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我可是要成为世界之王的男人!
    ******************************************************************************************************

    “砰砰砰——”数声,七团血肉模糊的肉块,被放到我面前。

    这是六头水怪的七个脑袋,阿姆露迪娜最后的一击——她的绝招盾牌攻击加上武帝剑的强大力量,最终所造成的结果,就是这副模样。

    肆虐的能量风暴停息下来的时候,在深不可见底的大坑底下,六头水怪的身躯,早已经血肉模糊成一团,死的不能再死了,也难为阿姆露迪娜,一点都不嫌脏,竟然还真从那一团血肉之中,找出了这七个几乎认不出原状的脑袋。

    看着阿姆露迪娜浑身染血(当然全部都是六头水怪的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一言不发的模样,我摸着下巴,看了一眼眼前摆放着的七团血肉,陷入了苦恼之中。

    这些玩意……该怎么办?就算我和小亚瑟王是吃货,就算六头水怪或许沾有一丝巨龙族的血脉,让它变得和龙鳄一样,有着与外表截然相反的意外美味,想要将这些稀巴烂的血肉泥混合物烹调,并吃下去,还是需要一些前无古人的勇气才行。

    据说某些猎人,喜欢将自己所猎的强大猎物的脑袋。做成标本镶嵌在墙上,可是眼前这玩意根本就不符合标准,我不说。谁也认不出这是脑袋还是一团烂肉。

    扔掉嘛,似乎又辜负了阿姆露迪娜的一番好意,现在真想抽刚才那个说出“将头颅献给我”的自己一巴掌,没事耍什么酷。背什么台词,这不是自寻烦恼么?

    “咳咳,阿姆露迪娜,你做的很好。”

    眼珠子咕噜转了好几圈。还是想不到什么好办法,眼看阿姆露迪娜跪在那里,要是我再一言不发的,她怕是又要误会我的沉默,是在表达对她的不满意了。

    于是,只好咳嗽几声,一本正经的摆出亲王殿下的架势夸道。

    “这都是殿下赐予我的宝剑的功劳。阿姆露迪娜不敢居功。”

    见我终于出声了,阿姆露迪娜似乎松了一口气,低着的头微微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迅速低下去,大声应道。

    “不必自谦,阿姆露迪娜。”伸手阻止她开口想说点什么,我接过武帝剑,细细擦拭着,继续道。

    “王赐予骑士荣耀,骑士因而奋勇杀敌,自古都是如此。阿姆露迪娜,你做到了一个骑士该做的事情。你是一名优秀的骑士,除了王以外。谁也否认不了这个事实,包括你在内。”

    太入戏了,一下子又不知道把从哪里看到的台词,脱口而出。

    “殿……殿下……”阿姆露迪娜抬起头,眼眶逐渐湿润起来。

    嗯,效果还好,虽然不大明白自己刚才表达了什么意思,不过这些台词看起来一副很厉害的样子。

    看着阿姆露迪娜紧咬嘴唇,目光含泪的看着过来,那尊敬仰慕的目光,就好似一只……一只喜欢腻着主人的小猫,我一时手滑,就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对待爱宠一样,在她的脑袋上,那头苍色秀发之间,摸啊摸。

    “呜哈~~~~”

    虽然我马上就回过神来,后悔自己一时冲动,害怕我这样的举动,会让阿姆露迪娜暴走。

    但是岂料,阿姆露迪娜的反应,相当的,相当的有意思。

    先是一愣,一惊,紧接着,像被催眠了一样,清澈的目光一下子眯了起来,紧咬的娇唇情不自禁的微微松了开,抑制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状似很舒服的娇吟,而她下意识将脑袋蹭上来的微小动作,似乎让我的猜测更加有说服力。

    但是,这些复杂的转变,举动,加起来也不过维持了不到两秒时间,短到让我觉得或许刚才看到的听到的都是错觉。

    阿姆露迪娜的俏脸刷一下涨红起来,红的发紫,跟辣椒一样,娇躯不断颤抖着,似在强忍什么一样,然后借着低头的动作,闪开了我的摸头动作。

    完……完蛋了!

    我吓的两眼发晕,自己怎么就突然犯傻,一眼看去觉得阿姆露迪娜刚才的模样像是宠物,就真把她当成宠物,伸出手去摸头了,她可是精灵一族的天才,有着莫大的自尊和荣耀,自己刚才的动作,分明就是对她身为骑士尊严感和荣耀的侮辱了。

    这下惨了,不光是好不容易在她心目中积累起来的高大形象,毁于一旦,而且还在呈负数不断的下降,就算被她拔刀相向,挥剑追杀,也不是不可能。

    而后宫长老的罪恶史,也会在这里添多一笔浓墨的,具有强大说服力的色彩——禽兽长老色心不死,魔手伸向妻子麾下之天才绝色骑士少女。

    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八卦题材了,如果主角不是自己的话,我或许都会津津有味的一边啜着果子酒,一边将酒吧里流传的全部版本都听个遍。

    “这个……听我说,阿姆露迪娜,这是……这是……”我觉得必须先发制人,于是慌慌张张的解释起来。

    可是说些什么好呢?难道要如实说,抱歉了阿姆露迪娜,刚才将你看出是宠物,一时冲动才做出这种事情,请你原谅我吧。

    绝对会死的更惨吧这样!

    “亲……亲王殿下……”正当我结结巴巴,不知道该找个什么借口才好的时候,阿姆露迪娜细若蚊吟般的羞涩声音忽然响起。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她还是单膝跪地,死死的低着头,将通红通红的俏脸藏起来。

    停顿了好一会儿。在我心惊胆战,生怕她下一刻会站起来,高举柴刀的颤颤目光注视下,阿姆露迪娜才再次出声。用比刚才还要轻细的羞涩声音道。

    “太……太突然了……”

    “抱歉,真的非常抱歉,阿姆露迪娜,我……”

    我抓着后脑勺。暗恨自己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大脑凌乱了,连一个借口都找不到,平时不是能和老酒鬼那些家伙侃的天花乱坠么?

    “亲王殿下……”阿姆露迪娜微微吸了一口气,似乎勇气也随着这个举动,而鼓起一分,她羞涩的声音。比刚才响亮了嘛呢一点点。

    但是,说出这四个字,似乎就已经耗尽了她刚刚鼓起来的勇气,甚至连原本的那一丝。也跟着溜的不见了,俏脸上红晕非但没有消退趋势,反而越发厉害,都快冒出烟来了。

    娇躯不断颤抖,阿姆露迪娜似乎在天人交战,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是在考虑用柴刀还是电锯吗),就这样停顿了许久,才用比刚才所有的话都更细微的声音。小声说道。

    “如果……如果亲王殿下喜欢……喜欢的话……我……我无所谓……只要……只要殿下喜欢……我……我也不……不讨厌……”

    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连我这双德鲁伊的千里耳。都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了,不过前面那些话。已经足够让我清醒的意识到,接下来该怎么回答了。

    “不,怎么会,放心吧,阿姆露迪娜,这样冒昧失礼至极的举动,绝对没有下次了!”

    我深信,如果在这个时候,不知死活的做出顺手推舟的决定,笑着点头说“啊,好呀好呀,那你的脑袋以后就经常给我摸摸吧”。

    话说完的下一秒,就会有一把水果刀捅入我的小腹,然后将我的肚皮破开——看看里面那颗胆子究竟长得有多大,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挑衅一个骑士的尊严和荣耀。

    “是……是吗?是这样啊……”阿姆露迪娜小声嘀咕应道,声音虽小,却恢复了正常。

    这让我更加相信,我选择对了一次。

    只不过……为什么会从里面感觉到淡淡的失落呢?是心里面还在痛恨着我刚才的失礼举动,因为我没有选择好船路线,让她如愿以偿的握起菜刀电锯,所以声音听起来才倍感失落吗?

    我再次颤抖了。

    “总而言之,阿姆露迪娜,这次你做的很好,辛苦了。”

    我试图撇开话题,而且阿姆露迪娜这样跪在我面前,实在是让我心中的别扭,要远远大于那点可怜虚荣心,借着这句话,我面对着阿姆露迪娜,站在她面前,将右手递了出去,手心朝上,放在她面前——当然,这次绝对不是摸头。

    似乎是在凯恩给我灌输的精灵礼仪,还是哪里的书上看到过的,但愿我记得没错,不至于闹出笑话吧。

    貌似阿姆露迪娜有反应了,她的头微微一压,恭敬的抬起头左手,将小手放在我的手心上。

    然后是……嗯,轻轻向上一托,这样吧。

    我试着这样做,阿姆露迪娜顺势站了起来,头还是低着,直到完全将身体站直,退后一步,才将下巴抬起。

    bingo,看来是蒙对了。

    “幸不辱命,殿下,我……”话没说完,阿姆露迪娜的身体忽然一晃,接着失去意识的栽倒下去。

    呃,发作的还真是快。

    虽然有些意外,但我也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况,不忙不忙的上前一步,将她倒下去的娇躯搂住。

    和六头水怪的第一次交战,就已经严重透支体力了,接着还在我的唆使下,喝下一瓶体力药剂,她能坚持到现在才晕倒,已经是奥特曼般的意志了。

    身后,小亚瑟王从我的肩膀上探出头,看了一眼阿姆露迪娜,再看着我,用古怪的眼神。

    “喂喂喂,不要用这种毛骨悚然的目光看着我好不好?”我打了一个寒颤。

    “乃这笨蛋坐骑,看不出来哒,还挺有当神棍的资质哒。”并没有理会我的抗议。小亚瑟王自顾自的喃喃道。

    “什么神棍呢,我这可是鼓励人心,知道不。知道不?”

    我更加不乐意了,这都什么话啊,我可是将一名在挫折之中产生轻生念头,行走在悬崖边上的少女。用最大的努力将她挽救回来,不但让她重拾燃起斗志,还帮助鼓励她将最大的敌人消灭,将失去的信心找了回来。费了那么大的功夫,就获得个神棍称号?

    “鼓励和蛊惑,只有一字之差而已哒。”小亚瑟王不屑的瞟了我一眼。

    “明明是两个字都不同……”

    “啰嗦啰嗦啰嗦,本昂说一字之差,就素一字之差哒。”话还没说完,恼羞成怒的小不点王就一剑刺下,给我的额头开了花。

    “好吧。你说一个字就一个字,半个字也成。”捂着额头,我觉定暂避锋芒,将这一剑记在小黑本里。慢慢报仇。

    沉默了一会,小亚瑟王突然说出了一句貌似和刚才的话题,完全不相关的话。

    “阿尔托莉雅说,乃这笨蛋坐骑,拥有成为王的资质哒。”

    “我?”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但我还是忍不住惊讶的指着自己,然后大笑三声。

    “本昂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也笑了一个晚上哒。”对于我的反应。小亚瑟王似乎颇为自得。

    我:“……”

    这小家伙,真不讨人喜欢。

    “然后哒……”

    这样说着。小亚瑟王从肩膀上跳下,开始围着我转起了圈圈。目光不断上上下下的在我身上打量,好似在挑肥拣瘦。

    “决定了哒。”她突然娇声娇气的高声嚷嚷起来。

    “决定什么了?”我发自灵魂的恶寒起来,小亚瑟王看着我做出的决定,从来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本昂,乃大陆第一昂,没错哒?”小亚瑟王反问道。

    “至少书上是这么写的。”我有心反驳,却实在找不到有力的证据,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随便应道。

    “从现在开始,就由我这个大陆第一昂,来调教乃这个笨蛋没用嚣张不听话的坐骑哒。”用剑指着我,小亚瑟王这样信心十足的说道。

    “就这样?”我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话说这个决心你不是早就已经下了,而且付诸行动了吗?虽然收效甚微。

    我转身就想走人。

    然后就听到小亚瑟王还在用剑指着我,继续用她那奶声奶气的娇稚声线,道。

    “将乃,调教成坐骑昂哒。”

    哦哦哦——!!

    我突然从这小家伙口中听到了碉堡的词语,其震撼丝毫不下于第一次听到“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这句话。

    “坐骑王?”我回过头,忍不住确认一遍。

    “没错哒。”

    小亚瑟王两手叉腰,高高抬起下巴,一副想到了这么好的名字,为此得意不已的样子。

    “和坐骑有什么分别?”

    虽然对小亚瑟王的小阴谋小算盘不以为然,不过我觉得还是必须打探清楚,以便能寻找到什么新的作弄她的灵感。

    “大大的不同哒,坐骑昂乃素世界之王哒。”

    哦哦哦——!!

    我再次震惊,甚至引发面瘫,久久不能说话,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抱歉,让我先确认一下,所谓的世界之王,就是高高站在堆叠起来的水泥管上,举着木剑,对草地上的其他小孩高声宣布那种?”

    我将自己的形象,带入到胖虎的角色之中,小心翼翼发问道。

    “笨蛋哒,世界之王就素世界之王哒。”结果被小亚瑟王一蹦而起,狠狠敲了一下脑袋。

    很好,我再记小黑本,以后在水中玩耍的时候,脚底下突然多出一只黑手将你拉扯下去,请不要问是谁。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