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世上最默契的夫妻拍档!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世上最默契的夫妻拍档!

    “哈哈哈哈,力气还挺大的,很好,很好,本大爷现在玩的很开心。”

    见我竟然硬生生用一双熊掌顶住了它的能量斩,艾利亚斯似乎颇为惊讶,也更为开心,两只漆黑爪子连连挥起,又是数道能量斩排成一排压下来。

    “咚——咚——咚——”

    这一道道能量斩落下,就跟钉钉子似的,化作一次次锤头落下,每次将我这枚钉子压矮一分,再来多几下,恐怕就直接被压成小熊牌压缩罐头了。

    果然我现在是肚子饿了么?

    这些能量斩叠加在一起,虽然并未产生质的变化,但光是量上的变化就已经足够我喝一壶了,两只熊掌的压力,几乎是每秒都在递增着,不光是连手掌,连手臂部分都开始焦黑起来,并呈现出血管爆裂的渗血现象。

    擦擦的,再坚持几下,恐怕都跟两手各打上一记三重拳没什么区别了,这样可不划算了教练,虽说要让那中二少年一本满足,但也不能这样虐待自己,现在咱可是特级保护动物来着。

    眼珠子咕噜一转,我开始寻找对策。

    自己一个人躲开肯定是不可能的,无论技术上,还是身为男人和丈夫的方面,都做不到,你见过妻子在身后帮你顶住压力,自己却把头一偏,让上面泼下来的脏水将妻子淋个正着的垃圾吗?

    所以,还是得在两边的能量墙上想办法,只有破了这两面能量墙,阿尔托莉雅才能抽出空挡,我也能干点别的事情。

    果然还是要用这种办法吗?熊皮厚也不是这样玩的啊。

    想要破开能量墙壁,又不能引起艾利亚斯的大反弹,技术含量可真不低,想来想去,最后,我叹了一口气。

    瞬发,朝小型秘密迷你地狱破坏炮。

    将力量控制在最小,一记地狱能量跑从掌心之中直接释放,和艾利亚斯交叠的能量斩碰撞在一起。

    “凡,你……”

    两股不同的能量交织在一起,引爆的前奏,剧烈白光骤起时,阿尔托莉雅惊觉着大叫一声。

    我没事的,你乘着这个机会快点走。

    心灵之中,只来得及传递这样一句,下瞬,我就被爆裂的曝光所淹没。

    艾利亚斯的能量斩,被一记朝小型的地狱能量炮所引爆,导致自战斗开始以后,最强烈的爆炸诞生了。

    可以想象一下,每一道能量斩所蕴含的力量,都要大于一记二重空气压缩拳,艾利亚斯叠加了不下十次,这意味着不止十记的二重空气压缩拳的能量,突然在战场上爆发开来。

    这种威力,绝对不逊色于原子爆炸。

    阿尔托莉雅就算想不闪也不行了,强大的冲击波将她推向外面,只能伸出手不断抓向爆炸处,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被能量所淹没。

    “轰轰轰——————!!!”

    伴随着一朵冲天的火焰蘑菇云高高升起,整个大地都在微颤颤的震鸣不断,火焰和冲击波吞噬了一切,甚至远处的拉鲁拉小镇,都有可能受到一些波及。

    “凡,你这个笨蛋。”

    等爆炸的冲击波稍弱,阿尔托莉雅就要奋不顾身的冲入焰火之中,寻找人影,可是她才刚踏前几步,就已经先看到一道全身焦黑的影子,从爆炸火焰之中冲了出来。

    阿尔托莉雅连忙跃起,一把将其接住,只见全身熊毛快要变成黑炭头的地狱格斗熊,举起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

    这道菜是烤全熊

    “你真是太鲁莽了,凡,下次绝对不允许你这么做。”

    见对方还能开玩笑(某凡:阿尔托莉雅,我真不是开玩笑,我肚子饿了),阿尔托莉雅顿时松了一口气。板着俏脸,睁大碧绿威仪的美目等着自己乱来的丈夫道。

    总而言之,仗着自己一身坚实的熊皮,总算是用最蠢的办法破了艾利亚斯的卑鄙招数。

    不过这也太凄惨了一点吧,而且最重要的是,被阿尔托莉雅训了一顿。

    看着艾利亚斯,我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觉得这样一味挨打也不是个办法,还得有来有往,让艾利亚斯感到一丝游戏难度,而不至于太早放弃。

    总觉这句胡的意思,差不多就是是时候给对方一点小颜色瞧瞧了,让它别觉得魂斗罗一代就没有难度,玩过变态版的么亲。

    和阿尔托莉雅交流了一记眼神,本来身为女王陛下,她应该更理智一点,阻止我这种冒险的行为,不过,大概也是恼了艾利亚斯几次三番的戏耍,再加上我说的有那么点道理,结果那根金色呆毛微微偏向了感情这边,最后竟然点头答应了。

    那就上吧,别让对方绝对我们太好欺负。

    看到阿尔托莉雅点头同意,我高兴的两眼放光,顺便一说,刚才被烧焦的棕色熊毛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长出来了,这时候该感叹冒险者的恢复力就是强吗?

    这跟熊有毛关系啊混蛋!

    决定以后,我和阿尔托莉雅不约而同的行动起来,再次分开跃向两边,接着刚才爆炸余波掩饰行踪,以鬼魅般的速度一点一点接近艾利亚斯,伺机给它上上眼药。

    “来了来了,两只小虫子,别以为你们的行踪能够瞒得过本大爷的双眼。”艾利亚斯哈哈大笑着,那两只漆黑爪子突然抛出一个无形的能量球,准确瞄向我和阿尔托莉雅的位置。

    可恶,这家伙是长着一双钛合金狗眼么,这样竟然也能发现,还是说类似于精神力侦查的手段?不然的话,光凭眼睛怎么能够如此精准的把握着我和阿尔托莉雅在不同方位的动向。

    心里暗暗啧了一声,虽然不是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但心里还是很不甘。

    只能明上了。

    大吼一声,阿尔托莉雅心有灵犀也同时将胜利之剑压至身后,摆出一个最佳的刺击姿势,身形如同迅猛的苍鹰般俯冲过去,撕裂长空,发出呼啸的纯白光芒。

    可不要忘记我这边。

    看到艾利亚斯的注意力被阿尔托莉雅这一招所吸引,我怒后一声,也跟着如同炮弹般弹了出去。

    “哈哈哈哈,同样的招式,竟然还敢对我用第二遍。”见我和阿尔托莉雅如刚才般,又一次的施展左右夹击,艾利亚斯哈哈大笑起来。

    如果不是知道它被封印了数十万年,我或许会怀疑它也是穿越的中二少年,不然怎么能将这句圣哔士的台词说得如此精髓。

    这一次,艾利亚斯不守反攻,面对我和阿尔托莉雅同时降临的招式,突然阴险一笑,两只漆黑爪子在我们面前划过一个诡异的圆圈。

    虽然不知道它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这时候,已经由不得我们多想了,胜利之剑与红烧……不对,与火焰熊掌,齐齐轰向艾利亚斯。

    白光与红光同时交织在一起,映亮了艾利亚斯那双闪烁着阴谋得逞的得瑟双眼,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突然出现了,我的拳头和阿尔托莉雅的剑,竟然活生生的上演了穿越时空,伴随着空间波纹的荡漾,没入了另外一个不知名的空间之中,消失在离艾利亚斯仅有半米不到的地方。

    下一瞬,我和阿尔托莉雅就明白过来了,因为我的焰拳,穿越了眼前的空间后,竟然出现在了阿尔托莉雅的面前,而阿尔托莉雅的胜利之剑,也在向我刺过来。

    可恶,是扭曲空间。

    我们两个顿时明白了艾利亚斯刚才用双爪划圆圈的意义,竟然是将这两片空间连接到了一起,想让我阿尔托莉雅自相残杀,真是阴险小人。

    也只有世界之力级别的高手,才能将空间运用得如此熟练,换做是我,扭曲空间破碎空间什么的,到不是很难做到,但是想让两片空间连接在一起,这种纯技术性的活,我只能呵呵一笑,四十五度角远目夕阳了。

    不然,艾利亚斯得意的太早了。

    换做是另外两个人,哪怕是配合多年的队友,此时肯定也已经手忙脚乱,收招不及了。

    但我和阿尔托莉雅是谁,暗黑大陆双王组合,精灵王and坐骑王的绝妙夫妻搭配,再加上心灵相通,志气相投(?),补魔有方(??),我们两个的深刻羁绊,岂是那些冒险小队的队友之间的默契能够比拟。

    就在发现艾利亚斯的阴谋那一瞬间,我和阿尔托莉雅在闪电之间就达成了共识,突然再次一喝,招式不收反进。

    在艾利亚斯的惊讶眼神中,我的拳头猛地一弯,击打在阿尔托莉雅的剑身上,接着这股力量,阿尔托莉雅的剑尖,几乎是擦着我的熊鼻子实现了一个变向的攻击,凭借神器之威,轻易的破开了艾利亚斯的空间伎俩,朝它的胸前横斩过去。

    “哼,太天真了,没那么容易!”

    艾利亚斯大喝一声,似乎也知道胜利之剑的可怕,哪怕是世界之力级的高手,也不愿意用身躯的品尝,它那两只漆黑的爪子,在怒吼中猛地挡在了身前。

    金属撞击铿锵声猛地刺激着耳膜,伴随着火花四迸,阿尔托莉雅的胜利之剑,竟然硬生生被艾利亚斯的漆黑爪子给抓住,挡在了胸前。

    我勒个去,这可是连暗金武器都有一定几率直接斩断的亚瑟王神器啊,竟然就这样被轻易的挡住了?

    我瞪大眼睛,有些咋舌的看着眼前一幕。

    号称足以抵挡世界之力之下任何攻击的地狱格斗熊的格挡技巧,也不敢去尝试格挡阿尔托莉雅的胜利之剑,世界之力境界的高手果然都是变态吗?

    不过没关系。

    艾利亚斯难道还真以为我和阿尔托莉雅是海斗士冥斗士之流,只是为了衬托“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使用第二次是没有用的”这句话而存在?

    像我们这样的走在潮流先驱的时尚夫妻,怎么可能在同一场战斗,将同样的战术用第二遍,想想都知道吧。

    见艾利亚斯挡住了胜利之剑,露出得意的眼神,我的熊嘴也不禁微微咧了开来。

    很好,看来到目前为止,这家伙还没有发现身后的东西。

    二重,火焰能量斩。

    其实这招叫火焰能量斩已经不大合适了,当初是因为血熊变身,满满的火焰能量属性,所以名字很合称,但自从进化到地狱格斗熊以后,火焰变成副属性,而火焰能量斩的主要威力,也变成了更加强大的空间撕裂之力。

    并且,还有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想想火焰能量斩,一经施展出来,红光漫天,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招的威力似的。

    但是变成如今空间力量为主的招式,这招却几近透明,带着一份隐蔽性。

    然后,经过我的多加磨练和优化,现在,这一招已经能完全做到吞噬周围的空间,真正实现出招的时候无声无息,哪怕敌人就在眼前也发现不了。

    天地良心,事先说明,我捣鼓出这招可绝对不是为了阴人,当初研究的时候,也绝对没带着“这次保证能让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那两个家伙好好喝上一壶嘿嘿”这种念头。

    再次申明,我是个光明磊落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