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王运?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王运?

    和这十多个人一起去了酒吧,结果一坐,就是大半个下午过去,本来这些时间是足够让我在营地里兜上好几圈,了解到一些最基本的情况。,

    罪魁祸首就是图拉科夫这家伙,屁股一沾酒吧就不愿意离开了,大桶大桶的麦酒被他倒入杯子喝掉,在自己的桌上发酒疯不够,还跑到其他人的桌位捣乱,幸好整个营地的冒险者都关系熟络密切,见怪不怪,放在第一第二世界,这厮肯定要被联手踹出酒吧。

    我总算是知道萨绮丽达迦他们不愿意和图拉科夫一起去酒吧的原因了。

    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酒吧不愧是打听情报的最佳场所,在那里坐了一个下午,即使我没有可以是问什么,也听到了不少关于第三世界的消息传闻。

    等回到拉斐尔的帐篷后,繁星已经悄悄在夜空上冒出头了。

    “吴大哥,你去哪里了,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啊,还一身酒气的。”肩负了维拉丝她们的嘱咐,比平时更爱操心十倍百倍的琳娅,也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一见我远远的溜达回来,立刻就快步上前,闻到酒味以后,一把将我搀扶住。

    “没事,琳娅,我没喝醉。”

    虽然有图拉科夫这样爱凑热闹的家伙,再加上是初来的新人,被灌酒的命运似乎无法避免,不过在一开始轻描淡画的给大家讲了我和莎尔娜姐姐二烧酒吧的战绩以后,他们就乖乖的避开了我,所以到最后也只是助兴喝了几杯浓度最低的果子酒。

    “不是说去营地兜一兜吗?怎么喝酒了?”琳娅知道我不爱喝酒,一个人没事不会特地跑去喝,很好奇的问道。

    “认识了一些不错的家伙,今晚要举办欢迎会对吧,到时候带你认识一下。”我高兴的搂着琳娅,在她俏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知道了知道了,瞧你高兴的样子,先去洗个澡吧,吴大哥可是今晚的主角,带着一身的酒气可不行。”琳娅唠唠叨叨的拉着我,回到了帐篷里面。

    “嗯,小小吴回来了吗?”帐篷里面,另外一道酷似琳娅的身影在等候着,听到我们回来的脚步声,立刻转过头,嫣然笑道。

    “锵锵锵,怎么样,小小吴,这身舞衣还可以吧。”刚刚进门,我就被一道风姿绝丽的身影拦住,小心脏被强烈的视觉美感狠狠撞了一下。(,)

    绿色的紧身上衣里衬,套着下身宽大的白色丝质长裤,裸露出一截光滑细腻的小蛮腰,腰间圈着一根松垮垮的腰带,看起来轻灵而性感。

    将玉藕般纤细的手臂紧紧包裹起来的长袖,在袖口部分变成的异常宽大,似乎能让人联想到当翩翩舞动起来的时候,其似蝴蝶展翅的姿态。

    肩上披着一袭沾地的白色轻纱,仿佛是皎洁月亮洒在身上的光辉,笼罩在光晕之中的人本就绝美,此时更是难以用语言形容。

    墨绿色的长发束成一根马尾,脸上画了一点淡妆,看起来更加成熟妩媚。

    并不是华丽的装扮,相反有些过于简洁,但有时候衣装也得依靠人去点缀,本是这样一套朴素的舞女之衣,穿在拉斐尔的身上,却变得光芒四射,那绿色,宛如辽阔无边的草原,那白色,宛如皎洁明媚的圆月,而那人,则是宛如包容这一切的静谧星空。

    星空之下,我仿佛看到了披着白纱的绿色精灵,在风吹草低,广阔无垠的草原上尽情歌舞的绝美风景。

    “怎么了,小小吴看待了?”一根细玉小指在我眼前摇了起来,让我回过神。

    “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拉斐尔大人无论穿什么舞衣都好看。”我老老实实的点头承认道,刚才的确有点看呆了。

    不过最好看的还是维拉丝的那一套颇具民族风情的洁白舞袍,说爱屋及乌什么的都好,反正这是我由始至终从未改变过的念头,当然,那身舞袍也不是完全没有缺点。

    脱起来有点困难……咳咳!

    “小小吴真是的,嘴巴那么甜,难怪琳娅会被你迷的神魂颠倒。”

    真心实意的夸赞,让拉斐尔很是高兴,身体轻盈的好似小鸟一般,又在我身边轻轻转了一圈,带动着绿色的流云长袖和皎洁的白纱轻轻舞动起来。

    “奶奶,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神魂颠倒的!”琳娅一听不乐意了,脸红红的瞪了我一眼,发出抗议。

    “嗯哼,今天下午的时候……”拉斐尔抿嘴笑着,不断朝自己的孙女眨眼。

    “好……好了,不要再说了,先坐下来,我来帮你揉揉肩吧。”琳娅连忙慌张的打断,将拉斐尔摁在椅子上坐下,在她的肩膀上揉捏起来。

    “好感动,没想到还能享受到这样的天伦之乐。”拉斐尔陶醉的合上双目。

    我:“……”

    看着琳娅轻轻松松的就被拉斐尔玩弄在鼓掌之间,我现在十分在意,她们一整个下午究竟说了什么,刚才拉斐尔究竟想说什么,超在意啊混蛋。

    “吴大哥,还在发什么呆,快点去洗个澡吧。”

    “好……好的,拉斐尔大人,水在哪里取,还有浴室在哪里?”

    “水的话浴室里就有,魔法装置哦,要我帮忙吗?”

    “嗯,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了。”在拉斐尔的指点下,我来到浴室,找到了放水的魔法开关,除此之外,还有一瞬间将浴缸里的水加热的功能。

    这可比原来世界的科技更犀利啊,事实证明,任何文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都是殊路同归,可以做到类似相同的事情,暗黑大陆之所以如此落后,只不过是受战争影响,魔法研究的方向几乎全都在战斗上面。

    数万年前,教廷仍存,并且是魔法高度辉煌的时候,恐怕那时的生活奢侈,绝对不会逊色于原来世界的高楼玉宇,灯红酒绿。

    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我利索开始往浴桶里放水,抬头一看,哦哦哦,竟然还有淋浴喷洒,这可是自己家里都没有弄的东西,贵族真是奢侈。

    “小小吴。”外面传来拉斐尔慵懒娇腻的声线,看样子是十分享受琳娅的揉肩按摩,哼哼,感谢我吧,琳娅那一手活,可都是在我身上锻炼出来的。

    “那是我唯一的浴室,每天都要在里面洗澡,可不要用来做奇怪的事情哦。”

    在我“噗通”一声滑落浴桶里面,溅起水花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拉斐尔奸计得逞的娇笑声。

    可恶,作弄我就这么意思吗?我的宝贝琳娅哟,以后可千万别变成那样的人。

    我泪流满面的洗完澡,换上衣服出来,此时夜色笼罩的帐篷外面,已经透进来明亮的火光,透过缝隙一看,好家伙,上百扎火把将帐篷外的一大片空地照得亮如白昼,在空地正中心位置,不知何时搭起了篮球场般大小的舞台。

    虽然时间还早,但已经有不少的冒险者和平民,井然有序的分开两边,聚集在外头,等候欢迎会的开始。

    这种相对于现在的暗黑大陆里来说,略有点豪华壮观的场面,不禁让我想起了原来世界的巨星演唱会。

    “准备好了吗,小小吴?”

    身后传来拉斐尔的声音,回头一看,她还是穿着刚才见到的那身舞衣,到是琳娅,换了另外一套更加明丽庄重的洁白衣袍,站在后面,朝我温柔笑着。

    “嗯,已经准备好了,琳娅怎么也换了?”我活动了一下身上的正装,点头应道。

    “本来啊,就算琳娅无法一起上台表演,我也是打算让她穿上舞衣,和我一模一样的舞衣。”随口的一问似乎触动了拉斐尔的某个开口,让她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想想看,如果琳娅和我穿的一模一样的话,走在一起,看起来不就像两姐妹了吗?看上去不是会更年轻一些吗?”

    喂喂喂,不要利用你的宝贝孙女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啊,而且居然还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可是……”拉斐尔的笑脸忽然一僵,似乎想到了某些不堪回首的事情,忽然之间,在我的惊讶目光中就otz了。

    “可是完全没有合适琳娅的舞衣,准确来说,是我的舞衣,没有一件琳娅能穿得上的上衣,可恶,可恶,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

    我:“……”

    琳娅:“……”

    这就叫自作自受,谁让你想利用琳娅,也不想想看胸部的尺寸差距,你的舞衣琳娅怎么可能穿得上。

    对于想利用我的宝贝琳娅,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拉斐尔,我完全没有表示任何同情心。

    “拉斐尔大人,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了。”

    就在这时,火光一闪,有人掀开帐门走了进来。

    是一个模样约莫在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女性,有着笔直的身躯,一丝不苟的神色,以及工整的举止,一头暗红的齐耳短发,以及向两边分开的刘海下面,那双沉稳锐利的眼睛,显示着干练之色。

    “辛苦你了,伊兰雅,对了,这位就是阿卡拉的客人,不用我多介绍了吧。”

    “您好,凡长老,久闻您的大名,今日能够一见,实在是在下的荣幸。”伊兰雅转身,单手握拳,横于胸前,恭敬的弯腰行了一礼。

    “你好,伊兰雅女士,在营地的这段时间,还要劳烦大家多多指教。”我也微微颔首。

    “不敢当,随时听候您的吩咐,长老大人。”

    伊兰雅再次行礼,并且微微退后一步,光是这点细节就能看出来,她是一个很注重礼仪,或者说有板有眼的性格,和阿姆露迪娜有些类似,不过还是阿姆露迪娜更有趣一些……咳咳。

    “看小小吴的态度,似乎并不像是第一次见到伊兰雅了。”拉斐尔轻轻歪着头,困惑的看了我一眼。

    “伊兰雅不是也一样吗?”

    “这不同哦,伊兰雅是负责整个营地防御事务的统领,也是我的得力助手,关于第一第二世界的情报,她也全部知晓,所以对于小小吴一点都不陌生。”

    “我的话,是今天下午遇到图拉科夫,萨绮丽和达迦他们,还有一个有趣的人,宓瑟雅,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伊兰雅。”我笑着向伊兰雅点点头,解释道。

    “图拉科夫他们吗?难怪回来的时候一身酒气,小小吴还真是如同阿卡拉说的一样啊。”不知为何,拉斐尔露出了我无法解读的灿烂微笑。

    “阿卡拉奶奶说了什么?”我忍不住问道。

    “真的想知道吗?”

    “嗯!”

    “真的?”

    “真的!”

    我无视拉斐尔的打马虎,吊胃口,一条心的应道。

    “好吧,阿卡拉信里说,小小吴身上,拥有着成为王的魅力,或者说是王运。”

    “这完全扯不上关系吧!”我一听顿时蛋疼无比,怎么连阿卡拉也说这话,莫非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被阿尔托莉雅给洗脑了?

    还是说,是拉斐尔又在作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