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偷酒贼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偷酒贼

    “什么线索?”

    本来以为空手而归,没想到菲妮却突然来了一记回马枪,让我大感兴趣。

    “是来自那个唯一去过玛德雅聚落的流浪者喵。”菲妮歪了歪头,不大确认的道。

    “表哥别抱太大希望喵,我觉得这个线索可信度不是很高喵。”

    “看吧,是什么线索,反正有总比没有要好。”我罢了罢手,示意菲妮下去。

    “那个流浪喵,他在经过玛德雅聚落的时候,好像看到那里的孩子们,其中一个手上有类似银币的东西喵。”

    “类似银币的东西?”我皱了皱眉头。

    这个范围可就大了,有可能真的是一枚普通银币,也有可能是其中乱七八糟之类的东西,难怪菲妮可信度不是很高。

    “究竟是什么东西,他没有详细清楚吗?”

    “没有喵,当时他觉得好像不是普通的东西,应该有点价值,所以想从对方手上交易过来喵,可是对方拒绝了喵。”

    我去,流浪者还兼职古董商人。

    “题外话,顺便问一下,他打算用什么东西,从那个精灵孩手上交易那枚银币样的东西。”我觉得流浪者的节操不可信,于是问了一句。

    “糖果喵。”菲妮心虚的看了我一眼,还是没有隐瞒出来。

    我:“……”

    果然,是个奸商+怪大叔。

    “就这些消息了吗?”我再次失望,本来以为菲妮的额外情报能够帮上点什么忙,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

    “似乎没有了喵,对了,那个人还了什么,精灵孩拒绝的理由是【这是爸爸送给我的礼物,吩咐过我以后只能送给重要的人,所以不能换】之类的话,大概没什么价值,我就没有去记了喵。”

    “嗯,的确没什么价值。”我淡然的应了一声。

    什么叫以后只能送给重要的人,这无良父亲,女儿还就开始调侃她的将来了吗?

    “对不起,表哥,没有帮上什么忙喵。”菲妮见我一脸失望的样子,不由的沮丧低下头。

    “没什么,至少已经能够排除掉联盟这边了,做的好做的好。”

    怎么菲妮也帮了大忙,我想了想,伸出手笑摸她的狗……是猫头才对,话她带着的这双萌萌猫耳是什么材料做的,和真的竟然差不多,虽然还远比不上我家莱娜和狐狸的手感就是了。

    “喵呼呼~~~这是菲妮应该做的喵~~”在我的摸头下,菲妮难为情的露出满足表情,蹭着头上的手,呜哇,还是快点停止吧,总感觉气氛要变得奇怪起来了。

    “好了,耽误了那么多时间,家欧娜也该着急了,先回去吧。”

    我拍拍屁股站起来,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也差不多是找回亚瑟王,回精灵族的时候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侍女的惊叫。

    “怎么了?”

    我和菲妮相视一眼,大步冲了出去。

    莫非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冒险者在醉酒闹事?

    来到酒吧外区,预料之中的混乱却并未在眼前出现。

    “发生什么事了?”

    我想离的最近一名侍女问道。

    “不大清楚,听声音好像是酒窖那边传来的,凡长老,碧丝就在里面,快点过去看看吧。”这名侍女正忙着为客人送酒,手上各托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满了一杯杯的麦酒,抽不出空来,见来人是我,连忙道。

    “好的,心点。”一听是碧丝,我连忙点点头,和菲妮一起,从楼梯下的一处偏僻暗门进入,下了干燥昏暗的石砌阶梯,来到绿林酒吧的地下室。

    里面点着昏黄色的魔法灯光,反而让视线变得更加朦胧,密密麻麻的酒桶摆放,更是让人觉得如同身置迷宫一样。更新

    感觉到碧丝的气息,我连忙上去。

    “碧丝,怎么了?”

    见碧丝和另外几个侍女,仍然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我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没什么,凡长老,真是抱歉,让您受惊了。”见我和菲妮急匆匆的赶过来,几名侍女连忙行礼。

    “发生什么事了?刚才那一声惊叫。”

    见她们的神色,的确不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的样子,我好奇问道。

    “是……是我……”

    其中一名侍女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举起手,示意惊叫的犯人是她。

    “那是因为……因为酒窖里面的酒……突然不见了,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情,一时忍不住……忍不住就叫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闻言,我和菲妮都完全放心下来,什么,原来只是酒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酒怎么会没了,被人偷了还是怎么样?”

    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既然跟下来了,就好好查探个清楚吧,不定偷酒贼还在酒窖里呆着,留下碧丝她们实在不安全。

    “凡长老,是……是这样……哎……您过来看看就知道了。”当事人,那名看起来比碧丝还要几岁侍女,一时也不清楚,干脆带着我们向前走起来。

    “碧丝,真的没事吧。”

    跟在后面,我看了一眼走在旁边的碧丝,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又将笔直整齐的刘海放了下去,发梢沾到上睫毛处,而作为侍女,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尊敬,习惯的将头低下一点,这样一来,就让她那双十分漂亮的眼睛,看起来半遮半掩,并不是那么显眼,如果不是刚才看到过,这样的碧丝,我也察觉不到她有一双如此美丽动人的眼眸。

    俏脸上的淡妆也卸掉了,变回了平常那个碧丝,只是就算如此,在美女如云,号称整个库拉斯特侍女质量最高的绿林酒吧,她也是仅次于菲妮和欧娜之后的第三块招牌。

    话回来,我一直有个疑问,那个疑似包租婆的老板娘,目光还真是好呢,收留的孤女长大后尽是一些美女。

    要是这一手眼光能教给我就好了,不不不,别误会,我绝对没有什么歪念头,只是觉得多一技傍身总是好的。

    “真的……真的没事。”碧丝害羞的低下去,轻轻摇着头,那泛着淡淡红晕的白皙俏脸,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别具一番风情。

    没走多远,我们停下来,对着那名侍女所指的一个酒桶走过去。

    散发出一股混合着木香和酒香的好闻味道的陈年酒桶,出奇的大,搁置在架子上,竟然和我差不多的高度,少也能装个一百来升的麦酒。

    要是让老酒鬼混入这里,还不跟来到天堂似的?

    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蹲下去,仔细检查起来。

    木桶表面并未有任何的破坏痕迹,那么,烦人应该是按照常规的手段偷走里面的麦酒了,我检查着在木桶底部,安置的一个出口,有点像原来世界常见的水龙头,只要轻扭上面的转头,就能倒出麦酒。

    此时,转头已松,可是只有寥寥几滴麦酒从出口滴出,在干燥的地上留下一滩痕迹,酒香四溢,只有看来,显然里面的酒已经被偷光了。

    抱起了抱木桶,掂量一下重量,再敲上一敲,的确如此,里面已经是空的,绝对是出口堵塞之类的轻巧理由。

    “不只是这一桶。”侍女带着我们一直往前走,一桶一桶数着,足足有十二桶麦酒被偷了。

    这个数量可不,平时绿林酒吧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也不过是消耗两桶而已。

    “察觉到可疑的家伙出入酒窖了吗?”停下来,我捏了捏嘴上叼着的烟斗,目光深沉的问道。华生,华生在哪里?!

    “没有。”大家都摇着头。

    “凡长老,酒窖的真正入口是在酒吧后面的院子里,这里的入口是为了平时取酒方便而开的。”碧丝在一旁柔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那可就难办了,入口开在院子里,毫无隐蔽性可言,烦人不定已经从那里溜走了。

    我看了一眼菲妮,连野生经验丰富的她也摇了摇头,示意这种情况,想要找到犯人几乎是不可能了。

    “表哥喵,普通人偷不了那么多酒,就算是十个八个力气大的男人,也要用许多容器装上,抬上半个时喵,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没人发现喵。”

    “的意思是,犯人是冒险者,只有拥有物品栏的冒险者,才能悄然无息的将那么多酒偷走。”我顿时恍然,这么就没想到这一块呢?做的好华生,不愧是我的助手。

    “就是这个意思喵,犯人除了冒险者以外,不可能是其他人喵。”菲妮点头,十分确认道。

    “看来是没辙了。”我叹了一口气。

    如果犯人是冒险者,那就更加难找到破绽了。

    我不死心的在瞅着地上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破案的神线索——鞋印,一撮异样的泥土之类的东西,至于指纹,抱歉,暗黑大陆不兴这一套。

    “嗯,不管怎么样,还是立刻通知士兵过来吧,能做出这种事情的冒险者绝对不多,应该能够找到犯人。”

    首先,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应该是个酒鬼,可以先锁定这个圈子,其次,冒险者一般来,就算再穷也不会缺喝酒的钱,范围又可以进一步缩,最后,就是犯人的秉性了,一般来,就算是缺钱嗜酒,也不会做出这种丢面子的事情吧,可以想象,对方一定是个不要脸的家伙。

    总感觉所有的嫌疑都指向了老酒鬼,我该怎么办?立刻派士兵前往营地将她抓过来,无论犯人是不是她都好,来个莫须有的罪名先斩后奏,为民除害,这样做如何?

    “最后,实在不行的话,就让预言师出手,犯人一定无所遁形。”我恨恨的咬牙道,好胆子,竟然在我歇洛克吴!福尔摩斯凡大人眼皮底下作案,这天底下还有没有华生!

    “凡长老,这些事怎么能劳烦那些大人,我看还是算了吧,只是一些酒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

    预言师,在普通人心里是高高在上的神秘存在,为了十多桶酒惊动她们,似乎有些题大做的样子,这不,性子柔弱善良的碧丝就劝起来了。

    “这可不光光是十多桶酒的问题,要是不这么做,就等于是纵容犯人。”

    我一脸的坚毅,们看过南到过的地方,有不死人的么?两者都是同一性质。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性质。

    “没错,凡长老,您可一定要帮碧丝找到犯人。”那个最先发现酒被偷的侍女,生气的鼓着嘴,对我道。

    “这十多桶酒都是碧丝亲手酿制的,是我们绿林酒吧酒窖里最好的库藏之一,怎么能白白便宜了偷酒贼。”

    “没……没关系,酒没了,再酿酒就是了,怎么能劳烦大家为这种……这种事情……”见大家的目光都落到她身上,碧丝连忙摇头。

    “碧丝,太善良可不好,该强硬的时候就要强硬。”

    我怜爱的在碧丝头上摸了摸,想起什么伤心的事情,眼角不由的渗出了一抹泪光。

    看就连我家最最温柔善良的维拉丝,该用平底锅的时候,也是会毫不犹豫的举起平底锅拍下去,想想连这样的维拉丝,平时都被我欺负的一天到晚,那脸蛋红扑扑的娇羞不已,我不由的更为碧丝的将来而担心。

    “以后嫁出去,可是要被丈夫欺负的。”

    “不会……不会的……”

    碧丝更加卖力的摇着头,不知道口中的二字,指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别担心,这件事就交给我来……”

    话还没完,突然,酒窖深处传来一声轻微动静,顿时,大家都愣住了。

    一片寂静之中,又是轻微的动作传来,这次听的更加清晰了,好像是……好像是谁在打着酒嗝。

    “里面……是谁?!”几个侍女不由吓的纷纷躲在我和菲妮后面。

    没有人应。

    还用吗?当然是偷酒贼了!!

    我怒吼着将心灵的茶几重重一掀,好贼子,不但敢在本德鲁伊的眼皮底下偷酒,而且偷完了以后,还留在作案现场享受赃物,分明就是一点都不将我放在眼里。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混蛋,如此嚣张。

    挥挥手,让菲妮和碧丝她们退后,我往身影的方向走了过去。

    视线越来越昏暗,却阻止不了我的脚步,拐过几个弯后,在酒窖一角堆的干稻草堆上,终于,我找到了犯人!!!

    亚瑟王躺在干草上面,满足的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又打了一个酒嗝。

    我:“……”

    我:“…………”

    我:“………………”

    “嗯哒,原来素坐骑哒。”

    亚瑟王很自然的朝我招了招手,然后举起另一只手的杯子,醉态可掬的笑了起来。

    “干杯哒。”

    “干杯妹”

    语言已经无法表诉我内心的愤怒和失态,我现在总算理解了玉皇大帝看到孙猴子大闹蟠桃宴时的心情了。

    “表哥,怎……怎么了喵?”见我在这边大吼大叫,不远处的菲妮不禁担心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对了,菲妮,碧丝,抱歉,能不能劳烦们先出去一会,我……我想我得好好和犯人谈一谈。”

    “是表哥认识的人喵?”带着这样的嘀咕疑问,她们转身离开。

    “……这家伙!!!”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什么才好了,拜托了,谁来教教我,我现在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好?

    原本以为这不点,将我放倒以后,畏罪潜逃了,哪想到她连一丝内疚的想法都欠奉,反而偷偷溜到酒窖里,做了一回孙猴子,完全不将我这个坐骑放在眼里,放在心上。

    我是该将她镇压在五指山呢?还是该给她带上紧箍咒?

    “坐骑坐骑,一起喝哒,这里的酒,美味哒,虽然比不上皇家酿的酒,带素别有一番风味哒。”

    亚瑟王拍了拍旁边的干草堆,一副有福同享的醉态憨厚模样。

    “哦?”我怒极而笑,走上去,坐下,看着幸福的躺在干草堆上打折酒嗝的亚瑟王,微笑的伸出一根食指。

    对准她圆鼓鼓的肚子,摁了下去。

    “噗————!!”

    一口酒顿时从她口中喷出,如同巨鲸吐水。

    这究竟是什么样肚子,竟然能将足足十二桶酒,一个酒吧至少必须六天才能喝掉的量,在短短一下午时间内灌入到里面。

    只有酒量和胃口继承了亚瑟王的等级吗?

    我一边按,一边想道。

    “乃……乃在做……做什么……卑鄙之徒哒……乘人之危偷袭……噗——————!!”

    话还没完,又被我轻轻往肚子一按,继续做着鲸鱼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知道错了吧,让喝多一点,让再喝多一点!

    我不断按着亚瑟王的鼓鼓肚子,这里面就跟无底洞似的,无论怎么按,亚瑟王都能一直喷出酒。

    哦哦哦,莫非这就是传中的便携式类人形移动酒吧手办?随身携带,想要喝酒,只需轻轻一按……

    符文工房4下月就要在3ds上出了,七是工房系列的粉丝,可惜,先不没有3ds,再不没有时间玩,七……七我不懂日文混蛋!!!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