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一小波红白正在逼近!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一小波红白正在逼近!

    “喂,你这家伙,还活着吗?”勉强爬了起来,抹了抹乌黑的脸,我立刻将目光追寻对方。

    毕竟……怎么说呢?是直接在胸部上爆炸的吧,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她都应该比我惨才对,而且也是自己不好,擅自的碰上去。

    “安心,还活着。”抬头一看,我顿时就去了。

    比我更早一步起来的红白公主,已经重新坐入她的木箱子里,捧着杯子进入了喝茶神模式。

    而且,身上竟然没有一点被炸过的痕迹,红白色的巫女服完好无损,仿佛刚才的爆炸完全和她无关的样子。

    “这种小事就不用理会了,再说,怎么说我也是女人。”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惊讶母港,她像老婆婆一样朝我罢着手。

    “真的没事?”我还是不放心,毕竟是缠绕着胸部爆炸了,你可以想象一下,在自己的下身某个部位绑上炸弹然后引爆……虽然我觉得这样会疼很多但大致上就是这个意思没错。

    在我的追问下,红白公主沉默了一会,用两只小手比了比微微耸起的胸部。

    “其实还是有一点点发麻……”

    “是吧,我就说不可能没事。”不知为何我忽然找到心理平衡了。

    “……的快感。”

    “快感你妹啊,你是受虐狂吗混蛋!”这家伙果然毫无节操可言。

    “等等,你不觉得这种感觉是即将要发育的象征吗?”我们的红白公主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或者说是在妄想着什么。

    “那不如炸多几次如何?”虽然我觉得这家伙该炸的是脑子,以及那崩堤倾泻的节操。

    “过犹不及是也,就让这种感觉持续多一会吧。”十分巧妙的将我的不怀好意给化解了,她继续在自己的胸部上比划着,时不时虚握几下,似乎在量着尺寸。

    “唉。”忽然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也不算太小就是了。”我似乎是神色自如的向对方开启了一个**话题。

    虽然不算大,远远无法和琳娅那种等级相比,不过至少比莎拉和三无公主这两个贫乳级别的要好,大概和西露丝以及艾柯露的差不……咦,等等,我刚才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没有做什么奇怪的比较吧,女儿们的胸围我可是看体检表知道的,绝对不是在浴室里亲自看到的,别误会啊混蛋们。

    虽然我觉得有人会吐槽暗黑大陆哪里有体检表这种玩意,但不是有位伟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吗?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咳咳,话题说开了,让我们回到正题……当然也不算是什么正题,我个人认为眼前这只红白的情况或许可以用……微乳少女或者中乳少女来形容,是既不会被怜悯,但也无法吸引贫乳以及**党的男性目光的程度。

    “就是因为这样才烦恼啊。”

    这位毫无节操可言的红白巫女,果然一点也不忌讳和我讨论这种相对于其他暗黑大陆的女孩而言(如果是维拉丝的话恐怕会立刻害羞的晕倒过去吧)十分保守的事情,继续和我述说着她的烦恼。

    “就是因为不是很大,但也不是太小,所以才毫无特色可言,比起那些家伙,莫名其妙的感觉好像输了一点什么。”

    “那些家伙指的究竟是谁?”已经不止第一次提到这个字眼了,我忍不住好奇问道。

    “赖在神社里不走的恶食客,以及一帮无视本公主的威严的刁民们,等等。”提到那些家伙,一直淡定自如的红白公主也无法淡定了。

    “神社倒闭的话,十分之九点九都是她们的错!”

    “好了好了,别激动,这解决不了问题,坐下来慢慢说。”我安慰着她,忽然觉得这家伙也不容易,毕竟以我原来世界的认知所知,【巫女一族】里的某些家伙的确是一些乱来的主。

    “总之,关于胸部的问题……”

    啊,我正想深入了解一下巫女族的人员架构,却被一笔带过去了,为什么又回到胸部的话题去了,虽然作为一名男人不可能对女孩的胸部没兴趣,但现在更感兴趣的是巫女一族的其余人物是不是和自己所知道的一样,而不是你这个微乳红白的胸部烦恼啊混蛋!

    我懊恼的垂下头,无可奈何的继续听下去。

    “要么干脆就不要成长,要么就成为**,果然还是极端路线比较好吧。”

    “这个嘛……从受欢迎程度来说,的确是这样,两边都有支持者,唯独不大不小这种程度,到也不是说不喜欢……但是……”我一脸凝重的沉思着这个问题。

    如果单纯是从欣赏的角度判断,极致美的确是要比平庸美更吸引人,但有多少人能够撇开一切以纯粹的一种态度看待问题呢?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要看感情因素才对吧,比如说维拉丝,也是大小适中的等级,但是因为是自己最最最爱的妻子,所以爱屋及乌,使得在贫乳党和**党之间脚踏两艘船的我,也大步迈上了地势多变的内陆,变成了全控党,所以说爱是最重要的……

    等等,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一本正经的和对方讨论起这种问题了?

    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节操瓶子又碎了一地。

    “没办法,已经变成了这样,想要变回去是不可能了,只能走**路线了。”虽然我在一旁安慰不能单纯以大小看问题,但是眼前的红白公主,似乎和她族里的【那些家伙】卯上了,坚持要走特色路线,不做平凡人。

    “三个月变成**。”

    “别做梦了,不可能!”我想也没想就一口否决了,如果真那么简单,我家的莎拉早就是童言**属性了。

    “事在人为。”

    “放弃吧,总是有一些无论在这么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

    “人定胜天。”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

    “真的?”

    “喏。”

    我将今天早上吃剩的两个包子递给对方,示意只要塞到里面去就行了。

    没想到包子递了过去,我的意思还没传达到,就给这家伙连着我的手一起咬下去,飞快的将两个包子给吞掉了。

    完全忘记了……这家伙肚子还饿着。

    “没办法了,这两块石头先应付过去吧。”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在地上捡起两块模样大小相仿的石头递给她。

    “少女的胸部可是很稚嫩的,会疼的……”握着两颗石头在胸前比了比,她如是沮丧的说道。

    看来就算是十万节操巫女,基本常识还是有的,顺便一说,虽然我很认同这句话,少女的胸部的确稚嫩而娇贵,但是刚才是谁来着,被贴着胸部爆炸只是有点麻的家伙。

    “谁让你把包子给吃掉了!”我怒掀茶几。

    “原来如此,包子的话就不会搁着胸部了。”她一拍手心,仿佛悟到了什么。

    “肚子饿的时候还能用来充饥。”

    “也是有这个用途的……”果然不愧是经常饿晕在路上的公主,立刻就领悟到这个用处了。

    “但是这样一来,岂不是只能变成三分钟的**了?”

    “给我忍住,至少给我忍耐一个小时,别在三分钟里就把包子吃掉啊你这笨蛋,被设定成包子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我又忍不住怒吼了,话说这个话题快点结束掉吧,为什么明明是男人很感兴趣的少女胸部话题,眼前和我讨论的也是一名姿色绝美的巫女服少女,我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甚至感到莫名的疲惫呢?

    小亚瑟王应该也快回来了吧,快点把巫女一族的人带过来,把这家伙撵走吧,继续让她呆在这里,整个营地的平均节操值都会倒退一万年。

    我心里才刚刚这样想着,立刻就听到了小亚瑟王从远处飞奔而来的声音。

    “坐骑哒,身为主人的本昂,去给乃办事回来了哒,快点恭迎哒。”

    说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萌语,小家伙骑着她的临时坐骑死狗,在草地上留下一串串飞快的足迹,向这边飞掠过来。

    “哒~~~~”

    小小的身体从死狗背上高高一跃,落到了我的怀里,在我的搂抱中,眨眼间就找到了最舒服的姿势,神气的将下巴一扬,就仿佛是被巨龙所拥簇着的威武之王。

    我不是巨龙还真是抱歉了。

    “这小不不点是谁,人偶吗?也太精致了吧,那个家伙看到一定会很感兴趣。”红白公主看了小亚瑟王一眼,明明是如此神奇的存在,她竟然也表现的十分淡定。

    大概是她的巫女一族里,已经拥有很多神奇的存在了,见怪不怪了。

    “呜礼之徒哒,竟然敢对乃的救命恩人本昂,说出这样无理的话哒。”小亚瑟王一听对方将她当成是人偶,立刻就生气了,牙签剑握在手中,呼呼的挥舞几下,然后高举于头顶,大声宣布道。

    “本昂乃素——暗黑大陆第一昂哒。”

    是是是,但我觉得如果这番话,这些威武的动作,能够站在世界的舞台上而不是我的怀里说出,会更有效果。

    “原来是暗黑大陆的第一王,真是失礼了。”红白公主微微低头行礼道。

    话说回来她究竟知不知道暗黑大陆第一王是谁,作为远离尘世,仿佛在另外一个封闭世界之中生活着的巫女族。

    “还有她刚才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她将你拖……咳咳,将你救到我面前的话,我也没办法施以援助,这的确可以算得上是救命之恩。”

    “哼哒,坐骑所言极是哒。”小家伙高傲的抬起头,浑然没有发现我隐藏在斗篷帽子阴影之中的眼睛里,充斥着血丝以及愤怒。

    就是你这小不点王,还有死狗,多管闲事,给我带来那么一大件麻烦,还好意思邀功?等回去看怎么收拾你们。

    “原来如此,没想到我竟然对救命恩人出言不逊,真是无言以对。”这样说着的红白公主,坐在木箱之中,更是恭恭敬敬的弯下腰行了一个叩首礼。

    没想到这家伙还挺有礼貌的,礼仪也十分到位,毕竟怎么说也是公主嘛,而且还是神社的巫女,对这些肯定要求比普通人还要严格。

    “但是我的情况想必大家也十分了解,一个饿晕在路上的人,实在没有太多的能力做出回报,如果不嫌弃的话,这一套贞操裹胸和贞操内裤请……”

    “够了你这家伙!”才刚刚夸完她又开始抛售节操了,我还是太轻敌了。

    忿忿的一把将她递上来给小亚瑟王的贞操裹胸和贞操内裤抓下来,可不能让这些不纯洁的东西污染了我的小不点王。

    咦?

    忽然发现,抓在手中的贞操裹胸和贞操内裤,骤然之间亮起了白光。

    “没有穿上……被男人碰触……也不行?”我用颤抖欲哭的语气问道。

    “嗯。”红白公主也认命的将空空如也的杯子送入口中,似乎想在临终前喝上最后一口茶。

    “轰隆隆隆————————!!!”

    刚才只是碰触了贞操裹胸,现在是贞操裹胸和贞操内裤一起碰到,理所当然的,爆炸更加剧烈了。

    “咳咳咳咳——我已经……已经受够了。”从爆炸造成的巨坑里艰难爬出来,我呛出一口一口的黑烟,仰天悲鸣道。

    “发……发生什么了哒?”小亚瑟王从怀里钻出来,爆炸的一瞬间,我就将她保护在了怀里,虽说很生气这小家伙给我带来天大的麻烦,但还是不忍心她受到波及。

    至于死狗,我四处瞅了瞅,发现它若无其事的站在爆炸范围之外,人性化的伸出前爪捂住嘴巴打哈欠。

    可恶,百分之百躲闪的属性发挥作用了吗?我是多么想看到它一身骚包的金毛变成焦黑啊。

    那只红白似乎也没事,这样想想,我们还真是一群神奇的家伙。

    “对了,小家伙,和阿卡拉说的怎么样,巫女一族的援兵呢?”乘着这个机会,我将小家伙捧在眼前,郑重的问道。

    “阿卡拉让我给乃带话哒。”小家伙下巴一扬,仿佛做了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她的回答也让我隐隐感到不妙。

    “【巫女族暂时无法联络上,她们的公主就先交给乃照顾】,阿卡拉让我这样对乃传达哒。”

    “呃!!”身体剧烈摇晃几下,我喷出一口老血。

    阿卡拉,你这是要闹哪样?没有看见营地的节操槽正在因为这家伙的出现而急速下降吗?联盟没有了节操也没问题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