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千面的百族公主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千面的百族公主

    经过传送阵的闹剧后,我们被拉斐尔领到了她的帐篷里面。,

    顺便一说,刚才那些吹口哨的,无情吐槽的,抹泪怜悯的围观群众,在临走的时候都被拉斐尔弹弹手指冻成了冰雕,现在去的话估计还能瞻仰到他们的遗言,真是太可喜可贺了。

    “来,喝杯热水吧,抱歉哦,这里没有清神水,我没能学会阿卡拉的手艺。”愣神之间,冒着热气的杯子递了过来,我连忙接过,抬起头,正对着拉斐尔那温暖人心的成熟美丽笑容。

    “还有就是我的小琳娅。”

    紧接着,拉斐尔蹦蹦跳跳的一把将琳娅搂在华丽,不断蹭着她的脸,两个模样相近的美女如此亲昵,到是让我有种看到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的情景,有点……呃,习以为常了。

    多希望能看到黄段子侍女和她的妹妹关系这么好啊,我抹了一滴心酸的泪水。

    再次顺便一说,虽然拉斐尔的热情和疼爱有些让琳娅吃不消,不过无论怎么亲近,她的身体和目光,似乎都在刻意避开琳娅的胸部,真有那么在意吗?我的话,觉得**和贫乳其实都没什么所谓,不用自卑也没问题吧,不然莎拉啊,艾露拉啊什么的……嗯,咳咳咳。

    “奶……奶奶,别这样啦。”

    琳娅有些难为情,不过能看出来,她心里还是很高兴,能够和一直崇拜着的,并以其为目标而努力的奶奶重逢,并且能够快速消除二十年未见的陌生感,迅速亲近起来。

    咦,等等。

    我现在才发现,来的时候还摆出一副不安神色,不知道该怎么和身为偶像的奶奶见面的琳娅,现在已经能够很自然的接受对方。

    而这一切,我想了又想,都只能归功于刚才那一出闹剧上面,莫非拉斐尔其实并不是对胸部有执念,而是为了消除琳娅的陌生感,才特地上演了这样的剧本?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果然不愧是百族公主,轻轻松松就化解了琳娅内心的不安,这种信手沾来的手段可丝毫不逊色于阿卡拉,不愧是童年伙伴,都是狐狸等级的人物。

    “有什么不好嘛,琳娅可是我的宝贝孙女。”拉斐尔还是固执的蹭着琳娅的脸蛋,喜欢的不得了。

    “当然,胸部除外。”

    别擅自排除胸部啊,那里也是流传着你的血统只不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或者说是进化,所以才变得不同罢了!!!

    我当时就掀桌吐槽了,前言撤回,她果然还是很介意胸部没错。,

    “还有……虽然琳娅是我的宝贝孙女没有错,但是叫***话果然还是……”好不容易放弃了琳娅已经被蹭的发烫的脸颊,拉斐尔退后一步,捂着胸口,仿佛被一箭穿心似的。

    “感觉还是太膈膜了,干脆就叫姐姐如何?”

    叫姐姐才是膈膜吧混蛋!

    “不要!”果然,在原则性的问题上,琳娅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虽然在营地建设中提出过很多创新的建议,但是对于觉得应该坚持的规则,就一定会坚持下去,琳娅就是这么一个聪慧而又传统的女孩,想让她把奶奶叫成是姐姐,估计比登天还要难。

    “呜~~,为什么,莫非小林芽已经讨厌我了?”拉斐尔甩出一把同情牌。

    “不行就是不行,你是我的奶奶,这是事实。”琳娅拉高声调,撇过头去,一副没有任何情面可讲的样子。

    “琳娅欺负我,莫非你就不管管你的妻子吗?”眼看琳娅这边走不通,拉斐尔就来了个曲线救国,朝我投来可怜巴巴的目光。

    “咳咳,这个嘛,的确,两个长得很像,叫***话,旁人或许也会觉得别扭。”我重重的咳嗽几声,有模有样的主持公道。

    “不愧是琳娅的丈夫,就是通情达理。”拉斐尔高兴抱上来,两眼闪闪发亮。

    “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两位能不能接受。”淡定的一闪,让拉斐尔抱了个空,我继续啜着开水说道。

    “在正式的场合下,琳娅就称呼拉斐尔大人,或者拉斐尔长老吧,这样一来,大家也会觉得拉斐尔大人公私分明,至于私人场合,那就没办法了,该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这样也好。”琳娅高兴的点了点头,既要保守原则,又不人心拒绝自己所崇拜的奶奶,她刚才也很为难,这种折中的办法对她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可……可恶,不愧是琳娅的丈夫,真有一手,算了,虽然没有达到预想的目的。”拉斐尔咬了咬嘴唇,还是有些不甘心。

    阿卡拉教我的办法果然有效,虽然几十年不见,看来彼此之间还是了解的很深啊。

    “那么作为补偿,就由小小吴来叫我拉斐尔姐姐吧。圣堂,”她似乎找到了安慰自己的办法,立刻迫不及待的对我提议道。

    “不可能,还有小小吴是什么!别擅自给别人取名字!”我一口水从鼻子里喷出。

    开什么玩笑,要是叫了拉斐尔姐姐,琳娅晚上非得让我打地铺睡不可,我才不会犯这种错误,给我死心吧。

    “为什么……好不容易和可爱的孙女以及孙女婿见面,就得学会面对现实……”大概是看出了我眼里坚定的目光,拉斐尔放弃说服,沮丧的otz了。

    “美色诱惑也不行?”冷不防之下,她忽然抬起头,用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我。

    “不行!”我在心里怒将茶桌掀起万米高空。

    虽然这副可怜哀求的模样很诱人,但不是我自夸,对于美色的免疫力我可比普通人要强很多。

    “切,真无趣,琳娅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男人呢?”最自信的部分受到打击,拉斐尔表示很受伤。

    “没办法,就算是血缘相同,审美观也是会有差别的。”我越发淡定的应付着道。

    偷偷瞄了一眼琳娅,她正朝我投过来嘉许的笑意,要是刚才我有一丝动摇,估计晚上就连打地铺的机会都没有,直接睡地板了。

    “真是的,没办法了。”拉斐尔抬起头,脸上流露出柔和的笑意。

    “暂时勉强合格,就这样吧。”

    “这个……什么意思?”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在说你啊。”拉斐尔从容的坐在对面椅子上,带着亲和的笑意,同时又让人感觉到些许锐利的目光,在我和琳娅之间看了看。

    “我?”我歪头指着自己,不解问道。

    “虽然说第一世界和第三世界没办法正常来往,但是基本的信息传递还是没有问题的,从家族以及阿卡拉的来信里,知道琳娅嫁给了一个有了好几个妻子侍女的男人,就算有阿卡拉的保证,身为琳娅的奶奶,也不可能完全放心得下,对吧。”

    “这个……无法反驳。”我无奈的拉耸着脑袋。

    的确,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这样担心,这样做也无可厚非,将心比心,若是有一天,我知道我的宝贝女儿喜欢上了一个有好几个妻子的花心男人,我也会担心不已,甚至做出比拉斐尔更加激进的举动。

    “明白事理这一点值得赞赏。”拉斐尔一拍手心,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成熟知性,以及一种看透人心的奇异魅力,加上散发出来的强大亲和力,感染力,能够轻易让人在不知觉的放下防备,将心里话掏出来。“等等,莫非其实从刚刚来到开始,就一直在试探?”我忽然嗖嗖的冒出凉汗。

    仔细想想的话,虽然在传送阵的时候上演一出认亲闹剧,主要目的是为了消除琳娅的不安和膈膜,但是期间,似乎有好几次有意无意的间接把我卷入其中。

    “哎呀,被看出来了吗?和阿卡拉信上说的似乎不大相同呢,蛮机灵的嘛。”

    拉斐尔吹了吹杯中的热水,轻轻喝了一口,眯眼笑道,无论是优雅的坐姿,还是动作,笑容,都像是身份高贵的贵妇人一样,或者更进一步,就像是尽在掌握的女王。

    当然,这和阿尔托莉雅或者莎尔娜姐姐有很大不同之处,拉斐尔身上并没有太浓重的“王”的气息,将之形容成女王,完全是因为那种气质高贵,优雅稳重,智珠在握的气质,要说有什么比较相近的人,我觉得阿卡拉比较合适。

    不同的是形象上,阿卡拉走的是朴素神秘的预言师,老修女,所以少了一分高贵优雅,多了一分神秘沧桑,而拉斐尔则是以歌舞双绝的百族公主形象面对世人,就像是舞台上的王者,将外交化为一种美丽艺术的公主,她的感情更富于多变,每一刻仿佛都能认识到一个新的她,让人捉摸不透,进而产生强烈的好奇和探索之心,想要知道她的全部,从而深陷在她的魅力之中。

    当然,这些也是阿卡拉告诉我的,估计她是猜测到了拉斐尔会考验我,怕我陷入她的魅力之中从而被判定失格,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才说了那么多,不然以我的凡人智商,怎么可能在刚刚见面就看出这些,对拉斐尔的魅力产生了一定的免疫。

    只是没想到在出卖队友方面,阿卡拉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面对拉斐尔的夸奖,我哼哼唧唧了几声,不以回应,接着喝茶的功夫偷看了一眼琳娅。

    琳娅脸上到是一点惊讶之色都没有,以她的聪慧,在冷静下来之后,肯定比我更早看出了拉斐尔对她的疼爱,以及对我的考验。

    只不过为什么不出声提醒我啊琳娅,莫非你就真的那么相信我不会被拉斐尔忽悠?

    察觉到我的泪目注视,琳娅回过头,微不可查的回以一记俏皮狡黠目光。

    “……”

    我现在总算知道了,琳娅偶尔调皮喜欢作弄人的一面,究竟是继承自谁。

    “哎呀,在我的面前就忍不住打情骂俏了吗?真是让人羡慕啊。”察觉到我们小举动的拉斐尔,五连发出叹息。

    “对……对了,那个……咳咳,琳娅的爷爷……”

    我和琳娅都是一阵脸红,为了打破尴尬,连忙胡乱想了个问题发出提问。

    只是,在这样问出的时候,我才猛然发现,和琳娅结识那么多年,百族公主拉斐尔的名头听了不知多少遍。

    唯独琳娅的爷爷是谁,就连叫什么名字,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于是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身影模糊,没有描画五官的脸上,用浓墨写了一个大大的【甲】的男性身影。

    这一定是宿命。

    “对……对了,爷爷呢。”

    琳娅也仿佛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个爷爷,连忙问道,真可怜,真的是太可怜了,这就是路人的命运啊。

    我心里悲戚的为那个男人,抹了一把泪水。

    “几年前,高喊着我要去挑战四魔王,离开了营地,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拉斐尔不忍目睹的捂着额头道。

    我:“……”

    “咦……咦咦,爷爷他……没问题吧?”琳娅瞪大美目。

    “这个嘛……不好说,他的实力也没那么弱。”

    拉斐尔神色微妙的歪了歪头,喂喂,对方可是你的丈夫啊,拜托也稍微关心一下好不,每个角色都不容易,就算是路人,也要给予充分的尊重啊你们这些万恶的抢镜头的角色!

    我心中升起了一股同病相怜的感觉,为琳娅的爷爷抱打不平起来。

    关于琳娅的越野的话题,又聊了一会儿,最后,彪悍的百族公主大人一语断绝。

    “算了,他的事就先放到一边吧,好不容易才和我的宝贝孙女见面,怎么能够浪费宝贵的重逢时间呢?”

    重逢时间还有很多吧,我们少说也会呆上一两个月吧,所以拜托先关心关心你的丈夫吧,他或许正在哪个角落里伤心哭泣啊混蛋!

    我心里留着血泪,仿佛看到了一个背上画着大大的【甲】字的黑白色背影,在无数一模一样的背影拥挤之中,黯然低着头,一步一步的离开,最后上了名为路人列号的火车,消失在铁道的尽头。

    所以直到最后,我还是不知道琳娅的爷爷名字叫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