口中的雅姐姐所说的那位,应该就是我吧。

    不过雅姐姐究竟是谁。在第三世界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这让我有点好奇。

    “竟然真的是一样呢。”

    “是啊,一样呢。”

    “真是太巧了。”

    一个个小孩灿烂的笑着,慢慢将我围了起来,斗篷被一只只幼nèn的小手给拉住了。

    等等。总觉得有一股yin谋的气息正在酝酿。

    “这或许是命运的安排。”他们相视一眼,忽然再次异口同声。

    “所以说,凡叔叔,陪我们一起玩吧。”

    “这个嘛……”我犹豫起来。真是一群狡猾的小家伙,所以我才说最讨厌熊孩子了。

    这次本来是带贝安沙一起过来玩的。怎么找上我了,有点本末倒置了吧。

    我看了贝安沙一眼。由始至终,她都默默的站在一旁,没有吭声。

    对于眼前这群活泼可爱的小孩子,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

    身上散着一股漠不关己的冰冷气息,一旦变成这副模样的贝安沙,不知为何,就连我都感到一股莫名的心悸。

    因此,小孩们似乎都很害怕贝安沙,下意识的和她保持了距离,将我包围起来,这样看去,贝安沙就好像被所有人孤立起来了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搞毛啊,我做了那么多努力的意义何在?

    “师兄,我没关系,在旁边看着就行了。”见我为难的目光,贝安沙似乎是误会了我其实想和小孩们一起玩,只是顾虑到她才犹豫不决,于是擅自作出决定,很是无情的一把将我往火坑里推下去。

    望着转身离开,靠在不远不近的外围篱笆上的贝安沙,我yu哭无泪。

    本年度最强的卖队友行为,非贝安沙莫属。

    “太好了,凡叔叔答应了。”明明只是贝安沙离开,我还什么都没说,这群熊孩子就欢呼起来,一副我肯定不会拒绝的样子。

    由此可见,贝安沙带给他们的压力是相当的大。

    “真是拿你们没办法……”

    看看时间,离太阳下山还有一些时间,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虽然不能说是驾轻就熟,但是陪小孩子玩我可是一点都不陌生,如果能变身地狱格斗熊的话,那战斗力更是能增加十倍不止。

    当然,这都是被逼的,陪熊孩子玩什么的,我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好了好了,让我自己走行不。”一会儿,我被七八个小孩在前面拉着,在背后推着,肩膀上还坐着两个小指挥,他们似乎想带我去他们的家里面瞧瞧。

    中间一座最大的木屋是正厅,虽说是教会,但里面并没有十字架和天使雕塑之类的东西,当初我和奥斯卡决定的时候,只觉得以教会的名义,似乎更能温暖人心,更能让小孩们信任,毕竟天使已经深入人心了。

    仅是这样而已,可没有给天使族打广告的想法,自然不会将孤儿院布置的跟教堂一样,更不会要求这些孤儿们学习经义,传播信仰,倒不如说目的反过来,打着教会的名义,教导他们独立的思想。

    然后,或许还能从天使族那里堂而皇之的索要点经费什么的……

    不出所料,这里的结构和当初我和奥斯卡设想的一样,只不过是个空dàngdàng的大厅而已,平时有什么活动。大家都是在这里集合。

    旁厅是用餐的地方,三张约有十米的长形餐桌并列摆着,能够提供一百多个位置,小孩们的三餐都围着这样一张大餐桌。一起享用,真的如同一家人般。

    再从正厅大门两边的侧门进入,拐一个一百八十度是楼梯,可以直上二楼,拐过九十度则是一条笔直的过道长廊,长廊连接着其他的木屋,将所有的屋子结合成一个大家庭式的空间。

    这样的设计就没什么技术含量了,都是参考教会的结构。

    一侧的最角落是厨房。另外一侧是集体浴室,还有均匀分布的厕所,老实说,作为当初的设计者之一(虽然只是站在一边纯打了个酱油)。被这些小孩子们领着去参观自己设计的屋子,感觉还真有点微妙。

    兜了一圈,向我介绍(炫耀)了他们的家后,熊孩子们终于心满意足。

    刚出了门,就和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迎面碰上。

    我们两个都瞪大了眼。为这次的忽然碰面感到意外。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眼前这位做平民少女打扮,手肘里挎着篮子,显lu出一股别样的清秀绝伦美丽的女孩。她的名字应该是……宓瑟雅?

    “雅姐姐,你终于来了。”我还没来得及确认。身后的熊孩子们已经跑上去,欢呼的将女孩包围起来。

    哈。雅姐姐?

    宓瑟雅?

    我似乎已经看到结局了。

    “安静。”少女只是轻轻说了一声,一直吵闹着,嘴巴几乎没有停过的熊孩子们,竟然齐齐的合上了嘴巴,简直就宛如训练有素的小狗一样。

    然后,少女那恬静淡然的目光,落到我身上,jiāochun轻颤。

    “你……终于来了。”

    “……”

    等……等等,教练,能否暂停一下,这到底是什么剧本?

    为什么对方劈头就是一句“你终于来了”这样的,宛如分别许久的情侣之间重逢,又或者是不同戴天的敌人找上门来,才会出现的对话。

    不过,再仔细一想,好像又没什么不妥。

    从熊孩子们的话里面,也就是那句“雅姐姐所说的那个吴凡”可以知道,宓瑟雅应该早就认识我,并且知道我是孤儿院的创办者之一。

    所以,她认为我迟早有一天会来孤儿院这边看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抱歉了,我的形象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高大,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来到这里也只不过是巧合。

    “在……这个嘛,嘛,过来看看,看看而已。”我挠着头,哈哈傻笑起来。

    “盛惠,参观费,十块完整宝石。”少女向我伸出小手。

    “原来还要参观费啊!而且竟然是十块完整宝石那么贵!!”我怒掀心灵茶几,这哪是孤儿院,是黑店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