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第三世界的历练开始了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第三世界的历练开始了

    “小弟,这两天跑哪去了?”

    按照约定好的时间,萨绮丽,图拉科夫以及沙希克一大早就来到我家。

    三人都穿上了正式的冒险者斗篷,比平时便服的模样多了一股沉重的锐气,站在他们身边,能感受到强大的压迫感。

    看来,也不是任何人都能随随便便和高手组队啊。

    我笑了笑,从琳娅手中接过茶杯,给三人递去:“办了一些si事,幸好没有耽误时间,不过没想到你们现在这个时间就过来了,看样子,我对这次外出稍微有点轻率对待了。”

    “没事,不是小弟你的错,是这两个家伙一大早就坐不住,硬拉着我过来罢了,要说抱歉的也应该是这两个家伙才对,希望没有打扰到小弟你的休息吧。”

    萨绮丽这样说着,三人却迅速交换了一道惊讶目光。

    虽然正背对着,继续从琳娅手中接过状着点心的盘子,我还是察觉到了背后发生的一幕,以及那股微妙的气氛,不由的眨了眨眼,促狭的冲琳娅笑了笑。

    可别太得意忘形了。

    琳娅俏白了我一眼,神sè端庄的在身边坐了下来。

    其实眼前三人,从一大早过来,并且穿着正式的冒险者斗篷,在我面前装作不自觉的释放出一些气势的时候,我就隐约察觉到了。

    他们是想给我这个

    来个当头棒喝,免得抱着太过轻率的态度,或者是兴奋过头,总之是要我端正心态,正视并严肃的对待这一次外出历练。

    虽然是出于好心,但是非常抱歉,我还没有弱到被这种气势压迫的程度,没办法按照他们的剧本演下去。

    当然,他们的意思已经传达到了,就算不说,我也会认真对待,拥有准悲剧帝光环的人,在外出历练的时候,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大意这两个字,哪怕是面对着一群沉沦魔。

    这或许是准悲剧帝光环带给自己的唯一好处吧。

    “那么早就已经准备要出发了吗?”

    正当三人困huo的时候,一把清脆优美的声音从外面传入,随后,拉斐尔掀开帐门走了进来。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三人隐蔽的将身上的气势收敛起来,由萨绮丽笑着应道。

    “现在的虫子可不是那么好抓,小心被刺到。”坐在萨绮丽身旁,拉斐尔很是无赖的端起萨绮丽的茶杯,一口喝了干净,tiǎntiǎn嘴chun,还赞了一句。

    “小琳娅泡的茶越来越有我的水平了。”

    众人纷纷翻白眼。

    “不过。”顿了顿,她的目光在我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我这边。

    “不过,小小吴可是一只嘴馋,爪子也很厚很锋利的鸟儿,到是不用担心虫子的反击,反倒是你们要小心点,说不定反而没有小小吴抓的虫子多,吃的饱哦。”

    “拉斐尔大人,能换个比喻行不?”虽然很感谢拉斐尔的说明,但是一口鸟儿一口虫子什么的,我说你们到底有多别扭。

    “那青蛙和蚊子怎么样?”拉斐尔眨了眨眼,卖萌中。

    “什么都别比喻,你慢慢喝茶就好了。”我没好气的给她倒了一杯茶。

    回过头,猛地发现萨绮丽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在不足一尺的距离之下,好奇万分的打量着我。

    我吓了一跳,连忙后仰身子拉开距离:“绮丽阿姨,你看千万别听拉斐尔大人胡说。”

    “我可是看着拉斐尔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她有没有在胡说,一听就能听出来。”萨绮丽显然并不打算轻易放过我,继续上下注视着。

    “嘘嘘,新人小弟,恭喜了,说不定萨绮丽已经看上你了,我们营地最美丽的鲜花。”图拉科夫在一旁起哄道,但是天生大嘴巴并自带嘲讽脸的他显然不满足于这样,意犹未尽的顿了顿,补充了一句。

    “在三十年前。”

    毫无疑问的,他被衰老之后轰了出去。

    “哼,真是个不懂女人心的笨蛋,为什么我沙希克要跟这样粗鲁的家伙同行呢?这一定是爱情女神给我的考验,哦,抱歉,萨绮丽,原谅那大块头的可怜审美观吧,在我眼里,你无论何时都是那么的漂亮。”

    沙希克单膝跪下,轻轻一个响指,一朵玫瑰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递在萨绮丽面前。

    “然后,请跟我结婚吧,我会对你如同另外两名爱人一般。”

    “小弟,我可真是对你越来越好奇了,也罢,我就不为难你了,反正你的秘密,都会在接下来的旅途之中揭晓。”

    干脆利落的十割了沙希克,萨绮丽拍了拍手,像是清理完了两件大型垃圾,回过头对我笑道,也多亏了这两个人的抢镜头行为,我才逃过了她的温柔逼供。

    “小琳娅,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要征用你的吴大哥咯。”从后面将我搂着,萨绮丽向琳娅眨眼打趣道。

    “绮丽阿姨请随意,记得要还就行了。”琳娅润了润声,笑了起来。

    “拉斐尔,你听到没有,这小两口多腻劲啊。”琳娅一句话让萨绮丽笑的更是开怀,转而向拉斐尔打趣道。

    “别说了,还有更腻的你没看到呢。”拉斐尔没好气的应道。

    “哦?是什么,是什么,难道说……”

    “咳咳咳!!绮丽阿姨,是时候出发了。”眼看这两人越聊越起劲,那还得了,我连忙咳嗽几声,打断道。

    “真是无趣,好吧,我们在外面等你。”说着,萨绮丽放开我,拉着拉斐尔离开了。

    帐篷里面只剩下我和琳娅。

    “呼,一来就吵吵闹闹个不停。”我叹了一口气。

    “不是很好吗?大家都很喜欢吴大哥哦。”琳娅甜甜笑道。

    “我只要琳娅一个喜欢就好了。”我不乐意的将头一撇。

    “说这样的小孩子气话可不行。”琳娅抿着嘴,帮我整理着身上的系带,动作是如此自然,如此温柔,以至于让我痴了。

    “要走了。”我低声喃喃道。

    “万事小心,等你回来。”琳娅轻轻说完这七个字,趴在了怀里,将炙热柔软的樱chun凑了上来,主动wěn上。

    用力搂紧着怀里的女孩,我反客为主,打的琳娅节节败退,喉咙情不自禁的发出嘤咛jiāo吟。

    在同一时间,以飞快的,琳娅察觉不到的动作,反手将一把长剑扔出。

    寒气逼人的剑锋,在半空划过几道优美的弧线,最后稳稳插在帐门口处,恰好将那条缝隙挡了起来。

    缝隙之中,鬼鬼祟祟的两双眼睛,见已经无机可乘,都失望的收了回去。

    “看吧,我就说两人腻的不行。”拉斐尔不知道该在萨绮丽面前得意好,还是因为为自己的乖孙女完全沦陷男人之手而失落好,神sè十分纠结。

    “唉,看到她们甜甜mimi的样子,突然也想成家了。”萨绮丽撑起下巴,呆呆望着从天边冉冉升起着的太阳。

    “早就该这样想了,让你整天和骷髅亡灵打交道,莫非还能嫁给它们不成。”拉斐尔语重心长的劝着好友。

    “哼,就算是骷髅亡灵,也比某些没心没肺的男人要好。”

    萨绮丽没好气的应道,目光意有所指的瞟了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一眼,两大男人立刻装傻的左盼右顾,吹起了无辜的口哨。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将被琳娅整理的工工整整,干干净净的斗篷一扬,我神清气爽的从帐篷里大步走出。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一路上,我东张西望,忽然察觉到这个方向,好像并不是向营地外面走去,憋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因为拉斐尔好像对你很有信心的样子。”萨绮丽答非所问的回答道。

    “那又怎么样?”

    “所以呢,我们决定走一条相对冒险的路线。”

    “相对冒险的路线?”我刚想继续问,就听萨绮丽停下来,说了一声。

    “喏,已经到了。”

    我来不及问,目光落到前方。

    竟然是法师公会。

    “弗兰斯,这次也要麻烦你了。”在我的好奇目光注视下,萨绮丽三人找到了副会长,左拐右弯,走过了一段mi宫般的地下阶梯,最后来到了一个昏暗的地下室。

    地下室中心,赫然是再熟悉不过的传送魔法阵。

    “小弟,快点过来。”萨绮丽三人的动作快得惊人,我还顾不上惊讶,她就已经站在里面朝我挥手,示意我快点进去。

    “好……好的。”完全被牵着鼻子走,我也只能无奈的一脚踏入。

    随即,在弗兰斯保重的目送目光中,白光一闪,来到了一处陌生地方。

    “这里是?”

    “冰冷之原。”旁边传来一把声音,回过头,映入眼中的是图拉科夫的大脸。

    “为什么会有冰冷之原的传送点。”我惊讶问道。

    不是说地狱势力占据了几乎整个第三世界,人类只能在少数几个区域里龟缩防御,自然的,第一第二世界那些野外的传送点,在第三世界也就变得非常的不现实,在我看来,第三世界除了区域与区域之间的远程传送以外,其他传送点都只不过摆设。

    “哼哼,小弟,你这个长老当的可不合格哦,也太小看我们联盟了吧。”一根漂亮的细指在眼前摇了摇,萨绮丽插话进来。

    “虽然的确地狱势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没错,但是并不代表我们就不能搞点小动作,像这个冰冷之原的传送点就是。”

    “可是,外面都是地狱怪物的地盘吧,这些怪物实体,也不再像第一第二世界的投影分身那么傻,只要我们从这里进出,次数一多,时间一长,它们肯定会有所察觉。”

    “这个问题问的好,所以说,接下来就要靠它了。”萨绮丽轻轻一笑,指向不远处。

    顺着她点的方向看去,我又看到了一个魔法阵。

    “随机传送魔法阵,坐上它的话,可以随机传送到冰冷之原的某个点,这样一来,就可以最大限度的保障这个传送站的隐蔽xing了。”

    “随即传送到冰冷之原的某个点?万一传送到了毕须博须的老窝里该怎么办?”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这种随机传送魔法阵也太不靠谱了吧。

    “放心吧,当然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故,虽然是随即,但是也是在一定的范围内,避开了庞大的地狱势力聚集的地方。”

    “那还好说。”我松了一口气,果然就该这样,不然谁敢用啊,就算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几率,也铁定不会有冒险者去冒这种不值得冒的风险。

    “但是,虽然避开了固定的地狱势力范围,却无法避开那些四处游dàng的中小型怪物队伍。”萨绮丽一句话又将我的心提起来,只见她冲我笑道。

    “所以我刚才才说嘛,得对自己的实力有一定自信的冒险者,才敢使用这个魔法阵,怎么样,小弟,有没有把握?现在用传送卷轴回去也是可以的哦。”

    “只要不是传送到毕须博须的老窝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摇了摇头,都走到这里了,哪能退缩。

    “说的好,就要这股气势。”结果我只是实话实说,却被三个人夸奖了一番。

    “既然小弟没有问题的话,那冒险就从这里开始吧,先各自换上装备。”萨绮丽的声音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我不敢大意,乖乖的将封尘了好一会儿的装备拿出来。

    “说起来,除了冰冷之原这个点以外,我们还有其他秘密传送点吗?”在更换装备的时候,我随口问道。

    “我只知道黑暗森林还有一个秘密点,再往前有没有架设秘密传送站点,我就不知道了,这是联盟的绝对机密,就算设置了站点,也是做战略使用,平时绝对不会轻易动用,因为离安达利尔的老巢太近了,使用的时候很可能会被她察觉到。”

    伴随着话落音,萨绮丽她们的装备也更换好了,我回头一看,顿时就看呆了。

    太……太华丽了,可恶。

    应该说果然不愧是第三世界的精华级装备,身为野蛮人的图拉科夫,以及身为圣骑士的沙希克,这两个人的模样我就不多说了,简直就像是某圣斗士里面跑出来的boss一样。

    就是就连法系死灵法师萨绮丽,也是一身华丽至极的贴身轻甲,上面刻着古朴的魔法花纹,在肩膀x口等重要部位,以三叠甲的方式加重保护,看起来既优美轻灵,又有着重甲一般的厚实感。

    看到三人的装备状态,我脑海里就一个字羡慕嫉妒恨。

    而当三人看到我的装备时,却忍不住笑弯了腰。

    无它,我想了又想,慎重(打宝)起见,还是穿上了从卡洛斯那里换来的暗金级的高级铠甲

    有鉴于黄金之皮宛如木桶一样的造型,以及散发出来满满暴发户气息,萨绮丽她们忍不住笑出声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现在的自己,在衣装铠甲华丽的三人面前,大概就和一个穷挫矮站在一群高富帅里面没有什么区别吧。

    “抱……抱歉,小弟,实在是不想,但是……但是太……太……”萨绮丽笑的肚子疼,干脆就趴在了我身上,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趴在

    上面。

    好不容易忍住笑声,她再次仔细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眼睛还是情不自禁的弯了起来。

    “抱歉抱歉。”她又连声向我道歉,透lu着无心的诚意。

    “只是没想到,小弟竟然能够爆落出这件铠甲。”

    “很稀有吗?”我好奇问道。

    “据我所知,在普通级别的暗金铠甲里面,它的爆率应该是最低的,连最顶级的暗金级古代装甲的爆率都要稍高一点。”

    “原来如此。”这样说来,卡洛斯那家伙的运气还真是强爆了,可恶,光是长得帅就已经让人忍无可忍了,幸运值还那么高,是想逼我们这些普通凡人造反吗?

    “不过小弟,暗金装备虽然是好……”萨绮丽神sè认真的看着我,劝告道。

    “但是,毕竟这件铠甲只是普通级的铠甲,在基础上输扩展级的铠甲太多了,就更别说和精华级的铠甲相比,即使是暗金等级,作用也不可能比得过一件精华级的普通铠甲,可千万不能被属xingmihuo,基础防御才是一件铠甲最重要的东西。”

    “我知道了,可是……好吧,如果这次能爆落合适的装备,我就换掉吧。”

    本来想说以自己现在的等级,黄金外皮估计是最好的装备了,但是这个问题一时半会也难以解释清楚,涉及到很多,还是在接下来的旅程中慢慢解释吧。

    “准备好了的话,就开始吧,等会出现在传送点后,一定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萨绮丽这样说着,让四人站在随机传送魔法阵里面,身上的光芒一闪,她启动了魔法阵,紧接着眼睛一花,下一刻,我们已经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察觉到身体坠落的势头,我立刻就跪了。

    竟然传送到了半空中!

    往地面一看,得,中奖了……

    第二更奉上,连续四天双更万字了,还有三天,承诺了七天七万字就绝对不会食言,大家心里都有本帐算着……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