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亚瑟王的可怕复仇……哒!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亚瑟王的可怕复仇……哒!

    “坐骑哒,发现坐骑哒。(7*”熟悉的奶声奶气叫嚷在耳边响起。

    睁开眼,我茫然看了看四周,奇怪了,这是哪里,我不应该是在……应该是在拉鲁拉小镇才对吗?

    “坐骑哒,笨蛋坐骑哒。”这时候,刚才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回头一看,小小的亚瑟王正从远处一蹦一跳的飞奔过来。

    “哦,小家伙,这里是哪……”我挥着手,刚想问个清楚,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坐骑哒,发现坐骑哒。”突然,另外一边又传来这样的声音。

    我惊讶的转身一看,又是一次小亚瑟王不知道从哪里出来,朝自己飞扑过来。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有两个小亚瑟王了?

    我顿时就凌乱了,理解不能,两个小亚瑟王,虽然萌度乘以二,但是麻烦却是二次方。

    我还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两个小亚瑟王还没来得及向我扑过来,前后左右,乃至天空上方,又是数声出来。

    “坐骑哒。”

    “捕捉坐骑哒。”

    “笨蛋坐骑哒”

    “嚣张的坐骑哒。”

    “调教哒,必须调教坐骑哒。”

    “坐骑,本昂要吃肉,吃肉哒。”

    “坐骑,快看看本昂的狮子形态哒。”

    一声叠着一声,一声混着一声,一声连着一声,不断地有小亚瑟王,从不知名的角落里冒出来,或者是干脆从天空上面下雨似的掉落下来。

    有为了争夺我的头顶使用权而大吵大闹,手舞足蹈的小亚瑟王。

    有穿着狮子布偶服,悠闲自在的蹲坐在一边,时不时伸出后退挠挠脑袋的小亚瑟王。

    有围着一块烤肉不断打转转,和其他同样虎视眈眈着烤肉的小亚瑟王勾心斗角的小亚瑟王。

    有手里抓着烤肉,大口大口啃着,幸福极了的小亚瑟王。

    有蹦来蹦去,几十只一起玩躲猫猫的小亚瑟王。

    有席地而坐,激烈讨论着谁才是最优秀的王,彼此之间充满了火药味的小亚瑟王。

    有平心静气的喝茶吃饼干的小亚瑟王。

    有不知道被哪个小亚瑟王欺负,而泪眼汪汪,做在地上委屈的不断哭抹着眼角的小亚瑟王。

    还有以呆毛为螺旋桨,像直升飞机一样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小亚瑟王。这这这……这……这……

    我已经完全言语不能,而且,还有更多的小亚瑟王从四面八方出现,天空上面,直接就下起了小亚瑟王雨,无数个小亚瑟王从天而降,逐渐将我埋没起来。

    这些小亚瑟王,不断的叫着嚷着,说着话,最后,杂乱的声音混成一片,只能听到连续不断的“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莫非……这是小亚瑟王星人的入侵?

    耳膜崩溃,我整个人都“哒”了!

    在最后一根手指头都被小亚瑟王淹没以后,我两眼发黑,随即世界开始天旋地转起来,变成一个大大的漩涡,将我吸了进去……

    “呼————!!”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擦了擦满额头的汗水,我心有余悸。

    原来……原来是梦啊,还好还好。,

    整个世界满满的小亚瑟王,像蝗虫过境一昂,想想都觉得可怕。

    咦?

    奇怪了,为什么我明明已经从梦中清醒过来了,还是能听到连续不断的“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呢?莫非是在梦里被折磨的太严重了,以至于醒过来之后耳朵还是出现回音?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耳朵,然后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个白袍白帽的小不点,正蹲在床边,面对着我的刚才睡觉的时候,大概耳朵的位置,在不停的漠然的发出“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

    察觉到我的强烈视线后,才停下来,站起来,若无其事的拍了拍洁白光鲜的袍摆。

    “……”

    视线对上,停顿了那么几秒。

    “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面无表情的三无公主,依然那么的言简意赅。

    “没什么你妹啊,分明就是人赃并获吧!”我指着自己的耳朵,忍不住在心里重重将茶几一掀。

    “叫醒主人。”这小不点公主终于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你还真是能换着花样叫人啊?”我气乐了。

    “主人过奖,分内之事。”小公主漠然的嗯嗯点着头。

    “别装傻,知道我不是在夸你吧混蛋。”

    “主人饶命,以后不敢。”

    “好假!假的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简直就像是包装正面上印着魔法少女法拉,背面上印着芭蕾舞少女穆拉丁的思凡牌方便面,或者是书名不超过十个字的禽兽公爵系列,一看就知道是假的,给点诚意行不!”

    我想象着手里捏着三张熊孩子卡片,狠狠将其拍在桌面上,大声吼道。

    “既然这样……”

    三无公主貌似很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偷偷凑上来,以街头上售卖奇怪光盘的奇怪流动贩子的动作,隐蔽的往我怀里塞过来一本书。

    “新作。”

    一副“你懂的”的模样,朝我竖起大拇指,那漠无表情的眼角似乎闪过了一道犀利光芒。

    我下意识就受到三无公主营造的气氛影响,跟上了她的剧本节奏。

    先是迅速将书藏在怀里,东张西望,用纵横黑市数十年的锐利目光,确认周围没有便宜条子。与此同时,捂在怀里的手在书上捏了一捏,称称分量和厚度,看是不是黑心贩子卖的空盘盒……哦不,是空书皮本,然后从斗篷下摆的开口处,小心翼翼的露出书的一角,以闪电都为之汗颜的速度,在千分之一秒内,目光迅速从上面一扫而过,确认封面内容。

    最后,轻轻往怀里一推,两手自然而然的放下,吹着口哨,漫不经心的迈出步伐,光盘……不,是书,此时已经被藏在了里面厚厚棉质的内袋上,外面看不出丝毫痕迹。

    整个过程,也不过是一两秒钟的事情,在外人看来,我只不过是从流动光盘贩子身边经过的时候,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丝毫看不出破绽。

    当然,钱可不能忘记付了,这不要紧,身为一名老手,绝对不会做出光明正大的停下来和贩子钱货两清的愚蠢举动,迈开脚步的同时,我炯炯有神的目光正视着前方,就仿佛有一条康庄大道在等着自己踏上一般,但是藏在袖里的手,此时却忽然如出鞘匕首,嗖的一下弹出两根手指头,上面夹着一颗碎裂宝石,以完全看不见轨迹的恐怖速度,在和三无公主擦身而过的时候,轻轻一晃,碎裂宝石已然易手。

    交易完成,回家看碟。

    等等,总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忽地迷糊起来,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注意力被转移到了一件无聊的事情上面呢?

    对!我可不是来买黄碟……哦不,我不是为了买h书的呀混蛋!

    突然醒悟过来被三无公主牵着鼻子走了,我愤怒的将怀里面的书抽出来,碰啦一声甩在地上。

    “就算贿赂我也没有用!而且这算是哪门子的诚意?”

    “啊,》,)

    喂喂喂,别故意露出这副表情啊,好像我在欺负人似的,想让我内疚吗?

    “书,珍贵的书……”三无公主紧紧将书搂抱在怀中,喃喃不断。

    “好……好吧,是我错了,啊啊,我道歉就行了。”感觉好像被无数道刺眼的目光审判着,我无奈的低头认错了。

    的确有点不应该,撇开这本书是禽兽公爵系列不谈,它怎么说也算是三无公主的心血结晶,换成是我我也会生气。

    “一笔一划,留下的印记……”

    “你……你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吧。”眼看三无公主一字一句的谴责良心,我有些招架不住了。

    “道歉的,不是我,是书。”三无公主终于有了反应,将书举到我面前。

    “抱歉,把你摔在了地上。”我摸了摸书,感觉自己好傻。

    “一点诚意,都没有。”三无公主紧紧盯着我。

    “感觉就你没资格说这句话。”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刚刚是谁没有丝毫诚意的向我道歉来着。

    “文字,是神圣的。”

    三无公主似乎借着这次机会,让我明白一个道理,爱护书的道理。

    “经过数以万年的创造,修改,订正,革新,一笔一划都凝聚着前人的心血。”

    “是……是这样吗?”我被三无公主魄力十足的气势所震,大脑不由自主的展开了想象。

    “是承载,见证文明的,唯一工具,文字,乃文明之标志。”

    似乎怕火候不够,三无公主又郑重其事的补充了一句。

    就是这一句话,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我的脑海之中,然后一声打开一扇光芒四射的大门。

    刺眼的目光之中,我穿越过了无数的时光隧道,来到从前。

    亲眼见证了灵长类动物,变化成人类,智慧诞生的过程。

    亲眼见证了简易的石器工具的诞生,已经火种的利用。

    然后,就是最关键的,将这一切最初的石器文明,简单的智慧经验流传下去,一代传承给一代,不断发展,不断改变,不断进步的工具,文字。

    由最初,最原始的绳结记事,到以形象的图案代替的河图洛书,再到文字的雏形,甲骨文,不断变化,不断简化,借此传播扩散着文明。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个远古的前辈祖宗埋伏在昏暗的灯光之下修订着文字的身影,白发苍苍,身形枯瘦老朽,但唯独那双眼睛依然炯炯有神,充满着狂热。

    我又仿佛看到了无数学者法师,站在无穷无尽的书架海洋之中,宛如渺小而勤劳的蚂蚁一样,不断用文字记录着历史,用历史鉴证过去和未来。

    是的,没错,就是这样,文字是文明的象徵,是神圣不可侵犯之物。

    脑海之中,发生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思想大爆炸,我仿佛得到了新生一般,感动的泪水从脸颊上留下,在时光隧道里寻找到了真理后,意识终于回到了现在,再看着三无公主手上那本禽兽公爵,目光就不一样了,仿佛朝圣,欲行李膜拜。

    没错,这本书,就是神圣之物的凝结体,高贵不可侵犯。

    “我明白了,小茉莉,我已经明白了,谢谢你,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些重要的东西。”抹着湿润眼角,我紧紧的抓住三无公主藏在袖子里小手,不断上下摇摆着。

    “哪怕这是一本禽兽公爵系列,里面构成它的文字,也是高贵的,不容亵渎的,你是想告诉我这个道理是吧。”

    “……”三无公主沉默中,我以为我说对了,立刻就兴奋起来,口沫横飞。

    “就像一道菜一样,无论厨师的手艺再怎么烂,做出来的东西再怎么猎奇,但是食材是没有错的,为了我们的生存而奉献自己的食材,是高尚神圣的,我说的没错吧。”

    “咚————!!”

    小腿肚子突然传来猛烈的疼痛,我立刻抱了起来,一拐一跳的将锐利可怕的目光扫向周围,厉声喝道。

    “谁,是谁在偷袭我?”

    是小茉莉吗?只有她有作案的嫌疑,以及这样的能力,比如说公主踢,再比如说公主踢,又比如说公主踢。

    但是我分明没看到她怎么动弹,再说了,我们现在不是正在探讨着一件很神圣的问题吗?她没有理由会突然攻击我。

    依然沉浸在文字神圣论的我,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作案者是三无公主,看了周围好几圈,没找到犯人,只要悻悻然的将腿放下。

    大概是见我迷途知返,回头是岸,三无公主想了想,突然将书重新递了过来。

    “是是是……是要给我吗?”

    我激动的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点头,点头。

    “但是……但是给我这种人真的好吗?才刚刚亵渎了文字的我,真的有资格收下这么宝贵的东西吗?”

    我两腿一软,就仿佛是虔诚信奉了一辈子,现在已是垂暮将朽,灯枯油尽的老人,在弥留之际,突然见到被无数天使众星拱月着降临的上帝,来迎接自己一样。

    点头,点头。

    见三无公主表态,我连忙激动的伸出双手,想要接过来,但是半空中动作一顿,发现了什么,连忙缩回去,使劲在衣服上擦干净了,才重新的微颤颤伸出去,握住了那本书。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接过来的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份沉甸甸的文明,一张最后的党费,我相信,这时候,我和三无公主的心,都是纯净的,无暇的,就仿佛是沐浴洗礼在了圣光之中,整个房间都在四溢着文明的璀璨光辉。

    “大人,起床了吗?”这时候,维拉丝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外,她掀开帐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钵和碗和勺子。

    “还没有吃早餐吧,今天是特制的……”维拉丝将盘子放在桌上,熟练的拿起勺子,从钵里勺出香喷喷的早餐,往碗里倒去,就在这时,声音突然顿住。

    那双乌黑美丽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我和三无公主,准确来说,她的目光是落在现在还被我们两个一脸庄严神圣的共同举于手中的书上。

    呆呆的,一动不动,手中的勺子,啪啦一下掉了下来,在安静的帐篷里显得特别刺耳。

    奇怪了,维拉丝的反应有点不对劲啊,平时看到禽兽公爵,她都是立刻就会害羞的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一眼,这次是怎么了。

    莫非……书名有问题?

    需要补充说明一下的是,我和三无公主分别握着书的四个角,让书侧立着,导致书的正面恰好正对着帐门位置,也就是说,从维拉丝的角度看,正好可以将封面看的一清二楚,而我则是必须将头偏过去才能看到书的正面。

    上面……写着的是什么呢?虽然不抱乐观的希望,但是慢慢读下去,我还是惊呆了。

    《禽兽公爵系列外传之八十七——公爵与狗项圈,初犬少女的正确调教养成办法》

    我:“……”

    维拉丝:“……”

    我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维拉丝的反应会那么大了。

    “大……大人原来……原来有……有这种爱好。”维拉丝退后一步。

    不不不,维拉丝,你误会了,你绝对误会了什么!

    “也没办法……没办法是吧,毕竟大人是男人,都喜欢……都喜欢这样的东西……放心吧,我……我不会……不会……”维拉丝眼眶里闪烁起了泪光。

    都说不是了,你误会了。

    我越是焦急,越是说不出话来。

    “但是……但是莫非……莫非大人是想……是想将……将书……书上面看到的那……那那……那些奇怪东西……想对我……对我做些……做些奇怪的事情?”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维拉丝你要相信我啊!

    我急的脸都通红了,结结巴巴不知道先说哪句才好,就因为这样,维拉丝误会了,以为真的被她猜对了,我是做贼心虚,脸才会变得通红。

    “大人……大人……大人……”维拉丝再次退后一步,突然端起盘子,飞快的转身泪奔而去。

    “大人什么的……超级大色狼!!”

    碧蓝的天空上,维拉丝这句话,久久回荡着,凝而不散。

    至少把早餐给我留下啊维拉丝!

    我拼命伸出手去抓维拉丝的背影,可是脚步却像灌了浆一样,一步也迈不出去,只能瞠目结舌的看着维拉丝和早餐一起消失。

    “都是你这家伙的错。”

    管它什么文字神圣神圣,对于我来说,维拉丝和她的早餐现在才是最神圣之物,于是果断将手里的书当成熊孩子卡片,再次狠狠摔在桌上。

    “而且这本是批量印刷版的吧!根本就是量产的货色吧!根本不是你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原稿吧!”

    目光一瞬间在书的封面上扫过,我再次掀桌咆哮,恨不得眼前就有三座帝国大厦供自己发泄怒火。

    “我说你啊,就不能用普通点的办法把我叫醒过来吗?”

    回到正题,我觉得有必要教导这小公主正确的人生观,正确的叫醒人的办法。

    虽然在这方面,我似乎也没有资格去教别人。

    “虽然很遗憾,但是很可惜,办法并不是我想出来的。”三无公主漠然应道。

    “咦,那究竟是谁……不对,在这之前,你遗憾个屁啊!”我抓住这小三无,就想在她屁股上拍一顿,这时候,帐篷再次被掀了开来,伴随着刺眼的朝阳光芒一起进来的,是一道被拉得长长的黑色影子。

    这……这种boss才会有的神秘气氛,莫非是,莫非是三无公主刚说所说的幕后指使?

    我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死死盯着那道影子,一步一步走了进来。

    帐篷重新合上,光线一暗,等看清楚那道影子以后,我呆了呆,随即撇过头去,继续将挣扎的三无公主拦腰置于腿上,要打她的屁股。

    “不许无视本昂哒乃这嚣张坐骑哒。”小亚瑟王利索的出剑,收剑,不但救下了三无公主,也让我捂着额头倒在床上打起了滚。

    “你……你这家伙啊,莫名其妙的就出手,真不愧是残暴王。”

    好不容易止住血,坐起来,我死死盯着小亚瑟王,寻思着该怎么调教一下她动不动就挥刀舞剑的性格。

    “听三无公主说,幕后的指示人就是你,没错吧。”上半身微微向前倾着,我将手肘撑在桌子上,下巴放在手背上,瞬间就碇司令化身了。

    “没错哒,就素本昂哒。”小亚瑟王的目光也变得深沉起来,一瞬间,气氛就变成如同两个黑社会在互相交涉,场面充满了火药味。

    “为什么要这么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我的目光再次深沉一分,就快要上升到讨论人性与哲学的地步了。

    “哼哒,本昂素为了复仇哒,复仇哒!”小亚瑟王高高举剑。

    “复仇?”

    “乃,该不会是忘记了前天说过的,对本昂做过的事情哒。”

    “前天?”我突然一拍手心,想起来了。

    好像的确有那么回事,有一次醒过来,见小亚瑟王睡的正香,于是就兴致冲头,在她耳边不断发出诡异笑声,嘀咕着什么,让她做了一整晚的噩梦。

    记得当时重复不断嘀咕的是“蹭”这个字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