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精灵族好感度+1,阿姆露迪娜好感度+10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精灵族好感度+1,阿姆露迪娜好感度+10

    “抱歉,阿尔托莉雅,闹的那么动静,要你特地跑过来。网”忘情的将阿尔托莉雅搂在怀里抱了好一会,我才老老实实的低头向她道歉。

    可不是,这一次冲动之举,可着实劳烦了不少人,小亚瑟王,阿尔托莉雅,精灵族的一二代王都被我华丽丽的拖下了水,或许可以将这件事,当做是自己的吸引麻烦体质的一次史无前例的重大壮举?

    “这一次,你的确是太乱来了。”阿尔托莉雅看了我身后一眼,叹着气,但是随即露出灿烂温暖的笑容。

    “不过,将玛德雅聚落的人们,还有她们的聚落都平安无事的带回来了,功大于过,所以还是要好好奖励你。”

    “哪里哪里,我也是精灵族的亲王殿下嘛,这是应该做的事情。”被阿尔托莉雅一夸,我的鼻子顿时就翘上了天。

    “但是下次再做这样的事情之前,可以的话,先跟我打声招呼,约定好了。”

    阿尔托莉雅准确犀利的一记,让我像是漏气的轮胎一样嗤啦嗤啦的喷着气,身体干瘪下去,老实的伸出手,和她的小手握在一起,暗地里,尾指轻轻勾了起来。

    “约定好了!”

    感受着尾指缠绕在一起的那种温暖心动,然后,便看到了阿尔托莉雅露出明媚娇俏的笑容。

    完全被迷住了,穿着纯白色亚瑟王套装的吾王陛下,实在是俏丽的无法用言语修饰,而这种俏丽亲切之中,又带着她的威仪自信,就好像是冉冉升起的朝阳,少了一分刺眼,多了一分明媚。

    论吸引力的话,无疑是现在的阿尔托莉雅,更能吸引大多数普通男性的目光。

    在一瞬间,我感觉到了周围的温度,陡然升了起来,小心的偷偷的环视一眼,发现男性精灵同胞们,看着我的眼睛,里面除了熊熊火焰已经再无其他。

    咳咳咳,这个……还是不要太露骨的好,恩爱的话,可以回家再恩爱,我可不想成为精灵族的男性公敌。

    于是,我果断露出正经八百的嘴脸,故作严肃的和阿尔托莉雅并列站在一起,迎接其他人下来。

    高出地面十多米的天空之城,普通人不用工具的话可下不来,所以,一马当先的是那上万名精灵战士,其中,阿姆露迪娜的身影又是派头领先。

    那娇小而挺拔的身躯,轻巧落地以后,顿时,从阿尔托莉雅带来的那些士兵之中传来了大片的欢呼声。(网)

    看来,阿姆露迪娜在士兵之中的声望不小啊。

    我有些羡慕的看着她,咋自己落地的时候就一个欢呼的人都没有呢?

    “整个人裹在斗篷里谁认得你是亲王殿下”,我好像听到了这样的谜之吐槽声,是谁,究竟是谁在背后诋毁我,我这独树一帜的斗篷,不是早就已经是身份的象征了么混蛋!身为男主人公的话无论混的有多惨至少也会有一两个无人能模仿的特征吧,比如说没有耳朵的狸猫,比如说万年脑积水的西装死神小学生,比如说先是随身携带发胶然后是金色染发剂最后发展到生发剂的赛亚星球理发师!

    像我这样平凡到连独树一帜的披风都掩盖不了平凡气息的主角,真的没问题吗导演?最近的收视率在不断下降啊喂!

    心里大声抱怨的时候,阿姆露迪娜已经在欢呼声中大步走了过来,向我和阿尔托莉雅单膝跪下。

    “阿姆露迪娜,你做的很好。”阿尔托莉雅向对方伸出手,微笑道。

    我死死的盯着阿尔托莉雅那只小手,从全方位不断分析着,和我在天空之城对阿姆露迪娜做出的动作,对比着,发现……相似度为50%。

    哈哈哈哈,这不是个不赖的数据嘛。

    “……”

    对不起,真的是万分抱歉,阿姆露迪娜,真难为你能读懂我那山寨劣质版的礼仪。

    “不,女王陛下,请恕罪将阿姆露迪娜,不能接受您的褒赞。”

    岂料,面对阿尔托莉雅伸出的手,阿姆露迪娜并没有顺势将手伸上去,而是将头低的更低,一副领罪的样子。

    这一幕,不禁让大多士兵愕然,在她们相信中,想来严以律己的阿姆露迪娜队长,可是从来没有犯过错误,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在女王陛下面前亲自领罪。

    看着阿姆露迪娜的突然之举,我也不禁捂起额头,做了一个头疼万分的动作,阿姆露迪娜钻牛角尖的毛病又犯了,真是有什么样的王,就有什么样的兵,这种不知变通的死板性格,和阿尔托莉雅学了个足。

    “罪将无能,不仅无法保护玛德雅聚落,还因为自己的冲动冒失之举,让亲王殿下在控制天空之城之余,还要为罪将分神操心,最后落败于敌人之手,自暴自弃,完全丢掉了身为骑士的尊严,如果不是亲王殿下……如果不是亲王殿下出手相助的话,罪将恐怕难有颜面苟活于世,诸多过错,请女王陛下赐罪。”

    顿时,场面一片安静,大家都看着阿姆露迪娜,说不出话来,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并不会撒谎,这样说了,就是确有其事。

    冲动冒失,败于敌人之手,这真的是那个大家所认识,所敬仰的,冷静果敢的阿姆露迪娜队长吗?不可能吧。

    “原来如此,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阿姆露迪娜,本王也无法纵容这些过错,不得不给予相应的惩罚。”

    阿尔托莉雅顿了顿,收回手,神色肃然起来。

    不会吧阿尔托莉雅,连你也来这套?拜托给我消停一点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将玛德雅聚落弄回来,这种不是应该欢欢喜喜的庆祝才对吗?

    看了看阿尔托莉雅,再看了看阿姆露迪娜,我欲哭无泪,终于知道两个性格死板的人碰撞在一起,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了。

    “但是考虑到特殊情况,你所犯下的过错,是对凡造成了严重的困扰,所以这次惩罚,本王将交给凡来执行。”

    岂料阿尔托莉雅话锋一转,不露痕迹,让人找不到反驳理由的,就将皮球踢到了我的脚下。

    面对周围众多士兵的求情目光,我满头大汗的控着球,仿佛看到了五六个虎背熊腰,胸前印着【国足】二字的球员,正气势滔滔的将自己包围起来,一脸的狞笑,看着我的目光已经和看残疾人没什么分别。

    阿尔托莉雅,不带你这样坑人的。

    我怨念的偷偷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发现她正对着我微笑。

    目光中,有宽容,也有期待。

    阿尔托莉雅也并非真的是死板到冷酷无情的人,对于为精灵族立下汗马功劳,深受大家爱戴的阿姆露迪娜,她也想宽容。

    但是俗话说的好,军令如山,阿姆露迪娜已经请罪,如果阿尔托莉雅一味纵容的话,精灵族历经十多年时间才逐渐牢固起来的纪律,可能就会因此松散,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今天宽容了阿姆露迪娜,指不定哪天就会出现第二个阿姆露迪娜,如果大家都这样效仿,精灵族的纪律何在?

    所以阿尔托莉雅不能,但是我的身份,在精灵族里是个奇特的存在,既是亲王殿下,同时也是联盟长老,这两者的比例都很重,不容忽视,我可以遵照精灵族的纪律,严格处罚阿姆露迪娜,也可以以不是很清楚精灵族的纪律,而用联盟的纪律作为惩罚标准为由,赦免阿姆露迪娜。

    所以交由我判断的话,无论怎么决定都动摇不了精灵族的纪律。

    当然,或许最重要的是,从阿尔托莉雅那份期待的目光看来,她是更希望借由这次机会,为我赚取一份成为【王】的经验值。

    吾王陛下,还真是越来越狡猾了,我用无奈的目光,回应着阿尔托莉雅美丽动人的笑容。

    穿上这一身纯白铠甲之后,气质变得更加娇俏,更有女人味,同时行事作风上也多了一些女人式的可爱狡黠。

    无论如何,还是得接下阿尔托莉雅的球,不仅是不想辜负她的期望,同时,也不希望如此努力的阿姆露迪娜,还要受到处罚。

    “嗯,竟然阿尔托莉雅这样说了,那么,我就不客气了。”摸着下巴,我做出了一个铁面无私的表情,让周围士兵心里一紧。

    “的确,我也认为阿姆露迪娜犯了错。”无视周围士兵恳求的目光,我一字一句说道,恨不得将脸涂黑,额头上长个月牙印记。

    “阿姆露迪娜,知道你哪里错了吗?”

    “于族人,护卫不力,于敌人,冲动冒失,于亲王殿下,未能完成任务,败于敌人之手,于自己,自暴自弃,丢尽骑士尊严。”阿姆露迪娜决然念道。

    “错,错,错,都不是。”我连连摇头,在阿姆露迪娜惊讶的目光注视下,指着她道。

    “你最大的错误,是欺骗了女王陛下。”

    “这……”别说其余士兵,就连阿姆露迪娜自己也惊愕起来,她自问犯错颇多,但是唯独欺骗这条,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和阿尔托莉雅交流了一记眼神,我们心照不宣的暗地里轻笑起来,这种时候,还真是格外想用“狼狈为奸”、“奸夫淫妇”这些贬义词,来鄙视一下我们两个的恶趣味啊。

    “记不起来了吗?刚才就已经欺骗了,护卫族人不力,为能完成任务这些话,都是在欺骗。”

    “亲王殿下,你怎么可以……”

    话说的那么明白了,怕是傻子也能看出来我正在拐弯抹角的包庇阿姆露迪娜,面对我这种近似于无赖的做法,阿姆露迪娜也说不出话来。

    “抬起头来,阿姆露迪娜,直视着我的目光,让我告诉你你错在哪里。”

    顺着我的话,阿姆露迪娜抬起头,和我的目光对视着,那双美目中,尽是感激和羞愧,仿佛在说,亲王殿下,我不值得你这样宽恕。

    “第一个问题,好好听着,阿姆露迪娜,假如说六头水怪出现的时候,没有你在,玛德雅聚落会怎么样?”

    “这个……”

    阿姆露迪娜结巴起来,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我,搞的好像我是在欺负她似的。

    “是骑士的话,就给我实话实说,不许有丝毫的偏颇。”我在阿姆露迪娜面前轻摇食指,继续状似欺负着她。

    阿姆露迪娜沉默下来,她怎么能说出【如果没有我在的话,天空之城会在六头水怪的攻击中被迫坠落,玛德雅聚落的村民会出现大量伤亡】这种话。

    当时,小亚瑟王还在为我捣鼓着魔法阵,只有阿姆露迪娜一个人能够缠住六头水怪,让它无法对天空之城再度进行攻击,这一份功劳不是她的会是谁的?

    “第二个问题,我给你交代的任务是什么?”看着阿姆露迪娜哑口无言,我没有继续难为她,转而提出第二个问题。

    “呜!”结果,阿姆露迪娜又是小声悲鸣了一下。

    “想起来了是吧,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让你打败敌人,也没有说过许胜不许败,只要拖延足够的时间就行了,我说的对吗?”

    在我的咄咄目光下,阿姆露迪娜只能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然后呢,我们现在平安回来了,说明拖延战术已经成功了,你何罪之有?”

    “可是,这是因为殿下赐予了我那把宝剑,我才能完成任务,都是殿下的功劳。”阿姆露迪娜辩解道。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拼命为她脱罪,她还要拼命揽罪上身呢?

    对于阿姆露迪娜的死板耿直性格,我再度有了新的认识。

    “阿姆露迪娜,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那句话吗?”拍了拍阿姆露迪娜的肩膀,我语重心长道。

    “王赐予骑士宝剑,骑士执此之剑,维护王之荣耀,这两者是互相依存的,你效忠于阿尔托莉雅,尽到了骑士的责任,而我代替阿尔托莉雅赐予你宝剑,阿尔托莉雅也尽到了王的责任,没有谁对谁错,知道吗?”

    咦,我好像是这样说来着吧,好像有哪里微妙的和记忆对不上号,拜托谁能将我几个小时前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我。

    “呜,这样一来……亲王殿下这样说……我岂不是变得一点过错都没有犯了?明明……明明做错了那么多事情……亲王殿下怎么能……能这样……”

    虽然阿姆露迪娜有一百个理由可以证明,她在那场战斗之中,的确犯下了许多不该犯的错误,但是面对对方,亲王殿下的狡辩之术,这样证明有显得如此苍白。

    最重要的是,如果自己非要辩解的话,就会让尊敬仰慕的亲王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