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新人小弟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新人小弟

    回头一看,一群穿着便衣,个个高大结实的冒险者,漫步走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发话者,在他身后的一群伙伴都摇头苦笑着,冲我露出抱歉神色,似乎在说,原谅这家伙吧,他就是个傻大个。

    我再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发话者,一看这三米多高的庞然大物,每走一步地面都似要微微摇晃,身上的肌肉就跟铁块似的结实,就知道他是个野蛮人,普通人类再怎么变异也变异不出这样的怪胎。

    这模样……怪脸熟的,好像在哪里见过。

    “怎么,不认识我了?不是刚刚在传送阵见过吗?”看出我一脸迷惑表情,野蛮人伸出石柱一般粗大的手臂,指着自己提示道。

    他这样一说,我总算记起来了。

    没错,就是在传送阵那会,和一名圣骑士扭打作一团的那名野蛮人,记得圣骑士是叫他……

    “图拉克?”

    “图拉科夫,图拉科夫!!!”

    眼看我露出恍然状,正得意着的野蛮人一听,立刻重重咳嗽几声,操着可怕的大嗓门纠正道。

    “看啊,图拉克,这名字不错嘛,干脆就乘着这个机会,一口气重拾人生的存在价值,以图拉克这个名字获得新生吧。”

    背后一群伙伴吹着口哨,哈哈大笑起来。

    “老子什么时候失去了人生的存在价值!”图拉科夫回过头大声吼道。

    接着又回过头,朝我和颜悦色的笑着。

    经典的野蛮人打扮,后辫子加光头造型,脸上刺着青色野兽的刺青,一络短胡子将下巴和两鬓连接起来,眉毛很粗,笑起来的时候,额头上的皱纹似乎能皱到脑袋上,看起来有些搞笑,这种效果让他看起来不像其他野蛮人那般凶神恶煞,给人一种敦厚憨直的感觉。

    不过这是笑着的时候,一旦发怒或者进入战斗状态的话,恐怕还是会和其他野蛮人一样,光是狰狞的面孔就能增加不少的震慑力。

    “你……就是第一世界,联盟派来的使者?”他直截了当的表达了好奇心,身后的伙伴这时候也停止了嘲笑,一个个睁大眼睛盯着我。

    “这个……不是在传送阵里就确认了吗?”我笑着反问道。

    “的确也是,拉斐尔已经亲口说了,不过还是想亲口确认一下罢了。”野蛮人图拉科夫感叹一声,那双大睁大的眼珠子里,快速闪过一丝缅怀之色。

    “你们……各位来到第三世界,有多少年了?”见他们一个个沉默不已的模样,我似乎察觉到了一点什么,好奇问道。

    “嗯……算起来的话大概有三十多年了吧。”

    “三……三十多年?!!”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遍。

    “嗯,没错,在营地这里我们可以算得上是老一辈了,刚来到第三世界的时候,阿卡拉才刚当上大长老,现在已经是名动天下了,拉斐尔那时候也还在第一世界第二世界满处转,跑到第三世界,立刻就爬到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了,作为前辈真是悲哀啊。”

    图拉科夫一阵假惺惺的抹眼泪,可以看得出来,他对拉斐尔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和尊敬,这就和卡夏和法拉,年纪不知道比阿卡拉要大多少,还是得乖乖听话一样,在寿命跨度如此之大的暗黑大陆,很多时候年龄并不是资本,能力才是一切。

    “不过小子,做的很好,把拉斐尔的孙女钩到手了,算是帮我们出了一口气。”图拉科夫一如酒吧里的那些八卦野蛮人,话题立刻就转移到了这些话题上面。

    “咳咳,一般一般吧,多亏了琳娅不嫌弃。”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我只好咳嗽连连。

    “来来来,老弟,我们去酒吧喝一杯,好好聊一聊。”图拉科夫大概是兴致来了,大咧咧就往我肩膀上一拍,这家伙到不粗心,留了好几分力气,要是像那些无良混蛋一样使劲全力,我大概要直接横飞出去,撞塌前面一堵墙才能罢休了。

    绕是如此,还是有些呲牙咧嘴。

    “嗯,不错,有伪领域中级的水平,看来在第二世界哈洛加斯混的不赖嘛。”图拉科夫朝我竖起了大拇指。

    没想到只是这样一拍,就试探出了我的实力,不愧是光在这里就混了三十多年的老一辈冒险者,经验直接甩我几条大街。

    “抱歉,图拉科夫就是这副德性,别和他计较。”在他身后的伙伴见此,连忙解释道,生怕图拉科夫这种粗鲁的试探会让我不愉快。

    “没关系,和野蛮人打交道多着,习惯这些家伙了。”我冲他们咧了咧嘴。

    “走走走,先去酒吧坐下再说。”图拉科夫却是有点迫不及待了,提起酒吧两个字,喉咙就不断在吞咽着,标准的酒鬼一名。

    “等等,老图,人家刚来营地,肯定是想要逛上一逛,熟悉这里再说,哪有像你这样拉着去酒吧的。”他身后的人连忙又说道。

    “那好吧,在路上边走边聊也行。”图拉科夫一副很惋惜的样子,但随即在物品栏了伸手一捞,怀里就多了一个打的酒桶,哈哈大笑起来。

    “说错了,是边走边聊边喝才对。”

    我仿佛看到了老酒鬼之魂附体在这家伙身上。

    “别理他,他就是这样人。”那些人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似乎在说,没办法,谁让你刚来到这里,就那么不走运遇到了图拉科夫这家伙呢?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刺客达迦。”这位一直露着温和笑容,像是巫师职业的大叔,竟然是一名刺客,让我大感意外。

    刺客不都是躲在黑暗角落里擦拭刺刀的家伙吗?我闭着眼睛一想,立刻就想到了傲娇满满的小狐狸,想到了腐女作家的阿琉斯……

    抱歉,我错了。

    “还有我,法师辛巴克。”

    哦哦哦,服务员,我要续杯!

    “德鲁伊辛巴。”

    向前冲吧,狮子王!!

    “巫师,琼斯。”

    “死灵法师,洛洛萨绮丽。”

    “圣骑士,密尔特多夫。”

    “圣骑士……”

    “野蛮人……”

    “刺客……”

    “亚马逊……”

    身后的人一个一个介绍着,让我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等等,一下子叫我怎么记十多个人的名字啊。

    “等等,你们别一窝蜂的涌上来介绍,没看见新人小弟已经眼花缭乱了吗?”抱着酒桶喝个不亦乐乎的图拉科夫,这时候站出来,摆出一副正义方的模样凛然说道。

    “还不都是你这家伙的错!”众人不约而同的怒瞪了他一眼,若不是这家伙贸贸然跳出来的话,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记不了没关系,以后机会还有很多,慢慢就会熟悉了。”带着一顶奇特的法师尖帽子的中年温和女性,笑着安慰我道。

    记得这位是……死灵法师洛洛萨绮丽吧,没想到不光能见到稀有的死灵法师职业,还是一个如此温和,笑容如同邻家阿姨般无害的人,她不自己介绍的话,旁人绝对不可能猜得出她的职业。

    “大家好,我是德鲁伊吴凡,初来咋到,什么都不懂,以后还要请诸位前辈多指点一下。”我客气的弯腰行了一礼。

    “哎哎呀,真是个有礼貌的小伙子,本来是想在欢迎会的时候正式认识比较合适,现在看起来,提前打招呼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坏事的样子。”

    这位死灵法师阿姨很高兴的上前几步,伸手想要摸摸我的头,旁边的刺客重重咳嗽一声,她才猛然惊醒,连忙收手。

    “抱歉抱歉,真是太失礼了。”

    就算是再怎么老一辈的冒险者,贸贸然伸手去摸另外一个新人冒险者的头,也是不应该的。

    “原谅她吧,别看萨绮丽很稳重的样子,事实上,她是一高兴起来就会忘乎所以的人。”刺客达迦帮着解围道。

    “没事,嗯……那个……绮丽阿姨只是想表达亲近罢了。”我笑着摇头。

    “绮丽……绮丽阿姨?”死灵法师惊叫一声,表示很受伤的拉耸起了脑袋。

    “哈哈哈,你就认了吧萨绮丽,叫阿姨还算客气了,你现在的年纪,叫祖奶奶都配得上了。”图拉科夫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所有人默契的退后了一步,我的汗毛猛然竖起,也下意识的跟着一起后退了。

    然后,只见萨绮丽轻轻将她那定尖尖的法师帽往下一压,大概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表情,没见有什么其他的动作,忽然间,图拉科夫抱着的酒桶爆炸了。

    酒助火势,让周围一片都熊熊燃烧起来,这并不是平时看到的红色烈焰,而是近乎青色的幽冥之火。

    足足燃烧了半分钟,火焰才平息下来,地面已经出现了一个直径差不多有四五米的大坑,图拉科夫烧焦的身体,刚好呈大字型的倒在里面,两眼转着圈圈。

    虽然看起来不是太猛烈的爆炸,图拉科夫的凄惨模样似乎有些过于夸张了,直到后来,我自己也尝试了战斗,才了解到,这一点都不夸张。

    因为第三世界的结构更加稳固,所以爆炸造成的破坏力看起来不是很客观,但是,若是萨绮丽这一招要是放在第一世界,半个营地就炸没了。

    “真是的,拜托你们也消停一下吧。”一队巡逻士兵闻声走了过来,领头的罗格女性打着哈欠,用一副欠缺工作热情的态度告饶道。

    “抱歉,宓瑟雅,给你们添麻烦了,这些就当做是赔偿费和处理费,再麻烦一下诸位,将这坨不可利用污染环境令人作呕的垃圾清扫出去吧。”

    萨绮丽将一小袋子宝石递了过去,另外一手指着坑里的图拉科夫。

    “老子才不是垃圾!”图拉科夫怒然跳起来。

    “没问题,看在钱的份上。”似乎叫做宓瑟雅的女罗格飞快的将宝石收起来。

    “喂喂喂,我的感受呢?”眼看两人达成了某种协议,图拉科夫不甘心的大吼大叫起来。

    “怎么办,垃圾看起来会挣扎反抗的样子。”宓瑟雅指着对方,才刚刚收了钱竟然就打算消极怠工吗?虽然说将图拉科夫当垃圾一样清理掉也不好……

    算了,我都不知道该吐槽哪边比较好了。

    “没办法,看来只能等下次找机会了。”萨绮丽似乎早就对宓瑟雅的性格了若指掌了,闻言叹息了一口气。

    “好吧,下次如果找到了机会,就通知我吧,虽然我不敢保证一定会来。”

    “别无视受害者的感受啊,你们究竟想对我做什么!”图拉科夫一看两人竟然当着他的面开始密谋起来,立刻就不淡定了。

    “那就说好了,再见。”

    “慢走。”

    由始至终被无视的图拉科夫跪倒在地,背影苍白,这都是他自作自受,说了不该说的话,连我都没办法同情他。

    “哦,对了。”走了没几步的宓瑟雅,忽然杀了个回马枪,来到我面前,透露出慵懒之色的目光打量了一眼,随即眯了起来。

    “刚才一时不察,原来是长老阁下,真是失敬了。”

    “哪里哪里,以后还有很多麻烦大家的地方。”

    “你们都傻了吗?还不快点行礼。”她回过头,对着一帮手下吆喝起来,而这些人明显不知道我的身份,一个个神色茫然,不过迫于队长的淫威,还是端端正正的行了一礼。

    “咳咳,长老阁下,这个……这种小事就不用跟拉斐尔大人汇报了,对吧。”

    说着,宓瑟雅将刚才从萨绮丽那里收到的宝石袋子,分了一半递给我。

    喂喂喂,这是公然行贿啊。

    为了维持长老的正面形象,我神色一正,飞快的接过了袋子。

    “宓瑟雅队长在说什么,什么小事?我什么都没看到啊。”装傻的反问了一句。

    “能够遇到如此开明的领导真是太好了。”宓瑟雅眨了眨眼,总是睁不开的眼睛终于完成张大,露出一双明亮夺目的瞳孔,似乎想仔细把我看透似的,最后感激的握了握手,带着队伍离开。

    宓瑟雅刚一走,一群人呼啦的就把我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瞧瞧刚才宓瑟雅都说了些什么,莫非我们的新人小弟,竟然是联盟长老?”

    “不可能吧,不管怎么说也太年轻了,那些长老哪个不是白发苍苍。”

    “拉斐尔不是就是吗?”

    “她算是个例外吧。”

    “那为什么新人小弟就不算例外了?”

    “对了,我记起来了。”忽然之间,图拉科夫一拍手心。

    “这两年来到第三世界的新人们,尤其是最近,不过是曾经提起过一件事吗?说是联盟最年轻的长老,大陆双子星什么的。”

    “你这样一说我似乎也有印象。”

    于是,十多双眼睛最后唰唰的落到我身上,寻求着答案。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在说我……大概吧。”我被盯着背脊发凉,小声回应道。

    说起来我这个联盟长老,也是在近几年,准确来说,是在比武大会过后,在阿卡拉的不断宣传下,才开始在第二世界里名声显著,不过,因为不像西雅图克和卡洛斯那样,在第二世界哈洛加斯有着实际的战绩(或者说是凶名),所以那些人对关于我的传闻应该还是持着着一定的保守态度,并未完全相信。

    自然的,在第三世界,关于我的传闻就更加少得可怜,要不是图拉科夫经常在酒吧里混,大概也是个知名的八卦爱好者,肯定也想不起来我这号人物。

    “也就是说,那些传闻都是真的咯?”大家乱成一团的问道。

    因为不知道他们所说的传闻,究竟指的是哪些,谁知道经过酒吧那种牛皮温床的滋养,我的传闻会不会变成凡长老拳打天使脚踢龙族这样的东西,所以我只能报以困扰的笑容应对,不敢点头。

    “好了,你们这些家伙,就是这样对待我们新来的兄弟吗?”还是刺客达迦以及萨绮丽比较冷静,发现了我陷入困境之后,立刻就将众人推开。

    “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说,了解的机会还有得是,不是吗?刚才已经说好了,现在是带着我们的新人小弟去营地兜一圈,熟悉环境,这才是正事。”

    这一伙人,应该是以刺客达迦,死灵法师萨绮丽以及野蛮人图拉科夫为首,被达迦和萨绮丽这样一喝,立刻就消停下来,至于图拉科夫……他又被无视了。

    “以后可一定要和我们好好说一说哦,我们都对你的经历很感兴趣。”萨绮丽朝我温柔的眨了眨眼。

    “一定,一定。”我连忙点头,松了一口气。

    “那么以后该怎么称呼你好呢?长老阁下还是其他?”达迦大叔双手抱胸,琢磨着问道。

    “长老阁下就免了,叫其他吧,随大家喜欢。”

    已经被拉斐尔小小吴的这样定下称呼了,我差不多也死了心,无论再被叫成是什么,也不会比这个更差。

    “对了,干脆就叫新人小弟,怎么样?”萨绮丽双手合十,提出了一个十分糟糕的建议。

    “咦……咦咦?”

    “似乎不错的样子。”

    “很带感。”

    “亲切。”

    更出乎我意料之外,大家都赞同了。

    “等……等等,我不可能一直是新人吧。”我忍不住抗议道。

    “没办法,这个称呼就延续到下一批新人到来,可是你说随便怎么称呼,不许反悔哦,新人小弟。”萨绮丽凑上来,不顾达迦在一旁拼命的咳嗽,还是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完了,被当成新人对待了,虽然我的确是新人没错,而且眼前这些人,年纪也都是我的好几倍,光是呆在这里的时间,就顶得上我现在的岁数了,被当成小弟,也没有一点可以反驳的地方。

    “就这样决定了。”于是,在我无声的叹息下,称呼就这么被定下来了。

    新人小弟啊……也罢,蛮亲切的叫法,也不是太抵触,比后宫长老,斗篷男什么的,当然是要好听多了。

    “乌拉,去酒吧庆祝一下吧!”图拉科夫兴奋的大吼一声。

    我说其实你就是想喝酒对吧。

    “说好的带新人小弟熟悉环境呢?”达迦看看众人兴致高涨的模样,叹了一句。

    “算了算了,这些家伙都已经热血冲脑了,明天再逛也不迟,行吗?新人小弟?”

    “没关系,麻烦大家了。”虽然很想兜一兜,不过能先认识人也不错,我想了想,点头道。

    “那么就用刚才得到的战利品请客吧。”

    我扬了扬手中的袋子,这是刚才宓瑟雅塞过来的贿赂,还给萨绮丽似乎也不大好,现在正好可以用来借花献佛。

    “哦霍!!就这么办吧。”

    大家都欢呼起来,谁请客不要紧,在第三世界还会缺这点钱吗?而且这些人,实力可全都是领域境界的!哪怕是放眼整个第三世界,也是精锐顶尖的高手。

    “说起来,还真亏新人小弟能在宓瑟雅那里割回一刀呢。”酒吧的路上,萨绮丽忽然说道。

    “很奇怪吗?”

    被身为长老的我看到,贿赂一下我到觉得没什么不妥,只不过是惊讶于宓瑟雅无所顾忌的举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