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阿姆露迪娜的仰慕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阿姆露迪娜的仰慕

    我觉得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身边有一个时刻觊觎着自己,想将自己敲晕或者拐回去的笨蛋侍女,如何能安心下来帮阿尔托莉雅巡查。

    问题是现在请神容易送神难,想要将黄段子侍女赶回精灵王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该怎么办才好?

    “办法只有一个。”黄段子侍女看出了我的心思,忽然凑上来道。

    “笨蛋亲王回去休息就好了。”

    “严重否决。”因为答应了阿尔托莉雅,因为想听到她的那句【辛苦你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真是个笨蛋啊。”黄段子侍女叹了一口气。

    “那么只能用另外一个办法了。”

    我去,刚才不是说只有一个吗?

    “巡查监督的工作交给我,笨蛋就呆在笨蛋应该呆的地方好了。”对着地图,黄段子侍女重重的点着拉鲁拉小镇的位置,示意我呆在这里好好休息就行了。

    “不行,那岂不和偷懒没有任何区别了?”我不断摇着头。

    而且,那里还有一大帮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家伙。

    “真是拿这样的笨蛋亲王没有办法。”黄段子侍女又是叹了一口气,忽然脸色泛红,露出万分羞耻的模样,将侍女长裙微微提起。

    “没办法,肯定是想这样对吧,躲到我的裙子里面,在外人面前,肆意的偷偷的玩弄着可怜的侍女……”

    “等等,先不说我究竟该如何才能躲到你的裙子里面去……你这家伙,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变态。”

    “能够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有时候还真想学一学你这种本事。”

    “变态禽兽亲王。”

    “这不是更加过分了吗?”

    “莫非……莫非是……”忽然眼眶里闪烁着羞耻的泪水,做出一副万分惊恐可怜状。

    “莫非变态禽兽亲王是想说‘干脆让本公爵的精【哔】藏到你的子【哔】里去’这样的话?”

    “所以呢,这句话摘自哪一段?”我面无表情。

    “匿藏在侍女长裙下的羞耻涌动之只有禽兽公爵知道的乳浊色世界。”

    我:“……”

    这书名碉堡了……

    “摘自第七章第二段,面对无论什么羞耻游戏都接受,却唯独不肯受孕的侍女,禽兽公爵巧布骗局……“

    “够了你这无节操侍女!!”我连忙凑上去将她的嘴巴捂住。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明明来自信息爆炸时代的本德鲁伊,却败在了一个贫困落后的异世界的笨蛋侍女的黄段子上呢?

    这种耻辱,和外星人来到地球欲图侵略,却反而在刚刚走出小巷就被地球人持着水果刀打劫的只剩下一条内裤有什么区别?

    “没办法了,这样欲求不满的亲王殿下,还真是让人为难。”黄段子侍女叹了一口气,似乎在说,我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所以特别准备了秘密武器。

    “你前面不是说办法只有一个吗?”我怒掀心灵的茶几。

    “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

    “超在意,我超在意啊混蛋!”

    无视我的悲鸣,黄段子侍女轻轻摇了摇纤美的手指,然后往地图上一指。

    “什么都做不了的笨蛋亲王殿下,干脆就去这几个小镇呆着好了。”

    “这里是……”

    看着她在地图上划过的轨迹,我陷入沉思,总觉得这几个地方……好像有印象的样子……

    对了!

    这不就是那六个损毁程度较为严重,只比拉鲁拉小镇好一点的小镇吗?阿尔托莉雅当时和我说的时候,特地指点注明了,所以才有印象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问题是……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这六个小镇是阿姆露迪娜负责的吧。”

    “咦,竟然知道?”黄段子侍女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惊讶看着我。

    “别看我这样,我其实还是有正常人的智商水准。”我引以为豪的抬头挺胸道。

    黄段子侍女好一会没有说话。

    “总之,笨蛋亲王就往这边去好了。”

    “总之你妹,为什么我非得去阿姆露迪娜负责的区域不可?以她的能力,管理六个小镇的重建工作应该毫无问题,根本不需要我去才对吧。”

    “正因为如此才会让你去。”

    “是想说我根本就帮不上忙的意思吗?不去,为什么我要听区区一介侍女的话?”

    “嘿!”

    “嘿你妹!”我再次空手入白刃,夹住了从天而降的木棍。

    “现在应该还无法变身对吧。”

    “是又怎么样?”

    “那样的话,我的实力完胜。”

    “你敢!”我声色俱厉的大喝一声,心里却暗道糟糕,竟然忘记这回事了,的确,精神虚弱的自己,现在完全无法和无论是卖节操还是甩黄段子都是精神满满的笨蛋侍女相提并论。

    “啊哈哈哈哈,禽兽亲王,你的末日到来,尝尝侍女的逆袭吧。”

    喔喔喔,木棍上的力量加重了一分,这笨蛋侍女,是真的想逆袭主人了。

    “好,我去,答应你就是了。”再不投降的话,只能被黄段子侍女敲晕带回去了,衡量轻重,我咬咬牙,终于高举白旗。

    “真是费了一番功夫。”黄段子侍女做状擦着一点也看不见的汗水。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说才对,我说你啊,难道就不会换一个更可爱的方式吗?”

    “那还真是抱歉了,我就是那么不可爱的侍女。”嘴里似乎无所谓的这样说着,但是笨蛋侍女的脸颊却微微鼓了起来。

    “笨蛋亲王才是,早点乖乖接受的话不就好了,蹭得累也该有个限度吧。”

    “你才蹭得累,你全家都是蹭得累!!!”

    ……

    “事情的结果就是这样,阿姆露迪娜,你不觉得这侍女太嚣张了吗?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我向阿姆露迪娜大吐苦水。

    约莫半个小时后,在笨蛋侍女的威胁下,我灰溜溜的带着小雪来到了沙鲁克小镇,六个损毁程度较为严重的小镇之一,并在这里见到了阿姆露迪娜。

    “殿下息怒,我想洁露卡大人也是为了殿下的身体着想才这样做。”阿姆露迪娜安慰我道。

    “问题是这种方式一点都不可爱,她究竟要傲娇到什么程度才能拐弯抹角的做出这种行为,啊?”我不满的嚷嚷着拍着临时搭起来的石桌,宛如闹事的醉汉一样。

    “阿姆露迪娜,干脆你来做我的侍女吧。”我一脸悲戚的握住了阿姆露迪娜的小手。

    “咦……咦咦,这个……虽然殿下这样说我很高兴,但是还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阿姆露迪娜立刻慌张并脸红耳赤起来。

    “哈哈哈,开玩笑的,我怎么能够屈才,让阿姆露迪娜你这样的优秀骑士成为自己的侍女,阿尔托莉雅也离不开你的辅佐。

    “承……承蒙殿下夸奖,阿姆露迪娜实在愧不敢当。”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是神色之中,有飞快的掠过遗憾之色,阿姆露迪娜连忙谦虚的低下头。

    “抱歉抱歉,一来到就找你说了一肚子的苦水,不但没有帮上忙,反而给你添麻烦了。”

    “哪里,殿下能亲自前来,是对我的莫大鼓励。”阿姆露迪娜的回答依然是那么正经八百。

    “只是……恕我冒昧,殿下的身体方面,真的没有问题吗?还是多休息一下比较好。”

    “阿姆露迪娜,你和那个侍女也是一伙的吗?真的没问题了,至少这种工作还是绰绰有余,我可不想失信于阿尔托莉雅。”

    “属下冒昧,请殿下责罚。”阿姆露迪娜连忙单膝跪下。

    “你又来了。”挠了挠头,自己真的是一点都不擅长应付阿姆露迪娜这样的性格啊。

    “阿姆露迪娜,站起来,答应我,至少以后在我面前,不要那么轻易的下跪,好吗?”

    “属下……属下这样做,带给殿下困扰了吗?”阿姆露迪娜惶恐的把头压的更低。

    “困扰到不至于,只不过我们联盟没有这样的礼仪,所以有点不习惯,我觉得看着你的脸说话比较好。”

    “是……是这样吗?”阿姆露迪娜抬起头,不知为何,原本带着肃然之色,不怒自威的瞳孔,被一层淡淡的晶莹水光笼罩,俏脸也染的一片绯红。

    咦,阿姆露迪娜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害羞的样子?

    我回忆了刚才的对话,似乎的确没有说什么会让人误会的话,百思不得其解的想道。

    “就是这样,如果能站起来,和我一起坐下,像朋友一样说话的话,就更好了。”

    “如果……如果这是殿下的命令……”

    阿姆露迪娜微颤颤的站了起来,一个轻而易举的动作,却像是负上了万斤重量,费劲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等完全站起来,坐在旁边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满是香汗,将额前的苍色秀发都粘湿了。

    这个……

    说起命令的话,我忽然又想起了那一天,在摸摸头的奖励时,阿姆露迪娜忘情的说过的话,一颗心不由的提了起来。

    刚才见到阿姆露迪娜的时候,她的神色之间并没有异常之处,就仿佛那一次的摸摸头事件,根本就从未发生过一样,虽然让我疑惑不已,甚至产生那是不是自己睡蒙了脑袋而做的一个美梦这样的想法。

    不过无论如何,安心了不少,如果是真的,而阿姆露迪娜为此而难为情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如今,这个似幻似真的微妙话题,似乎又随着“命令”二字,而从自己的脑海之中蹦出来。

    “咳咳,这样就对了,和我不需要那么多规矩。”我猛烈的咳嗽数声,掩饰自己的动摇。

    “是……是的,殿下。”

    阿姆露迪娜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迅速低了下去,看来想要让她习惯和我的朋友之间的对话模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至少应该不会动不动就下跪了,总算能为此松一口气。

    “对了,阿姆露迪娜,我从阿尔托莉雅那里听说了,这一次没有人伤亡,都是你的功劳。”

    想起阿尔托莉雅的话,我精神一振,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阿姆露迪娜。

    虽然这样说对她有点失礼,但是,不是经常有这种设定吗?威风凛凛,高贵美丽,实力非凡的女骑士,拥有着正直严明,不苟言笑的性格,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会全力以赴,心思单纯耿直,一根筋。

    唯独谋略值很低,是正所谓的猛(萌?)将类型。

    可是阿姆露迪娜拥有以上优点的同时,谋略值也很高,冷静过人,能够想到连阿尔托莉雅都没有考虑到的问题,这种类型也太完美了一点吧,难怪娿;雅兰德兰和阿尔托莉雅都很看重她,虽然没有成为十二骑士,但是阿姆露迪娜在士兵中的威望人气,却并不逊色于十二骑士。

    “哪里,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事情,说到功劳最大,最值得佩服尊敬,属下认为非亲王殿下莫属。”

    这一次,阿姆露迪娜认认真真的抬起头,和我的目光对视着,眼睛里闪烁的强烈敬仰爱慕和崇拜目光,让我有点吃不消。

    这是怎么回事,完全颠倒过来了吧。

    我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介平民,却被世界级的大明星所敬仰着,与其说虚荣心得到满足,不如说是尴尬和不知所措,完全无法理解接受这种奇怪的设定。

    “老实说,我现在到是不知道究竟做了什么,要说黑龙艾利亚斯的话,如果不是最后出现的支援,说不定我已经被它干掉了,这应该是大家的功劳才对。”

    “不,亲王殿下,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个。”阿姆露迪娜轻轻摇了摇头,看着我,目光更加的炙热。

    “属下认为,殿下最让人佩服和尊敬之处,是凭借着一己之力保护了玛德雅聚落。”

    “这个……难道不是因为我的冒失决定,给大家,尤其是给你添麻烦了吗?”我不解的苦笑道,完全无法理解阿姆露迪娜竟然会因此而开始崇拜上自己。

    “殿下,是因为和一个小女孩布可约定了,要保护好玛德雅聚落,才这样做的对吧。”

    “嗯……大概是这样吧。”

    我心虚的小声应道,希望不会被当成萝莉控对待吧。

    “这不正是殿下的伟大之处吗?”阿姆露迪娜却突然这样说了一句,让我完全蒙住了。

    这……这怎么就和伟大联系在一起了,因为自己的萝莉控属性爆发,而做出冒失的,猪突猛进的决定,这算是萝莉控式的伟大吗?

    “因为殿下回应了如此一个小女孩,如此微小的愿望,不因为平凡而放弃,不因为渺小而忽视,正是骑士的准则,但是能够真正做到的又有谁呢?如果不是殿下,换成另外一个人,恐怕谁也不会去做吧,谁也不会理会一个小女孩如此细小的愿望吧,哪怕它拥有回应的能力。”

    “……”谁能告诉我,这种时候我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

    “看到殿下倾尽全力将玛德雅聚落升上天空,将整个玛德雅聚落肩负在身上的伟大身影,想到这伟大身影的背后,仅仅是一个小女孩微小的愿望,在那一刻,我阿姆露迪娜下定了决心,想要跟随殿下的脚步前行,想要成为和殿下一样的骑士。”

    这样说着,阿姆露迪娜又情不自禁的单膝跪下,看来,以后和她的对话相处,还远远还没有到我可以松一口气的程度。

    “虽然这或许是自大狂妄之念,但是,属下真的很想一直跟随着殿下的脚步,成为像殿下一般的人,请殿下务必答应,这是属下的毕生请求!”

    呜呜呜,谁……谁来救救我?

    心里暗自发出悲鸣,但是脸上却不得不挤出温和的笑容。

    “阿姆露迪娜,站起来,忘记了我刚才说过的话吗?”

    “殿下……”阿姆露迪娜抬起头,露出楚楚可怜的目光,似乎是觉得我对她的请求避而不谈的行为,是在变相的拒绝她。

    “不要误会,阿姆露迪娜,只是,我并非是你所想象的那样的人,我也会自私,我也会偏心,还有偷懒,甚至心里时不时的在想,啊,干脆将身边的包袱全部扔掉,带着家人隐居算了,地狱入侵什么的,就让有志之士去抵抗吧,自己开开心心的活一辈子,才是重要的事情。”

    “可能,有这种想法的亲王殿下,却还能为大家舍生忘死,这不是更加值得佩服尊敬吗?”阿姆露迪娜认死理的反驳道。

    “这……说不定哪一天我就真的这样做了。”

    “即使如此,我也会依然追随殿下的步伐。”

    “我扔下肩上的责任躲起来也会跟随?”

    “是的!”

    “我堕落了也会跟随?”

    “是的!”

    “我加入地狱势力,一同入侵暗黑大陆,到时候也会跟随?”我咬咬牙,抬出了杀手锏,这一下没办法说话了吧。

    “是的!”

    阿姆露迪娜坚定的回答,彻底让我呆了。

    究竟是为什么,会让她变得如此坚定?

    “因为,我相信殿下,殿下绝对不会扔下责任,绝对不会堕落,更不会加入地狱势力,哪怕真的有一天,殿下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也一定是为了大义。”

    似乎看穿了我内心所想,阿姆露迪娜一字一句,坚定无比的说道。

    “我真的是服了你了。”叹了一口气,我摇头苦笑道。

    现在总算是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死心眼了,阿姆露迪娜这种人,一旦认定了,就绝对不会回头。

    仅仅是这一份倔强,这一份信任,就让我感受到了仿佛有数十万,数百万份的希望寄托在身上一般,压力何止山大。

    不过,却出奇的并不反感或者是抵触,真是奇怪啊,明明是那么害怕背负上责任的自己,大概是因为阿姆露迪娜的信任,她对自己的尊敬和仰慕,实在是太过纯净,太过纯粹了,就仿佛是粘着主人的小动物一般,虽然缠人,却完全无法让人生气,哪怕是再忙的时候,也会想抱起来摸一摸。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因为我并不是你想象的我。”

    “殿下的判断太武断了,因为殿下同样也不知道我心目中的殿下,究竟是什么样的殿下。”阿姆露迪娜第一次对着我反驳道。

    为了我而反驳我?总感觉逻辑有点怪怪的。

    “看来我是没办法说服你了。”

    “很抱歉,殿下,这是我唯一无法服从的命令。”

    “真是的,为什么会那么固执呢?”我叹息一声,看着还保持单膝跪地姿势的阿姆露迪娜,却忍耐不住对她这种正直萌死心眼萌的喜爱,伸出手去,在她的头上抚摸起来。

    “呜呜~~殿下……”发出一声似害羞似享受的叹息,阿姆露迪娜慢慢的挪动着位置,靠近上来。

    最后,又演变成了上次的一幕,而且还没有停止的迹象,直到阿姆露迪娜将上半身完全压在我的大腿上,脸贴着腹部,手臂在腰上搂着,这样亲昵的姿势。

    “殿下的手……很温暖……”

    “很喜欢……这样被抚摸吗?”为了掩饰内心的难为情,我出声问道。

    “嗯,因为殿下的手……是特别的……为什么呢……为了唯独只有殿下……莫非是因为殿下有着一颗骑士之心?”

    我想绝对不是。

    翻翻白眼,我在心里果断否认道,比起什么骑士之心,我宁愿相信这是把妹之手。

    “好想……好想……好想这样一直追随殿下的脚步,一直被殿下这样抚摸着……殿下……”

    “嗯?”专注摸头三十年的我低声应着。

    “要是……要是属下以后立了功……可以希望殿下……一直……一直赐予这样的奖励吗?”

    “这样真的就可以了?”

    “对于属下来说是至高的奖励……”

    “好吧,我满足你。”

    “然后……然后希望殿下快点下令……无论是什么样的命令都可以……无论是什么事情,阿姆露迪娜都愿意为殿下做……想要……想要得到很多的奖励……”

    “这个……先带我重建工作如何?”

    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我对不起骑士小说里的无数后宫主角,对不起龙傲天,对不起韦小宝,对不起天底下的所有男性,明明是如此的大好气氛,大好机会,明明是什么命令都可以,做什么都行,身边也没有小亚瑟王跟着,却下了这样的命令。

    但是相信我,那一刻,我真的和刚刚死里逃生的被从一号机仓里救出来的三无少女的心情,没有任何区别。

    站在沙鲁克小镇的重建工地上,阿姆露迪娜正一丝不苟的给我说明受损情况和重建进度。

    一边听着,我一边暗暗窥视阿姆露迪娜的表情。

    没有异常,完全和平时的她没有任何异常,阿姆露迪娜的正直单纯性格,注定了她不会演戏或者掩饰内心的强烈感情,所以现在的她,绝对是真正的她。

    也就是说,刚才的事情对现在的她而言完全没有影响?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就如同两条平行线一样互不干扰?

    我完全无法理解阿姆露迪娜的强大思维神经,陷入了凌乱之中。

    或许在这种事情上,她是属于笨蛋级别的吧,所以才能如此自然的接受【这个她】和【那个她】,并没有意识到【那个她】的做法有什么不妥之处。

    就跟雄才伟略的亚瑟王是感情笨蛋一样,就跟英明神武但是呆毛乱转的阿尔托莉雅一样,任何伟大的人物,总是会有极其笨拙的一面,阿姆露迪娜也是这样的人啊。

    什么,你说黄段子侍女?你太看得起她了,她是恰恰反过来,看似冷静正直的一面之中隐藏着许许多多笨拙的萌点。

    精灵族……还真是人才聚集啊。

    在【那个她】的模式以外,阿姆露迪娜有着十分严明的一面,公正严格,赏罚分明,这样的性格在士兵之间广为流传,所以,没有一个士兵敢有所松懈,大家都在卖力的干活,将一滴滴汗水撒播到这片土地上,热火朝天之象,丝毫不比由阿尔托莉雅所负责的拉鲁拉小镇差。

    看到这一幕,我更加理解黄段子侍女对我说过的倾注感情了,可不是吗?如果换成我是这些士兵,当有一天如果退休了以后,很可能会来到这个自己一砖一瓦,亲手建造起来的小镇安居下来,可以自豪的对子孙说,看到了吗?这个小镇,每一寸土地,每一栋房屋都洒满了我的汗水。

    甚至阿姆露迪娜的公正严明性格的士兵,一点也不敢偷懒,全都在卖力干活,当然,阿姆露迪娜也并未让大家太过劳累,总是会在适当的时间宣布休息,毕竟重建工作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事情,没有必要操之过急。

    这样通情达理的队长,也难怪会受到士兵们的爱戴。

    在沙鲁克小镇兜上一圈,亲眼见识到这里的受损程度后,我们接着向另外一个小镇出发,六个小镇的传送阵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毁坏,无法使用,在修复之前,我们只好用脚赶路了,当然,我是有小雪代步,只可惜阿姆露迪娜无论如何也不敢骑上来。

    自天空之城一战后,阿姆露迪娜可是十分清楚,眼前这只散发着神圣气息的高贵雪狼,是可以打败龙鳄那样的强大魔兽,比自己还要强大许多的强者,哪还敢真的将对方当成坐骑,骑在上面。

    没办法了,所幸以阿姆露迪娜伪领域巅峰的实力,速度到也不慢,不过,将六个小镇逛了一圈后,时间还是接近了傍晚。

    不知道黄段子侍女那边怎么样了,独自负责起十七个……呃,还是十八个小镇的重建工作的她,应该也忙的够呛吧,不过她唯一一点优势就是许多小镇受损较轻,传送阵还能够使用,可以免去很多路途上的奔波。

    不过,这笨蛋侍女可是有着严重的男性恐惧症,而这些负责清扫废墟工作的士兵,大多都是以男性精灵为主,那家伙真的没问题吗?可千万不要暴走伤人才好。

    虽然知道这笨蛋侍女的忍耐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但我我还是隐约担心,所以才说不要逞强,真是个大笨蛋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