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小亚瑟王之吻
    ,很自然的不由自主朝那个方向想了去。

    结果脑子里浮想联翩,或许还不自觉的露出了奇怪笑容,到最后连阿姆露迪娜如何清醒过来,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去,都不知道。

    擦了擦嘴角边上可能存在的口水,清醒过来之后,我左右看了看,身边就只有小亚瑟王呆呆的看着我,歪着头,吸吮着手指,一副在考虑着什么事情的萌爆了的模样。

    然后这小家伙似乎想到了什么,嘿哒一声,三蹦两跳的来到我的肩膀上,踮起脚尖,努力的伸高小手,在我的头上轻轻开始抚摸起来。

    我说这位客官,您这是要闹哪样,轻抚狗头笑而不语吗?

    似乎没有发现我的古怪表情,小不点王依然在自我感觉良好的摸着,一摸摸出乐符,二摸摸出红心,剪羊毛,生鸡蛋,产牛奶神马的。

    “哼哒,怎么样,坐骑,一定很舒服哒。”摸了一会,小亚瑟王做状自得。

    “这个嘛……”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回答才好?

    “所以快点哒,快点像阿姆露迪娜那样,说出

    这样的话哒。”

    不不不,阿姆露迪娜没有那个

    字。

    听到这里,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小家伙奇怪举动的目的了,原来是想仿照我刚才和姆露迪娜那样,摸摸头,然后轻而易举的就驯服对方呀。

    哼,太天真了,真是图样图森破了。

    所谓的人啊,就是因为各自有着不同的性格,不同的能力,才会显示出魅力,有能做到的事情,有不能做到的事情,才必须走到一起,形成所谓的关系。

    做抒情诗人状的仰起头,将右手高高伸出去,五指张开,让从窗口照进来的阳光,从指缝之间透过,映入我这多愁善感的瞳孔之中。

    也就是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一双我这样的太阳之手,可以做出英国面包,德国面包,法国面包以外的暗黑面包……

    咦,等等,好像从哪里开始就完全跑题了,刚才的不算,重来。

    也就是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一双我这样的把妹之手,可以轻轻一摸,手到擒来。

    藐视的看了小亚瑟王一眼,我将她从肩膀上强拽下来,示意她别白费力气了,没有太阳之手还可以用太阳的手甲代替,没有把妹之手,你就乖乖当lv80魔导师去吧。

    被我抱在怀里的小家伙一脸沮丧,不过很快又重新打起精神,哼起了奇怪的小调(在我听来所有歌词都是由哒哒哒组成),看样子,她似乎很喜欢有挑战性的事情,而摆在她面前的最大关卡,除了创造理想乡让同伴们复活以外,就是把我驯服的乖乖听话了。

    “从今天开始,对笨蛋坐骑改观了哒,改观了哒。”忽然,停止住奶声奶气的哼唱的小亚瑟王,这样说道。

    “哦?”惊讶的应了一声,不过,我从来不奢望能够从小家伙那里得到赞美之词,差不多也就是损我的改观吧,这样想道。

    “笨蛋坐骑,有成为昂的资质哒,有成为昂的资质哒。”

    “咦?”这一下,我真的是惊讶了,少见了,这应该算是夸我对吧。

    “笨蛋坐骑脑子不好使,到是长了一张利索的嘴巴哒。”

    我:“……”

    这才刚刚兴奋起来,立刻又损我了,我哪里脑子不好使了,乘法口诀杠杠的倒背如流。

    “昂的嘴巴哒,素昂的嘴巴哒。”

    小家伙的话越来越莫名其妙了,是观刚才我和阿姆露迪娜有感,在说我有一张能忽悠人的嘴巴吗?

    这个嘛……该怎么说好呢?就算我实话实说,告诉小家伙在原来的世界,有网络这种东西,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吧。

    在原来世界,通过网络的话,一个人光是坐在电脑面前,可以接触数万人,数十万人的思想,观念,性格,而这些人的思想,观念以及性格,也是通过不断接触其他数万人,数十万人所形成,这些编制在一起,换言之,只要有网络的话,差不多就能知道整个世界的人生百态。

    而在暗黑世界,哪怕一名旅人,穷极其一生的进行旅行,走过一个个城市,村庄,能够真正接触到的人,恐怕也不会超过百万数吧,而且这百万数的人,绝大多数也都是从未离开自己的出生地,认知有限,性格极为单纯的人。

    也因此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这个朴素的世界里,有时候哪怕是极恶之人,也是恶的简单,恶的单纯,毕竟是知识和阅历,尤其是阅历,决定着一个人的思考行动方式,成熟并不意味着人性一定会变得复杂,只需有担当,敢于面对一切。

    所以说,非要较真的话,算上那些乱七八糟无用糟粕鸡肋甚至是有害的知识,暗黑大陆第一博学的人,说不定应该是我才对。

    当然,三无公主和阿琉斯除外,你只要想想十亿个人里才能出一个这样的人,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你就不怕我将阿姆露迪娜给拐了,她可是你们精灵族的大将,而我是联盟的人。”见小亚瑟王一副摇头晃脑,之乎者也的老气横秋模样,我忍俊不禁道。

    “所以才所乃是笨蛋坐骑哒。”小亚瑟王用眼角斜看了我一眼。

    “乃可素要成为世界之王的男人哒,还分什么联盟和精灵族哒,统统都给本昂征服就素了哒。”

    “……”话的确是这么说。

    “再说哒,说阿姆露迪娜,乃怎么不想想,连身为女昂的阿尔托莉雅,现在不素一样被乃拐了哒?”

    “……”唉唉?有这回事吗?阿尔托莉雅被我拐了?

    “所以笨蛋坐骑加油哒,继续征服更多优秀的人,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昂哒。”

    顿了顿,这小不点王补充了一句:“在本昂之下的世界上最伟大的昂哒。”

    亏你还记得自己曾经是世界最伟大的王啊,我现在怎么看,你是朝着世界最伟大的萌王进军呢?

    我内心快要笑爆了,但还是一个劲的点着头。

    “还……还有哒。”小亚瑟王突然扭扭捏捏起来。

    “怎么了?”

    “那……那个……那个哒。”现在的小家伙,就好像尿了床不想被人发现一般,神色躲躲藏藏,掩饰到了极点。

    “究竟想说什么,你到是说呀。”难得看到小家伙这样扭捏害羞的表情,我有点迫不及待了。

    然后就是白光一闪,额头中剑。

    “我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

    捂着直喷血的额头,话没说完,感觉到搂在怀里的小亚瑟王忽然一跃,跳到了肩膀上面,然后,脸颊上传来轻轻的温软一点。

    就如同一根粘着温水的柔软棉签,在脸颊上轻轻划过的感觉。

    没等我反应过来,头上一重,小家伙已经蹦到了上面。

    刚才是……

    我有些不可置信的摸着还残留些许酥痒感的脸颊,伸出手想将小家伙抱下来,好好问一问。

    没想到,小亚瑟王第一次拒绝了我的手和搂抱,利索的将我的手拍了开来,似乎在说,本昂就要坐这里,哪里都不要去哒。

    “这素……这素报答哒。”头上传来小亚瑟王结结巴巴的解释。

    “多……多亏了坐骑,帮本昂解决了黑龙艾利亚斯,明明素本昂的私事,却连累了大家,要不素坐骑的话,可能连精灵族都要承受巨大的灾难哒。”

    原来如此,事态的急剧变化,让我早就忘记了这件事的起因,回过头一想,整件事的开端,还真是最先由小亚瑟王的异常古怪举动所引发。

    “坐骑为主人排忧解难,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有感于小家伙的诚实可爱,奖罚分明,我没有刻意刁难,反而顺着话这样说道。

    “这……这当然素理所当然的事情哒,主人的事情,就素坐骑的事情哒,主人有困难,坐骑当然要帮忙哒。”小亚瑟王立刻傲娇起来,不过微微一顿,又老实的说道。

    “所以同样,主人奖励坐骑,也素理所当然的事情哒。”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这份奖励了。”亚瑟王之吻,光从名字看来的话,也是足以自豪一生的奖励。

    “哼哒,乃就感恩戴德的收下哒,从此好好服侍本昂一辈子哒。”小亚瑟王上扬着尾调,十分骄傲的说道。

    “风有点大,还是下来吧。”我故作自然的再次伸出魔爪。

    小家伙似乎慢慢恢复正常了,无论如何,都很想看看她刚才扭捏害羞的样子,坐在头顶上的话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啰嗦啰嗦啰嗦,这点风本昂才不怕哒。”没想到小家伙果断看出了我的意图,一个啰嗦三段击,拍开了我的手,还顺势娇蛮的拔起了。

    似乎心情很高昂的样子,一会儿,她又在我的头上哼起了小调。

    虽然都是由

    组成的意义不明的歌词,但是听着听着,还真听出了带感的感觉。

    “这首歌怎么唱,也教教我吧。”我的歌神之魂,自神诞日以后,在久违了大半年的今天终于再次苏醒。

    “哼哒,不能教哒。”

    本来想着是一件小事,没想到小亚瑟王却无情的拒绝了我。

    “洁露卡的小本子上写着,

    ,哪怕面临着

    ,都

    不能教笨蛋坐骑唱歌哒。”

    我:“……”

    很好,黄段子侍女,我记住你这句话了。

    雅兰德兰的住处并不远,没等我多聊上几句就已经来到了。

    “亚瑟王陛下贵安。”

    雅兰德兰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贵客到访,早早让黄段子侍女来到门口相迎。

    但是很显然,她派错人了,竟然让黄段子侍女这样目无主人,嚣张至极的家伙出来迎接,正如某句经典的台词:我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

    “哟。”

    眼看这笨蛋侍女只跟小不点王打招呼,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我不服,决定搔首弄姿也要引起她的注意力。

    “亲王殿下这是长痔疮了吗?这里有特效药,需要不?”

    结果,虽然是引起了笨蛋侍女的注意,却被她连带着推销过期避孕药了,我对上次那瓶芥末还心有余悸,此时看到,那是又怕又怒,新仇旧恨统统都涌到了一块。

    现在可不是报复的好时机,在黄段子侍女的带领下,我们见到了房间最深处的雅兰德兰,依然是仰躺在她那张标志性的大椅子上,如果再胖个几倍,就和那美

    星的大长老没什么区别了。

    “一大早就感觉到会有贵客临门,没想到竟然会是亚瑟王陛下和吴,快请坐吧。”说话间,黄段子侍女已经手脚麻利的端上了茶,不过我是绝对不会喝的,这茶里面一定动了手脚。

    “很抱歉,雅兰德兰奶奶,一大早就冒昧过来打扰你的休息。”

    “呵呵,人老了,哪里需要那么多休息,能有人过来陪着说说话,我是求之不得。”雅兰德兰点头笑道,在黄段子侍女的搀扶下,缓缓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带着调侃之意继续道。

    “拯救了我们精灵一族的小小英雄,怎么样,感觉精神好了一点没有?”

    “雅兰德兰奶奶,您就别取笑我了,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再说了,还用得着分彼此吗?”我不好意思的挠头傻笑道。

    “没错哒没错哒,本昂的坐骑,做这些事也素理所当然的事情哒。”小亚瑟王迫不及待的开口道,好像说的都是她的功劳似的。

    “我的意思是说,以我和阿尔托莉雅的夫妻关系,还用得着分这些吗?”看不得小家伙得意洋洋的样子,我补充了一句,结果自然又是被气呼呼的一边骂着笨蛋坐骑,嚣张坐骑,呜礼之徒等等,一边被拔草。

    这样下去,我想很快三无公主就该转写

    或者是

    了。

    察觉到雅兰德兰投过来的关切目光,我摇了摇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