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长不高的贝雅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长不高的贝雅

    刚转过身肚子就受到猛烈冲击,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样惩罚我?

    但是……

    我嘿嘿的阴沉笑了几声,脚跟一踮,稳住了不断后退的脚步,将投入自己肚子之中的

    给抱住了。w。aenxue。o

    愚蠢,也不想想我平时是怎么被小幽灵那笨蛋圣女对待的,比起在数公里之外就开始加速,最后化作一道光线的幽灵体炮弹,眼前的攻击简直太小儿科了。

    从对方发出声音,叫自己

    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来者是谁了,既然是她的话也不用客气,胆敢偷袭本德鲁伊,就让你好好尝尝长老的愤怒,看我的超必杀——阿根廷背摔!

    将大手把握下的娇小身体牢牢地箍住,我做状后仰,准备让这小丫头见识一下大人的摔跤世界的残酷法则。

    “休想,看本殿下的黑虎掏心。”

    对方也不是吃素的,在关键时刻竟然临危不乱,还能挣扎反抗,哼哼,的确该表扬一下才行,但是这招对圣斗士是没有用的!!!

    你说什么?对方并不是

    ,却没有用?你是笨蛋吗?因为圣斗士里面根本没有出现过这招吧。

    我大喝一声,施展了苦练多年的金刚不坏之身,笑而不语的挺起胸膛迎向对方。

    没有错了,接下来的剧本应该就是对方粗浅的三流招式黑虎掏心,被我的一流绝学给震伤拳头,然后再施以阿根廷背摔,比赛就结束了。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我抬头仰望着星空,虎目之中渗出了一滴无敌的泪水。

    “咚————!!”

    一声巨响发出,我猜的没错吧,手被反震的很疼吧,都说黑虎掏心这种招式不行了,在强大的金刚不坏之身面前,你看看我疼的那么厉害就知道了……

    咦?

    我?疼?的?

    目光呆滞的低下头,看了看正位于自己两腿之间,和胯下位置零接触的那只精致公主鞋,然后头缓缓抬起,落到对方冲自己扮着的俏皮鬼脸上。

    如数三秒钟过后,我抱着胯下满地打滚起来。

    疼疼疼疼疼————!!!

    虽然说冒险者受到法则的恩惠,不会出现蛋碎这种创伤,可事实上,被攻击到的话,该有多疼还是会有多疼,法则只是不让你蛋碎,可没有让你不蛋疼的功效。

    “犯规,你这家伙犯规,明明说好是黑虎掏心的吧,怎么就变成直捣黄龙了!”

    “那因为笨蛋吴太笨了,竟然会相信敌人的话,活该,呸呸~~~”偷袭者,精灵族的小公主小丫头贝雅,朝我吐了吐香舌,随即发出一串串银铃似的娇脆笑声。

    “我是没想到,堂堂的精灵族公主竟然也会撒谎,使用这种下三流的手段。”我表示痛心疾首。

    “这叫兵不厌诈,对付笨蛋吴这样的大笨蛋,大坏蛋,就得这么做才行,卡夏长老就是这么说的。”

    “也就是说……这招是那老女人教的?”我顿时燃起了熊熊的怒吼,好一个老酒鬼,竟然将精灵公主给教坏了,看我带着三千斯巴达精灵战士,踏平你的贼狗窝!

    “乖,不要跟那个老女人学了,小心回去以后阿尔托莉雅将你臭骂一顿。”将所有过错都归咎到老酒鬼身上,我摸着贝雅的脑袋叮嘱道。

    “哼……哼,本殿下又不会对别人用,只会对你这个笨蛋吴用而已,才不用担心被阿尔托姐姐骂。”

    小丫头贝雅似乎也知道老酒鬼教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唯一怕的就是阿尔托莉雅,被我摸着脑袋也不敢反抗,只能嘴硬的这样反驳一句。

    “对我用也不行你这小丫头,我可是亲王殿下,阿尔托莉雅的丈夫,小心在她耳边告你一状。”我自豪的将头一抬,似乎很多人都习惯性的忘记了,我可是阿尔托莉雅的丈夫啊。

    “竟然向阿尔托姐姐打小报告,你还是男人吗?”贝雅一慌,立刻就嚷嚷起来。

    “这句话我也会如实跟阿尔托莉雅说。”我若无其事的吹起口哨,小丫头,这样的激将法早就过时一万年了,亏你还能拿得出手。

    “呜~~~”贝雅低声悲鸣,忿忿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低下头。

    “抱……抱歉,笨蛋……亲王殿下,我错了,一定会改,请不要告诉阿尔托姐姐。”

    “嗯,这样才乖。”我露出长辈的

    笑容,摸摸头,将贝雅小丫头的头发揉的一团乱糟。

    “可……可恶,笨蛋吴,你给我记着。”形势比人强,贝雅只能小声嘀咕,强忍屈辱任由着我将她的头发弄乱。

    “好了,没事就快点回家吧。”似乎从欺负贝雅之中找到了满足感,像吃饱了肚子一般打了个饱嗝后,我转身打算离开。

    “等等,笨蛋吴,你就要这样走了吗?”小丫头忽然从背后死死的拖着我不放。

    “你还想怎么样?”我回过头,露出无奈的目光。

    “离开营地那么久,将我一个人扔在这里,隔了好几个月之后的冲锋,你就是这样的态度吗?你这无情无义的大色狼!”贝雅口直心快,或者说是快不择言的这样说道。

    “这……贝雅小公主,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这样说的好像我把你给怎么了似的,让其他人听到那还得了。”我看了看周围,没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要是被听到刚才蒂亚的那番话,今天晚上,酒吧就能传出关于

    ,至少十种版本的八卦新闻。

    “说说说……说什么傻话啊,本殿下可不是那个意思,是笨蛋吴的思想太低级下流,才会想成那样子,绝对是这样没错!”

    贝雅也反应过来,羞红了脸,但还是很傲娇的将错归咎于我。

    “好好好,无论是谁的错都好,总之这个话题打住吧。”面对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路人,我连忙上前,恨不得将这小丫头管不住的嘴巴给捂起来。

    “哼,算了,本殿下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和你计较那么多。”

    “是,是,是,那么大人有大量的贝雅大人,小人就此告辞了。”我潇洒的转身拔腿就跑。

    “等等!”结果还是被拉住了,看不出,这小丫头身体小小,反应到是挺机敏的。

    “你这笨蛋,就那么害怕本殿下吗?见了就要迫不及待的走了吗?”回头一看,贝雅小丫头虽然还嘴硬着用激将法,但是眼眶已经微红了。

    真拿她没办法。

    “好吧,好久不见了,小贝雅,最近过的还好吗?”

    “不许在本殿下的名字面前加上

    字!本殿下过的很好,直到遇到了你这个笨蛋!”贝雅气呼呼的抬头瞪着我。

    “嗯……好吧,呜哇,忽然发现,一段时间不见,你竟然长高了。”我做状惊讶的叹道。

    “演的太假了,你这笨蛋,是故意的吧。”贝雅不屑的看了我一眼,高傲的扬起下巴,喜滋滋的继续说道。

    “不过,到是被你误打误撞,猜对了。”

    “咦,真的长高了?”我瞪大眼睛,无法置信的看着贝雅。

    “当然是真的,本殿下怎么可能撒谎。”

    “明明刚才才撒谎了……”我小声嘀咕了一句,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在我看来,贝雅的身高就和莎拉的胸部一样,都是残念等级的,竟然会长高?上帝终于不控萝莉了么?

    “每天都有喝羊奶吧。”逐渐的,发现了什么的我,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贝雅,这种时候,我是多么的想紧紧抱着她,好好安慰一番,让她坚强的活下去啊。

    “当然,本殿下可是有好好的摄取营养,不像你们这些家伙,明明每天都吃一些没有营养又难吃的东西,各自却长得那么高,这是畸形生长,是不健康的!”

    “喂喂,后面的话已经是**裸的妒忌中伤了吧!”对于乱开地图炮,将一竿子冒险者打翻下船的贝雅,我对着她的额头轻轻一记手刀,让她安分下来。

    “总之,本殿下是

    健康的长高了,这一点是事实没错。”小丫头抱着额头,冲我瞪了一眼,骄傲的说道。

    “贝雅向来很健康,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我阳光灿烂的笑了起来,可不是吗?能够和蒂亚小丫头打成一片,精力旺盛的四处乱窜,不健康才怪呢。

    “那是当然,本殿下可不比得笨蛋吴你,老是包裹在斗篷里面,像个老头子似的,从背后看上去就像是斗篷怪人。”

    咔嚓一声,贝雅无情的毒舌让我的笑容中瞬间破裂,从裂缝里冒出丝丝的黑色气息。

    很好,这可是你自找的。

    “贝雅公主,话说回来又换了新鞋对吧。”从刚才那一招直捣黄龙,我就发现了,只不过到现在才和某个事实联系起来,本来是不想说的,可是这小丫头太可恶了。

    “嗯哼,看出来了吗?这是莱曼爷爷给我带来的,阿尔托姐姐亲自给我选的。”小丫头被我挠中了痒处,立刻就原地蹦跳几下,然后将纤纤**抬起,向我展示着她的新鞋。

    “真好啊,不但给你做了内裤,连鞋子都帮你选。”我感叹道。

    “不……不许再提内裤啦你这笨蛋,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可是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和阿尔托姐姐在一起,感情当然要比你深,哼。”

    说起阿尔托莉雅给她做的那条小熊内裤(直到现在还保存在我的物品栏里),贝雅俏脸一红,随即像骄傲的小母鸡般,向我炫耀她和阿尔托莉雅之间的深厚感情。

    “什么时候送过来的?”我忽然话题一拐,剑走偏锋。

    “笨蛋吴问这个干嘛,嗯哼,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就当做是本殿下今天大发慈悲,格外开恩吧,鞋子是莱曼爷爷一个月前带来的。”

    “哦,是这样啊。”我笑的越发灿烂。

    “那么,身高开始长高,也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吧。”

    “咦,笨蛋吴你怎么会知道……”

    忽然,贝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声音一顿,然后就是良久的沉默。

    “才才才……才不是因为……因为鞋子的原因……是因为……因为真的真的……正的长高了,是真的长高了嘛,绝对是这样,呜~~呜呜呜~~~”

    许久的沉默后,低着头的贝雅忽然哽咽起来,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眶里渗出,顺着雪白精致的脸蛋往下划落。

    “怎么突然就哭了。”虽然预料到会对贝雅的打击很大,但是完全没想到,那么好面子的她竟然会当着我的面哭出来,这让我慌于应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

    “是真的……真的长高了嘛,每天喝三杯羊奶,偶尔还会瞒着莱曼爷爷偷偷喝多一杯,明明已经闻到奶味就想要吐了,那么努力,一定会长高的,一直这样相信着,绝对会长高的……骗子,大骗子,牧羊人和笨蛋吴都是大骗子,呜呜呜~~~~~”

    我:“……”

    这个……当初的确是我和贝雅说,喝羊奶比喝精灵族最昂贵的那什么什么奶,更能长个子,是这样没错,所以我觉得牧羊人是无辜的。

    只是,我这样说也并不算忽悠贝雅对吧,普通来说,多喝羊奶的确能高个,只不过是贝雅的体质太特殊了,不能归类到普通范畴里去,而且没想到她会那么拼命,在闻到都想吐的情况下每天还坚持喝3杯,弄的现在好像完全是我的责任了。

    “贝雅乖,不哭,你的年纪还小,以后一定能长个子的。”为难的挠了挠头,我也只有伸出手,摸着贝雅的脑袋这样安慰,做到这种程度而已。

    以精灵族的寿命来说,贝雅的年纪的确还不算大,应该或许大概还有继续长个的可能性……吧?

    “都是笨蛋吴的错!!”伤心难过哭泣的贝雅,被我一摸头安慰,忽然就找到了发泄点似的,哭嚷着扑上来,将脸颊上的泪水一把抹在我怀里,小小的拳头对着胸膛如同雨点一般落下。

    没办法,我只好顺势抱着贝雅,让她发泄个够,反正咱皮厚,这些拳头落下来,跟按摩没什么两样。

    好一会儿后,怀里的哭泣声才渐渐停下来。

    “小丫头,好一点没有?”对久久赖在我怀里不肯离开的贝雅,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不许叫本殿下小丫头!”怀里传来气呼呼的抗议声。

    很好,恢复正常了。

    我刚想退后一步,将这小丫头从怀里释放出来,冷不防她却双手一抱,贴的更紧。

    “不许看,不许看,呜呜呜~~~真是羞辱,竟然让笨蛋吴看到本殿下狼狈的样子,现在还想对着本殿下的脸看个够吗?你这大坏蛋,大恶棍,以践踏少女的羞耻心为乐的变态!”

    我:“……”

    左右看看,还是没有路人,我松了一口气,真是的,这小丫头还真童言无忌,什么话都敢说啊。

    不过,这应该算是害羞的表现吗?刚才哭的稀里哗啦的脸蛋,不想让我看到,所以才埋首自己怀里不肯离开对吧。

    这样想着,我顿时乐了。

    “笑……笑什么,你这变态鬼畜笨蛋吴,还打算要对本殿下做更加过分的事情吗?”

    不小心笑出声了,结果立刻引来贝雅小丫头的抗议,要不是现在不敢从我怀里出来,她非得狠狠赏我一记飞腿不可。

    我:“……”

    拜托了,贝雅丫头,我不笑了,不敢笑了,求您别乱说话了,被别人听到我们两个就真的跳到黄河里都洗不清了。

    “现在该怎么办,你该不会想一直这样呆着吧,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陪你。”眼看贝雅一时半会无法放下羞耻心从我怀里离开,我无聊的打着哈欠,看看头顶太阳的位置。

    嗯,差不多是时候回去了,维拉丝亲手做的午饭,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话说这两天都是山芋宴,果然是因为上次一口气买太多了吗?

    想了想,贝雅丫头似乎也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回事,虽然这条路比较偏僻,但保不准就有人路过,难道要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被其他人围观吗?

    “你,转过身去。”想了想,她似乎有办法了,保持着不被我看到脸的姿势,让我转过身去。

    然后,哎嘿一声。

    背上一重,小丫头已经跳到了我的背上。

    哦哦,原来如此,这样就不用担心会被我看到脸,而且能自由行动了,真是个好办法。

    好个毛啊混蛋,我的后背又不是公交车,想坐就能坐!

    “笨蛋吴——出发!!”一把跳在了我的背上,小丫头的心情似乎逐渐亢奋起来,指着前方大声吆喝道。

    “去哪里?告诉你我可是要回家了。”木已成舟,我无奈的将挂在背上的小丫头往上一托,五指按在她的臀上,心里啧啧有声。

    没想到这小丫头个头小小,胸部平平,唯独屁股到是有那么一点点料,勉强是青涩等级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