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憋着一股劲斗气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憋着一股劲斗气

    “这可就要怪小弟粗心大意了,你刚才不是也承认了吗?其实已经发现了那个堕落罗格的一些特别之处。

    “战斗之中,哪能考虑的了那么多,而且每个堕落罗格长的也一个样。”我有些郁闷,最主要还是后面一个原因。

    在身为不同种族的自己看来,这十一名堕落罗格,除了手中拿着的武器各有区别以外,几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战斗之中,这些堕落罗格的站位互相穿插,一时哪能顾得了那么多,我也是直到中招以后才确定,可惜这时候已经太迟了。

    “所以说男人啊,就是不够细心。”萨绮丽用力的将汤勺一点。

    “咳咳,萨绮丽,怎么说着说着就牵扯到我们身上了,我可是早早就发现了那名堕落罗格的异常之处。”

    沙希克放下手中的碗筷,不乐意的反驳道,至于图拉科夫,不知道是默认了还是被手中的食物吸引,他完全没有顾及这边的对话,一碗汤几口吃下,又添一碗,真该给他准备个大盆子。

    “这是事实。”萨绮丽理所当然的说着,指了指汤。

    “盐,放少了一点,以前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这就叫细心吗?”

    “我喜欢吃清淡点的。”沙希克神色一僵,依旧嘴硬道。

    “那么好,以后你那份就别放盐了。”

    “对不起,我错了。”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弟,说你呢,不许笑。”萨绮丽现在的模样,就像是唠唠叨叨,爱管闲事的主妇一样,不过其中包含着的关切之意,却让人感激。

    “在我们眼中,同种类的怪物模样的确难以区分,但是生死之间的战斗,可不会理会你能不能分辨得出来,同样模样的怪物,实力和战斗风格也会有着区分,就算无法识别全部,但是至少,那些比较特别的,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的,一定要记住它,知道它在什么位置,具备条件的话要优先将它们解决掉,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我连连点头。

    并不是说我没有和群体敌人战斗的经验,相反,大多时候我都是一个单挑一群,甚至在第一世界的库拉斯特,蜘蛛巢穴附近,还曾一个人对付上万蜘蛛怪物。

    只不过这些战斗,都是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之下,我根本没必要去记认哪个普通怪物比较强,哪个比较弱,反正都是秒杀,反正都无法对自己造成威胁,自己辨别的层次,只有领主,精英,头目,普通这四大类。

    所以,对于萨绮丽所说的这些,每个普通冒险者都要熟记于心的常识,我反倒一窍不通,只能用心记忆起来,当然,能不能实际运用就不得而知了,别看我能轻易分辨出西露丝和艾柯露,这是特殊案例,不是我自夸,我识别模样相似的物品的能力很差。

    这的确没办法自夸……

    “其实在战斗中途的时候,你就应该意识到敌人正在图谋不轨了。”见我虚心听教的模样,萨绮丽十分满意。

    “为什么这样说?”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这些堕落罗格为什么那么勇猛,明明已经没有胜算了还在拼死战斗?”

    “的确有点想不通,又不是第一第二世界那些没脑子的投影分身。

    “但是,在后来它们都逃跑了。”

    “是啊,忽然就逃跑了,反差太大,吓了我一大跳。”

    “这恰好说明了,它们之前的勇猛表现,其实包含着可以逆转战局的阴谋在里面,到最后阴谋没有得逞,所以一下子就仓皇逃窜了。”

    我不断点头。

    “所以说,经过这一次教训以后,小弟你要记得,除了少数不死不休的地狱怪物以外,其他怪物都还是会怕死的,一旦没有胜算,它们就会逃跑,当你和头目级别以上的怪物战斗时,明明对方已经没有胜算,却还在坚持,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它判断自己不可能从你的手中逃脱,选择了背水一战,除此之外,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它留有后手,这时候你就要万分小心了。”

    我继续小鸡啄米的点着头,仔细琢磨着刚才的话,忽然察觉到一点。

    “绮丽阿姨,为什么特定指明是【和头目级别以上的怪物战斗时】呢?”

    “之前你和普通的怪物战斗过吧,你看到它们崩溃以后,逃跑过吗?”萨绮丽似乎知道我会有此一问,她悠然笑着,反问起来。

    我摇了摇头,这样一说的话,的确是这么回事,应该是和第一第二世界的怪物打交道多了,认为它们落败了不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是因为普通怪物,就算溃散逃跑了,也难逃一死。”

    “为什么?”

    “地狱的规则很残酷,哪怕是同种类的怪物,不同群体之间,也会互相残杀,一个落单的怪物,遇到任何其他怪物,最有发生的事情就是被抓住,折磨,杀死,吃掉,所以,它们情愿被我们冒险者干掉,还可以死个痛快。”

    “那么头目级别以上的呢?”我恍然的点着头,继续问道。

    “头目或者以上级别的怪物,它们的个体实力强大,生存能力也大大增加,并不太畏惧落单,再则,它们可以找到一些由低等级怪物组成的小队,加入里面,重新发展,不断提高在冰冷之原的生存能力和地位,普通怪物为了求存,也乐得队伍有更强大的头领率领。”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怪物队伍,看到比自己弱小的,落单的怪物,第一个反应就是食物,玩具,如果看到比自己强的怪物,那么就会滋生求存的**,希望对方能够加入进来,领导自己,是这样对吧。”

    “大致上是这个意思没错。”萨绮丽点头笑道。

    “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说沉沦魔这种胆小的怪物,一旦头领死了,就随时都有可能逃散,在第三世界,很多事情不能再以第一第二世界的信息为参考,得自己去亲身体验,才会知道,才会牢记在心,还有些重要的事情,未必能够在战斗之中领悟到,得在这里多走走,多看看,多思考,多总结。”

    “我知道了,谢谢你,绮丽阿姨。”我恭敬的给萨绮丽勺少一碗汤,以示感激。

    她所说的这些,正是我需要学习,但是一个人难以体会到的,实力上,我不会逊色于萨绮丽,但是实力以外的很多第三世界知识,我统统都得向低头请教,这正是拉斐尔让她们三人带领我历练的目的。

    “哎呀哎呀,为什么小弟亲自勺的汤,会特别的鲜美呢?”喝了一口,萨绮丽捂着脸颊做幸福状。

    “要是也能把阿姨的叫法去掉,我这辈子就没什么奢望了。”

    我:“……”

    原来她还一直耿耿于怀,在惦记着这件事啊。

    这一次,没等我来得及转移话题,旁边的图拉科夫就鬼叫起来,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这……这……这这这……”

    他保持着进食的姿势,像是喉咙被哽住了一般,半晌也说不出个话来。

    “这什么,你到是快点说啊?”沙希克不耐烦的问道。

    “这蔬菜杂饼太好吃了啊混蛋!!”狼吞虎咽的几口就将手中半块油饼吞下肚子,图拉科夫泪流满面的大吼一声。

    也太夸张了一点吧。

    我好笑的看着图拉科夫感动的模样,咦,等等,他刚才吃的莫非是……

    望地上的餐盒一看,果然没错,是维拉丝给我做的干粮。

    知道我在外历练的时候,一日三餐大多都是冒险者主流的肉类加面饼,所以,她给我准备的干粮,几乎都和蔬菜有关,只不过蔬菜存放时间很短,为了给我做能够保证味道,又能够长期保存的蔬菜干粮,维拉丝可谓是费尽苦心,这蔬菜杂饼就是她自己研究的独家配方,外人可无法轻易仿制这个味道。

    “外皮酥脆,里面却是软的,蔬菜被很好的密封在这层软软的面肉之中,吃起来几乎和新鲜的差不多,无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无以伦比。”

    图拉科夫一边说着,一边以飞快的速度解决掉了约莫有一指厚,一尺多直径的面饼,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指头。

    “真有那么好吃?”萨绮丽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服,看着自己做的肉汤,腮帮微微鼓起,表情就好像是被抢了风头的小孩子一样。

    “你自己吃吃看就知道了。”图拉科夫这样说着,魔爪却毫不犹豫的伸向最后一块。

    结果,沙希克和萨绮丽两个人分工明确,一个人将图拉科夫踹飞,另外一个抢过蔬菜饼,分成两份,先是放到面前好奇的观察起来。

    “粘着肉汤喝的话,味道更好哦。”我有些小自豪的提醒道。

    “不!!!新人小弟,刚才为什么不提醒我?”被踹飞的图拉科夫听到我这句话,懊悔的抱起了光头。

    “瞧你那窝囊样?”萨绮丽鄙视了他一眼,并没有按照我的提示,直接放到嘴里轻轻一咬,然后愣住了。

    “这是……不可能是在营地里买的……”她喃喃嘀咕道。

    “也不是拉斐尔的手艺……”同样咬了一口的沙希克,也被镇住了。

    “莫非是小弟你……带过来的?”

    “嗯,妻子亲手做给我的。”我含糊其辞道。

    “妻子?琳娅?没想到她的手艺那么好,比拉斐尔好多了。”萨绮丽赞赏的叹道。

    “这个……琳娅的手艺的确不赖。”

    我本想说这并不是琳娅做的,而是维拉丝,但是这样一来就涉及到很多话题了,他们肯定会问为什么维拉丝没有跟我一起来第三世界,对尽心帮助我,关心我的他们撒谎,心里难受,但是不撒谎的话,又会牵扯出定位传送的秘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含糊的应付过去。

    抱歉了,各位,这并不是关系到我一个人的事情,所以没办法透露。

    “太好了,小弟,回去以后,可要让你的宝贝妻子多做点好吃的。”萨绮丽欢呼起来,另外两人眼里也满是期待,观营地香料成风就可知道,这里是吃货的窝窝,对于萨绮丽她们嘴馋的表现,我也没有太过于惊讶。

    只是到时候怎么应付过去,就得靠拉斐尔想办法了,琳娅的手艺的确不错,但是和维拉丝相比却还有一段差距,这其中的差别,是没办法隐瞒过这群吃货的味觉的。

    “说起来,小弟你……”饭饱之后,众人背靠着树小憩休息,聊着一些日常的话题,忽然,萨绮丽话锋一转,似乎要讨论什么重要的事情般,这不,就连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也竖起了耳朵。

    “其实,小弟你一直隐藏了实力,对吧。”顿了一会儿,萨绮丽才做出决定,将哽在喉咙里的话说出口。

    “你是怎么察觉到的?”我这样一说,已经等于是承认了她的话。

    对于三人能够看出这一点,我感受到了惊吓,却并不觉得意外,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判断出来的,但是想到他们光是在第三世界的营地就混了三十多年,拥有领域境界的实力,那份眼光和经验自然都不是我能够想象的,就算看出什么端倪,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果然如此。”萨绮丽三人相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其实很简单,因为小弟在战斗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意思,以及层次理解,都不像是现在这个等级的,能给人一种站在更高层次,鸟瞰整个战局的自信。”

    “有这回事?”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莫非其实自己身上还是有着一点点传说之中的高手气息的?

    “当然有,就比如说刚才的战斗,小弟被堕落罗格算计,踏入圈套的时候,即使在眩晕状态,也不慌不忙,好像完全不担心的样子,这种自信,可不是一个伪领域的新人能够表现得出来哦。”

    “说不定是因为我对你们有信心,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呢?”我笑着反问道。

    “小弟这样说,可是在小看我们的眼光了,究竟是对自己有自信,还是信赖着别人,这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萨绮丽不满的白了我一眼,道。

    “新人小弟,你摆脱眩晕状态的那一招似乎不凡,究竟是什么名堂?”酷爱战斗的野蛮人图拉科夫,显然是对我的招式更有兴趣,没等萨绮丽继续深入问下去,就忙着问道。

    “是霸体技巧,我也是跟别人学来的,大家互相探讨一下如何?”

    这种难得的机会,图拉科夫自然是连声称好,就连想对我的秘密寻根究底的萨绮丽,也跟着轻轻点头。

    能走到萨绮丽,图拉科夫,沙希克三人这种地步,时刻面对着强大的敌人,他们哪一个,不是对高级连击,负面状态的防范有着自己的一套,类似于霸体这样的强制免疫负面状态的技巧,他们都会。

    只不过霸体毕竟是腿毛仙人发明的,身为世界之力境界强者,他所处的高度,自然要比三人高许多,创造的霸体技巧也要比他们自己琢磨的技巧要好。

    而对于我来说,腿毛仙人只教我学会使用霸体这个技巧,相关他在创造这个技巧过程之中的体会,领悟,经验心得,却从未对我说过,现在,有三个经验老道的冒险者,将他们一路琢磨领悟的相关心得说出来,这些正是我最缺乏的基础过程知识,听了之后受益良多。

    所以这一讨论就变成了交流大会,足足两个多小时过去,大家才各自大有收获的闭上眼睛,慢慢消化着脑海之中的体悟。

    等我睁开眼,猛地发现萨绮丽的脸蛋占据了所有视线,以十分靠近的距离贴上来,吓了我一大跳,下意识想后退,却发现已经背靠着大树。

    平心而论,萨绮丽十分漂亮,或许正如图拉科夫所说,三十年前,她是营地最美丽的鲜花,而且我也相信,这三十年来,时间并未让她的容貌产生多少变化,反而将她的气质推向了一个女人最成熟诱人的黄金阶段,现在的她,大概也依然是营地最美丽的鲜花……呃,鲜花之一,因为有了拉斐尔和琳娅的存在。

    所以说啊,拜托请抱有这样的觉悟,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大美人吧,老是忽然将这样成熟美丽的脸蛋凑上来,对我的心脏可不大好。

    “怎……怎么了,绮丽阿姨?”近距离下,我哭笑不得,呼吸艰难的轻声问道。

    “小弟,似乎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被漏了过去呢?”萨绮丽一点儿后退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将笑意盈盈的俏脸更凑前一分。

    “什么话题?”

    “关于你隐瞒了实力的话题。”

    “这个……我不是已经承认了吗?”我想向图拉科夫和沙希克发出求救目光,却发现视野已经被对方的脸蛋所遮挡,完全没办法投向外界。

    “这样的回答怎么可能让我满足?”

    “你想要怎么样的满足回答?”我快要哭了。

    “这可要看小弟你自己的诚意咯。”萨绮丽笑道,似乎也察觉到了彼此的脸贴的太近,鼻尖都快要碰上了,脸蛋微微一红,她终于停止了逼近,后退几步,脸上依旧带着狡猾笑容。

    “算了,我也不逼你,只不过接下来的战斗嘛……难度会继续提升哦。”

    “这不等于是变形逼供了吗?”我苦着脸道,心想你不如现在直接逼我说出来,大家互相了解个明白,对接下来的旅程安排也比较有利。

    问题是她现在忽然不问了,我要自己主动说出来,感觉就好像是害怕了她接下来给我布置的难题似的,不爽,坚决不说,而且要尽可能隐藏实力,让你不问,让你不问!!

    于是,我们互相憋着一口气,勾心斗角的再次踏上了路途。

    国庆长假结束了,七天六万五字,勉强算是完成了当初的承诺,还欠着的那一章五千字,会在下一个周末补上。

    终于……终于结束了,可以上班了,上班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