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壮哉我大龙骑士系统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壮哉我大龙骑士系统

    “哼,雕虫小技,在绝对的实力下,再怎么耍小技巧也是没有用的。

    尸体发火冷哼一声,它的气息逐渐细微,久而无声,一动不动,就连眼中的蓝芒也暗淡下来,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竖立的朽木,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但是,此时,尸体发火的感官却并不像它的外表般平静,它这副模样,是因为进入了一种感知状态,在这种状态中,哪怕周围是一粒尘埃飘起,它也能立刻察觉到。

    “狂妄!竟然敢小看我,就是在这里——!!!”

    才刚刚进入这种状态,它就立刻察觉到了一道微小的气息,正在鬼鬼祟祟的接近,心里冷笑的同时,也不禁勃然大怒,竟然如此看不起自己。

    虽然还没有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但怎么说在领域这个层次,也接近于无敌,统领着鲜血荒野的所有怪物,是名副其实的一方领主,如果对手是世界之力级强者,那也就罢了,却是区区一个领域高手,还敢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实在可恨之极!

    想到这里,尸体发火心中一燃,出手不再留情,五指并拢竖直,一条手臂呈刀状,化作黑色精钢般的长枪,做横扫之势,猛地向那道鬼祟靠近的气息挥去。

    本来不想和人类的关系搞僵,还想留你一命,现在……去死吧!

    一抹比剑芒还要锋利灼眼的白光划破空气,所过之处,那道收敛的气息瞬间变成两半,这道光芒的余威不止,一直划过,所过之处,那些幻象和冰镜统统破碎,所向披靡,无可阻挡,直至突破包围,消失在这片异空间深处。

    就这样结束了吗?

    尸体发火收回招式,默默想到,等等,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太简单了,就算被自己识破,对方也不可能毫无挣扎还手之力。

    它终于意识到不妥,猛地抬起头,惊讶的吸了一口冷气。

    无数个妖月狼巫,依然站立在四面八方,对它强势围观,无数面冰镜,依然围绕着它转动,倒影幻化出千千万万个敌人。

    自己刚才【干掉】的那道气息,那个敌人是谁?!

    尸体发火满脸不信的转回头去一看,顿时愣了。

    它对刚才全力一记横扫的威力,十分有自信,而眼前展现的景象,也回应了它的自信,手臂扫过之处,所有的幻像破碎,所有的冰镜破碎,硬是在包围圈中开辟出了一条通道。

    但是……仅仅是幻象吗?自己打碎的,仅仅是幻像吗?不可能,明明感应到了生命气息,幻象怎么可能会有散发出这种气息,绝对不可能!

    “被小看的,似乎是我才对。”

    一直默默注视着尸体发火的举动,此时终于开口,依然是无数个妖月狼巫一同发出声音,甚至连被尸体发火打碎的那些冰镜,飞溅散落的碎片里面,也倒影着一个个妖月狼巫,数量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多,竟似可以无穷无尽增加。

    “这不可能!”

    尸体发火有些失态的低吼了一声,不顾在敌人的虎视眈眈之中,再次沉下心,化作一块朽木,全力感知周围的一切。

    这一次,它不再小心翼翼,一开始就全力放大感知,扫向四面八方,结果让它呆若木鸡。

    就连感知也数不清数量的生命气息,将它包围起来,这些生命气息,毫无疑问,正是对应那一道道幻象……不,甚至连冰镜里面里,一看就知道是假货的投影,也能感受到生命气息。

    最后,乃至连那些被自己打碎的无数片冰镜碎片,里面出现的敌人投影,也同样能感受到如同繁星般密集的气息。

    这种感知让尸体发火产生一种错觉,自己并不是在和一个敌人战斗,而是被无数个敌人包围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如果是那位大人的手段,拥有如此神奇的力量是理所当然,但眼前不过是一个领域级高手,和那位大人相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远,为什么也会有如此高明的幻术,莫非真的如他刚才所说,已经找到了现实和虚幻的连接点,能够自虚幻之中,活生生的模拟出现实?

    尸体发火一百个不信,但是事实已经摆在它的眼前,强行压制住内心的燥乱不安,它的一双蓝芒瞳孔剧烈闪烁,死死盯着眼前的幻象,似乎想从中看出个所以然。

    “好像暂时没想到什么好主意的样子,那我就不客气了,或许在接下来的战斗里能找到我的破绽也说不定。”

    无数个妖月狼巫再次开口,语气里带着一丝调侃之意,顿时让尸体发火气哽,但是没办法,谁让对方说的是事实呢?自己现在的确是无计可施,只能深呼吸再深呼吸,忍住怒气,以静制动。

    一个妖月狼巫忽然动了起来,宛如轻灵的羽毛般,似慢实快的飘向尸体发火,手里的一把湛蓝冰剑背在身后,宛如隐藏在洞口深处的毒蛇,一旦靠近敌人就会张大獠牙,闪电般扑咬过去。

    紧随其后,数十个妖月狼巫也四散跟上,呈扇形将尸体发火包围,一把把同样的湛蓝冰剑,在半空之中舞出绚丽夺目的光华,编织成一张巨大的剑网,向尸体发火铺下。

    “哼,无聊!”

    尸体发火重重的哼了一声,它虽然无计可施,但并不代表害怕这样的攻击,一双无坚不摧的手臂,抓向头顶上的剑网,直接撕碎,后脑勺仿佛长了眼睛似的,在瞬间一个侧身,躲过了一把偷袭的冰剑,大手顺势握住,一个拉扯,另外一条手臂笔直刺去。

    嘶啦一声,这条手臂直接穿透了背后偷袭的妖月狼巫的胸膛,整个手掌都从背后露了出来。

    但是并没有鲜血飞溅的场面,光芒一闪,被穿膛的妖月狼巫化作无数碎片。

    依然幻象吗?没想到竟然还有如此攻击力。

    尸体发火表面上露出不屑,心里却在不断吃惊,这个敌人带给它的冲击实在太多了。

    一晃神之间,天空数十把冰剑已经落下,尸体发火紧握双拳,一个冲天炮轰出去,数十个月狼再次化为碎片。

    其实这样的攻击,就算落到它身上也造成不了任何的伤害,只是以尸体发火的高傲,又怎么可能会选择站着不动,任由敌人这样用剑在身上乱刺乱划羞辱呢?

    “看来普通的招式的确奈何不了你,那这样如何?”

    无数个妖月狼巫同时说着,手中的冰剑向前一挥,眨眼间,随着冰剑挥动的轨迹,一排扇形的冰箭凝聚成型,飞射出去-

    一个妖月狼巫如此,千千万万个妖月狼巫呢?

    尸体发火只觉得在转眼间,天空就成了冰箭的海洋,一个个妖月狼巫就是海洋里的游鱼,而身处其中的自己,却是一团火焰,海底下的一团火焰。

    此时,漫天飞舞,绚丽无比的冰箭,就犹如凶猛的海水,向自己扑下,势要将火焰扑灭。

    没那么容易!

    尸体发火并没有被数量吓住,它猛地一喝,身上爆发出一圈幽蓝能量环,形成一个直径数米的能量罩将自己保护起来。

    无数冰箭落下,打在能量罩上,就如同雨点打在玻璃上似的,虽然发出响亮声音,却丝毫动摇不了玻璃。

    忽然,一把冰剑从密集的箭雨之中钻出,刺在能量罩上,虽未破开,却引起了一阵剧烈晃动。

    此时的妖月狼巫,就如同成千上万条遨游在海水之中的凶猛剑鱼一般,借着漫天冰箭之雨的掩饰,神出鬼没,无处不在,一次又一次的将锋利的嘴刺刺向对方。

    保护尸体发火的能量罩摇晃的越发剧烈,尸体发火的身体在不断颤抖着,能量罩的强弱,它自己最清楚,再坚持一两个小时也没问题。

    但是,它受不了这种缩壳乌龟一样的战斗,而且这头乌龟还是它自己。

    “够了没有!!!”

    忍无可忍的尸体发火发出一声咆哮,它的手臂忽地迅猛挥动,发出无数道强横的能量斩,向四面八方切割而过。

    那些冰箭,脆弱的就像豆腐一样,能量斩所过之处,全部破碎,甚至隐藏在里面的幻象,还有将尸体发火包围起来,围造出这片冰箭之海的冰镜,也全都在这些能量斩之中尽数破碎。

    天空之上,除了莹莹而落的破碎冰晶以外,什么都没有了,这让尸体发火很是舒畅,第一次觉得天空是那么广阔可爱。

    但是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不到几秒,对手似乎并不打算给它太多畅快的时间,让它讨厌到了极点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应该知道……这样是没有用的。”

    这些声音,竟然是从降落的无数颗冰晶之中发出,听起来更加飘渺和嘹亮。

    “应该清醒的人是你才对,这样的招式对我是没有用的!”尸体发火向着天空上的无数冰晶,大吼一声。

    “好像的确是这样……”

    妖月狼巫发出一声惋惜轻叹,这一声认同,顿时让尸体发火畅快淋漓起来,只觉得对方到底是个懂得审时度势的人,这声音,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厌。

    只不过下一句话,貌似是对方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又让尸体发火气了个半死。

    “也罢……反正只是为了做个实验,现在看来,人妻骑士的调教……不,是教导果然有用,就连尸体发火也分不清我的幻象真假了,既然这样,也没必要再用下去了。”

    听了这句话,尸体发火当时就想一口老血喷在这该死的敌人脸上。

    实验?这家伙既然拿自己当实验?

    它甚至产生了一种错乱的感觉,对这场战斗有点迷糊起来了。

    现在应该是自己为了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拿这四个人类当成试验对象,让他们给自己制造出压力,然后一口气提升突破才对吧。

    究竟是什么时候,剧本调转过来了,自己反而变成对方的试验品了?

    你说听了这话尸体发火能不气疯吗?

    先不管尸体发火怎么想,半空中洋洋洒洒飘落,唯美至极的无数冰晶,此时忽然收到了一股轻风的吹拂引导,慢慢的聚拢到一起,凝成一团,最后凝结成为妖月狼巫的模样,当然,后面还有标志性的六枚冰翼。

    轻轻扇动着六枚冰翼,缓缓降落,直至脚跟着地。

    对于这次试验,我是九十九分的满意,唯独那一分不满,就是尸体发火并非法师类的怪物,这一次试验,还无法真正证明自己的幻象,在世界之力境界以下不会被识破。

    这都多亏了人妻骑士,没有她的教导,就算再给我十年时间,我恐怕也没办法将幻象凝聚的如此完美。

    来到暗黑大陆这十年时间,算起来,自己一共有三位战斗老师,老酒鬼,腿毛仙人,还有人妻骑士,显然,虽然人妻骑士教导的时间最短,却最是尽责,不像另外二位,虽然也教了我很多,但态度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吊儿郎当的让人感激不起来。

    恩咳,虽然幻术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不过也不能太得意,这场战斗让我见识到幻术的威力的同时,也让我意识到了不足。

    那就是威力,幻术的威力,准确来说,应该是妖月狼巫的攻击力。

    现在回想起尸体发火最开始说过的一句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怎么耍小技巧都是没有用的】,我不得不承认,它的眼光很毒,很老道,一言命中核心。

    虽然和妖月狼巫比较,它并没有绝对的实力可占据,但是老实说,妖月狼巫真的拿它没什么办法,攻击力不够,幻术虽然能将尸体发火耍的团团转,无可奈何,但却无助于增加攻击力,就像是一桶水,无论你把它倒到哪里,水还是那么多,不会增加。

    尸体发火虽然没有绝对压制我的实力,但是它却拥有绝对压制妖月狼巫的体力,如果一直用冰镜地狱对付尸体发火,最后先玩脱,体力先耗光的必定是自己。

    不然你以为我会放弃大好的形势?就是因为知道这样的结果,才以一句轻飘飘的【实验够了,可以停止了】这样的理由为下台阶,将对方气个半死的同时,也能承托出自己的高大形象,何乐而不为?

    某人在暗自偷乐的转动着小心思的同时,另外一边,另外三人的心情也是波涛起伏。

    “沙希克,看着我的双眼。”

    图拉科夫一脸正色的看着沙希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基佬,要向对方表白了。

    当然,他也是做个样,没等沙希克看过来,图拉科夫就已经指天发誓。

    “我发誓,我图拉科夫这一辈子,和谁打擂台都行,但绝对不和新人小弟站在同一个擂台,要是做出这种蠢事,就让我一辈子不能喝酒。”

    这誓言够毒的了,一辈子不喝酒,可比直接杀了图拉科夫还要难受。

    “我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沙希克,并没有落井下石,出言讥讽,而是也跟着心有戚戚然的点起了头。

    这是刚才的战斗,他们从头看到尾后的一致结论。

    速度,幻术,魔法,集这三种极致能力为一身的妖月狼巫,或许不是领域境界之中实力最强的,但是毫无疑问是最无赖的,和这种对手战斗,你唯一能做到的就只有保持自己不被幻术玩死,然后耗光对方的体力,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你看,就连尸体发火也被玩的团团转,更何况是其他人?

    ……

    “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抹杀不了你我之间的实力差距,受死吧。”

    这时候,恼羞成怒的尸体发火,已经将幽蓝色的领域全力爆发,它刚才做缩头乌龟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好不容易能够触及对方的实体,堂堂正正的战斗,立刻就想将这股闷气发泄出来。

    只见两道身影再次化作鬼魅,不断在这片广阔的异空间里闪烁,碰撞,时不时爆发出剧烈交锋的震荡。

    尸体发火知道自己的速度不如敌人,而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它没有再比拼移动速度,而是依靠着强大迅猛的爆发攻击,或者干脆是范围攻击来对付对手。

    不得不说,它的经验丰富,选择很正确,如同卡洛斯那般瞬间爆发型的攻击,以及范围攻击,的确是拥有傲视领域等级速度的妖月狼巫唯一忌惮的两种攻击类型。

    一时之间,妖月狼巫竟然被逼的四处逃窜,偶尔的反击,手中的冰剑也无法突破尸体发火的双臂防御。

    这些情况,我都有所预料,论实力,正面战斗的话,妖月狼巫的确不是尸体发火的对手,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

    但是……

    脚尖连点,不断后退,每在地上点过一步,下一刻,都爆发出了巨大的冰尖柱,将前方追击的尸体发火暂时阻挠了几分。

    一个急停刹车,背后漂浮着,看似无所作为的六枚冰翼,此时终于四散开来,翼尖瞄准着尸体发火。

    壮哉我大龙骑士系统!

    “咚——咚——咚——!!!”

    六枚冰翼发出沉闷的响声,就仿佛是突击炮般,猛地向后一震,齐齐朝尸体发火的发射出六枚冰风暴一样形状的冰冻能量炮。

    尸体发火轻哼一声,不屑的将伸手一扫,将六枚冰冻能量炮击飞。

    但是它也被震退出了数十米,仿佛天下无敌的手臂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什么?”

    尸体发火看着自己的手臂,仿佛见鬼了一般。

    哼哼,冰翼可是人妻骑士的化身,即使只有人妻骑士万分之一的力量,发出的能量炮也不是你这小小的尸体发火能够轻易阻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