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还是第七感,还是那命运的拐角处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还是第七感,还是那命运的拐角处

    “好像做了一件大傻事。”从传送阵里面出来,大家都有气无力的拉耸着肩膀,和刚刚和怪物大战一场,疲倦而归的队伍没什么两样。

    “想起来就觉得丢脸……”我也是垂头丧气,有气无力。

    为什么会在那种地方,争论那种事情呢?感觉就好像在争论豆腐花是甜的好吃还是咸的好吃一样,一方是甜的蛋疼,一方是咸的蛋疼。

    回想起刚才在洞里面为莫莫面和烤莫莫而争执得天昏地暗,差点没有撸起袖子扭打起来的丢脸片段,大家都是一阵面部抽搐,这到底内心有多么的空虚啊。

    “小弟,还要看其他地方吗?”萨绮丽扫了其他传送阵一眼。

    “反正差不多都是那个样吧。”

    “没错,有足足七个是种莫莫的,还有养殖牲畜的十个……”萨绮丽如数家珍的一一算道。

    “那就不用了,有时间再看吧。”我想了想,摇起了头。

    “唉?真的不去吗?说不定其他地方的莫莫已经成熟了。”她一脸惋惜的道。

    “正好可以让小弟你见识一下烤莫莫的魅力。”

    “那还真是抱歉了,新鲜的烤莫莫我已经吃过了,并不觉得有莫莫面好吃。”

    不!住手吧!别再卷入莫莫面和烤莫莫的纷争了!我在心里大声呐喊起来,可就是控制不住嘴巴。

    每个男人的一生,至少都会有一两件必须坚持到底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吧。

    “嗯哼~~”萨绮丽眯起了眼睛,似乎有一场风暴又要酝酿起来。

    “嘿!”

    她忽然一把抱住我,两手在我的脸上不断揉着。

    “烤莫莫最好吃对吧。”

    一边揉着我的脸,另外一只手迅速绕到后脑勺,微微用力一压,毫无防备之下,我下意识的把头点了点。

    “万岁,小弟已经弃暗投明,承认烤莫莫最好吃了。”

    还没等我发出抗议,萨绮丽已经先声夺人,蹦跳着欢呼着大声宣布起来。

    可……可恶,竟然被这样的阴谋诡计打败了,维拉丝,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特制的莫莫面啊!!!

    我背影苍白,满脸悔恨的otz跪倒在地,仿佛整个世界已经失去了色彩。

    “别介意,新人小弟,萨绮丽就是这样,虽然战斗的时候很可靠,但有时候也会十足像小孩子一样玩闹。”达迦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对对对,这就像哪句话来着,越老越小,对吧。”图拉科夫大咧咧的笑道。

    衰老一指!

    “噗喔——————!!!”

    看着又像老头子一样弯腰咳嗽起来的图拉科夫,以及面带杀气微笑的将纤纤素指收起来的萨绮丽,我们都不由的打起了冷战。

    在第三世界,绝对不要和女冒险者讨论年龄方面的话题,像图拉科夫这样就更是自寻死路,一定要切记,切记。

    最后,我们在居民区里逛了一圈,这里和第一世界营地的最大不同之处,就是房屋建造的井然有序,没办法,为了缩减营地面积嘛。

    不过也留了相当大的空间,到是不用担心人口膨胀或者其他问题。

    “好像没有训练场和擂台之类的地方。”我一路看去,和第一世界的营地比较着,嘴里下意识嘀咕起来。

    “没那个必要,外面就是最好的训练场。”好不容易拜托衰老的困扰,再次生龙活虎起来的图拉科夫争着回答,还不忘记摆一个战斗的pose,挑衅的看向沙希克。

    “擂台也是,想比试的话,在外面随便找个地方就是了,营地可没这个条件提供。”沙希克不理会对方,接过话题说道。

    “没有训练场的话,第三世界的居民该怎么办,大家的孩子该怎么办,那些具备成为冒险者天赋的小孩,又不能送回到第一世界培养,莫非只能浪费掉这些天赋,让他们以平民的身份度过一生?”

    “这个问题提到好,当然不是这样,如果具备天赋的话,我们也会好好的将他们培养成优秀的冒险者,只不过营地的环境和条件都不合适,那些具备资质的小孩,都送到别的地方去了,这个你问拉斐尔,她比我们更加清楚。”

    “原来如此,看来还真的有很多事情,必须了解一下。”我点了点头,应道。

    第一第二世界都有培养冒险者的机制,当然,最好的,最完善的做法,还是将其送到第一世界的训练营里,而在第三世界,这些方法似乎都不怎么现实,究竟该怎么做呢?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了。

    “营地一共有两万多的平民,大部分负责刚才你在地下见到的种植和养殖工作,而剩余一小部分则是有着一技之长的人,而我们则是有责任保护他们,每个人都在岗位里发挥着自己作用,正因为如此,营地才能运行下去,大家才能不愁吃穿。”

    我边听边看,正如萨绮丽所说,每个人都在分工明确的忙碌着,一些五只有六岁大的小孩,也会跟在父母后面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

    和我以前想象的不同,这里的平民并没有因为第三世界所要面对的强大地狱势力,而表现出丝毫的恐惧绝望,相比之下,他们比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的营地居民,反而更多了一股充实的感觉。

    在这里,维持着一种贫穷艰苦的富足。

    “咦?”

    “怎么了,小弟?”

    见我的脚步微微一顿,好像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旁的萨绮丽好奇问道。

    “不,没什么。”我摇摇头,继续迈出脚步。

    刚才有一瞬间,好像看到了宓瑟雅的身影,她怎么可能放下巡逻工作,跑到这里来了,莫非是我看花眼了?

    花了一个下午时间,总算将营地逛了个遍,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眼看黄昏降临,我千谢万谢的送走了热情的导游们。

    “对了,绮丽阿姨,你知道一个叫鲁科加斯的铁匠吗?”分别之前,我忽然想起临走时法拉老头和我说过的话,便试着问道。

    “鲁科加斯?”大家的脸色忽然变得古怪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不,只是没想到对这里几乎一无所知的小弟,竟然知道鲁科加斯这个名字。”萨绮丽笑着摇了摇头。

    “是某个吝啬小气的家伙告诉我的,你们知道鲁科加斯这个人吗?”

    “这样说来,你说的那个吝啬小气的家伙,可不简单啊,就连在第三世界,知道鲁科加斯的人也并不多,能见到他的人就更少了。”

    “听起来好像是个神出鬼没的家伙。”

    “不是听起来,而是就是这样一个人,老实说,如果不是我曾经有幸见过一次的话,大概也会以为这个人,只不过是捏造出来的谣言而已。”萨绮丽的笑容看起来似乎有些无奈。

    “怎么回事,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吗,绮丽阿姨?”

    “嗯……鲁科加斯这个人嘛……”顿了顿,她似乎在脑海之中将语言整理了一遍,随后缓缓开口道。

    “知道他的人,都说他是一名地底铁匠。”

    “地底铁匠?”

    “没错,意思是说只能在地下遇到他,比如说洞穴之类的地方。”

    “为什么跑到那种地方?”

    “据说是为了挖掘锻造材料吧,是不是这样,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唯一一次遇到他的地方,的确是在洞穴里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萨绮丽发出一声轻笑。

    “还有一个传闻,小弟,第一世界洞穴如何?”

    “哎?”我不大理解她想要问什么。

    “通道很复杂吗?有多大?就拿鲜血荒野外的邪恶洞窟来说。”

    “邪恶洞窟的话……到不是很大,复杂的话……应该也算不上吧。”我回忆起自己初来乍到暗黑大陆时,进入邪恶洞窟历练的情景,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这就对了,告诉你,可千万别将这里的邪恶洞窟也想的一样哦,这里邪恶洞窟,复杂庞大的就像是一个地下世界,就算是我们这些在营地里呆了三十多年的老人,想要进入里面,也一定会准备好传送卷轴。”

    “相差有那么大吗?为什么会这样?”我不可思议的拉高声线,进入邪恶洞窟找尸体发火的麻烦的小算盘,也在瞬间破碎。

    “有很多说法,比如说尸体发火不满意自己的地盘太小了,所以拼命的挖成那么大,可是并不仅仅是邪恶洞窟存在这种情况,所以这个理由不充分,更夸张的说法是,这些复杂的通道洞穴,都是鲁科加斯挖出来的。”

    我:“……”

    法拉老头那家伙,怎么尽认识一些怪人,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类聚吗?

    “也就是说,我想要找他,就只能往地洞里钻了?”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上帝,整个罗格营地究竟有多少洞穴啊。”我做昏倒状。

    “所以才说很难遇到他啊,没有运气可不行,就连我们这些年来也只不过是遇到了一次。”见我夸张的样子,大家都笑了起来。

    “好吧,其实我最不缺的就是运气了。”我这样说着,心里暗暗加了一句,是霉运。

    “小弟,你可不能乱来,洞穴环境比起外面更加险恶,你历练了那么多年,也应该十分清楚吧。”

    萨绮丽想了想,干脆道:“要不这样,如果时间充足的话,到时候我们几个顺便带你去邪恶洞窟入口处逛逛?”

    “反正能痛快一战就行了。”图拉科夫无所谓的抠着鼻孔。

    “作为一名体面的绅士,是不应该和洞窟那种黑暗肮脏的地方有交集,不过既然是新人小弟的请求,那又另当别论了。”

    “那么到时候就麻烦你们了。”好奇心被吊了起来,我对鲁科加斯这个人更加感兴趣,闻言也就不客气了。

    “对了,绮丽阿姨,你刚才说见过他一面,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是个相当奇特的人,虽然见了一面,但是完全被他无视了。”回想起那次偶遇,萨绮丽有些哭笑不得,但是神色却是异常向往。

    “如果有缘相遇的话,你一定能够一眼认出他来,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最厉害的铁匠。”

    ……

    和众人道别,一个人溜达的路上,我还在思索着萨绮丽那一番话。

    既然是被无视了的话,她又是从何知道鲁科加斯是个优秀厉害的铁匠呢?

    结合刚才的话,我终于知道法拉老头那句“如果不嫌蛋疼的话可以试着去找他”究竟是代表什么意思了,要在营地的众多洞穴里面寻找鲁科加斯,而且这些洞穴貌似还被他挖的无比复杂广阔,要找这么一个人,的确是得做好蛋疼的准备。

    犹豫着要不要花费时间去找这样一个被打上问号的迷之铁匠,等回过神来,我发现……迷路了?

    不,我堂堂德鲁伊吴凡怎么会迷路呢,在说第三世界的营地,可只是相当于第一世界营地的一个区域那么大,在这种地方迷路,未免也太可悲了吧。

    我摁着太阳穴,两眼圆睁怒瞪,发动一直沉睡着灵魂深处的第七感。

    哈,有了!!!

    按照第七感的指示,我一脚飞踢,狠狠地踹向对面拐弯处的空气。

    等等,这种时候做这种事情有什么意义,应该寻找方向才对吧。

    人已经飞在半空,我才猛然醒悟过来不妥,可是泼出去的水难收,我也只好静待飞踹技能释放完毕,冷却过后重新施展已经蓄满能量,蓄势待发的恐怖第七感了。

    因为实在太恐怖了,完全就是外挂一般的存在,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去形容了。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原本空空如也的拐弯处,在我一脚飞踹就要落到目标空气上的瞬间,忽然,从直角方向的小巷里钻出一道鬼祟人影,从拐弯处探出一个头,还没来得及四处张望,脑袋就和我的鞋底接触了。

    “&¥……”

    发出一连串莫名的惨叫,人影像是败絮般的飞出去,撞在对面的墙壁上,咚的一声反弹回来,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随即发出杀猪式的嚎叫。

    “哎哟哟,我的腰啊,我的腿啊,我的脖子啊,是谁,究竟是哪个没有公德心的家伙,竟然如此对待一位可怜的老人。”

    这样说着,他的目光狠狠投过来,和我四目相对。

    我:“……”

    加仑:“……”

    “很疼?”我咧开大嘴,蹲了下去,上下打量着眼前这老头。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还想着他到了第三世界,会去哪里闲逛呢,没想到竟然跑到营地来送死了。

    “你被我踢一脚试试?”加仑老头大怒。

    “好吧,上次我受伤你照顾了我,这次轮到我照顾你了,等会,我去给你准备碗面条。”

    “等等!”

    面条这两个字,就仿佛有魔力一般,立刻让加仑老头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直接就从地上一蹦而起。

    他慌张的看了看四周,然后疑神疑鬼的目光重新落到我身上。

    “小子……就你一个人?”

    我当然知道他想问什么,或者说是在寻找什么,害怕什么,吊胃口的顿了顿,才摇起了头。

    “不对,还有一个。”

    “是谁?”加仑老头立刻警惕起来,似乎见势不妙,拔腿就要闪人。

    “琳娅,爱德华家的琳娅,你认识不?”

    “原来指的是她啊,是那个小女娃啊,那就好,那就好。”加仑老头松了一口气,一扫刚才仓皇狼狈的神色,咳嗽几声,挺了挺胸,重新变得仙风道骨,腿毛飘飘起来。

    “就是这样。”

    我笑的灿烂无比,然后十分自然的将手伸到胸口处,晃了晃项链。

    “小幽灵,遇到熟人了哦。”

    “谁啊?”从里面传来小幽灵还没睡醒的朦胧声,然后,她将上半身从项链里探了出来,揉着睡眼,看了看对面还保持着仙风道骨姿态,却已经目瞪口呆,失态至极的加仑老头。

    “这老头是谁?”

    “已经忘记了吗?”

    我苦笑起来,的确,无论怎么想,只有短暂接触的加仑老头,都不是小幽灵会去记忆的对象。

    不过,小幽灵记不起来,不等于加仑记不起来,应该说,那段时间是他人生之中最黑暗的日子之一。

    而一切的罪恶根源,就是眼前这只幽灵做的一碗加了钻石碎末的清汤面,光是回忆起来,加仑就觉得牙齿一阵发麻,胃里一阵翻滚,仿佛在发出沙沙沙的不可消化硬物的摩擦声。

    今天的一万字更新完成,终于可以滚床休息了,这可真是拿健康换承诺啊。

    小七已经很努力了,大家是不是应该多奖励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