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寻找鲁科加斯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寻找鲁科加斯火光之中,图拉科夫那张皱巴巴,露出可怜到极点的表情,显得尤为滑稽。

    “图拉科夫……”

    端坐在我身旁,一手护着我的萨绮丽,就仿佛高高在上的法官一样,看着眼前的野蛮人,神色之中充满了公正和怜悯。

    “冒险者的规矩应该懂吧,总不可能让小弟白白送你一块完美级的宝石吧,在说,小弟还未必愿意换,你急什么?”

    “萨绮丽。”图拉科夫看着自己多年的战友伙伴,快要哭出来了。

    “你是我的战友吧,是多年性命相托的伙伴对吧,现在就不能稍微站在我这边为我说点好话吗?”

    “正因为是伙伴,才不想看到你堕落,站在你那边?莫非要帮着你诈骗一个新人?”萨绮丽提高音量,脆声反问道。

    “我可没这样想,至少劝新人小弟交换红宝石啊,让他给点优惠价格啊什么的,这种事情总不难吧。”图拉科夫小声嘀咕道。

    “话是这么说……”

    “对吧,应该帮帮我才对吧。”

    “可是我和小弟一见如故。”

    “几十年的战友情竟然被一见如故比下去了吗?!”图拉科夫怒掀茶几。

    “按道理来说是不会的。”

    “是吧,果然还是要站在我这边吧。”

    “可事实就是这样,没办法。”

    “你这恶魔!!”图拉科夫被戏耍的快要疯了。

    “好了,绮丽阿姨,在作弄图拉科夫大叔的话,他脑袋可就要烧开了。”见图拉科夫气的连光头都通红通红的模样,我忍住笑意,给两人圆场了。

    “哼,这种家伙不值得同情,小弟,如果那块红宝石自己留着有用的话,就不用不着同情这家伙,反正就算给他,他也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凑齐五块。”萨绮丽娇哼一声,温柔的摸着我的头道。

    “谢谢你,绮丽阿姨,我已经决定了。”我好不容易才憋住笑容,道。

    其实萨绮丽还是帮图拉科夫说话了,只不过她用的是另类苦肉计办法,通过调戏作弄图拉科夫,让他看起来更加可怜,引发我的恻隐之心,使得内心的天平秤发生倾斜,可是图拉科夫这笨蛋还不自知,在那朝萨绮丽横眉竖眼,真是愧对了对方的好心。

    当然,其中这种办法的作用有限,如果我的确不想交易的话,就算使用这样的苦肉计,也不能动摇我的决心,这种办法,只能是在我犹豫不决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这意味着萨绮丽也考虑到了我的情况,并不想让我为难,对于这种情况,只是顺手轻轻推上一把,并不想插手左右这场交易,成与不成还是看我。

    怪不得拉斐尔好几次在我面前称赞萨绮丽,她的确是有着七窍玲珑心的女人。

    “这颗完美红宝石我也不一定用得上,交易到是没多大问题……”

    我话还没说完,图拉科夫就激动的鬼吼鬼吼起来,让我不得不顿住,无奈的看着他,等了好一会儿,他平静下来了,才继续说道。

    “但是呢,完美级的宝石有多罕有,大家也都知道,我并不想用这颗红宝石随便换些东西,所以说,图拉科夫大叔,如果你有完美级钻石的话,我可以和你交换,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抱歉了。”

    “完美级的钻石……”图拉科夫的两条粗眉毛几乎拧到了一块。

    虽然同样是完美级别,不过红宝石的供求要比钻石大许多,相对而言,完美级钻石也不是那么难弄到手,可是……

    “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如果是完美级钻石的话,我说什么也能弄到一颗,可是最近联盟也在回收完美级钻石,大家手头上有的,差不多都拿去和联盟交换其他了,这就有点难办了。”图拉科夫喃喃自语道。

    回收完美级钻石?

    我眼前一亮,应该是出自阿卡拉的手笔没错了,相比我,她更加着急,更加希望能够早点给小幽灵做出【那样东西】。

    话说那玩意究竟是什么啊混蛋,不带这样吊人胃口的,真的超在意啊混蛋!

    我刚想说点什么,就见图拉科夫猛地抬起头,牙齿一咬,拍拍胸膛:“没关系,虽然有点困难,但大不看多付出点代价,我就不信一个完美钻石都没有了,新人小弟,这笔交易成了。”

    “既然这样,那就说定了,拿去吧。”一道璀璨唯美的红色抛物线划过,准确的落入图拉科夫手中。

    “这……你就不怕我赖账?”图拉科夫愣愣的看着手中的完美红宝石,再看看我。

    虽然说冒险者大多都是一诺千金,但是这完美级的宝石,实在太珍贵了。

    “没关系,我相信你就是了,再说要是现在不给你,你怕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心里都要挠痒痒了。”

    “新人小弟真是太了解我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哈哈哈哈。”图拉科夫感激的哈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并没有拍着胸膛的信誓旦旦保证,但是图拉科夫,沙希克和萨绮丽更加亲近的眼神,我已经察觉到了,因为我的信任,三人也逐渐地认同我,不是当成朋友,而是可以性命托付的伙伴。

    所谓的投桃报李,大概就是这样,天底下,并不是没有无缘无故的,但是大多时候,都是一方先抛出橄榄枝,另外一方做出回报,才能在彼此之间建立一道信任桥梁,我只是选择了先货后款,却收获了三人的信任和认同。

    “不愧是我一眼就看中喜欢上小弟,没有让我失望。”萨绮丽将我搂在香软的怀中,亲昵的在我的脑袋上蹭着。

    “你只是看中了我比较好欺负对吧。”被萨绮丽布偶式的摆弄着,我无奈翻了一个白眼。

    那边,图拉科夫已经迫不及待的眼镶嵌了,只是没想到这货的闷骚程度和沙希克有得一比,在关键时刻,竟然还在那装腔作势,握着宝石的手左摇右晃,就是不肯往巨神之刃的凹槽里镶上去。

    等的我们快要不耐烦了,他才猛地一按,手中的红宝石消失,巨神之刃也随之红光一闪,剑刃上隐约流萤着一层淡淡的艳丽红光。

    “哈哈哈哈哈,这把剑终于到了可以用的时候了。”左右看看,图拉科夫抑制不住大笑起来。

    只镶嵌一个完美级的宝石,这边巨神之刃还比不上精华级的暗金武器,甚至是金色武器的属性,但是有两颗的话,却可以媲美暗金,甚至犹有胜之,这把剑也终于到了见血的时候了。

    “我已经是天下无敌了,哈哈哈哈~~~~”图拉科夫高举着巨剑,剑刃上的红光隐约和头顶悬挂着的血月散发出来的光晕融合在一起,看起来还真有那么点血色战神的感觉,只是……

    “超不爽。”

    不仅仅是老对头沙希克,连萨绮丽都见不得图拉科夫现在小人得志的模样。

    “小弟,有什么办法可以打击一下这家伙,给他泼盆冷水?”想了想,萨绮丽忽然问道。

    “这个嘛……”

    我对图拉科夫现在的得意摸样,到是没太什么深仇大恨,只是这撕扯耳膜的巨大笑声,实在太烦人了,如果能让他消停下来的话……

    “有了。”我忽然笑了起来,在沙希克和萨绮丽期待的目光中,悠悠的掏出搞基剑。

    “说起来,我似乎还有一颗完美级的蓝宝石。”

    话还没落音,图拉科夫的笑声愕然而止,瞪大牛眼看过来,呼吸猛地急促。

    “真的?!!!”

    “然是真的。”眼看图拉科夫像变脸似的,表情精彩的变幻着,我不待他说话,继续说道。

    “只可惜……我也说过了吧,这把剑里的恶魔,需要耗费宝石镇压,那枚完美级的蓝宝石,就在这里面。”

    图拉科夫当时就噗通一声,脸朝地直接栽倒下去,然后撕心裂肺的哀嚎起来,抱着头满地打滚,仿佛他那条象征野蛮人身份的小辫子被人割掉了一样。

    而萨绮丽和沙希克,则是很无良的大笑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将还赖在怀里呼呼大睡的小幽灵塞入项链里,揉着眼睛从帐篷里出来。

    篝火竟然还燃着,真稀奇了。

    不过看到睡前还留有数十根的粗大枯枝,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篝火里的火炭堆积多了一大圈,我的脑海里立刻就勾勒出一副真实场景。

    黑摸摸的半夜里,萨绮丽打着哈欠从帐篷里出来,给篝火添上枯枝,让其不灭一直染到天亮的场景。

    至于为什么她要这么做,我的目光落到还在被火焰炙烤着的大自然戒指上面,无语望天。

    她的怨念到底有多重啊。

    这也让我更加坚定了以后绝对不能惹上萨绮丽的决心,要是被她惦记上了,恐怕数年,数十年之后,她都会念念不忘的找机会作弄你一把。

    小心的将大自然戒指收起来,在外面转了一圈,收集了些枯枝干草准备做早餐之用,回来的时候,另外三人也都起来了。

    ……

    “不出意外的话,下午就能到达邪恶洞穴了。”抬头看了看太阳的位置,萨绮丽很肯定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三人是怎么确定的,不过想来以他们的经验,不会出错,我不由更加的期待起来。

    鲁科加斯,究竟会不会在那里呢?我有一种预感,或许这次没走错。

    “怎么,新人小弟,已经迫不及待了?哈哈哈,没问题,有我老图在,开路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图拉科夫甩了甩手中的巨神之刃,满脸兴奋。

    这家伙,新入手了武器,立刻就饥渴难耐了,整个上午,大家什么都没做,就给他找了一个实力不弱的沉沦魔营地开刀。

    虽然我们已经一再吩咐他,留下那三个精英级的沉沦魔巫师最后一击让我来补刀,可是这家伙愣是兴奋过度,给忘记了,挥舞着镶嵌了两个完美红宝石的巨神之刃,直接将敌人烤成了灰烬。

    结果三个精英,爆了一件蓝色,一件白板,金币药水若干,连颗碎裂的宝石都没有,图拉科夫也因为被我们三个揍成了猪头。

    “你省省吧,别忘记这次的目的是为了让小弟历练,给我呆一边去。”萨绮丽没好气给这大块头甩了一脚。

    数小时后,太阳已经偏西而下,终于,在平坦的草原上,一个突兀升起的小山出现在面前。

    等再靠近数千米,找到高点一看,我才吸着冷气的发现,前面那座哪是什么小山,分明就是一个凸起的巨大洞口,形状就仿佛是恶魔张大的嘴巴一样,光是站在远处一看,就能感觉到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教练,这和第一世界那玩意似乎不像啊,我记得第一世界的邪恶洞穴门口,旁边还插着法拉老头弄的旗子,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邪恶洞穴三个大字,完全把气氛给破坏了,乍看之下就像是游乐场里的鬼屋入口。

    看出我心中的震惊和疑惑,三人笑了起来。

    “里面可是这片鲜血荒野的领主的家,对方自然是要把家门口修饰的大气一些,和第一第二世界不一样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鲜血荒野的领主还是尸体发火吗?”我觉得我得确认一下。

    “没错,其实这家伙虽然霸占着鲜血荒野,但据说实力还没有达到世界之力境界,算不上是强大的领主,只不过我们营地也在鲜血荒野,比起其他强大的领主,像尸体发火这种弱小的邻居,无疑更好相处,所以这么多年来到也相安无事,便宜了它。”萨绮丽哼了一声,一副很不屑的样子。

    “没想到这次居然联合其他领主搞起了小动作,当初真应该将它做掉。”

    “对对对,我觉得以我们三个小队的实力,已经足够讨伐尸体发火了,要不是拉斐尔一直阻止,早就去找它麻烦了。”图拉科夫挥舞着巨神之刃,豪气十足。

    “不能太乐观,在洞穴里面,人多的优势发挥不出来,到时候反而中了尸体发火的计那就麻烦了。”谨慎的沙希克摇了摇头。

    “沙希克说的对,洞穴难以发挥群体实力,想要讨伐尸体发火,兵贵精而不贵多,一个世界之力境界强者出手,可比我们一群人去好多了。”

    萨绮丽也赞同沙希克的看法,让图拉科夫很是不服的撇了撇嘴,这家伙,有了这把巨神之刃以后还真是自信爆满啊,我看就算让他去单挑尸体发火,说不定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不管如何,至少我们这次来不是为了讨伐尸体发火,就先把它放在一边吧,目的地就在眼前了,大家加把劲。”

    踏着不紧不慢的脚步,经过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后,巨大的洞口终于呈现在眼前。

    洞口直径足有十米多高,洞穴外形像是一个人头形状,如果拉远点距离看,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是一个僵尸脑袋张开嘴巴后的模样,不得不说,这尸体发火的品味很独特,至少够自恋的,我要是长成它这模样,早就把自己埋起来一辈子不见人了,哪还有脸在家门口弄个巨大头像。

    不知道是这头像入口做的太惟妙惟肖,还是真有其事,反正站在入口处,我闻到了一大股让人作呕的腐烂口臭味,该死的,难怪冒险者不常来,谁没事愿意往腐尸的嘴巴里钻啊。

    到是另外三人习以为常,哪怕是身为女人的萨绮丽也没表现出异色,不愧是在第三世界混了那么多年的老前辈。

    好吧,我可不是为了闻尸体发火的口臭才来到这里,办正事要紧。

    按照拉斐尔所教的,判断鲁科加斯在不在里面的方法,我深呼吸一口气,合上双眼。

    妖月狼巫,变身!

    我:“……”

    看着白光闪起的一刹那,就已经躲到十米开外去的萨绮丽,我再次无语。

    连从洞口喷出的恶臭味你都不怕,见到妖月狼巫却立刻闪出那么远,究竟是要闹哪样?

    我郁闷了,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或许当初应该忍着被三人嘲笑,被萨绮丽当抱枕的危险可能性,将地狱格斗熊展示给他们看。

    算了,办正事,办正事。

    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来到洞穴口正下方,蹲下,按照拉斐尔所授,然后将耳朵贴在地上,合上双眼,精神力高度集中起来,凝神静听。

    三人站在远远的地方,好奇的看着我的举动,之所以拉斐尔教了我却没有教他们,是因为这种办法只有世界之力强者使出来,才能感受到鲁科加斯的存在,妖月狼巫虽然不是世界之力境界,但是精神力比世界之力境界还要更胜几筹,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

    继续求月票,第六感告诉小七,这个月应该拿不到分类前六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