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第三个办法
    *728*15,*

    ='';””””

    ……火山一经使出,沉沦魔营地正中心的地面立刻冒出拱起,冒出了一座一米多高的迷你火山,源源不断的熔浆容火山口流出。,

    忽地轰隆一声,伴随着更多的熔浆喷出来,从直径半米的开口里喷出十多个熔岩弹。

    虽然未经雕琢优化,但【火山】怎么说也是和巫师的招牌技能之一【陨石】同等阶位的技能,加上bug小护身符的加成,即使对于第三世界的怪物来说,威力也不容小视。

    喷出的十多个篮球大小的熔岩弹,以不符合自然的飞快速度坠落而下,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三四个沉沦魔被砸个正着,立刻手上的尖叫哀嚎起来。

    才砸中了三四个啊,我有些贪心不足的遗憾着。

    火山这个技能威力的确不错,但是有着极大明显的一个缺陷,就是形成威力的时间过长,从地面拱起,到形成火山,到爆发出熔浆弹,这整个过程起码要两三秒的时间,稍微机灵一点的敌人,早就不慌不忙的闪出火山攻击的覆盖范围了,所以说,这个技能最主要的作用不是制造伤害,而是打乱敌人的阵型。

    当然,如果是走元素系专精,经过改良优化弥补掉这个巨大缺陷的话,火山肯定也是能成为强大的伤害技。当然和陨石是没办法比,一个真法师。一个山寨法师,施术者的身份决定一切啊。

    我这纯天然火山,还是打了对手一个错愣,才能砸中几个,不然也只能欺负一下行动缓慢的腐尸。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火山喷出第二波熔岩弹的时候,我已经借助其制造的混乱,杀入了四散的沉沦魔里面。

    和那名眼看自己的老窝被毁,而气愤之极的精英级沉沦魔法师的阴冷目光对视一眼。我心里打了一个突,大叫倒霉。

    这个沉沦魔巫师的精英属性之一,竟然是力量光环!

    力量光环,圣骑士的一阶攻击灵气系技能。可以增加自身和周围友军的一定攻击伤害。

    对于目标远大。直奔终极技能狂热或信念而去的圣骑士来说,这个技能只不过是一个必须学的初始过度技能,没有多少个圣骑士会在这技能上花两个技能点。

    正因如此。这个光环出现在精英怪物身上,可以说是不幸之中的大幸,如果是神圣冰冻光环,或者是狂热光环等等,遇到这种精英,没有绝对的实力压制。你就绕着路走吧。

    对于其他冒险者而言是如此,可是对于我来说。这却不是一个好消息。

    增加伤害的光环,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敌人的攻击力,以自己这可怜的纸防御,本来对付沉沦魔还凑合,可是力量光环一加持,情况立刻就不同了.

    作为炮灰级别的怪物,沉沦魔在全方位的能力上都逊色于堕落罗格,尤其是防御和血量(以及智商),更是远远不如,唯独灵巧速度方面能勉强持平。

    现在经力量光环加持,它们的攻击力可能会提升到和堕落罗格相近,再加上同样的灵巧速度,也就是说,在攻击能力方面,它们已经不逊色于一个堕落罗格,这正是最让我蛋疼的状况,一群沉沦魔和一群堕落罗格,所能造成的威胁性可是天渊之别啊。

    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我打退鼓,和愤怒的精英沉沦魔巫师对视一眼,我闪身一跃,饶过了它,转而杀向旁边另外一只沉沦魔巫师。

    同样是能够复活沉沦魔,这个普通级别的沉沦魔巫师,可比那个精英好杀多了,自然是要先干掉它,以及另外一个普通级的沉沦魔巫师,这场战斗才存在一丝获胜的曙光。

    精英沉沦魔巫师立刻就察觉到了我的想法,手中的鬼头杖扔出一个浓郁火红的滚滚大火球同时,也发出尖锐叫声,提醒它的手下们。

    被火山扰乱的沉沦魔听到老大召唤,立刻清醒过来,发现我只有一个人,欺软怕硬的天性立刻暴露无遗,大叫大嚷的举着小片刀冲了上来,而被我锁定着的沉沦魔巫师,也慌忙的一边扔着火球,一边向它的老大聚拢,寻求安全。

    智商不低啊,这些家伙,还真的是那些傻乎乎胆小怕死的沉沦魔吗?

    我脑子转着,忽然开启了伪领域!

    伴随着结界的一阵刮地狂风,猛烈的威压顿时让所有沉沦魔速度都慢了几分。

    二重击!

    乘着这个机会,我照着眼前普通的沉沦魔巫师就是狠狠一刀下去,随着一声惨叫,这名沉沦魔巫师竟然直接挂掉了,这让我很是惊喜,不过想想头目级的堕落罗格也只能挨这样两刀多一点,沉沦魔巫师的血量防御,比之沉沦魔还要低,一击一个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沉沦魔巫师的死,让身后那名精英发出暴怒吼声,它可以复活沉沦魔,却不能复活沉沦魔巫师,死了,就等于是损失了。

    伴随着这声暴怒,同样一股半透明的能量结界从它身上释放出来,和我的伪领域对抗。

    顿时,震慑其他沉沦魔的威压为之一轻,它们的动作又灵敏起来。

    干死的,有这样一个精英,伪领域威压果然无效。

    我心里暗暗啧了一声,虽然是明知道的结果可还是很失望,迅速的躲过一枚火球,想着另外的沉沦魔巫师摸了过去。

    那名巫师似乎察觉到了死神的镰刀靠近,连忙恐惧叫着缩在了老大身边,可是没有用,它太脆弱了,一个二重击就能干掉。就算是有老大保护也没用,拼着挨几下。我也要将它先干掉。

    那五六十名沉沦魔还没有形成合围之势,让我有了足够的空间和时间,再次躲过精英的攻击,剑光闪过,第二名普通级的沉沦魔巫师死了。

    成功的干掉这两个麻烦敌人,我心里却并没有多少喜悦,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一名精英沉沦魔法师加上五十多个沉沦魔,这样的组合,着实让人头疼。

    知道对方不会再给我突袭的机会。我退后了一段距离,此时,五十多个沉沦魔已经将那名精英拱在中心,一个个朝我呲牙咧嘴的威胁尖叫着。

    有老大的伪领域对抗。有老大的复活术复活。它们没有任何理由怕我。

    接下来,将是一场艰难的拉锯战,看对面摆出的阵型。显然那名沉沦魔巫师很谨慎,打算打消耗战将我耗死。

    消耗战,肯定是免不了要打,可是也有不同的打法,究竟哪一种比较好,我一边警惕着对手随时的出击可能。脑子也在高速转动。

    第一种办法,是要在五十多名沉沦魔的保护夹击之中。寻找空隙,时不时给沉沦魔巫师来上一记,凭着二重

    ef=”

    )攻击的威力,大概十次左右,应该就能将那精英干掉。

    可是在五十多名灵活敏捷不逊色于堕落罗格的包围中攻击沉沦魔巫师,谈何容易,要是能轻易做到,和十一名头目级堕落罗格的那场战斗里,我说什么也会先将被保护起来的弓箭手干掉,还不就是因为没把握。

    第二种办法更加的蛋疼,那就是不停的杀,杀,杀,让沉沦魔巫师不停的复活,直到耗光它的法力,复活不了了,那时候就是我的胜利,单对单的话,我绝对不畏惧它。

    如果本体有地狱格斗熊那般的恢复力,我肯定会选择第二个办法,可是没有,我这样做的话,肯定会让对面的沉沦魔巫师十分高兴,它可巴不得和我打这样的消耗战术,看是谁先累倒呢。

    能想到的办法就这两个,而且两个都不靠谱,成功率最多只有一成。

    我在这边想着,对面的沉沦魔巫师可不愿意干等了,它残忍笑着,握着鬼头杖的另外一手上的弯刀,向这边一指,顿时,十多名沉沦魔杀了过来。

    先试试它们的斤两吧,就算同样是沉沦魔,每个的实力也有所不同,我牢记着萨绮丽所过的话,举剑迎了上去。

    铿锵一声,迎面飞扑过来的沉沦魔,小片刀狠狠砍在了我举起的盾牌上面,从盾牌上传来的力道让我眉头皱起,这攻击力,还真不比堕落罗格低了。

    来不及还对方一击,另外十多个沉沦魔已经的乱刀已经砍了过来,我连忙一个撤身,横移,希望能让这些沉沦魔拉开距离,逐个击破。

    可是这些小东西,还不负它们的矮小个头,十分灵活,一击不中立刻就粘了上来,速度不会比我慢多少,初初交手,我吃了点小亏,虽然干掉了一个沉沦魔,但身上也挨了几刀,看着下降了十分之一的血量,肉疼心也疼。

    刚想退后几步,脱开包围,一个大火球呼啸而过,让我闪开,这一顿又被多砍了几刀,瞄了一眼沉沦魔巫师,它正朝我阴险的笑。

    笑你妹笑!

    忍着疼,我连续退后,一直退后,慢慢拉远距离,看似好像要撤退了。

    沉沦魔巫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我这个干掉了它左右手的凶手,连忙指挥着沉沦魔追上去。跑了一段距离,我停下来,看着身后紧跟不放的沉沦魔,露出笑容。

    举剑,迎上!

    刀光剑影之间,我用了挨上十几刀的代价,又放倒了三个。

    沉沦魔巫师愣了起来,似乎不明白我忽然之间就雄起,敢打敢拼了,不过能成为精英,它的脑子不笨,立刻就察觉到了。

    拉开一段距离后,它的力量光环已经覆盖不到小弟身上,攻击力减少了至少三分之一,让我的胆子肥了起来。

    没有见过这种无赖打法的沉沦魔巫师怒吼一声,连忙冲了过来,光环再次将手下笼罩起来。

    它忽然又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复活术的施展距离有限。

    如果我这样一直拉开距离战斗,隔一段距离干掉一个。在另外一个地方又干掉一个,它就不得不忙活着四处跑尸了。

    如果不保持身边手下的一定数量。等身边只剩下十多个沉沦魔时,我甚至可以尝试冒险一下,直接强冲强打,它一下子复活不过来,说不定真的会被我干掉。

    论单打独斗,沉沦魔巫师是很弱的,它的最大依仗是身边的小弟。

    形势就在这一瞬间微妙的发生了变化,虽然还是消耗战术,虽然还是对自己十分不利。但是,我已经逼得沉沦魔巫师不得不忙于奔跑,也就是说战斗节奏掌握在了自己手上。

    再在身上套个飓风装甲,防一防沉沦魔巫师的火球偷袭。我忽然发现。这场战斗似乎也不像自己预计中的那么难。

    不过,当对面的沉沦魔巫师咬咬牙,又从身边调出十多个沉沦魔向我扑过来的时候。压力骤增。

    现在,围攻的我沉沦魔有二十多,而保护在沉沦魔巫师身边的沉沦魔也有二十多,刚好对半开,这或许就是那名沉沦魔巫师最大限度的调动了,它必须维持至少一半的手下保护自己。才会觉得安心。

    真是个谨慎的家伙,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二十多个沉沦魔的防线。还是难以突破,如果沉沦魔巫师的战术豪放一点,再调动一批手下杀过来,我就可以壮着胆子直接去找它的麻烦了。

    二十多分钟过去,虽然在我打带跑的战术下疲于奔命,战斗的主动权看似掌握在我的手中,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形势不容乐观。

    体力已经消耗不少了,再看看那名沉沦魔巫师,虽然很狼狈,但是却还留有很大余力,那张比地精还要丑陋狰狞的尖细脸庞,所流露出来的不相称的冷静神色,似乎在说,洒家还能再复活个几百次,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看到它如此神色,就连原本用精力药水拼一下的计划,我也放弃了,一瓶精力药水很有可能还不够,而就算喝下两瓶三瓶精力药剂,赢了这场消耗战,接下来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里,我也会因为后遗症无法发挥战斗力,严重的拖缓历练脚步。

    这是我无法接受的后果,与其选择这样做,还不如直接变身开杀。

    还是防御的问题啊,如果自己的防御能够达到第三世界新人的平均标准,那么这场战斗将会变得容易很多,我的胜率也将达到六成以上。

    再次为自己可怜的防御而叹了一口气,忽然间,我想到什么,灵光一闪,在这个时候突兀的选择了拉开属性面板看了一眼,心里暗下决心。

    想到第三个办法了!

    “小弟是怎么了?”某人的忽然之举,让远处三人困惑起来。

    “虽然找到了最合适的战术,不过新人小弟的防御是个绝对硬伤,这战斗,他若是不再拿出一点实力,恐怕很难。”

    沙希克皱着眉头,这番话,还是尽量的说好听了,对他而言,这种胜率不足一成的战斗,是绝对没有意义的。

    “我到是很欣赏新人小弟的做法,如果他真的有领域境界,拿出来,在冰冷之原这边历练,就如同切菜砍瓜一样,没有丝毫的难度意义,抑制自己的实力,挑战难度,才能在困境之中获得最大进步。”

    图拉科夫总是喜欢和沙希克唱反调,这也是因为两个人对战斗的看法完全相反。

    对于这两个人的看法,萨绮丽不置可否,她的闪亮眸子紧盯着战斗,女人天生的细腻和敏锐第六感告诉她,小弟的举动并非无的放矢,或许很快,就会有打破不利僵局的举动。

    萨绮丽这一等,又是等了十多分钟,她也渐渐奇怪起来了。

    小弟怎么还没有动静,莫非是自己想多了?

    而且还在一直和那些沉沦魔做纠缠,莫非真的打算消耗掉沉沦魔巫师的法力?

    萨绮丽以其丰富的经验,知道这种做法是绝对错误的。

    一个精英级的沉沦魔巫师,可以复活沉沦魔的次数在五百次以上,小弟的体力绝对耗不过对方。

    再等等,再等等看吧,真是的,为什么自己非得和小弟斗气,直接问不就好了?

    这时候,萨绮丽也有点后悔了,自己的小孩子为什么偶尔就是停不下来呢?最近还有越来越频繁出现的趋势,没办法,都怪小弟长着一副总想让人欺负一下的模样了,拉斐尔恐怕也是这么想的吧。

    不好,走神了走神了,仔细注意战斗!

    萨绮丽一惊,拍了拍脸颊,注意力再次放到战场上。

    这时候,我的体力已经差不多见底了。

    随着时间越长,我打开属性框的次数也越发频繁,有好几次都是因此而被多挨了几刀,恐怕萨绮丽她们在远处看了,已经恨不得冲上来提着我的耳朵痛骂一顿了吧。

    再次打开属性框一看,我眼前一亮,是时候了……能不能再向大家求几张月票,让总数达到500张,这样会比较安心一点。(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