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临行之前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临行之前

    群众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就连以前避我和莎尔娜姐姐如蛇蝎的新罗格酒吧老板,也爆发出了无比的怨念。

    好不容易打发了这群撵不走,赶不得的家伙,看着满手被撕去一半的欠条,那些酒吧老板一个大腹便便的满足离去的身影,我流下了两行血泪。

    老酒鬼,本德鲁伊和你没完!

    另外,等莎尔娜姐姐回来后,找她一起去喝酒吧,两人一起将整个营地的酒吧都喝个遍,那将是多么痛快的事情啊……

    心里酝酿着这些能让整个营地都为之战栗的大阴谋,走在回家路上,我也在不断揣摩和老酒鬼刚才的谈话。

    关于第三世界的那部分可以略去不提,这样一来,能过获得的信息并不是很多,我想了想,最后只能得出两点。

    第一,老酒鬼最后那句话,让我别自不量力,去管她的事情,有些事情并不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已经很明显坐实了的确是有什么事情在她身上发生着,而且似乎还不仅仅是牵扯到她一个人,莎尔娜姐姐也在其中,因为在我问话的时候,她并没有否认这件事和莎尔娜姐姐毫无关系。

    看样子,在我逗留的这几天里,是无法逮住这家伙问个清楚了,阿卡拉和凯恩似乎知道一点什么,但是她既然没主动开口告知,反而让我不要分神,以去第三世界为主,想必就算我现在跑去询问,也不会得到太多的信息。

    真气人啊,这帮家伙,一个个都藏着掩着,我承认我是有点关心则乱了,但是涉及到莎尔娜姐姐的事情,我怎么能够冷静得下来?

    另外第二点就是老酒鬼最近的怪异举动了,正如阿卡拉所说,对于分内的事务,这家伙已经完全撒手不管了。

    虽然以前也没怎么管过,反而尽给士兵们添麻烦,但是这种事情大家都能够稍微体谅,毕竟营地里大多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以老酒鬼的实力,管这管那的,她心中仅存不多的高手傲气恐怕也接受不了,阿卡拉当初让她负责这块,也没想过她能管太多,只是起到坐镇营地的作用。

    至于偶尔发生的一些大事,虽然不情愿,老酒鬼还是会干脆的挑下来,这样就够了,虽然是个不称职的家伙,但至少现在没有人比她更加合适这个位置。

    而现在,根据阿卡拉所说,以及刚才的对话,我似乎感觉到了,老酒鬼已经打算完全放权,撇下事务,不再去管理了,明明不想管,也已经管了几十年了,她也不是六月天的小孩子,绝对不能没有任何理由就突然做出这种决定。

    为什么她要这么做呢?感觉就好像要去某个遥远的地方,一去不复返了,所以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和营地的事务分割开来。

    另外就是这些欠条,虽然以前也时不时发生过刚才的情况,无良的老酒鬼将她欠下的欠条塞给我让我去帮她还账,但那些都是因为实在欠的太久了,被酒吧老板逼迫的没办法,身上又实在没钱了,才会这么做。

    不客气的说,老酒鬼在营地唯一还能打发打发乐子的事情,第一就是喝酒,第二就是和酒吧老板们斗智斗勇斗无赖,所以,在我理解中,她是绝对不可能一次性将欠条全部扔给我,不是没那个脸皮,而是这些欠条,平时就是她调戏整个营地,给大家增添麻烦的重要道具。

    现在却一口气处理掉了身上所有的欠条,再联系她扔下工作完全撒手不管,连长老会议也不来参加的举动,我想已经很明显了,她似乎正在将自己的职责,将现在的生活,以及和营地之间的联系,将这些千丝百缕的关系一举斩断。

    这家伙,莫非是有什么打算,想要离开营地不回来了?

    我只能想到这个,总不可能是忽然想不开了,打算自杀了结残生吧。

    但问题是……即使她真打算这么做,又和莎尔娜姐姐扯得上什么联系呢,无论是她想离开营地,或者真的是打算跳楼上吊服毒卖节操自杀,这些大不了也就是能让我们以及莎尔娜姐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偷偷躲在角落里抹上一把泪水,日子还是得照样过。

    为什么会表现出一副和莎尔娜姐姐有这莫大牵连的样子,以及莎尔娜姐姐去奶牛关获取母牛之泪这件事,这之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细线连接起来?

    我想破脑袋也没能想出是怎么回事,感觉继续想下去话,以后关于自己的传记,就不是拯救暗黑大陆的热血战斗史,而是推理侦探,灵异悬疑的名侦探吴凡了。

    挠了挠头,我还是将这件事放到心底,本来想着如果告诉琳娅和莱娜的话,以她们的智慧或许会比我想到的更多,更深,但是琳娅现在要和我去第三世界,也在为和奶奶怎么见面而犯愁,莱娜则是专心在雅兰德兰身边学习着,打扰不得。

    果然家里的军事型人才还不够多吗?要不要再去拐几个回来……等等,这不已经完全是禽兽公爵的做法了么?

    我连忙打住,摇头晃脑起来,抬头一看,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回到了法师公会,家门口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小凡小凡小凡……”

    被我甩下的小幽灵,已经等在门口外面,远远一看见我的身影就不停的交换着我的名字飞扑过来,真是的,和老酒鬼纠缠了也就不到十分钟吧,到是应付了那帮酒吧老板,花了大半个小时,来来去去也只不过是离开了一个小时时间不到,这小圣女未免也太粘人一点了吧。

    当然,这个世界上肯定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抵抗得了如此圣洁美丽的圣女殿下对自己的眷恋和粘腻,所以嘴里抱怨着,我心里却喜滋滋的张开双臂,准备将飞扑着迎过来的小幽灵搂入怀里,好好蹭上一蹭。

    来吧,扑到我的宽广胸怀里面吧,自豪的挺起胸膛,陶醉的闭上眼睛,我等着带着即将到来的香软扑怀。

    咦,好像有点不对劲的样子,我怎么听到了空气剧烈摩擦的呼啸声呢?

    睁眼一看,我的一双虎目立刻就湿润起来了。

    眼前的哪是什么香软扑怀,分明就是小幽灵的招牌菜——幽灵体炮弹啊!

    不会吧,我又没得罪她,只是放置play了一个小时而已,为什么要那么生气。

    “竟然敢无视本圣女,随随便便扔在路上不管,小凡天诛!”

    这样娇喝一声,小幽灵再次加快速度,身体化作一道笔直的光线,席卷风暴,撕裂空气,带着无以伦比的气势迎头撞上。

    “咚————!!”

    “噗————!!”

    伴随着日常的灾难事件,一动一静相结合,在巨大的惯性带动下,两句身体飞出了数十米远,掉落在草地上滚成一团。

    “小凡~~小凡小凡小凡~~”骑在口吐白沫的

    上,小幽灵就像向主人撒娇的猫咪般,不断将可爱的俏脸蹭上去,满脸的幸福安心。

    “其实我一直担心一个问题。”我信春哥瞬间满血复活,捏着小幽灵凑上来的精致下巴,做沉思状。

    “什么?”小幽灵头困惑的把头一歪,模样可爱极了,这狡猾圣女,怕我事后报复就在卖萌了吗?我怎么可能被这种幼稚的手段打败……抱歉,我还真被萌杀了,生不起起来了。

    这张脸哪怕看了八年也没有看腻,而且随时还会有被萌杀的危险,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萌到犯规的脸蛋呢?这一点是上帝的阴谋。

    我一边用两只手心搓揉着眼前这张俏脸,以减少被萌杀的感觉,一边继续说道。

    “虽然以前就问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得再确认一遍,你这笨蛋幽灵……真的不能怀孕吗?”

    “鲁能拉~~~(不能啦)”小幽灵回答着,气呼呼的将我的手扯开,用一双银色的美眸瞪着我。

    “小凡就那么想本圣女给小凡生下小小凡?”

    “不,倒不如说是担心,万一生下的不是小小凡,是小小爱丽丝,每天回家都变成了双倍炮弹袭击,想想都觉得胃疼。”我一脸纠结的捂住了腹部。

    “哼,无论是小小凡,还是小小爱丽丝,都不会给小凡你生下,万一真的出现了,小凡就不是本圣女一个人的仆人和骑士了不是吗?本圣女才不要将这样的小凡分给别人。”

    “喂喂,不是别人,是我们的孩子啊。”我提醒小幽灵,这可不是一个母亲该说的话。

    “孩子也是别人!我只要小凡就行了。”

    我:“……”

    看来小幽灵没办法生小孩是一个正确的属性,这笨蛋,就算生下了我们的孩子,说不定也会……嗯,算了,还是不要想太多的好,就这样算了。

    “也不会分裂成两个小幽灵吧。”我想了想,忽然又问了一句。

    幽灵嘛,总感觉会分裂生殖的样子。

    “才不会啦,究竟把本圣女当成什么奇怪的生物了,小凡你这大笨蛋!!!啊~~~呜(我咬)!!!”小幽灵真的怒了,呲牙咧嘴的露出一口好牙,冲着我就咬下去。

    日常的惨叫声再次在法师公会上空回荡起来。

    接下来三天时间,我和琳娅几乎都将时间花在了法师公会里,法拉老头那家伙,也不说详细一点,只是让我们两个上下午各去一趟,让我以为去到以后,只要在他的实验室里呆上大概放个屁的时间,就能拍拍屁股走人,不留下一点余香了。

    完全没想到竟然要花那么长时间,两人各站在一个魔法阵里面,由魔法阵形成的光环,在自己身上上上下下的不断扫描,周围还有十几位老法师强势围观,时不时交头接耳,或是在笔记上记录什么,或是回到试验台,对魔法阵做出重新调整。

    不断在身上扫描着的魔法阵光环,以及一大群身穿黑白法师袍的老头,还有试验台上类似于高科技的光芒闪烁,到是让我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仿佛自己身处的不是魔法世界,而是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世界。

    结果这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在身上扫来扫去的光环到是没什么,让人在意的是那些老法师的目光,仿佛恨不得将我和琳娅剥皮拆骨,剖开来检查个仔细般的严谨神色,让我和琳娅在检查的过程中泪眼相望,苦笑连连。

    三天过去,终于,最后一次检测也完成了,十几位法师老头满意的点着头,挥挥手就将我和琳娅无情的赶离了实验室。

    “这就算完成了吗?”还好法拉老头识趣,跟着一起出来了,不然明天离去之前,我非得将法师塔给炸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