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莎尔娜姐姐的消息
    “老再鬼,等等,你这家伙跑那么快干嘛,又打算去酒吧蹭酒了对吧?”好不容易的,在离开阿卡拉的小黑店数公里后,我才跟上了老酒鬼的脚步,气喘吁吁的将她叫停下来。

    “有事?莫非刚回来皮就痒了,想找本卡夏大人松松骨?”老酒鬼将她扛在肩膀上的长枪甩了甩,在上面挂着的酒壶也跟着摇晃起来,一副吊儿郎当,没正没经的模样。

    “没功夫和你瞎扯,我忙着呢。”我翻了翻白眼,然后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她。

    说你这家伙,开会的时候一直在走神对吧,怎么样,就老实的交代是向酒坛告白然后被对方用沉默的方式拒绝了,是这样没错吧,说出来我也不会笑你的,噗^~”

    “你当我是笨蛋吗混蛋小子。”话刚落音,老酒鬼的长枪就敲了过来,我连忙一个弯腰,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好险好险,估计是这家伙的披风被偷了,无精打采的所以连出招都变慢了,我才能闪过去。

    总之无论如何,该关心的我都关心了,这老女人看起来也不像是那么容易受到挫折的样子,说不定只是这段时间被酒吧老板联合起来对付,蜍不到酒了,失去了唯一的人生乐趣才会变成这副颓废模样,我还是别管她好了。

    正了正色,我瞪着老酒鬼,一字一句问道。

    “告诉我,莎尔娜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那臭丫头和我有什么关系?”一提到莎尔娜姐姐,老酒鬼似有点近乎失态的微微一颤,随即抠着脖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不是你这老女人让她去那种地方的吗?”我顿时怒了。你们母女两个之间傲娇归傲娇别把我牵扯在内,我只是想知道莎尔娜姐姐的消息而已。

    算你问我也没有用啊,那臭丫义又没有回来,我怎么知道她怎么样了?”取下酒壶喝了一大口,老酒鬼呵着浓重的酒气,醉醺醺道。

    “我说啊,好歹你也稍微关心一下莎尔娜姐姐如何?”见她这个态度我真有点火大了。

    “我才懒得理会那具丫头,那丫头,也不需要我的关心,她要走自己的路。”挥了挥手,老酒鬼有点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

    “臭小子我知道你对那臭丫头关心的很,但她可是苍鹰,在天空飞翔的时候,不需要任何束缚,你的关心只是在自寻烦恼,还是说对那臭丫头没有信心?累了,她自然会回来到时候再把你的关心一口气发泄出来,这才是正确的方法。”

    一口气说了一大通貌似十分正经的话,这老酒鬼似乎因为做了不擅长做的事情,而消耗了大量的能量般,又拎起酒壶,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或许你说的对。”我做沉思状然后摇了摇头。

    “但是,为什么我要事事站在莎尔娜姐姐的角度着想呢?”?”没想到我会这样说,正在猛喝着的老酒鬼呛了一口,大声咳嗽着,瞪大眼睛瞪着我似乎在说,你这臭小子,该不会是为了呛我才故意这样说的吧。

    “我可是弟弟莎尔娜姐姐的弟弟。”我拍了拍胸口,非要说现在的心情很自豪的话其实还是有那么点自豪的,因为这个世界上,能够成为莎尔娜女王的弟弟的,只有我一个人。

    “任性的弟弟,受到姐姐的照顾和包容,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所以说,哪怕莎尔娜姐姐化作苍鹰,在天空上飞翔,而我的关心带给她困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我就是一个会做任性的事情的弟弟,姐姐不照顾我可不行。”

    虽然貌似说了一番很软弱,很没有男子气概的话,但我还是自豪且得意的抬头挺胸,没办法,因为这就是我,莎尔娜姐姐的弟弟。

    “你们两个啊还真是”老酒鬼十分罕有的露出了一会儿目瞪口呆的表情,然后才摇着头。

    “不过,或许还真的是这样,那丫头才会那么喜欢你,毕竟如果你这臭小子变成了不不需要人照顾的顶天立地的英雄的话,那么她这个姐姐也就当的没意义了。”似乎想通了什么的老酒鬼,摇头晃脑着如是说道。

    “大概·.“嗯,就是这样吧。”我耸了耸肩。

    因为莎尔娜姐姐也很任性不是吗?一边对我说【既然是我莎尔娜的弟弟,那么一定就是最出色的】,这样坚信着,认为我比

    任何其他的男人都要强大,出色,以后将会成为大英雄,救世主

    但是另外一边,又十分姐姐式的老是将我当成长不大的孩子疼爱着,照顾着,希望我能对她撤娇,希望我永远是那个赖在她怀里,依赖着她的任性弟弟,而不是什么英雄救世主。

    所以,这就是我们任性的两姐弟,所选择相处的方式,如果事事都为对方考虑的话,那实在太累了,太理性了,倒不如选择用自己的方法去关心,哪怕会对对方造成困扰,因为我和莎尔娜姐姐,都十分享受被对方需要的感觉。

    “算了,我不管你们了,爱怎么就怎么吧。”老酒鬼作势欲走。

    “等等,我的问题还没有回答吧。“我连忙一把扯住她。

    “我不是说了吗?我和你不一样,那臭丫头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才懒得去理会,也不知道她的死活。”老酒鬼回过头,无奈的看着我。

    虽然话说的纟ˉ漠,但是,她只是以她的方式关心着莎尔娜姐姐,所以我并不生气,而是笑眯眯的看着她。

    “那么至少告诉我,你让她去那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我不依不饶的拦住她。

    “你这小子,还真是烦人啊。”

    老酒鬼将肩上的长枪掂量了几下,似乎在考虑着究竟是文的打发我快一点,还是武的打发我快一点。

    犹豫片刻,她还是槽长枪上的手松了,叹一口气。

    “看样子就算现在把你揍飞,你还是会不依不饶的缠上来。”“你知道就好。”难得老酒鬼也有清醒思考的时候,看来她的脑子还没有被酒精完全给熏烂。

    ‘她去的地方,你也知道吧,那个该死的世界。”

    “嗯,这部分解释可以略过,我知道。”我点了点头。

    莎尔娜姐姐去的地方,是被老酒鬼冠以【牛戒中心】之名的一处奇异世界,据说去了那里之后,就再也不会碰上一丁点牛奶牛肉之类的食物。

    去过那里的冒险者,把那里形象的称呼为奶牛关,当年从法拉老头那里弄来武帝剑的时候,我也去了一趟,在那片空阔的地方实验了武帝剑的威力。

    在那里,我亲眼目睹过密密麻麻的黑白色相间的奶牛,直立着双手持大砍刀蜂拥上来,心理能力稍差一点的人,光是看到这幅情景都会患上密集恐惧症。

    莎尔娜姐姐就是去了那种地方。

    “在比武大会之前,姐姐不是曾经去了一趟那里,修炼过了吗?为什么还要去,效果应该不是很大了才对吧。”我不解的问道。

    “这个嘛,这次去奶牛关,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修炼。”

    老酒鬼一副支支吾吾的样子,记年莎尔娜姐姐刚去没多久,我也曾就此追问过她,她却告诉我是奶牛关出了一点问题,所以才会让姐姐去那里解决,没想到现在唤了。风,真是个让人信不过的家伙。

    “所以说呢?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我紧紧盯着老酒鬼的眼睛问道,虽说这老女人早已经练就了就算撤着谎的时候,眼睛也能闪烁着正义凛然之光的忽悠技巧.

    关的主人,那臭丫头这次去的目标,是奶牛关的主人。”?”我表示无法理解。

    “奶牛关里面,在数值不清的奶牛战士之中,隐藏着一头母牛之王,它是那里的首领。”

    “要在那么多奶牛战士里,找到一头母牛之王吗?”我咋舌叹道

    “没错,而且这头母牛之王的模样,和普通的奶牛战士并没有区别,如果不靠近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莎尔娜姐姐去了大半年还没有回来了,

    奶牛关里的奶牛战士,根本就数不清,千万,上亿,十亿,还是百亿?

    没有人知道数字是多少,想在这个庞大的数量里面找到母牛之王,哪怕是身为亚马逊的莎尔娜姐姐也够呛″运气不好的话,一两年的时间都未必能找得到。

    “莎尔娜姐姐找那头母牛之王做什么?”弄清楚了莎尔娜姐姐此行的目标后,疑惑又跟着而来。

    “这个嘛是为了从母牛之王身上爆落的一样东西。”老酒鬼开始含糊其辞了,似乎不想再说下去。

    “难得从库拉斯特带回来的美酒啊。”眼看对方要罢工了,我不慌不忙的将一坛酒取出,开盖,让酒香溢出那么

    一点点,然后迅速回收。

    有黄段子侍女这小小间谍在,精灵族的美酒简直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连最珍贵的萨克水晶酒都能随时弄到手。

    “咕噜~~”很明显的发出一声吞咽声,老酒鬼情不自禁的擦了擦#嘴角,两眼放光。

    “交易,怎么样?”我酷酷的比了一个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手势

    “两坛“,五坛行。这老女人,贪无仄的狮子开大口,比了比五根手指,竟然想向我索要五坛酒。

    “两坛,不能再多了。”我恶狠狠的瞪着她,如果不是因为莎尔娜姐姐的关系,冲她这一句话,我就只给半坛她了。

    ‘好吧。”装作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心里恐怕早已经乐开了hud的老酒鬼,嘴皮子前所未有的利索起来,将我需要的情报一口气道出。

    丬月传母牛之王会爆落一种名为母牛之泪的奇特道具,这种道具有一定回复记忆的作用。”

    “回复记忆?”我呆呆的琢磨着这几个字眼,一个走神,却已经被老酒鬼将两坛酒给忽悠过去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莎尔娜姐姐要那种玩意干嘛?”

    “我怎么知道,自己问她去。”拿了货的老酒鬼,态度立刻嚣张起来,不耐烦的向我挥了挥手,如同驱赶苍蝇一样。

    “哦,顺便一说,那玩意是恢复记忆,不是增强记忆,可别指望着能用它修补你这无用的脑子。”

    留下这话后,老酒鬼抱着两坛酒一溜烟的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可恶,我才没打算用那什么母牛之泪增强记怕,本德鲁伊的记忆好的很,不需要那玩意!

    朝老酒鬼消巷的背影比了比拳头,【算你跑的快】这样嘀咕着骂了几句,我才回过神,继续思考着刚才的对话。

    母牛之泪“,一莎尔娜姐姐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有一定的恢复记忆作用琢磨着这几个字的意思,我忽然一惊。

    自己最近老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不知道这母牛之泪有没有效果,还有小亚瑟王,她对钱一辈子的记忆也是模糊不清了,如果让她使用母牛之泪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回忆起一些什么从而加快成长的速度。这样一想的话,母牛之泪还真是急需品啊。

    我一拍脑袋,决定有时间找阿卡拉问一问,看看老酒鬼刚才的话是否靠谱,如果真有其事,说不定等莎尔娜姐姐出来以后我也要进去一趟,找母牛之王喝喝茶聊聊天了。

    问题是,莎尔娜姐姐究竟“

    等等!

    忽然之间,一股极为深刻的恶寒感袭上心头,让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回过神来已经站在营地西区的市场地带,正处于人群来往的熙攘街道之中。

    老酒鬼既然那样说了,莎尔娜姐姐就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才对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有她什么时候才能从无数的奶牛战士之中找出母牛之王,比起这个现在,似乎有一件更加火烧眉毛的事情需要我慎之又慎

    没错,就是阿卡拉刚才提到的巫女一族的来信,关于巫女公主,那只让人无法吐槽的红白的行踪问题。

    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尽量避免视线之中出现红色与白色的事物。

    这样给自己定下一个绝对不会悲剧的方案后,我开始打量周围。

    不好,旁边不远处就有一间裁缝店,里面出售各种颜色的布匹,该死的店老板似乎要和我过不去一般,竟然就将红色和白色的布匹作为展示品悬挂在店门口。

    说不定那只红白公主,就隐藏在那里!!

    概率很低,但是哪怕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也不会轻易去尝试。

    果断的,如同枪战片一样,我干脘利落的一个飞扑鱼跃,落地之后打滚,快速的躲在一排大黑坛子的后面。

    “这位大人您这样做,我的生意可没法继续下去了。”坛子的主人,卖咸菜的大婶一脸为难的看着我。

    我立刻就走。”我不好意思的站起来,冷不防忽然一名身穿红白相间衣服的人影走过来。

    哦哦哦,上帝,你这是在故意玩我对吧。

    我立刻撤腿狂奔,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格外在意还是什么愿意,总觉得街道上穿红色和白色衣服的人比平时多了许多,让我有一种无所逍形的感觉。

    “妈妈,你看那位斗篷叔叔东躲西闪的样子,好有趣。”孩子一脸天真的说道。

    “嘘,别说话,会被抓走的。”母亲拉着孩子匆匆离去。

    一路上,尽是充斥着诸如上面发生的一幕,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目光,让我泪流满面。

    果然不愧是那位红白,仅仅是凭着一个稀薄的存在,就已经让我的节操尽丧了。

    好不容易离开了罗格西区,来到人烟稀少的小道上,我顿时0口了。

    但愿现在的节操流失,可以让我避免和那位公主相遇吧,这样一来牺牲也还算有价值。

    左右望望,一片空旷的地方,青郁的草原,波澜起伏的山坡,草原的风情一览无遗,在这种地方不可能遇到她吧、,就算遇到了也能有充分的反应,拔腿逃跑吧。“想到这里,我呼出一口大气,暗暗将心里一块紧悬的大石放下,迈着轻快的小步打算回法师公会。

    “坐骑哒,发现莱蛋坐骑哒!!”

    忽然一阵熟悉的娇气声音从背后传来,远远一看,小亚瑟王的身影从山坡那边,飞快的向我这边掠过来,跟在她一旁的还有死狗,一人一狗不知道在短短的上午时间里做了些什么,好像收获满载的拖动着什么东西飞奔过来。

    真是的,还说要来罗格营地恢复实力,怎么看这小家伙都像是回归了草原的狮子,在尽情的戏耍。

    我露出无奈的笑容,蹲下来,迎接着小小的手办王一蹦一跳的靠近,然后身影一闪,投入了自己怀里。

    “跑去哪里玩了?”无视在一旁的死狗,我抱着小家伙,捅着她那柔软娇小的脸颊笑问道。

    “才不素玩哒,本王本昂才没有玩哒。”小家伙不服气的拍开我的手指,自豪的将小小胸膛一挺。

    “本昂可素在干正经事,救了一个人哒,做好事救了一个人哒。”“救了一个人?”

    我疑惑的顺着小亚瑟王指着的方向一貌似被她一路拖动过来,靠近的时候随手扔在一旁的那坨事物,看了过去。

    红白相间的熟悉打扮随之映入视线之中。

    瞬间过后,带着怀里的小亚瑟王一起,我当时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