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迷茫
    ********************************************************************************************************

    罗格的清晨,一股氤氲的雾气笼罩了这里,草地上满是露水,在上面行走,不用几步鞋子就会被打湿,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湿润新鲜的味道,掩盖了鲜血荒野的血腥味以及怪物气息,深呼吸一口气,从鼻腔直至肺里都会传来滋润清爽的感觉。**(),

    天色尚早,营地静悄悄的,蛰伏在草丛之中,时不时发出几声脆鸣的不知名虫类,更是衬托出了这份寂静。

    忽地,一丝细微的旋律从迷雾之中传出,宛如林中仙女的轻吟,雾之精灵的嬉戏,神秘,飘渺,悦耳动人,带着少女特有的亲切和甜美,歌声之中的柔和静谧,似是召唤着什么,附近的小动物纷纷竖起耳朵,一蹦一跳的循着歌声的方向走去。

    拨开迷雾,在那犹如唯美画卷一样的乡间小路篱笆的点缀之中,一名身穿白色衣袍的纤纤少女,***着美足,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宛如刷子一般整齐修长的睫毛轻轻眨着,一双天蓝美目久久的凝视着远方,轻细优美的歌声,正是从她轻颤的喉咙之中发出。

    巨石脚下,已经围满一圈圈竖耳聆听的小动物。仿佛在向女神朝圣一般,双足站立,静静看着石头上面的美丽少女。

    忽然,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传来。受惊的小动物们呼啦一声四散离去,歌声也停止下来。

    “不愧是我拉斐尔的宝贝孙女,只要再稍加练习,很快就能赶上我了。”

    一名和石头上坐着的美丽少女模样相似,宛如一对姐妹花的迷之少女,从迷雾之中露出苗条身影,走向对方。

    “跟奶奶比还差的远呢。”石头上的少女回过头,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的小琳娅还是那么谦虚。”后来的那名少女,有着歌舞双姬之称,受万人仰慕的拉斐尔,亲昵的从后面将琳娅抱住。搂在怀里。

    “又在等小小吴?”

    “吴大哥已经去了一个月又六天了,差不多应该回来了,所以试着等等他。”琳娅回过头,目光落到一直瞭望的方向,喃喃说道。

    “这句话。你从小小吴走的第二天开始就一直在说同样的话。”拉斐尔一脸的无奈。

    “才……才没有。”琳娅脸色一红,连忙辩解道。

    “是啊,第二天只是说了【或许吴大哥忘记带什么了,忽然跑回来。所以还是等等他比较好】这样对,的确不是同样的话。”

    “呜奶奶。莫非你除了欺负人以外,就没有别的乐趣了?”哑口无言。俏脸泛红的琳娅,悲鸣的回过头,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奶奶。

    “哼,只是不甘心罢了,那笨蛋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要让我的宝贝孙女这样等待他。”拉斐尔气呼呼的嚷道,到是一点也不隐瞒心里酸溜溜的感觉。

    “又不是吴大哥让我等的。”

    闻言,琳娅轻笑着,有点难为情的将一缕墨绿发丝卷在指心,不断绕啊绕,瞭望着远处,神色有些迷离。

    “有人告诉我,等待也是一种幸福,奶奶,我是在品味幸福哦。”

    “唉真的吗?”拉斐尔歪着头,表示无法理解。

    “嗯。”

    “真的不是因为没有了小小吴抱着睡觉,睡不着所以才一大早起来等他回家吗?”

    “才……才不是呢,奶奶真是的!”

    胸口酝酿着的幸福感觉,立刻被这样的揶揄打了个粉碎,琳娅生气的鼓着小嘴,把头重重一撇。

    “好啦好啦,回去,看样子小小吴今天也不会回来了。”心虚的笑了几声,拉斐尔连忙转移话题。

    “那可说不定哦。”听到这一句话,琳娅不知为何高兴起来,俏皮的朝对方眨了眨眼。1(1)

    “我有一种预感,吴大哥大概今天就会回来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虽然不想打击小琳娅,只是小小吴说了要试着去找鲁科加斯,不可能那么快找到的。”拉斐尔自信满满的判断道。

    “那么,赌一赌如何?”琳娅笑着伸出小指。

    “有意思,和小琳娅打赌,真是新奇的体验,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赢定了。”

    两根小小的手指勾在了一起,两人的神色都很自信。

    “说起来……奶奶,能和我说一说爷爷的事情吗?”

    “为什么忽然要提起他?”

    “很模糊,爷爷的印象,好像小时候见过,但记忆模模糊糊的,完全记不清楚了。”

    “诶是吗?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啦。”

    “到底长着什么样呢?”

    “嗯”

    “奶奶,告诉我嘛。”琳娅挽着拉斐尔的手臂撒娇道。

    “嗯……琳娅,抱歉,我要告诉你一个很残酷的事实。”沉思之中的拉斐尔,严肃的睁开双眼,散发出一股要告诉对方【其实你不是我的亲孙女】的气势。

    “其实……我也起不清楚了。”

    “你们不是夫妇吗?”琳娅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奶奶,这什么和什么啊,怎么可能有妻子记不住丈夫长得什么模样。

    “没办法,那家伙……怎么说呢,似乎长着一张很容易被人忘却的模糊面孔,再加上一声不吭的离开那么多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这算哪门子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还用了【似乎】这样的字眼。”

    “这个嘛……这个……”

    眼看对方露出一副不似作假的茫然神色。琳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好啦,奶奶,咱们不说爷爷的事了,好吗?”

    “嗯嗯嗯。我就说嘛,没什么好说的,啊,莫非小琳娅是故意提出来,想炫耀和小小吴之间的感情?”

    拉斐尔不甘心的咬着漂亮樱唇,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哪还有长辈的样子,分明就像是被姐姐欺负的可怜妹妹还差不多。

    “我也不像奶奶那么爱作弄人。只是……”

    “怎么,小琳娅,迷茫了?”忽然散发出知性成熟气息的拉斐尔,温柔的搂自己的孙女。轻抚着她的头。

    “是有点,感觉……我好像帮不上吴大哥什么忙的样子。”失落是叹了一口气,琳娅蹭了蹭脑袋上面的小手,幽幽说道。

    “怎么可能,我的小琳娅现在可是能够很出色的胜任领导者。这不是在帮小小吴的大忙了吗?”

    “话是这样说……但是总是想更多更多的帮上吴大哥,吴大哥那么辛苦,我,还有大家。都想替他分担多一些。”

    “具体来说呢?”

    “比如说……像奶奶这样,既是出色的领导者。又是强者,如果有奶奶这样的实力。一定可以更多的陪伴在吴大哥身边帮助他。”琳娅一脸憧憬敬佩的看着奶奶。

    “傻孩子,饭可要一口一口来吃,我也不是一口气达到这种程度的。”拉斐尔捏了捏孙女儿的脸蛋,又好气又心疼的道。

    “嗯,这个我也知道,可是吴大哥的脚步太快了,快到每次当我们想要和他拉近距离,想为他做点什么的时候,眨眼间,他反而将我们抛的更远了。”

    “这到也是,小小吴提升实力的速度……我看他已经快到达到世界之力境界了,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年内应该可以突破了,这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就算是继承了我的优秀血统的宝贝琳娅,也要望尘莫及呢。”

    下意识的,拉斐尔轻轻咬起了大拇指,好一会儿才垂头丧气的把头一歪。

    “抱歉哦,琳娅,唯独这件事我帮不上什么忙,只有关于爱情方面,我是彻头彻尾的笨蛋。”

    “咦,真的吗?”

    琳娅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奶奶,这个以足智多谋,性格多变著称的百族公主,总是在她面前自豪的宣称【我拉斐尔的优秀血统】的睿智天才,和自己模样相近,更甚是有着自己所不具备的成熟魅力的绝色容貌,可以说是集上天一身厚爱的人,也会承认自己是个笨蛋。

    “没办法,越是优秀的人,越是会正视自己的不足。”

    拉斐尔挺了挺胸,虽然没有琳娅那般高耸巨硕的胸部,但是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也不失丰满诱人。

    笑看着时而露出小孩子气一面的奶奶,琳娅陷入了沉思。

    “是啊,自己怎么那么笨呢,这种事情怎么能拜托别人想办法,这可是自己和吴大哥的事情,就算是奶奶,也不容许插手。”

    维拉丝……莎拉,也在努力着,我也要加把劲才行了,抱歉了,只有这件事,绝对不会让你们两个哦。

    想着想着,琳娅的目光慢慢变得坚定起来,在那闪烁着自信之色的天蓝色瞳孔深处,一抹不易察觉的圣洁白光一闪而过。

    “奶奶,回去。”从石头上一跃而下,琳娅轻快的说道。

    “吃了早餐,我想去艾伦奶奶那里。”

    “唉?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吗?”

    “不行昨天积累了几个重要的问题,想和艾伦奶奶请教。”

    “为了能帮上小小吴,就把我扔到一边吗?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吗?”

    “当然不是,可别忘记了赌约哦。”

    “我只剩下赌约的价值了吗?呜呜小琳娅也变得爱作弄人了。”

    “嘻嘻,这可都是和奶奶学的……”

    晨光之中的嬉闹声远远传出去,一对姐妹花般的绝色女性,亲昵的手牵着手,纤细的身影缓缓没入在了耀眼的朝阳光色之中。

    ……

    另外一边,还是阴暗潮湿。分辨不出昼夜的洞穴深处。

    “小弟,再变身让我看一看。”

    萨绮丽就像向大人要糖吃的小孩一样,拉着我的手不放,我只能拖着她前进。

    “变身做什么?”我回过头。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都说了是看一看。”

    “然后呢?”

    “摸一摸。”

    “驳回!”

    “小气。”

    “我说啊,绮丽阿姨,地狱格斗熊变身可不是用来观赏抚摸的。”

    “诶?不是用来观赏抚摸,那是用来干嘛?”萨绮丽仿佛听到了脱离常识的不可思议答案。

    “战斗啊,战斗!”我掀桌怒吼。

    早就知道有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所以我才一直不愿意暴露地狱格斗熊变身。

    目光落到后面,向沙希克和图拉科夫发出求救,却收到两道爱莫能助的回应。而且似乎还在劝我早点放弃,乖乖的听从萨绮丽。

    想到这位绮丽阿姨的犀利手段和性格,我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心中无比懊悔。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拼着更大的羞耻选择女神武装了。

    无视,无视之。

    我继续板着脸,拖着萨绮丽向前迈出脚步。

    和尸体发火的战斗,已经是昨天的事情了。说是昨天也不恰当,因为洞穴里根本分不出日夜,只能说是一觉之前的事情。

    很可惜,到最后还是差那么一点点。真的只有那么一点点,就能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了。

    如果尸体发火能够再坚挺一点。再爷们一点和能量爆体的我继续战下去。

    或者说,如果本体能够达到领域境界……不。即使是达到伪领域高级境界,在那种难得一求的条件下,都极有可能自行突破。

    如果我的等级能够再提升几级,比如说有个六十级左右,或许成功的概率也将提升很多。

    正是因为没有那么多如果,所以变成了现在的可惜。

    不过老实说,我到并不是太沮丧,反而是萨绮丽她们三个,为我感到惋惜的比较多。

    如果昨天忽然就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我或许会更加的迷茫。

    妖月狼巫的力量还没有完全熟悉,人妻骑士的冰翼还在琢磨之中,地狱格斗熊的发挥只能算勉强合格,本体的实力更是惨不忍睹。

    要是在这种状态下,又突破了新的境界,又要去开始适应新的力量,我真忙不过来。

    虽然不断提升实力是好事,但有的时候,打好基础比提升实力更加重要,我不求有个十年二十年的充足时间,来慢慢打磨自身,但至少也要容我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话说回来,虽然突破失败,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或许应该说好处大大的有,首先是地狱格斗熊的实力再次提升了,这一次,我可是真正有信心能够凭借武帝剑对战世界之力初级境界的敌人,当然,是在对方不使用世界之力结界的前提下,咳咳。

    另外一方面,是心境上的突破,通过这一次战斗,我已经完全竖立起了突破世界之力境界的信心,除了本体力量的制约以外,将不存在任何瓶颈。

    或许等本体的实力一提升到伪领域高级,啪嚓一声,就像是选对了开锁的钥匙,轻轻一扭,那扇通往世界之力境界的大门就被无意识的轻轻松松打开了。

    到是尸体发火,每每想到昨天的那个强敌,我们四个就一阵幸灾乐祸的惋惜声响起。

    不但选择了在领域境界完成蜕变,让本来强大无比的魔法免疫能力,被削弱了一大半,而且在最终还没能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

    不仅如此,反而被我一声声质问,彻底打蒙了,心境彻底的乱了,当我悄悄解开世界之力境界的大锁时,却又同时给尸体发火加上了一道大锁,这不由的让我想起一句话,叫什么来着?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这样一想的话,我还真是个恶劣的家伙,人家尸体发火也没做什么坏事,一开始只是想利用我们四个突破境界,完了以后放人,却没想到偏偏遇到了我这个灾星,用赔了夫人又折兵都不足以形容它的倒霉,若是要评个本年度最悲剧人物的话,它说不定会取代我摘得亚军的宝冠。

    因此,以至于最后,我们在商量要不要乘胜追击,直捣尸体发火的老巢的时候,大家都抱着极大的怜悯之心,一致选择了否。

    当然,尸体发火实力犹存,小弟众多也是让我们放弃追击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我还压制不了突然暴涨的能量,所以在那场战斗以后,我们并没有立刻出发去寻找鲁科加斯,而是休息了一觉,让我体内的力量慢慢平静下来,之后,才是现在进行的剧本。

    当初用精神意识探索的时候还没有察觉到,通往鲁科加斯所在的那条笔直洞穴通道,竟然如此之深,我们已经加快脚步走了一个多小时,竟然还没有到终点。

    所幸的是鲁科加斯的气息还在,不然的话,我就要郁闷的去找尸体发火单挑了。

    “叮——!”

    细不可察的锻铁声从深处传来,竖起耳朵,仔细聆听了片刻,大家脸上都是一片喜色。

    “快要到了。”

    我率先迈出脚步,目光有意无意的瞄了萨绮丽一眼。

    从刚才开始,她就没有再纠缠下去了,可是那双时不时看过来的带着笑意的美眸,却让我更加心惊胆战,不知道她在酝酿着什么阴谋,宁愿像刚才一样被纠缠着。

    没走多远,通道豁然一朗,我们到达了最终的目的地。

    一团模糊的巨大黑影,正坐蹲在洞穴的对面最深处,伴随着手臂抬起落下,发出一声声震撼心灵的叮叮响声。

    鲁科加斯,找到你了!

    ********************************************************************************************************

    昨天只睡了四个小时左右,很困,本来晚饭后想在床上眯一会儿,结果不小心睡着了,更新晚了抱歉。

    最后还是求月票,又被前面的拉开了距离,周末小七能更新多少,就全看大家手上的月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