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小亚瑟王登场,龙妖巫的真面目!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小亚瑟王登场,龙妖巫的真面目!

    可是我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因为这一切想象,都是建立在最好的结果上,万一艾利亚斯中了三重拳,并没有预料之中的那么严重,及时反应过来,躲开了十万星辰破坏炮,其实这种可能性更大吧。

    它一直以戏耍的心态,没有使用真正实力,我还真摸不着底,世界之力境界的敌人,无论智慧,技巧还是反应,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样的做法,最后可能会导致自己和阿尔托莉雅被灭。

    正因为如此,我忍住了人来疯的冲动,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或许还可以冒险,但身边可是有阿尔托莉雅,我怎么能拿她的生命推上赌桌?

    这一拳,最终还是以二重击的招式发出,不是攻击艾利亚斯,而是它在阿尔托莉雅面前匆忙升起的防御能量墙。

    给我破吧,啊啊啊!!!!

    大吼一声,拳头将其击碎。

    在这一瞬间,阿尔托莉雅展示出来的绝妙剑技,抽剑,压身,旋转,返身直刺,虽然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平凡,就好像是训练营的学院们每天晨练剑术的基础动作。

    但是组合在一起,由阿尔托莉雅施展出来,却变得无比赏心悦目,和莎拉的闪电般的刁钻剑术相比,阿尔托莉雅的剑术,找来找去,我只能用两个字形容。

    自然。

    没错,就是自然,无论是大器不工的朴素招式也好,还是银河星坠的华丽招式也好,都带着一股自然而然的气息,就好像剑天生就该这么挥动,天生就该刺中敌人,自然到让敌人感觉自己正和整个世界对抗一样,无力抵挡。

    和那一次结婚比斗相比,阿尔托莉雅的剑术又精妙了不知道多少,如果她能够将全部精力都用在提升实力上,或许现在已经比我还要强大了。

    从艾利亚斯的爪子抽出,带着笔直白光,穿过被我击碎的防御墙,散发着所向披靡气势的胜利之剑,终于成功的刺到了艾利亚斯身上。

    噗的沉闷一声,剑尖直透死神披风,刺入里面的一团漆黑之中。

    “哈————!!!”

    阿尔托莉雅大喝一声,在剑尖受阻,再也无法前进一分的时候,用尽全力突然将剑一扭,若艾利亚斯里面是血肉之躯的话,这一扭之下,就能将它的内脏搅成血浆肉碎。

    可惜不是,不然的话,受到规则制约,哪怕是胜利之剑剑也不能如此轻易地插入艾利亚斯的胸口深处。

    不过这样对我们来说已经够了,只见阿尔托莉雅再次发出一娇喝,持剑横扫。

    锋利无比的胜利之剑,在阿尔托莉雅的倾尽全力之下,从艾利亚斯的胸口处划出一条巨大的裂缝,从手臂的位置切了出来,若艾利亚斯是活人的话,现在半个胸口加一条右臂都已经被阿尔托莉雅给切断了。

    “噢噢噢噢噢噢噢————————!!!”

    遭到如此重创的艾利亚斯仰天发出凄厉嚎叫,让本来想继续追加几记攻击的我和阿尔托莉雅犹豫了那么瞬间,害怕它突然发狂,还是见好就收的一跃拉开距离。

    艾利亚斯还在不断的发出痛苦嚎叫,从被割裂开的死神披风之中,熊熊的黑色火焰不断冒出来,炙烧着它的身体,看起来一副就要完蛋的样子。

    不会吧,虽然胜利之剑的确是神器无疑,但别忘了它还在封印之中,如今,阿尔托莉雅也只不过是能让它勉强的显出半透明形态,完全没办法发挥出十分之一,甚至是百分之一的力量,艾利亚斯的模样,未免也太夸张了。

    难道说,胜利之剑有着克制它的因素存在不成?

    我和阿尔托莉雅交换了一记眼神,发现连身为剑主人的她自己也在迷茫中,不由的更加疑惑。

    “噢噢噢噢噢——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突然间,艾利亚斯的惨叫声,却变成了狂笑声,身上燃烧着的黑色火焰,正在慢慢将它被胜利之剑割破的身体修补回来,不到一分钟就恢复完好如初,它的笑声也更加猖狂不可一世。

    “吓死本大爷了,吓死本大爷了,还以为昔日暗黑大陆最强的武器,能够把本大爷怎么样,没想到,没想到根本就不疼不痒,真是太讽刺了。”艾利亚斯笑声不断,充满了讥讽。

    “我说啊,这一代的精灵王,叫什么名字来着,你还真是能辱没这把剑啊,连这把剑的百分之一的能力都没发挥出来吧。”

    话刚落音,一个木牌子就朝它甩了过去,自然,这块普普通通的木牌,只是来到艾利亚斯身边,就被它的气息压成了粉末,不过却成功的吸引了艾利亚斯的注意力。

    见艾利亚斯的双眼往过来,我特地变回原来状态,朝它比了一记中指。

    “你又算什么东西,你在阿尔托莉雅这个年龄的时候,奶都还没断吧,难怪到现在还是满嘴奶臭味。”

    阿尔托莉雅受到这样的嘲讽,我怎么能坐视不理,这中二少年也不想想阿尔托莉雅现在才多少岁,有什么资格嘲笑阿尔托莉雅的能力。

    “哼,愚昧,在战斗面前,实力就是一切,年龄?那只能怪你爹妈为什么不早生你几年,懂吗虫子!”

    艾利亚斯冷哼一声,死神斗篷向我这边一挥,顿时带起一股撕裂大地的无形冲击波轰杀过来。

    没等我做出反应,这道强大的冲击波就被挡了下来,从正中间位置劈开,余波向两边划了过去。

    只见阿尔托莉雅持剑站在前方,脚下擦出一条深深的痕迹,刚才将冲击波劈成两半的显然就是她。

    回过头,对着我露出一个美丽而温暖的笑容。

    “凡,谢谢你,说的没错,区区一个败军之将,有什么资格对我们说三道四。”

    “哈哈哈,说的好,阿尔托莉雅。”

    我顿时乐起来了,没想到阿尔托莉雅损起人来,也是那么的犀利,直接就揭对方的伤疤了,而且还是数十万前的伤疤。

    果然,艾利亚斯勃然大怒起来。

    “败军之将?的确,本大爷得承认不是昔日十二骑士以及亚瑟王的对手,但是对付你们两个,却绰绰有余,今天就让你们这两只小虫子看看,究竟谁才是败军之将,丧家之犬!”

    说着,从它身上散发出更加强大恐怖的气势,整个天空都变得昏暗起来,完全失去了色彩。

    “看来,这家伙打算动点真格的了。”

    我压低声音,暗暗对阿尔托莉雅笑道,心里默默将普通难度上调到噩梦难度。

    还好它没打算用世界之力结界,不是地狱难度。

    没有坐以待毙,我和阿尔托莉雅继续主动出击,凭借着一百分的默契,艰难的在艾亚里斯的强大攻势之中支撑下来,并且偶尔还能回敬一小记。

    只可惜,连刚才阿尔托莉雅那样强大的攻击,看似都没有对艾利亚斯造成任何伤害,这些小小的回敬,对艾利亚斯来说,自然也是跟挠痒痒一样,似乎只能成为它享受这场游戏,特地为自己制造的一些小小关卡难度。

    阿尔托莉雅的剑术慢慢施展开来,骑士王职业的技能,一个比一个犀利,尤其是光环加成,让我深刻的体会到骑士王职业这个

    字从何而来,比起圣骑士职业,骑士王职业实在是强太多了,不愧是当年暗黑大陆第一强者亚瑟王所创造,号称最强的隐藏职业。

    虽然我个人觉得圣女职业也不弱,只要能凑齐三百斯巴达骑士的话,和骑士王职业站在一起,这才是暗黑大陆的双子星。

    我?我就当双子星的丈夫和骑士好了,这不也挺带感的么。

    和阿尔托莉雅一样,我这边也逐渐被逼拿出了地狱格斗熊的真正实力,二重焰拳,二重空气压缩拳,二重火焰能量斩这些家常招式不说,返身踢,以及从痛苦蠕虫那里偷学来的深红之爪,这些绝技也都一一现身。

    扳着手指头算一算,我现在压箱底的功夫,抛开完全狂暴以及罪罚这两招同归于尽的招式以外,也没剩下多少了。

    首先是最强大武器,武帝剑,能够让我能够与世界之力级别高手一拼的老本所在,再有就是三重击,对现在的我来说相当于是七伤拳,伤敌伤己,一旦施展就得付出一条胳膊瘫痪的代价。

    然后就是两个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招式,地狱格斗熊三大招牌的其中之二,绝对格挡,不说艾利亚斯的近战攻击次数为零,就是和我玩近战,我也不大敢用,别忘记了绝对格挡的极限,是可以格挡任何世界之力以下的攻击,艾利亚斯可是实打实的世界之力级强者。

    还有无限瞬移,前面也说了,为了防止艾利亚斯释放世界之力结界,因而不敢施展出来,只能慢慢磨蹭时间了。

    在我和阿尔托莉雅的逐渐强攻下,艾利亚斯现在的心里,怕是有一种从一关到下一关,一关比一关难,得稍微拿出一点注意力才能过关的游戏快感,从它眼神之中越发兴奋的目光就能看出来了。

    虽然丢掉了,但是作为黑龙一族好斗的本性,似乎是完美的继承下来,也幸好是这样,才会陪我们玩那么长时间而不腻味。

    不过……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又是一轮攻击结束,我和阿尔托莉雅颇为狼狈的重新碰头,看看彼此,身上脸上都沾满了不少泥尘,像是刚刚从洞里转出来的鼹鼠。

    “没想到我们夫妻第一次合力对付敌人,就弄的如此狼狈,这可真不是什么太好兆头。”我自嘲笑道。

    “至少比让凡一个人战斗,心里踏实多了。”

    阿尔托莉雅还在惦记着我以前老是一个人冲在前面,将她抛下,颇有微词的说道。

    “哈哈,啊哈哈哈哈,这个嘛,对了,阿尔托莉雅,你察觉到没有。”我一半认真,一半移话题的露出凝重之色。

    “凡也有感觉吗?”阿尔托莉雅光是额头上的呆毛,就已经比我更加敏锐了,此时听到这样一说,也好不出意外的点了点头。

    “虽说我们两个的实力和艾利亚斯的确相差老远,无法伤到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我总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劲。”我挠了挠头,道出心中这股奇怪的感觉。

    “从刚才那一剑开始,我就隐约察觉到了,艾利亚斯的身上绝对有古怪。”阿尔托莉雅看了看手中的胜利之剑,她的老拍档,斩钉截铁的说道。

    “胜利之剑,对于纯能量体也有相当的破坏力,哪怕艾利亚斯拥有世界之力级的实力,也不可能承受一记毫发无伤。”

    “看来我们对于龙妖巫这种玩意,了解的还是不够深入,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所以才觉得处处透露出古怪?”

    “暂时来说,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接着补充道。

    “另外,艾利亚斯的智慧也不容小窥,它身为巨龙,不可能不知道眼下的状况,巨龙一族必定会赶过来讨伐它,却还悠闲悠闲的在这里陪我们玩。”

    “你觉得这家伙是什么打算?”虽然更愿意将艾利亚斯这种作为,当成是中二病症,但心底下,我却又不得不同意阿尔托莉雅的话,艾利亚斯这家伙虽然是个中二,但是的确很聪明,在这种情况下,它不可能让自己被中二属性掌舵,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恐怕原因只有一个,艾利亚斯现在也在拖延时间。”阿尔托莉雅压低声音道。

    “它也需要时间?”我不禁惊声。

    “被镇压了数十万年,我想绝对不可能像睡了一觉那么简单,灵魂停滞了如此之久,苏醒过来后,或许会变得难以立刻运转,恐怕现在的艾利亚斯,也需要时间逐渐将被封印了数十万年的灵魂,从锈态之中完全唤醒过来。”

    我猛地点头,不愧是吾王陛下,在艾利亚斯施以的如此巨大压力下,还能全面的考虑到这些要素。

    “还有一点。”阿尔托莉雅顿了顿,继续道。

    “刚刚转化为龙妖巫的生命形态,就像换了一具截然不同的身体,恐怕艾利亚斯也还不能熟练操纵,现在是想借助战斗,慢慢将龙妖巫的力量掌握起来。”

    “那岂不是说,如果我们乘着艾利亚斯的灵魂还没有完全运转,以及还没有掌握龙妖巫的力量,一开始就全力攻击,或许会更好一些?”我不由惋惜的拍了拍脑袋。

    “那也不一定。”阿尔托莉雅微笑着摇了摇头。

    “哪怕是这样,我们还是拿艾利亚斯没有办法,现在,就算它站着不动任由我们攻击,凡,你认为我们能够干掉它吗?”

    “这……”我呆了好几秒,虽然不甘心,但还是无奈的拉耸下脑袋。

    阿尔托莉雅说的对,哪怕是艾利亚斯站着不动任由我们攻击,除了十万星辰破坏炮这一招以外,我们也未必能拿这样一个世界之力级的强者如何,这就是差距。

    至于十万星辰破坏炮,老天,蓄力时间加上直线型攻击,一个世界之力级的强者想要躲实在是太容易了,而且,就算被击中了,我估计也只能让艾利亚斯受到不失去战斗能力的伤,到时候它要是发疯起来,我和阿尔托莉雅都得玩完。

    “哈哈哈哈,不愧是亚瑟王的继承者,只有这脑袋,到是继承了几分,你说的没错,本大爷刚出来的时候,的确有点状态不佳,才会借助这场战斗,慢慢活动筋骨,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本大爷没有看出你们拖延时间的小伎俩吧。”

    爆炸尘埃之中,艾利亚斯的身影逐渐浮现在前方,哈哈大笑着承认道。

    它在这时候暴露这些信息,说明已经有着绝对的自信对付我和阿尔托莉雅两个,并不在乎让我们知道。

    “那么,接下来,你们或许应该猜一猜本大爷什么时候玩腻,施展世界之力结界,将你们像小虫子一样踩死,怎么样,继承了亚瑟王的精灵王哟,你能猜到你的死期什么时候降临吗?啊哈哈哈哈——————!!!”艾利亚斯再次狂笑,笑的连死神披风都索索抖动起来。

    “艾利亚斯,死期将到的是乃才对哒。”

    就在我和阿尔托莉雅暗自握紧拳头,神色凝重的准备应付时,突然一把不合时宜的奶声奶气声音,从头顶上空传了过来。

    抬头一看,早已离去的阿姆露迪娜,不知何时又掉头回来,还拉上了一个黄段子侍女,两个人怀里,分别抱着已经清醒过来的小亚瑟王和死狗,刚才的话,毋庸置疑,就是小亚瑟王说出来的。

    “亚瑟王,又是你,哈哈哈,到了这种时候,你以为你还能像以前一样吗?跑回来只不过是送死罢了。”

    乍一见小不点王,艾利亚斯还是有点害怕的眼睛闪烁了几下,才反应过来,大笑着道。

    “艾利亚斯,乃不用再装了,本昂已经摸透乃的老底了哒。”小亚瑟王不为所动的爆料了一句,让艾利亚斯眼神剧烈颤抖,但很快又强压着平静下来,不屑的问道。

    “老底?你该不会是说本大爷有什么弱点吧,没想到数十万年过去,连亚瑟王也变得会开玩笑了,真是笑死本大爷了。”

    “哼哒,乃要笑,就乘现在笑个够哒。”

    小亚瑟王这样回了一句,将目光转移到我们这边,似乎有话要教导。

    “笨蛋坐骑,阿尔托,停好了哒,乃们眼前的艾利亚斯,并非素普通的龙妖巫哒,并非素乃们所认知的龙妖巫那样,它的身体不素纯能量体哒,是纯精神体哒。”

    “你说什么?!”

    我震惊无比的看着小亚瑟王,顿了顿,一脸傻气的挠起后脑勺问道。

    “这……有什么不同吗?”

    小亚瑟王气的鼻子一歪,差点就从阿姆露迪娜的怀里掉了下来……

    七月结束了,能拿到全勤就好,不奢望太多了,哎嘿嘿。

    下一章,某凡华丽变身,人妻骑士再度登场……呃,算是登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