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尸体发火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尸体发火

    “小弟,你确认是这条路?”

    黑黝黝的洞穴里,四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排成一列,背贴着墙壁,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的快速潜行推进着,过了片刻,走在第三位的萨绮丽忍不住低声问道-

    有鉴于我在刚刚进洞时的表现,对于我现在走在最前面带路的举动,三人都表现了相当程度的不安。

    “安啦,这次不会再失误了。”我回过头甩了一记我办事你放心的眼神,上次只不过是意外,意外懂不?

    “真希望小弟你能将自信分一份给我们。”事到如今,三人也只好认命了。

    “拜托你们,也稍微相信我一下吧,男人的第七感告诉我,这条路绝对没错,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我一手指天,气势凛然。

    “你信教么?”

    “不信。”

    “那拿上帝的名义来玩我们啊!”被忽悠的三人顿时大怒。

    “好了好了,噤声,就在前面了。”

    我连忙赔笑着,转移话题,目光回到前方深不见底的洞穴通道深处,微微将腰压弯,脚步踏的更加轻细。

    按照前面几次的精神意识侦查,我有十足把握,如果能找到一开始发现的那条偏道的话,就能绕过尸体发火的老巢,直达邪恶洞穴最深处和鲁科加斯见面。

    现在的问题是另外三人不相信我,觉得我是个超级路痴,真是失礼,我可是被誉为迷宫杀手的男人,就通过这次来竖立自己的形象吧。

    尸体发火的气息越来越近,从洞穴深处吹来的风,就如同喷火野兽的喘息一般,炙热的气浪已经完全掩盖了之前弥漫整个洞穴的腐臭味道,往墙壁上一抹,全都是梭梭掉落的干燥粉末,经过尸体发火散发出的炙热气息侵蚀,变得如同火山灰一样。

    加上已经足足有两个多小时没有看到一个怪物了,按照大多数游戏的尿性设定,boss的房间就前面,如果前面弄个生命祭坛和法力祭坛,就完美了。

    “已经很近了,接下来大家噤声,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说话。”稳妥起见,这番话交代完了后,我也提前变身妖月狼巫,一伙人放慢速度,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继续前行。

    约摸半个小时过后……

    “莫非真的被我蒙对了?”

    眼看尸体发火的强大气息,从达到最全盛,到逐渐开始减弱,分明就是已经从它的老巢路过,开始远离了,我忍耐不住惊讶,压低声音惊声道。

    “什么叫做【莫非】?”

    “还是【蒙对】?”

    “小弟你分明就是自己也没有信心对吧,自己也知道自己是路痴对吧。”

    身后三人纷纷发表吐槽。

    “咳咳,一时高兴说错话罢了,其实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我猛烈咳嗽几声,为自己挽回形象。

    不管怎么说,已经绕过了尸体发火的老巢,接下来我们可以稍微放大胆子前进了。

    “咦,前面好像有个大洞穴。”

    德鲁伊的钛合金狗眼,让我无视了黑暗,走在最前面眼尖看到了不远处的情况。

    “前面侦查的时候发现过这里吗?”

    “似乎没有。”我挠头回忆了一下,没什么印象,不过精神意识侦查毕竟不比亲身感观,像这种小细节漏掉了也不出奇。

    带着这个想法,我率先踏入洞窟里面,四处看了一眼。

    “小弟,这似乎并不是什么【细节】吧。”随后跟进来的萨绮丽,目光在里面一扫而过,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洞穴,比我们之前遇到过的所有洞穴都要大,初略一看,就不小于十个足球场大小,数十米的高度,可以容纳十层高楼建造在里面,俨然如同一个小型的地下世界。

    按道理来说,这种地方不应该被遗弃才对。

    “我有不详的预感。”图拉科夫将脖子扭了扭,似乎在做战斗准备了。

    就在他的话刚刚落音,黑暗的巨大洞穴忽然亮起光芒。

    魔法的光芒!

    一圈又一圈的符文之光,以洞穴的墙壁为载体飞速的绕了一圈,连接起来,组成了一个巨大魔法阵的圆形外部,紧接着洞穴中央亮起血光,一缕缕血红色的光芒如同蛛网般向外蔓延,和墙壁上的圆形符文组合起来,最终变成一个完整的魔法阵。

    说起来似乎很复杂,实则很快,从光芒出现到魔法阵完成,整个过程所花费的时间不足两秒,等我们反应过来,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覆盖整个洞穴的巨大魔法阵,绽放出不详的光芒,眼前一花,洞穴的景色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红光闪烁,似乎无穷无尽的虚空,脚下踏着的是半透明魔法阵形成的地面。

    糟糕,该不会是被魔法阵传送到异空间了吧!

    锵锵数声,大家的武器也紧紧握在手里,背靠着背,打量着这片奇异的空间,严阵以待。

    “都是图拉科夫大叔长了一张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我还不忘记推卸责任,回头一看,只见三人用恨恨的目光瞪着我,一人敲了我一记脑袋。

    好吧……我忍了。

    “桀桀桀桀,快来瞧一瞧,我的笼子抓到了什么,四只小老鼠。”无边无际的虚空之中,忽然回荡起一把嘶哑难题的笑声。

    “绮丽阿姨,你说坏人为什么都喜欢【桀桀桀】的笑呢?”我故作迷茫。

    “大概是因为长得太丑了,所以干脆自暴自弃,一不做二不休让自己的形象彻底毁灭。”萨绮丽笑着揶揄道。

    “哼,死到临头了还敢放肆!”声音似乎被刺激了一下,变得更加冰冷,从红与黑交错的光芒虚空之中,裂开一道缝隙,缓缓走进来一道高大的影子。

    一具泛着蓝色光泽的尸体,外皮腐蚀的部分和衣服连在了一起,看起来破破烂烂,就仿佛是裹着碎布的弃尸。

    从模样看,除了身体呈蓝色以外,似乎和其他腐尸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动作可一点都不像,仅从走路的步伐就可以看出,这具尸体的行动异常灵敏,腐尸那股浑浑噩噩,半生不死的感觉也无法在它身上感受得到,那双深陷凹陷下去的腐烂眼眶里,透露出沉着冷静的蓝芒。

    仔细打量了几眼,我一拍掌心,怪不得那么眼熟呢,除了个头稍微矮小一点,两手空空没有武器以外,模样不是和再生妖塞尔森那家伙差不多吗?

    果然天下尸体是一家吗?

    “尸体发火?”虽然已经几乎确认了对方的身份,我们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正是正是,虽然我不大喜欢这个叫法,不过名字只是代号,随你们喜欢吧。”对面的尸体,也就是尸体发火,将双臂一张,仿佛原谅了我们这样叫它似的,尽显大度。

    “喂,沙希克,那家伙似乎比你还有风度。”图拉科夫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沙希克的腰。

    “滚一边去。”

    沙希克转头瞪了一眼,恨不得将死对头的嘴巴给拧下来,竟然将自己和一具腐尸相比较?这家伙的嘴巴还真是和萨绮丽说的一样,根本没有连接到脑子上面。

    “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既然被抓了个正着,懊悔已经无用,我到是很好奇对方是怎么发现我们。

    “噢噢,是这个问题吗?告诉你也无妨,找在半个多月之前,我就感觉到了有小老鼠的气息透进来,只是当做没发现,小小的布置了一下,果然被我抓到了,真是没有白费一番苦心。”

    “这么说,并不是我走错了,而是因为你早早的设下陷阱的关系?”我眼前一亮。

    “正是如此。”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我中了陷阱还那么高兴,尸体发火还是很好心的帮我解了惑。

    “看,我就说吧,我是不是路痴,没有走错路。”我立刻回头,朝萨绮丽她们解释道。

    三人一阵无语,这家伙,比起眼前的强大威胁,更关心被别人误会是路痴吗?该说是乐观好呢?还是根本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也就是说,阁下不打算轻易让我们通过了?”以破坏气氛的莫须有罪名,图拉科夫和沙希克联手将我拉到了后面,萨绮丽上前一步,正式面对尸体发火。

    “那当然,莫非你们认为,我辛苦布置下来就是为了拦住你们,和你们聊一会天?”尸体发火理所当然的笑着说道。

    我们也没抱太大希望就是了。

    “听说阁下尚未突破世界之力境界,对吧。”萨绮丽不慌不忙的笑着,继续问道。

    喂喂,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告诉敌人,对方又不是傻瓜。

    “没错,离世界之力境界,还差上那么一点点。”尸体发火同样是神色悠然的应道。

    笨蛋,笨蛋出现了!!

    “尚未达到世界之力境界,就那么有自信同时对付我们四个领域境界吗?”

    让人如沐春风的嫣然一笑,萨绮丽将手中的法杖举起,忽明忽暗的幽幽光芒从上面散发出来,照亮了她俏脸上的自信笑容。

    “就我而言,这里是阁下的地盘,就算我们有四个人,也没有把握能够奈何得了你,但是反过来,如果阁下没有世界之力境界,我也同样有自信,能够不惧你的任何手段。”

    闪烁着蓝芒的瞳孔,在我们四人身上一一扫过,似乎在估算着实力,好一会儿,尸体发火发出一丝难听的笑声。

    “说的好,人类,你并没有骗我。”

    称呼从小老鼠变成了人类,显然,萨绮丽的冷静,以及她的实力,已经赢得了尸体发火的尊重。

    “正因如此,我们并不想浪费无谓的气力,如果你我能各不相关,不是最轻松的结果吗?”眼看尸体发火似乎有所松动,萨绮丽更进一步的说道。

    尸体发火目光闪烁着,似乎在沉思,衡量得失,许久才缓缓开口,却是反问。

    “人类,你认为你的话,有可能实现吗?”

    “我想不大可能,就如刚才所说,千辛万苦布置,可不是为了和我们聊天,不过为了更轻松的结果,稍费点唇舌尝试一下,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桀桀桀桀,说的好,难得遇到像你这么聪明冷静的人类。”尸体发火仰头大笑起来,脚下的魔法阵似乎都在随着它的肆意笑声而晃动。

    忽然地,笑声一顿,它低下头,冷冷的注视着我们。

    “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们答案——不可能!”

    “萨绮丽,我都说了,和怪物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尤其是这种腐尸,大概脑子早就已经腐烂掉了。”

    图拉科夫大大咧咧扛着武器走上来,发挥着他的嘲讽大嘴。

    “真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难得和图拉科夫的看法相同一次。”沙希克也走了上前,没想到素来谨慎小心,不打没有把握的仗的他,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们真是的,我不管了,怎么样都随意吧。”看看左右站上去,和尸体发火摇摇对峙的二人,萨绮丽头疼的捂着额头,叹了一口气。

    无论是敌是我,看起来都兴致勃勃,这场战斗在所难免。

    我也迈出了步伐,打算和大家并肩作战,没想到刚走几步就被萨绮丽拉住,摇了摇头,她拉着我退后到边缘。

    “先让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去吧,他们两个大概也是憋了许久,早就想痛痛快快来上一场战斗了。”

    想到是为了指导我,这两个人才一直过着无聊的历练日子,还陪自己钻了半个多月的洞穴,心里有一些愧疚,我点了点头,和萨绮丽一起退后。

    刚刚停下,三股浩大恐怖的领域力量已经爆发出来,互相碰撞在一起,刮起如同尖刀一般的呼啸烈风。

    “真是心急的家伙。”萨绮丽摇了摇头,手中的法杖轻轻一点,一面白骨之墙从无到有,飞快的在前方筑起,将战场吹刮过来的气势烈风挡了下来。

    这时候,二人一怪已经实打实碰撞上了。

    图拉科夫手中的是一把双手剑,一把单手斧,并没有用他的宝贝巨神之刃,道理很简单,尸体发火,光听名字就知道对方是火焰属性的,虽然镶嵌了完美红宝石的巨神之刃,有一定几率无视火焰抗性,但是几率太低,拿来对付火焰属性的怪物显然不是理智行为。

    沙希克的武器出乎我意料之外,我看过他出手,都是一袭风骚的长披风,加上造型优雅美观的剑盾,对付小虾小将,招式拉风的不得了,是那种典型的要风度不要温度的骚包男。

    而现在,面对尸体发火这样的强敌,他却换上了一把不怎么优雅的巨锤。

    圣骑士用双手巨锤?这个组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不仅仅是圣骑士,其实就连最合适使用巨锤的野蛮人职业,真正以巨锤为主武器的野蛮人也不多,这些野蛮人大多都是冲着不朽之王套装里面的锤子而去。

    将我目瞪口呆的样子,萨绮丽显然是早有所料。

    “很惊讶吧,别看沙希克的性格谨慎小心,好像乌龟一般保守,就以为他一定是防御型的骑士,其实这家伙是货真价实的暴力骑士,一旦爆发起来,一点也不逊色于图拉科夫。”

    顿了顿,萨绮丽微微抿着嘴,流露出些许笑意。

    “至于为什么他选择了巨锤作为主武器,小弟,你听说过圣骑士的终极招式——天堂的丧钟吗?”

    “听说过。”

    我不断点着头,何止是听说过,还见识过卡洛斯的迷你版天堂丧钟,并且硬碰过,可以说绝大部分的冒险者,都没有我对这招那么了解。

    “沙希克这家伙,据他自己说,他选择了圣骑士这个职业,就是因为被圣骑士的天堂丧钟这一招所迷住,所以就连武器也选择了巨锤。”

    “原来如此,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巨锤,就是为了在将来学习天堂丧钟这一招吗?从历练的第一天开始就有了目标,沙希克大叔真厉害。”

    就算是我,也不得不为沙希克的意志所感叹,天堂丧钟这一招是圣骑士的绝学,非世界之力境界不能使用,而且就算达到了世界之力境界,也不一定就能学会。

    纵观暗黑大陆万年时间,书里面有记载的,也就只有圣骑士格瑞斯华尔德掌握了这一招,并用这招干掉了当时的七魔王之一。

    因此,也就是说,沙希克从一开始就确立了要达到世界之力境界,并学会这招的梦想,当然,梦想谁都能竖立,但又有谁能像沙希克那样,从那时候一直坚持到现在,历经以百多年的时间,从未动摇过?

    看到他手中的巨锤,我就仿佛看到了他坚持百年的意志希望,心中原本残留的一丝滑稽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敬佩。

    再看另外一边,面对二人的狰狞武器,尸体发火却依然是赤手空拳,毫不慌张,那双干枯细小的手臂,竟然有几分地狱格斗熊那一双熊掌的坚实。

    图拉科夫的剑斧砍下,它抬起手臂一挡,竟然硬生生的挡下来,沙希克的巨锤跟着挥过,宛如重型碾压机一样,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但是尸体发火的手臂一挥,竟然也将巨锤给推开了。

    就算换做我的地狱格斗熊变身,我也做不到这种程度,这家伙不愧为鲜血荒野的领主,有点真功夫,怪不得有信心对战我们四个领域级强者。

    感谢浩渺星空酱的打赏,虽然离第六名有一段距离,分类前六基本已经没什么希望了,不过话既然放出来了,小七就不会收回,继续努力吧,尽人事,看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