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悲剧的拉斐尔
    ……拉斐尔大人……这是怎么了?”

    当我回到罗格营地,将闻讯赶来,带着欣喜笑容迎上飞扑过来的琳娅的香喷喷娇躯,一把紧紧搂在怀里的时候,却发现站在不远处的拉斐尔,咬着大拇指死死盯着我,泪光闪烁,虽然模样很萌却散发出一股苦大仇深的气息,让我无法直视……书},

    自己是不是在无意间得罪了她?

    “没事没事,奶奶今天有点闹别扭罢了。”从怀里抬起头的琳娅,俏皮的吐了吐香舌,连忙说道。

    她可不想将和奶奶下赌约的事情告诉丈夫。

    “哼,你们两个就腻着好了,干脆就在这里腻一辈子算了,哼。”拉斐尔连哼两声,充满怨念的虎视眈眈着我们,果然还是有点问题。

    “哟,是谁招惹我们的长老大人了?”萨绮丽笑意盈盈的走上来,上下打量着拉斐尔,然后轻笑一声,忽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乖乖,不生气了,来,给块糖你吃。”说完还真从兜里掏出一块糖,神了,历练那么久我怎么就没见她拿出来过。

    “一边去一边去,刚刚从洞穴里钻出来的地鼠。满身都是泥腥味。”拉斐尔大怒,闻到了从我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还沾染着邪恶洞穴的气息,于是立刻挥手驱赶道。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们也的确是累的不行了。”萨绮丽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过往的冒险者都不由的被她的美丽身姿所迷住,目光时不时的向这朵尚且无主的名花投过去。

    看起来,仰慕萨绮丽的男性冒险者真的很多呢,看来我上次所说的,只要萨绮丽想,向她求婚的冒险者能一直从旅馆排到营地大门。还真不算夸张。

    “去吧去吧,别忘记洗个澡再睡,瞧你这样子,只有狐狸精才会站在路边诱惑人。”拉斐尔没好气的说道。

    “嘻嘻。莫非吃醋了?拉斐尔你也可以哦。”乘着拉斐尔不备,萨绮丽又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和前来迎接她的队伍——应该是她的那些小队成员们汇合,还不忘记回过头招招手。

    “小弟,我先走了。睡醒之后见哦,还有拉斐尔,详细经过就倒那时候再说吧。”

    说着,和将她众星拱月的拥簇着的队友们一起离开了。

    沙希克和图拉科夫也各自有自己的小队。和萨绮丽一样,队友都来迎接了。当然,沙希克这人生小赢家还有两个貌美如花的妻子。一脸高兴的依偎在他怀里,欢迎着丈夫回家。

    两队人马围着自己的队长起哄一番,又向对方瞪着眼,互相恐吓嘲讽一番,和我们打过招呼之后,才相续离去。

    差点忘了,沙希克和图拉科夫两个小队,可是老对头来着,为什么走到哪里都存在这样的设定,果然是基情拯救世界吗?

    “我们也回去吧,好好睡上一觉。”在琳娅的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牵着脸色通红的她,我也迈出脚步。

    “你们,别扔下我不管啊!”

    刚才浩浩荡荡聚在一起的一群人,片刻之间就走了个一干而净,只剩下拉斐尔还站在那里,吹了一阵凉风,她连忙赶上来。

    “不是你自个在那生气吗?”我委屈的看着她。

    “我哪里生气了,啊?你到是说说我哪里生气了。”拉斐尔双手叉腰瞪眼道。

    【这不是哪里都是在生气的样子嘛。】摄于她的淫威,我只能在心里抗议嘀咕了一声。

    “哼,算了,我才不和一身泥腥味的小小吴计较,快点回去洗个澡,睡一觉吧,醒来的时候要好好的给我,老实交代这次的历练。”

    说完,拉斐尔似乎还有其他事情,在岔路和我们分开,匆匆离去了)

    看着她的身影,我和琳娅相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噗嗤笑出声来。

    “拉斐尔大人为什么会生气啊?”我又忍不住问道。

    “行啦,吴大哥你就不要问了,这可是女人之间的秘密。”琳娅比了一个俏皮的噤声动作,模样可爱诱人之极。

    “切,竟然敢有事瞒着我,琳娅你呀,说不定以后的性格也会变得和拉斐尔大人一样,爱作弄人。”我不甘心的嚷嚷道。

    “要是真的变成奶奶那样的性格,吴大哥还会喜欢吗?”琳娅的小手轻轻反握上来,眨着美目好奇问道。

    “只要是琳娅,我都喜欢。”

    “吴大哥也学会对女孩子甜言蜜语了,真是的,以前明明很害羞的。”

    “咦,什么时候?”我装傻。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什么啊,琳娅有资格说我吗?那时候的你不是比我还要害羞?”

    “那是因为吴大哥脸皮太厚了,面对素不相识的女孩,竟然就傻乎乎的凑了上去,太失礼了。”

    “刚才还说我害羞,现在又是脸皮厚了,究竟是哪样啊,而且那时候若是没有厚着脸皮的话,现在岂不是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嗯,所以嘛,我考虑了很久,冲着这一点,就原谅当时吴大哥的无礼了,嘻嘻。”

    “好你个小妮子,竟然打趣起我来了。”

    我做大怒状,眼看帐篷就快要到了,忽地怒从心中起,色向胆边生,一瞧四周没人,小幽灵也睡死了,不由心生色胆,一下子将琳娅搂在怀里。公主抱起。

    “吴……吴大哥,你在做什么?”琳娅害羞的踢着双腿挣扎起来,大概是发现周围没人看到,挣扎的力度不大。更给人点欲拒还迎的意思。

    “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做什么。”我抱着琳娅飞快的进了帐篷,低下头,附耳暧昧的呵气道。

    “乖宝贝,一起洗个澡,给丈夫我擦擦背什么的,然后嘛……”

    “吴大哥……大色狼!”琳娅的脸蛋一下子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害羞的瞪着我。最后一丝微弱的挣扎消失了。

    也就是说……ok的意思?

    一股热血猛烈的冲向上下半身,我抱着娇羞的将俏脸埋在胸部里头的琳娅,急匆匆的冲到了浴室里面,结果到底还是没忍住到床上再开动。仅仅片刻过后,浴室里就传出一阵阵诱人的呻吟声……

    一觉醒来以后,已经是回来的第二天下午了。

    睁开眼就看到了琳娅贤惠的身影,坐在床边,朝眼皮还在打架的我露出温柔微笑。

    “吴大哥。起床咯,再不起来的话可要被奶奶笑话了。”大概是想到昨天的事情,琳娅有点小害羞的俯下身,轻笑着。手指柔柔的在我的脸颊上捅着,痒痒的。

    “再睡10分钟……”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同样都是喜欢向爱人撒娇的生物,如果琳娅不叫我起床。我可能会自觉的慢慢爬起来,但是她叫了,我却想要赖床,享受她更多的温柔了。

    “不行,绮丽阿姨她们快要来了,不能让她们久等哦,吴大哥,起床啦,起床啦。”琳娅不断的摇晃着我的身体,我巍然不动装死中。

    “准备了吴大哥最喜欢吃的,再不吃就要凉了,真的不起来吗?”琳娅发动委屈攻势,并且更加近的凑了上来,一股熟悉的幽香钻到了鼻子里。

    “哦,我最喜欢吃的?什么?”我迷糊应道。

    “莫莫面。”

    “错!”

    “咦……咦咦?”琳娅困惑的惊叫起来。

    “我最喜欢吃的,当然是……琳娅你了。”忽地睁开眼睛,促狭的看着琳娅,在她没反应过来之前,便抱着在床上一滚,压在身下,痛吻上她那慌乱娇羞颤抖着的樱唇。

    约莫十分钟过后,隐约听到了萨绮丽她们远处过来的脚步声,我才放开娇喘不已的琳娅,在她的无奈瞪视中,匆匆换好衣服,漱洗一番,快速的吃下琳娅准备的莫莫面之后,来到拉斐尔的帐篷。

    “小弟,娇妻相伴,是不是舍不得过来了。”三人已经坐了一小会,见我进来,萨绮丽不由的打趣道。

    “英雄难过美人关。”我摇头晃脑,装腔作势,做吟游诗人状的感叹。

    “吴大哥在说什么啊!”结果被跟在后面进来,闻言羞涩不已的琳娅轻轻敲了一下头。

    “说正事,说正事。”

    眼看琳娅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我连忙摆出正经面孔,巍然正坐。

    “不急,我先去给小小吴泡杯清神水。”拉斐尔站了起来,满含亲切的笑意。

    然而我却在她的亲切笑意之中,差点一个踉跄跪了下去。

    “等等,拉斐尔大人,先确认一下,我是不是在哪里得罪了你?”我一脸的含冤带泪,恨不得往头顶上洒一把雪花,来个六月飞雪。

    谁不知道你自制的清神水是超级毒药啊!

    “切,没用的东西到是记得挺清楚的。”拉斐尔撇过头去,在谁也看不见的角度阴沉着脸不甘心的小声嘀咕了一句,紧接着回过头,双手啪的一声轻轻合十,露出人妻般温柔甜美的笑容。

    “没有哦,小小吴既没有害我输掉,让我生气,也没有和小琳娅甜甜蜜蜜的粘在一起,让我不爽,更没有迟到,让我等的火大。”

    这不是完全得罪了个彻底吗?!!!

    等等,后面也就罢了,我认了,前面的是怎么回事,我害她输掉了什么?

    “哈哈……啊哈哈哈,吴大哥等一下,我去给你倒水。”我刚想出声询问,就见琳娅忽地一下坐起来,以一副无论怎么样也要打断我们的对话的气势,大声说道。

    有古怪。

    我姑且暂时放下心中的疑问。接过琳娅递来的清水喝了一口,嗯,甘甜清爽,已经能够熟练的将拉斐尔的草药水炮制出来了。真不愧是我的宝贝琳娅。

    “总感觉我们两个被无视掉了。”

    “是啊,被无视了。”

    坐在角落的沙希克和图拉科夫,身上散发出凉风凄凄的气氛,宛如擂台角落里的失意拳击手。

    “还是言归正传吧,言归正传。”我哈哈苦笑道。

    “没错,言归正传。”萨绮丽一口气将杯子喝干,眼神瞪向拉斐尔。

    “拉斐尔,你这家伙。为什么不一早告诉我们,小弟的实力那么强大。”

    “哈?我没有告诉你们吗?让我想想,没什么印象了,好像告诉了。好像又没有。”拉斐尔装傻卖萌模式全力开启中。

    “行啊,明天就把你的征婚启事贴满五大区域。”萨绮丽冷笑一声,大拇指对着自己的脖子狠狠一划,杀气腾腾比了一个割颈的手势。

    对此,我只能双手膜拜高呼:绮丽阿姨霸气。绮丽阿姨威武。

    “我也来帮忙。”

    摆出一副受害者甲模样的图拉科夫,也兴致勃勃的插话进来,表示在酒吧里散播谣言八卦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我错了。饶了我吧。”姜果然是老的辣,这一招的效果立竿见影。让拉斐尔蹲地抱头,颤颤发抖的悲鸣起来。

    歌舞双姬。百族公主的魅力,让人哪怕就算知道她已经嫁人了,孙女都有了,知道这是一个玩笑,也会抱着万分之一的侥幸涌上来求婚,将她的帐篷踏破,这就是拉斐尔的强大魅力。

    “饶了你也不是不可以,这次你欠我一个,嘿嘿。”

    萨绮丽拍了拍拉斐尔的肩膀,冲她俏丽妩媚一笑,但我们怎么看,都像是大灰狼对着小白兔发出的笑容。

    “还是先说说我这次历练的情况吧……”我瞄了萨绮丽,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一眼,作为旁观者,这次情况他们更加有发言权。

    “嗯,历练的话,顺利,顺利的不得了,简直就像中大奖一样,在邪恶洞穴里没走什么弯路,十分顺利的找到了鲁科加斯。”

    诶……就这样一句话总结了?要是换我来的话,哪怕只是我们遇到尸体发火的战斗,都能说过十万字的陈词。

    我傻了眼。

    “可恶,竟然是这样,难怪那么快回来。”

    拉斐尔不知道为什么恨恨地这样嘀咕了一句,满满一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样子,看上去似乎只有尸体发火比她更惨了。

    “就这么简单……行了?”我觉得还可以说再点什么,比如说我的进步啊。

    “还能说什么,小弟你的实力那么强,我们能教的东西不多,就像是三块木头一样傻乎乎的跟在后面。”

    “是……是吗?我到是觉得教了……”话还没说完,就被萨绮丽瞪了一眼,咽了下去。

    “这到底是谁的错?”

    “拉斐尔的。”

    “拉斐尔。”

    三人众口一词,我现在是看明白了,原来他们早就商量好了,要借这次机会好好训一顿某个恶作剧的家伙,怪不得不让我插话。

    不过她也是活该,我没打算同情。

    眼看拉斐尔低着头,向我这边投来求救的目光,我狠心的撇过头去,置之不理。

    好一会儿,三人才满足了,停止了口诛笔伐。

    萨绮丽,这才认认真真的将这一次历练的经过,做出汇报,期间到是赞扬了我好几次锻炼本体所付出的努力。

    “也没有绮丽阿姨说的那么夸张,不过这次本体的进步,的确还不错,我挺满意的。”我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道。

    仅一个月的时间,就让我达到伪领域中级的饱满状态,相信如果再有这样几个月的锻炼,突破到高级并不是问题,这样的速度,虽然无法和妖月狼巫,地狱格斗熊的大爆发式提升相比,但也能傲视所有的冒险者了。

    最重要的是,这股力量是属于本体的,比起变身的力量更让我觉得踏实。

    “有这样的进步便好。”拉斐尔含笑点了点头,她开启了长老模式,面带着成熟稳重的笑容,就算是萨

    ef=”

    ——无广告

    绮丽也不敢在这样的拉斐尔面前造次了。

    “不过,没想到你们居然和尸体发火碰撞上了,这可比找到鲁科加斯更让我觉得意外。”喃喃说着,她再次轻轻一笑。

    “尸体发火也算倒霉了,遇到了小小吴这样的对手,估计在三五年之内都不可能再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这是个不错的消息,幸好你们也没有继续追杀她,不然我可要头疼了。”

    “没那么要紧吧,就算干掉尸体发火,安达利尔找来另外一个领主,我们也不见得对付不了。”三人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不是对付不对付得了的问题,营地现在需要一个相对和平的时期,等待时机……”说到这里,拉斐尔下意识的瞄了我一眼。

    莫非我就是那个【时机】?从她的目光中敏感察觉到这一点,我顿时亚历山大。

    “我们留着尸体发火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它的实力弱小,而是它比较识时务,而且攻击性比较低,对于我们营地来说,这样一个安分的邻居是非常必要的。”

    “这样一说的话,到也是……”

    回忆起和尸体发火相遇的情景,还真发现……这家伙,大概是我见到过的所有地狱怪物里面,最好说话的一个了。

    这样一想的话,还真有点小小的愧疚。

    “尸体发火的事情就先放到一边吧,能留着这个邻居,还是尽量留着,小小吴,和鲁科加斯见面有什么收获?”话题一转,拉斐尔就这么将老邻居扔到一边去了,真是悲剧啊,这家伙……想试着两更,发现在工作日还是很难,等周末补吧。

    ps:感谢傲天酱的打赏,摸摸头的说。r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