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老板,先来个妖月狼巫
    ********************************************************************************************************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果然恢复正常了,不过这一路上,也少不得被他们几番揶揄。

    “哟,大领域高手。”图拉科夫如是笑着,怪里怪气的称呼道。

    “你想酸死我是吧。”我搓了搓手臂,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那该怎么叫,领域高手的话,再一口一个小弟的叫你,似乎也不大合适了。”沙希克也加入了调侃行列,两个人挤眉弄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是多年的好兄弟而不是死对头。

    “那简单。”我深沉笑着,一股命名帝的磅礴气势从身上抖出。

    然后,大拇指高高竖起,牙齿闪亮闪亮的朝他们一笑。

    “请叫我大帝。”

    三人无语了一阵:“你确定要怎么叫?”

    “对不起,就当我刚才是在放屁吧。”

    想到如果真变成这样,走在大街上,被大帝大帝的叫着,简直就像是在玩羞耻play一样,我为自己没有考虑后果的胡言而感到深深蛋疼。

    就算是命名帝,也会有猫失前蹄的时候。

    “小大帝”萨绮丽热乎的从后面抱上来,一脸促狭笑意的在耳根上轻声呵气道。

    “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们,不要再说了!!!”我难为情的捂着耳朵在地上拼命打滚。

    “好了好了,不作弄小弟你了,不过有几个问题还得再确认一下哦。”

    见我夸张的反应。以及作茧自缚的懊悔表情,三人都不禁笑弯了腰。这时候,年轻控的……哦,不,是亲切的萨绮丽才拍着我的肩膀,将笑脸一板,可还是装的不像。

    “什么问题,说吧。”我抖了抖斗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首先,我最感兴趣的是小弟你的领域属性。究竟是什么,能和我们说说吗?”

    “呃……没什么问题……”想了想,我点头道。

    这个问题并不出乎意料之外,甚至比问我是领域的哪个阶段更为优先。更为重要。

    因为到了领域境界。实力的提升并不费事,就算是天资相对愚钝的冒险者,花费多一点时间。也能慢慢从初级熬到高级。

    可是领域属性,却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每个人的天赋,潜力,战斗风格,甚至影响到以后世界之力境界的强弱,所以说。如果想要了解对方的实力,潜力。有经验的人肯定会先问领域是什么属性,而不是到达了哪个实力等级。

    我刚才思考的问题是,究竟是将地狱格斗熊的领域属性说出来,还是妖月狼巫的领域属性说出来,或者两者都透露,这到不是什么大秘密,只不过考虑到昨晚才刚刚给了三人一次沉重打击,还是先让他们喘口气,以后再解释,现在先跟他们说一种比较好。

    至于是哪一种,我并没有花太多时间考虑,当然是妖月狼巫了,地狱格斗熊……每次在陌生人面前展现地狱格斗熊的时候,都像是在进行着什么自曝的羞耻play,这时候,我是多么的怀念血熊那勇猛残暴狰狞巨大的姿态。

    “是冰冻属性。”我飞快的回答道。

    冰冻属性,加上妖月狼巫继承自月狼的神圣冰冻光环天赋,实力稍微弱一点的敌人,被笼罩在这两者里面,直接就是变成冰棍。

    “冰冻属性吗?不错不错。”三人猛地点头,显然十分看好这个属性。

    “嗯,精神和灵魂也能冰冻。”我继续说道。

    “精神和灵魂吗?不错不错。”三人继续下意识的点着头,如是数秒过后,忽然像是被猛地拔掉电源的机器人版,嘴巴惊讶的大张着,一动不动。

    许久,三人艰难的回过头,动作十分僵硬,以至于我的耳朵里似乎传来了哒哒哒的齿轮转动声。

    “小……小弟,你又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对吧。”萨绮丽目光温柔的看着我,仿佛像和蔼的母亲在对自己的儿女劝告,撒谎的孩子可不好哦。

    “没有骗你们。”我暗暗挠头,同时又为自己的决定庆幸,要是把自己拥有两种领域属性的事说出来,他们岂不是要直接吓晕过去。

    “真的?”

    “真的!”

    “……”

    “……”

    “呜呜”

    “别哭啊!!!”

    “小弟欺负人。”

    “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再这样下去,我身为冒险者的自信就全没了!”

    “我也不想啊,而且就是因为知道这样,所以我才一直不大愿意说出来。”我哭笑不得的辩解道。

    “小弟是第一个伤的我那么深的男人。”

    “这种这种让人误会的话请务必不要在营地里说出口!”

    “小弟你可要负起责任。”

    “好吧,那让我看看你的领域实力和属性。”

    “原来一直在演戏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吗?”我怒掀心灵的茶几,大人这种生物,实在是太肮脏狡猾了!“真的要看吗?”既然如此,我也稍微吊吊你们的胃口吧。

    “当然是真的,嗯。”萨绮丽重重的把头一点。

    “可是……”

    “可是什么,啊,莫非小弟也学狡猾了,在吊我们的胃口?”萨绮丽立刻就察觉到我的阴谋了。

    你也知道是【学】啊!到底是和谁学的?

    我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继续顾左右而言他,摆出一副顾虑重重的模样。

    “我是……我是怕让你伤心啊,绮丽阿姨。”

    “我已经习惯了,放马过来吧。”

    “这样不好。我是真的怕你受伤。”我语重心长的劝告。

    “啊啊啊,小弟真是太罗嗦了。是在小看人吗?”萨绮丽美目一瞪。

    “真的没关系?”

    “没有!”

    “到时候可不要怪我。”

    “罗嗦,亮出来吧,老娘不怕。”

    很有那么女中豪杰风情的两手把细腰一叉,不过这副模样,是不是会让以前温柔亲切的一面崩裂?

    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也跟着起哄,好吧,其实我真的不是危言耸听,至少对于萨绮丽来说,她一定不会想见到我的妖月狼巫形态。

    “嗯。那么……”

    顿了顿,白光一闪,一身似神官白袍般的妖月狼巫显现。

    但是,呈现在萨绮丽。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三人的。却并非是眼前妖月狼巫的模样,随着耀眼的白光闪过,他们站在了一片夜空下。

    清风吹拂着脚下苍茫古老的土地。一望无垠,突出了那唯独一块平地升起的斜斜高崖。

    高崖顶上,一道纤细的影子迎风站立,朦朦胧胧,仿佛随时会随着风儿消散,分辨不出男女。更看不清模样。

    只是,三人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道影子,是在仰望着天空。

    他们的目光,也不禁跟随过去。

    好纯净的夜空!

    三人齐齐发出感叹,活了那么多年,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干净的夜空。

    没有一颗星星,也不见一丝云朵,纯净的就好像是婴儿的眼眸一样,夜色弥漫中,竟然朦胧着一层梦幻般的碧光。

    而那唯一挂在上面的,散发出皎洁白光的圆月,则是瞳孔。

    皎洁白色的月亮……

    看惯了暗黑世界的血月,明明是第一次见到,是如此突兀的存在,但是三人心中却一片平静安详,仿佛这样的月亮,理所当然的应该出现在这里,悬挂在这片纯净夜空一般,兴不起丝毫的波澜惊讶。

    地上,高崖顶处的人影,此时和圆月散发出的皎洁光晕,融合在一起,人就是月,月就是人,再也不分彼此,天地之间仿佛也跟着连接起来,整个世界就仿佛陷入恬静的睡梦之中一样,让人迷醉,让人安详,让人情不自禁的也跟着合上双眼,陷入沉眠……

    不对,等等!

    猛地,萨绮丽睁开眼睛,一切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一刻的无垠草原,抬头一看,却是晴朗白天。

    她惊出了一身冷汗,不知道自己已经迷失了多久,哪怕是只有不到一秒,对于一名混迹在危机重重的第三世界的领域高手而言,也是十分可怕的时间了。

    比之身为法师的萨绮丽,沙希克慢了一拍才清醒过来,而图拉科夫则是慢了好几拍,从这里就可以看出野蛮人的精神力量有多么残念了。

    “小弟呢?”懒得理会还在迷糊的挠着大光头的图拉科夫,萨绮丽目光一扫,却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陌生的,却散发出淡淡熟悉感的人。

    身穿着怪异庄严的白袍,似祭祀,似神官,浑身散发出恬静而又庄严神圣的气息,就仿佛刚才在幻境之中看到的那一轮皎洁圆月,脸上带着似狼似狐的精致面具,只露出一小半圆润白皙的下巴轮廓,如果只依照这部分猜测性别的话,九成九的人都会认为是女性。

    “你……你是……”萨绮丽瞪大眼睛,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认不出了?”

    对面传来的声音,似乎受到这身着装打扮,以及气质的影响,带着淡漠和肃然,不过看其屁股后面,从宽松的白袍摆子里钻出的狼尾巴,摇来摇去,却在透露出无辜之色。

    “小弟?”萨绮丽不确认的问道。

    “正是。”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想找谁问一问。”我叹了一口气,歪头想了想,解释道。

    “反正,大概是狼人变身衍生的技能,就当做是这样好了。”

    “什么就当做是这样。小弟真是的,就算外在变得严肃成熟了。心里却还是小孩子,这种事情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理解呢。”

    确认了我的身份以后,三人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生分之色消失,语气也重新变得关切起来了。

    关于【心里却还是小孩子】这句话,我觉得,唯独萨绮丽没有资格说我。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该怎么解释,不过正是因为这样的变身。才能让我拥有领域境界的实力。”

    萨绮丽三人想了想后,似乎接受了我的说法,的确也是,或许也只有如此神奇的变身。才能让一个伪领域高手。实力猛增至领域境界,这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任何德鲁伊都无法模仿。

    “这样看来。拥有如此独一无二天赋的小弟,可以说是天选之子也不过分,我们似乎在无意之中,认识了一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三人一旦认识到这一点,立刻就由原本的深受打击之中,回过气来。反而变得兴奋激动起来。

    是啊,这有什么好沮丧的。对方可是上帝的宠儿,命运的使者,被称为天才的自己,在这样的人面前,不过是和蚂蚁一样的角色。

    简而言之,就是不能再将对方当成人类看待,比如说巨龙,或者是天使,一个天才再怎么自负,也绝对不会和这两个种族的佼佼者去比较,因为从生命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两者之间的基础,有着天和地的差距,不是自己不给力,而是上帝太偏心。

    “咦,真的吗?或许在若干年后,因为这次的相遇和旅程,史书也会将我们三个的名字记载到里面。”沙希克也打起了精神,闻言叼着一朵玫瑰花。自我感觉良好的梳了梳头。

    “数百年前,伟大的赌神图拉科夫,教会了天选之子赌术,让他成为赌桌上无往不利的王者……会被这样记载到里面?”绝对脑补过头的图拉科夫,大脸笑成了一朵残花。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就算真的写了,也绝对不是在夸你,而是在指责你教坏了小弟。”果然,沙希克和萨绮丽异口同声的反驳道。

    “我说……你们也太夸张了一点,我可不是什么大人物。”见他们越聊越起劲,仿佛真有这么回事般,我连忙插话进去。

    “现在不是,以后就是了。”三人再次异口同声,相视一眼,都乐了。

    我:“……”

    “好了好了,你们看,小弟的脸都拉得老长了。”萨绮丽神色一正,咳嗽道。

    带着面具你又知道?我将心灵茶几重重一掀。

    “这都怪拉斐尔,她一定是故意的,只说了小弟是天才,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多说,一定就是为了这时候让我们失态。”

    提起罪魁祸首,三人不由的咬牙切齿,就连我也忍不住磨牙,这种事情,拉斐尔的确应该早点和三人解释清楚比较好,现在大家一惊一乍的,恐怕正是她最想看到的一幕吧,若是让她看到了,恐怕会躲在被窝里直偷乐吧。

    “说起来,刚才的幻象是怎么回事?”三人一阵玩笑,将由妖月狼巫带来的震撼气氛舒缓了下来,这时候才进入正题。

    “我也不大清楚,第一次见到这个变身的人都会产生幻觉,不过以后大概心里下意识有了防范,就不会了。”我困惑的解释道。

    “这个变身……拥有罕见的幻术能力吗?”萨绮丽惊奇的瞪大美目。

    “嗯……不过不怎么熟练就是了。”

    我点了点头,任谁见识过人妻骑士的幻术,都不会再敢自称自己已经能精通幻术。

    “竟然是幻术!这能力也太无赖了一点吧!”沙希克和图拉科夫同时苦恼的呻吟道,尤其是图拉科夫,身为一个野蛮人,精神方面天生的苦手,他对幻术尤为头疼。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傻话,小弟能够掌握幻术这个已经失传的能力,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吗?”萨绮丽恨其不争的说道。

    “你是法师,不畏幻术,自然是这样说。”

    两个大男人的眼神依然十分忧郁蛋疼,本来好战的图拉科夫,还想找个时候和同为领域境界的新人小弟比试比试,现在,打死他也不会去面对这种类型的对手。

    “算了,小弟,不要理会这两个没出息的家伙,不过说到幻术的话……”萨绮丽上下好奇的打量着我。

    “你这副模样,该不会也是幻术变成的吧。”

    “货真价实。”

    “嗯哼,那可要……我抓!”

    绕我转了半圈,来到身后,忽然间,萨绮丽身后抓向了我的尾巴。

    太甜了!!!

    我一个飞快的转身,躲了过去。

    “绮丽阿姨,你这是要干什么?”我头疼的看着眼前目光死死盯着我的尾巴,就仿佛找到了新奇玩具的女人。

    其实说了那么多,你的目的就是想抓一抓我的尾巴对吧!

    “小气,被我抓一下又不会少块肉。”阴谋败露的萨绮丽很是小孩子气的鼓起了嘴。

    “那可不行,尾巴可是很重要的地方,不能随便乱抓。”我严实的将尾巴保护在身后,一边警惕对方的动作一边解释道。

    虽然并不是【一旦尾巴被抓住就会使不上力气】这样的设定,但是数遍所有长了尾巴的种族,乃至所有长了尾巴的生物,恐怕都找不到任何一种,喜欢被别人抓着自己的尾巴,当然,爱人和亲人之间的亲昵除外。

    而且对于某些种族而言,尾巴也代表着重要的意义,比如说狐人族,我就因为多次手贱,在大庭广众之下去摸小狐狸的尾巴,才会屡屡被狐人族的男性十里追杀,深巷埋伏,正面挑战,背后拍砖,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我觉得有必要告诉萨绮丽这些事情,狐人族现在在第三世界的联盟里还不见显,但是随着两族的结盟,很快就会逐渐出现,万一萨绮丽不知道这样的规矩,伸手摸一把,被男性狐人当成是求爱举动,那乐子可就大了。

    “这个规矩我知道哦,怎么说也是比小弟多活了那么多时间。”

    结果,萨绮丽竟然是早就知道了。

    “知道你还乱摸尾巴?”我没好气的问道。

    “小弟又不是狐人族,对吧。”

    “那可说不定,或许我也有这样的规矩。”我做状恐吓。

    “咦……咦咦,这莫非是……莫非是……”萨绮丽一听,忽然做脸红害羞状,不好意思的偷偷看着我。

    “莫非是在……在拐弯抹角的求婚?不行啦,小弟,明明已经有了琳娅,太花心可不好。”

    我当时就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