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大的吃醋,小的偷窥
    .撇下一大堆热火朝天讨论着的人群,我和阿尔托li雅牵着手回到帐篷…嗯,其实准确来说应该是被她拉着回到帐篷才对。

    今天的阿尔托li雅有些奇怪,力道控制不住,脚步也控制不住,拉着我急匆匆的步伐,一点也不像是那个冷静过人的王。

    “阿尔托li雅?”我在她面前晃了晃手。

    “抱抱歉,凡,一时想入神了。”阿尔托li雅这才入梦初醒一般,反应过来。

    “我到是没什么,只不过很少见呢,你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究竟在想些什么,能告诉我吗?、,我不以为意的罢了罢手,好奇问道。

    阿尔托li雅:“……”

    “是是不能告诉我的事情吗,嗯,当我没问吧。”老实说,

    有点受伤,连一向堂堂正正,对我从不隐瞒的阿尔托li雅,都开始度我保留秘密了。

    莫…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传说中的结婚第三年的变异思迁?

    想到这种可能xing,我整个人都otz了,是啊,想我这种凡人,怎么可能留得住阿尔托li雅的心,在看出我只不过是个单纯的笨蛋,没有一点成为王的可能xing以后,被抛弃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抱歉呃,凡,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大概是见我拉耸着脑袋,一脸沮丧,自暴自弃的可怜兮兮样子,

    实在太惨了,阿尔托li雅为难的歪着头,lu出甚少在她眼睛里出现的困扰mi茫目光。

    “是不能回答,还是因为连你自己也搞不清?”我的jing神稍微一震。

    “应该是后者才对。”阿尔托li雅低头沉思了一会,肯定答道。

    “原来如此,那么让我们来一起找找原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我深沉推了推鼻粱,恨不能在自己的x前挂上爱情专家,心理学博士等诸多牌证。

    “这个,是从是从”阿尔托li雅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似乎明明知道却难以启齿,连时间都无法告诉我吗?她刚才究竟是考虑什么事情,奇怪,吾王真是太奇怪了。

    “抱歉凡,我也不知道是娄么回事,明明知道,但是但是…”阿尔托li雅已经是第三次向我道歉了,她困huo的捂着自己的x口,lu出茫然失措的神sè。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想告诉你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心里在不断提醒……这种事不能和凡商量……”虽然是个爱情笨蛋,比上一代也好不了多少,但是阿尔托li雅好歹也是nv孩,也有着nv孩的矜持,虽然不明白刚才心里莫名涌出的感情是什么,但是身为nv孩的第六感却在提醒她,不能和眼前的丈夫商量。

    怎么可能让他知道我在吃他的醋,阿尔托li雅身为少nv的骄傲和自尊,似乎在这样无声的掩面害羞着。

    我:“……”被阿尔托li雅这样说,果然还是有点受伤啊,心灵里,狠狠将x前的牌照一把扯下来甩在桌子上,我发出哥斯拉般的咆哮。

    不过,看到阿尔托li雅额头上的金sè呆máo在急速转个不停,都快过载冒烟了,大概就和她本人现在的心情一样,我不忍心为难她,伸出手臂,轻轻将一连茫然的吾王陛下搂在怀里。

    “抱歉,阿尔托li雅,让你为难了,如果不知道该怎么说的话,就到此为止吧。”伸手抚mo着吾王身后的那根金sè马尾,我轻声在她耳边说道。

    “但是,我并不想然凡觉得我有事情瞒着凡。”阿尔托li雅的xing格依然是那么正直死板,不知道变通的说道。

    “是啊,我也不想,不过呢,阿尔托li雅,我觉得夫妻之间,比起什么事情都坦诚的话,互相理解和宽容更加重要,不是吗?”

    “是是这样吗?凡,谢谢你。、,阿尔托li雅歪头考虑片刻,似乎接受我的说法,轻松了一口气,jiāo小的身躯微微一缩,让我抱的更紧。

    怀里抱着的冰冷铠甲触感,更加衬托出她的身躯jiāo小,以及luolu在铠甲外面那部分肌肤的柔软和炙热。

    默默抱着怀里这具同时拥有铠甲的冰冷,以及少nv的温软的jiāo躯,似乎象征着阿尔托li雅身为王的冷静杀伐一面,以及作为妻子的温柔体贴一面,我有些陶醉了。

    好一会儿,怀里传来阿尔托li雅舒服的叹息,听到她喃喃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被凡这样抱着,刚才心里的不安感统统都不见了,很温暖……”

    “不安感?”我困huo的重复一遍。

    不是说在想着什么吗?

    “呜~没没什么,凡,你无须在意。”阿尔托li雅似乎意识到有什么说漏了嘴,连忙摇头,试图用她威仪严肃的声音掩饰过去。

    阿尔托li雅也变得越来越狡猾了,竟然用这种方法封堵话题。

    嗯,不行,对于这样的阿尔托li雅,必须给予一些惩罚才行。

    因为阿尔托li雅从刚才以来所展现出来的mi茫和弱势,比平时多了一分楚楚气质,让我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是吗?那好吧,就不追问下去,不过…”顿了顿,将怀甲埋着的俏脸捏着下巴轻轻托起,我lu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低声说道。

    “那么像这样感觉会不会更好些呢?”说话的事情,嘴chun已经低下,轻轻过,含住那尖尖可爱而又敏感的jing灵耳朵。

    最后,终于落到jiāochun上。

    chun舌相jiāo,不知什么时候,阿尔托li雅的香臂搂上了脖子,将俏脸抬的更高,更加紧密的。

    “怎么样,吾王陛下,心里是不是觉得更加安心了呢?”看着她通红的俏脸,我低声调侃道。

    “凡,欺负人是不对的。”

    本就因为紧密无间的热i桃,哪怕是意志再坚强的人也不可能忍得住。

    我情不自禁的再次将嘴巴凑上去,轻i桃的鲜美甜味。

    余光不经意一擞,顿时,所有的动作都停住了。

    一个小不点,正坐在我和阿尔托li雅不远处,nǎi声nǎi气的含着食指,卡通一样的可爱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和阿尔托li雅两个亲昵,看的发呆,看的入mi。

    “你……不知道这样做眼睛会生钉子么?”

    就算脸皮再怎么厚,我也不好意思做下去了,松开阿尔托li雅,伸出手指,往小亚瑟王的脑袋上轻轻一弹。

    “呜哒,被笨蛋坐骑发现了哒。”心知做了亏心事的小亚瑟王,

    夸张的抱着脑袋,呜呜悲鸣起来。

    阿尔托li雅听到了声音,也吓了一大跳,连忙从我怀里坐起来,迅速的撇了小亚瑟王一眼,然后若无其事的端起茶杯,咝咝的喝了起来。

    没用的,阿尔托li雅,你额头上慌luàn转动的金sè呆máo,已经出卖了你现在的心情,哦,还有脸蛋上的口水也没擦,真是抱歉了。

    我下意识的tiǎn了tiǎn嘴chun,留恋着阿尔托li雅的余香,然后将愤怒的目光瞪向小亚瑟王,都是这小家伙的错,不然我还可以和吾王陛下继续恩爱一会儿的。

    不过,现在讨伐小亚瑟王的偷窥行径,无疑会让故作镇定的阿尔托li雅更加尴尬,再加上在天空之城时,这小不点王也帮了我不少,于是,我决定将这一次先记小黑本,暂不算账。

    “刚刚跑哪去了,怎么哧溜一声就不见人影,神出鬼没的。”我伸出手指,捅了捅小家伙的柔软脸蛋,好奇问道。

    “本昂去哪里没必要向坐骑汇报哒。”抗议的搬开我的手指,1小亚瑟王jiāo声嚷嚷道,但是顿了一会儿,又忍不住说出来,真是个怕寂寞的家伙。

    “本昂刚才去看龙崭了哒。”

    “哦哦,龙崭!”我一拍手心,1小亚瑟王不说的话,我都几乎忘记了,真是不配吃货这个称号啊。

    “龙崭?”阿尔托li雅带着一半疑huo,一半转移刚才的慌luàn羞涩的目的,也chā进来话头。

    “没错,是龙崭。”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虽然知会了阿尔托li雅,但是她并不知道我们具体面对了什么样的敌人。

    于是乘着这个机会,我将这次详细的经过一一告诉了她。

    “凡,辛苦你了。”阿尔托li雅动容的将我的手握了起来。

    越是强者,才能体会到将整个玛德雅聚落升上天空的难度,老实说,这一次如果不是小亚瑟王帮了忙,加上有阿姆lu迪娜在,我非得栽个大跟斗不可。

    “你不要怪我太冲动就行了。”我也反握着阿尔托li雅的小手,动情道。

    目光相视,渐渐缠绵在一起。

    只可惜还有个大灯泡在,看着再次陷入观赏模式,伸长脖子,shun着食指,期得着我和阿尔托li雅做点什么的小亚瑟王,我怒然而视。

    眼看阿尔托li雅又泛红着俏脸,难为情起来,这样下去,非得留下点什么后遗症不可,每次亲热的时候,都要担心小亚瑟王在偷窥。

    于是,我果断将目标锁定小亚瑟王。

    嘿呀~~我抓!!!

    “呜呜哇,乃这坐骑,想做什么哒,以下犯上,大逆不道哒。”

    措不及防被我抓了个正着的小亚瑟王挣扎起来,眼看被我两只手握着,连牙签剑都拔不出来,她愤愤的低下头,一口咬在我的食指上。

    哼,愚昧!

    我的脸上lu出了孤独求败一样的藐视众生之sè。

    经过小幽灵和死狗的考验,天底下已经再也没有谁能够用牙齿伤得了我了。

    话虽然是这样说,1小亚瑟王没有小幽灵那样可以啃碎钻石的犀利牙齿,也没有死狗那样无论咬谁都很疼的一口奇怪狗牙。

    但是,她有接近于领域级的力量。

    于是在得意了数秒之后,我死死捂着喷血的食指,在地上痛苦嚎叫的打滚起来。

    “哼哒,愚蠢的坐骑哒,这就素小看本昂的下场哒。”1小亚瑟王双手叉腰,一副萌的不行的样子,高傲的抬起下巴。

    “可……了恶啊……”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身为坐骑的权力,现在是该”清楚小黑本上的帐的时候了。

    我宛如恐怖大魔王一样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张牙舞爪,双目泛红的对着小亚瑟王示威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出来守卫士兵的声音。

    “nv王陛下,亲王殿下,人类联盟的莱娜阁下到访。”

    “莱娜?”我惊讶的叫了一声,迎了出去只见数名笼罩在斗篷里面的jiāo小身影,正站在帐篷外面,每一个都是如此熟悉。

    “爸爸爸爸!!”

    熟悉的nv儿二重奏响起,两道jiāo小身影掀开斗篷,lu出两张长得一模一样,就连目光最是锐利的亚马逊也分不出区别的绝sè俏脸朝我扑了过来。

    “西lu丝,艾柯lu,我的宝贝公主们,你们怎么来了?”我惊讶的迎上去,左右一把将扑上来的香软jiāo躯搂在起来。

    然后再看看前面一道道身影摘下斗篷,lu出自己在梦里也会经常见到的熟悉面容。

    维拉丝,莎拉琳娅,莱娜……

    咦好像不小心忽略掉了谁,又是那股无存在感的气息在作祟吗?

    我用力摇了摇头,重新睁开眼睛,果然,面无表情的三无公主也在其中,结果因为这个失礼动作,没等多久我就再次尝到了犀利的公主踢。

    还是那句话,每个shinv手上都有一个小本子,得罪了她们,都在上面记着呢,千万别存在侥幸心理。

    “卡洁儿呢?”我看了看众人,唯独没有发现那道可爱的天使身影。

    “笨蛋卡洁儿的话,已经被我们哄睡了哦。”两个小公主在怀里抬起头,lu出纯洁明媚笑容。

    这,………,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如果只是单纯的说

    ,我会立刻相信,不会多做它想,但是为什么要强调

    这种意思,你们两个究竟对卡洁儿做了什么?!

    目光一转,我看到了站在后面的黄段子shinv。

    “哟,洁lu卡,你也来了。”我打了一声招呼。

    “亲王殿下,您在说什么,我是卡l卡绷起俏脸,一本正经的口胡道。

    娄:气…”

    洁lu卡:咒…”

    我:气…”

    洁lu卡:气…”

    这样无言的对视了好半晌。

    “你又将卡lu洁绑起来关到橱柜里面去了吧。”我面无表情的揭穿了洁lu卡。

    “胡说,明明这一次只是灌醉了咳咳,亲王殿下可真是爱开玩笑,我可是真的卡lu洁啊,啊哈哈哈。“突然醒悟过来的洁lu卡,将目光斜视向远望,感觉不到丝毫笑意的哈哈假笑了几声。

    大家一脸苦笑,为可怜的高lu洁妹妹默哀着,有个这么无节cào的姐姐,她上辈子一定是捣毁过上帝偷偷开的制假山寨老窝。

    “别在这里站着说话,我们进去吧。”几个国sè天香的nv孩站在一起,自然会吸引大量的目光,看了周围一眼,我率先抱着两个粘在身上不肯离开的小公主转身进了斗篷。

    “你们是怎么过来的,跟雅兰德兰nǎinǎi打招呼了吗?”坐下以后,我才一口气将心中的疑huo说出来。

    “因为小雪突然消失不见了,担心大人,所以就”维拉丝小声悲鸣着,拉耸脑袋,用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给大人添麻烦了?”

    “没有当然没有,怎么会tiǎn麻烦呢?”见维拉丝一副小狗狗的可爱模样,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抚mo着她的脑袋。

    “大大人不要不要在这种地方呜呜呜~~~”

    害羞的维拉丝立刻脸红起来不过,大概是我momo头的手法太娴熟舒服了,虽然十分的害羞难为情,有心想要挣脱我的手,但还是败给子本能,本来做着后退躲开之势,顿了顿反倒情不自禁的眯起眼睛,主动的将头蹭了过来,发出舒服的轻哼。

    其他nv孩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抿嘴偷笑起来,终于还是西lu丝和艾柯lu两个小公主,先忍不住声音,噗嗤噗嗤的笑了起来。

    “维拉丝妈妈维拉丝妈妈好可爱。”

    “被爸爸mo着头,像小狗狗一样。”

    “就好像后面有一条小狗尾巴在摇来晃去。”

    “难怪经常被爸爸终于叫。”

    两个小公主你一言我一语,让维拉丝的俏脸顿时涨红起来,然后噗通一声,额头冒烟两眼转着圈圈的倒了下去,被我接在怀里。

    结婚快八年了,我家的小维拉丝,还是禁不起羞啊。

    抱着怀里小狗狗般的害羞nv孩,我忍不住感叹,心里油然的升起一股幸福感。

    其他人看到维拉丝害羞的姿态也忍不住笑了出声,经过这一打岔,因为我突然召唤小雪而让nv孩们担忧,所引发的紧张气氛,也开始变得缓和起来。

    “放心吧哥哥,我已经和雅兰德兰nǎinǎi说过了。”

    莱娜在一旁柔声的说道,面带恬静的笑容散发出能让人安心祥和的气息,那双淡灰sè轮廓的瞳孔总是充满着灵动美丽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看着mi。

    “这样我就放心了,不过,这里迟早会变成战场,你们还是尽早回去吧。”

    我点了点头,莱娜的心思素来细腻周全,除了最近越来越爱向我这个哥哥撤jiāo以外,几乎是一个全能的领导者,加上琳娅的聪慧冷静,两个人的组合,在将来绝对不会比现在的阿卡拉加上凯恩的组合差,难怪阿卡拉要一心培养她们。

    “果然我们还是会给哥哥添麻烦吗?”但是,听我这么一说,大家的神sè立刻就黯然起来。

    “这这是哪里的话,我只不过是担心你们的安危罢了。”见nv孩们齐心一致将枪口指向我,我连忙大声喊冤。

    “我们也担心吴大哥。”琳娅反驳。

    “虽然我们的实力无法和大哥哥相比,但是至少在这种地方,还是能够自保。”就连素来乖巧听话的莎拉,也跟着参合进来。

    “这不是还有莱娜吗?至少你先回去吧。”娄眼珠子咕噜一转,目光落到柔弱的莱娜身上。

    “放心吧,哥哥,我相信克罗蒂亚的实力,更何况,雅兰的来nǎinǎi不是也安排了护卫给我吗?”莱娜轻笑道。

    “呃……这个……”

    的确,莱娜出现在这里,就意味着红b也在附近,有他在的话,无论最终的局势发生什么变化,都会更让人放心一些。

    “那么西lu乓和艾柯lu…”莱娜我说不过,但是至少也要让宝贝nv儿离开这个危险地方。

    “约定好了,希尔曼雅姐姐会保护我们哦。”两个小公主不等我说完,就立刻打断道。

    “放心吧,主亲王殿下,只要我希尔曼雅还活着一秒,就绝对不会允许敌人靠近西lu丝和艾柯lu大人半步。”希尔曼雅上前一步,肃然发誓道。

    我:气…”

    这些人,在来之前都已经商量好了吧。

    端起黄段子shinv泡的茶,轻轻啜了一口,我lu出无奈神sè。

    “好吧,看来你们是已经商量好了,我说不过你们,但是,想要留下来的话,就一定要答应我一个要求。“伸出一根指头,我严肃的看着nv孩们。

    “一切以保护自己为委,绝对不允许上战场,知道吗?”

    “知道了。”大家齐声应道,看起来,对于我这样的反应,也早就有所预料。

    妻子妹妹太聪明,我这个一家之主还真是亚历山大啊。

    叹了一口气,娄闷声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