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以补充萌之力的名义而欺负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以补充萌之力的名义而欺负

    我按呀按,按呀按,想看看究竟这不点王,能够喷出多少酒来。

    “不要……不要按了,本昂错了,错了哒~~~”亚瑟王终于吐的泪眼汪汪起来,蓄满水光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我,萌的不行。

    “哦,错在哪里了?”我不为萌所动,漠然问道。

    “不应该一个人偷偷享用,算上坐骑一分才行哒。”

    我:“……”

    食指的力道,加大一分。

    “不应该将坐骑刺的惨兮兮哒。”亚瑟王悲鸣着,又找到了一个理由。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亚瑟王不,我还一时忘记了发生在秘密基地里的,顿时,心头更是新仇旧恨加在了一起。

    再用力?

    “够……够了哒,嗝~~乃这个笨蛋坐骑嗝,嚣张之徒,欺负本昂也该嗝~~该有个限度哒!”

    不知道是因为愤怒涌出了力量,还是吐出了那么多酒,感觉好了一些,亚瑟王一个翻身躲过了我的压迫,站起来,高举起之剑不断比划挥舞,抬头朝我气愤的嚷嚷道。

    只是话之间,依然不免要打上几个酒嗝。

    “那是因为完全没有醒悟到究竟错在了哪里。”我毫不客气的职责道。

    “本昂没有错,错的都素坐骑哒~~嗝~~”

    我:“……”

    捏~~~

    捏捏脸,揉~~~

    “乃……乃乃乃……乃嗝~~~”被我捏揉着脸蛋的亚瑟王,气势一落千丈,加上一肚子的麦酒,不到一会儿就晕乎乎起来了,两眼转着圈圈。

    嗯,这副模样好可爱。

    “没办法,让我告诉吧,我可不想让一个偷酒贼坐在我的头顶上,把我当成坐骑。”

    “乃什么哒?”听我这样,亚瑟王一蹦而起。

    “本昂才没有偷酒哒!”她这样辩解道。

    “那请不可能偷酒的亚瑟王殿下解释一下,偷偷摸摸的溜到酒窖里,不问自取的行为,究竟算是什么?”我被亚瑟王逗乐了。

    “那素……那素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哒。”家伙眼睛咕噜咕噜转着,找着借口。

    “也就是,我也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将这把剑拿去卖掉咯?”我不怀好意的看着亚瑟王手中的

    “呜礼之徒哒,这可素本昂的伙伴哒。”亚瑟王气的不断蹦起来,朝我发出恐吓的眼神。

    “那喝掉的酒,也是别人辛辛苦苦酿造的酒,对于那个人来,这些酒就相当于手中的剑,该怎么办?”

    “我……我……”亚瑟王委屈的低下头,好一会儿,才用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嘀咕道。

    “本昂……付钱就素了哒。”

    “嗯,不但要付钱,还要道歉才行。”我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只见亚瑟王无言的在身上摸索起来,然后探进物品栏里找了找,又再次再身上摸索起来。

    最后,从里兜里掏出一枚玻璃球。

    我:“……”

    ,够了,今天无语的次数已经够多了,拜托别再让我无语了!!!

    “这个……这个……”

    亚瑟王泪眼汪汪的将玻璃球递上来,用充满希冀之色的目光看着我。

    “完全不够,连一杯都不够。”我毫不犹豫的在胸前比了一个叉字。

    “那么,剩下的坐骑帮我付哒。”

    “我就知道迟早会变成这样当时脸皮厚的也太爽快了吧!!”我怒声吼道。

    “啰嗦啰嗦啰嗦哒,坐骑的东西就素本昂的东西哒。”亚瑟王又耍赖了,虽然耍赖的样子也很萌。

    “想的到美,主人不给坐骑福利,还要从坐骑身上抠钱,真的叫亚瑟王吗?是抠门王才对吧,是这样吧。”

    “胡……胡,本昂素亚瑟昂,素货真价实的亚瑟昂哒!”被我这样一,家伙急的快要掉眼泪,大大的眼眶里充满了晶莹水光。

    更加更加的萌了。

    “是亚瑟昂的话就自己付钱。”

    “本昂身上没钱哒。”

    “堂堂的亚瑟王,出门身上竟然一分钱都没带吗?”

    “本昂出门从来不用带钱哒!”

    我:“……”

    好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不知道的人听到这话,还以为这家伙出门从来都是鱼肉百姓,吃拿乡里,根本不用带一分钱。

    “没办法,现在只能将这个吃霸王餐的留下来,找阿尔托莉雅过来帮付钱了。”我故作转身离开。

    然后斗篷就被死死的拉住了,回过头,亚瑟王正目光含泪,满是可怜的看着我,看着我……

    想来也是,吃了霸王餐而不得不让自己的继承人过来付账,无论如何,亚瑟王都丢不起这个脸。

    不……不行了,绝对不能现在就被萌倒!

    我痛苦的捂着胸口,仿佛受到内伤了一样身体剧烈摇晃起来。

    不妙,前面累积受到的萌点攻击过多,已经有抵挡不住的趋势了。

    体内的萌之槽正在发出红色警报,提示补充萌力过多,已经到了临界状态,再继续摄取的话,就会被萌爆了。

    “没,没办法了。”我回过身,满足的将亚瑟王抱了起来。

    “这次就帮付了吧,可不许有下次了。”

    “哼哒,下一次本昂一定会带上钱哒。”亚瑟王声嘀咕着道,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被我捏住把柄的她自然不敢像以前一样大声抗议。

    “不好,已经那么晚了,都是这家伙到处乱跑,还惹出这种事,现在回去,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赶上晚餐。”我看了一下时间,惊觉道。

    错了就要受到惩罚。

    抱着亚瑟王,在她巧玲珑的身体上蹭蹭。

    “我会告诉,我一直欺负这家伙,就是为了看他泪眼汪汪的可爱样子,补充每日体内所需的萌之力吗?哼哼。”

    “原……原来素这样哒,故意……故意欺负本昂哒。”被我蹭着,发出悲鸣而又不敢抗议的亚瑟王,突然之间低下头,一脸的阴沉。

    “咦,……怎么知道我在想……不对,别乱,我可从来没这样想过。”我连忙捂住嘴巴。

    怎么回事,这家伙会心术吗?我明明只是在心里这么想而已。

    “有没有这样想过,本昂不知道,但素,已经出来了哒。”

    咦……咦咦?什么时候!!

    “区区的笨蛋,嚣张坐骑,无礼坐骑,也敢……也敢……受死哒!!”抬起头,亚瑟王将之剑高高举了起来。

    ……

    “表哥……怎么样喵?”出了酒窖,一大群让人眼花缭乱的俏丽侍女已经围了过来,其中包括欧娜,碧丝。

    “不,没什么。”我一脸沉稳的罢了罢手。

    “都是……看不出没事的样子。”菲妮的目光落到对方头上,那里正喷着好几股细细的血柱,从额头上留下,是头破血流都是轻了。

    “最近气血旺盛,正好放放血。”

    我擦了一把额头,看着满手的鲜血,顿时泪流满面。

    早晚有一天,我要练成不将心里话无意中出口的高深技巧。

    “对了……那个,碧丝,很抱歉,那些酒……怎么呢,是我一个认识的人所为,我代替她向,还有大家道歉。”

    完,一脸郁闷的弯下腰,可恶,为什么亚瑟王犯下的事情,不但要我出钱,连罪也得我来受?

    “凡长老怎么可以……可以这样……”碧丝一时慌慌张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好吧好吧,我不就是了,不过这喝掉的酒钱一定要让我付了,菲妮,去算一算一共是多少。”见碧丝的样子,我连忙道。

    等忙完以后,夜色已经降临,现在的时间,正是酒吧开始热闹起来的时候。

    我正要乘着那些酒客还没有闹腾起来,离开绿林酒吧,突然后面传来碧丝的声音。

    只见碧丝也是一脸的吃惊和害羞的和我对视着,不到一秒就挪开目光,悲鸣的朝站在她身后,包括欧娜和活泼爱闹的哈雅在内的数名侍女看去,一副又被大家欺负了的样子。

    哈,这是闹什么?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群活泼侍女,在老板娘的嚣张态度熏陶下,她们在我这个长老面前,并不像其他人那么拘谨(当然乖巧柔弱的碧丝除外),和她们相处还是蛮开心的。

    “这个……我……我……”碧丝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身后将她推下火坑的伙伴们,结结巴巴的不出话来。

    “快,碧丝。”身后一群侍女在笑着催促。

    “凡……凡长老!”深深吸了一口气,碧丝似乎鼓起了那么点勇气。

    “嗯,怎么了?”

    “如果……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是,如果您的朋友……您的那位朋友……真的那么喜欢喝酒,我……我可以……可以帮您……帮您酿酒……也没问题。”

    “原来是这个,真是太失望了,我还以为要向我表白,心里正偷乐着呢。”

    我故作失望的叹了一口气,开玩笑的调侃着碧丝道,然后促狭的对她眨了眨眼,看着碧丝的白皙粉嫩俏脸,突然涨的跟煮熟的大虾一样通红起来,一边拼命罢手摇头,一边语无伦次的喃喃着什么,两眼转着圈圈,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去。

    身后那群侍女,也跟着起哄起来。

    “真的可以拜托吗?”

    我有些犹豫,不过想想碧丝酿的零酒精含量的果子酒,就不自觉的馋起来,也想让不能碰酒的莎尔娜姐姐尝一尝。

    “我……我想给凡长老酿酒,一直……一直……为……为一直那么努力的在保护着大家的凡长老酿酒!”

    碧丝低着头,酒吧亮起的晃眼灯光,反而让她的自鼻尖以上部分的脸蛋,被一层阴影给蒙住,看不出神色。

    “咳咳,我也不过是被阿卡拉大长老使唤而已,要感激就感激她吧。”我就怕这种调调,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哈哈一笑掩饰了过去。

    话回来,是我的错觉吗?碧丝的话……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本来想谈及酬劳的事情,不过男人的第六感告诉我,这种话题还是吞到肚子里就好,于是朝菲妮招了招手。

    “菲妮,记得继续帮我打听情报。”

    “知道了喵,包在我身上,一有什么新的消息,会立刻通知表哥喵。”菲妮拍了拍胸膛。

    然后,朝其他人点了点头,大步离去。

    背后,那些侍女已经一窝蜂的拥向碧丝,将怯怯柔弱的碧丝包围起来,叽叽喳喳不知道在些什么。

    真是群快乐的家伙,有点羡慕,我笑着摇了摇头。

    碧丝……应该对我有些好感吧,不过这大概是崇拜英雄的少女情怀作祟,谁让阿卡拉到处吹嘘,将我都快捧成真的救世主了。

    老实,压力很大,被崇拜和敬畏的目光看着,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心里有着一丝用自己的力量,尽可能的去守护大家,这种每一个冒险者心里都会有的普通想法,实在当不起这样的尊敬,甚至是害怕,害怕有一天承担不起这份责任,这份希望。

    罢了,事到如今还想那么多做什么,赶紧回家吃晚饭才是正事。

    第二天,我一如既往的来到玛德雅聚落,观察事态动向。

    联盟那边,有身为地头蛇兼流浪者头头(擅自取的外号)的菲妮在帮忙打听消息,比任何人去做的效果都要好,今天一大早,在将莱娜送去的时候,我已经建议雅兰德兰将主要的注意力,放到精灵族自身的那些旅人吟游诗人身上了。

    想要在偌大一片森林里,搜索一枚的银币,何其困难,稍微出现一点意外,比如某只鸟类飞过,将其叼走,就能够导致我们的这些努力付之东流了。

    当时,也不能因此而什么都不做,真是让人头疼的事情。

    玛德雅聚落,我和阿姆露迪娜一边喝茶,一边聊着,突然,外面传来骚动。

    “不好了,亲王殿下,阿姆露迪娜大人。”

    一名精灵士兵大步走进来,神色有着掩饰不住的慌张。

    “怎么了?”我和阿姆露迪娜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这些正规的精灵士兵,如果不是遇到大事,是决计不会表现的如此慌张。

    出现了什么变数吗?

    “出现了……出现了许多矮人。”士兵深呼吸着,冷静下来道。

    “矮人?这些家伙,跑过来送死吗?”

    我和阿姆露迪娜皱了皱眉头,不解道。

    就算矮人再怎么没脑子,也应该知道从昨天开始,玛德雅聚落来了万名精灵士兵,凭周围矮人部落的势力,就算全部集结起来进攻,也不过是送菜而已。

    “究竟是怎么回事?劳烦出清楚一些。”我们两个面面相窥,知道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连忙问道。

    “是、是的,亲王殿下,阿姆露迪娜大人,那些矮人,那些矮人都不是普通的矮人,而是两位大人曾经过的……过的那些变异矮人。”

    “什么?!”

    我将手中的茶杯重重一顿,惊声道。

    玛德雅聚落周围的矮人数量,加起来约莫有两万左右,如果是这些矮人进攻,凭着一万名精灵士兵的力量以及训练有素,甚至可以做到完全不牺牲一人,就能将这些老鼠剿灭。

    当时,如果这两万矮人是变异矮人的话,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相当于两万只精英级的矮人,实力一下子就强大了十几倍。

    一万名精灵士兵,别做到无损,谁剿灭谁还不定。

    “变异矮人的数量有多少,在什么地方?”还是阿姆露迪娜经验丰富,在片刻的震惊后,立刻问道。

    “每次出现的数量到不是很多,就是不断的涌现,十分迅速,十分突兀,一开始,大家一点防备都没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已经慢慢集结起来剿灭了。”士兵大声应道。

    还好,我和阿姆露迪娜松了一口气。

    并非想象的两万多名矮人,一下子变异涌了上来,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现在看来,局势还在控制之内。

    “一定是石碑那里出了什么问题,阿姆露迪娜,立刻向精灵王城通报,还有,这里就交给了,我先去那边探探是什么情况。”冷静下来,我立刻对阿姆露迪娜吩咐道。

    我所拥有的,能够帮助大家的,只有自身的力量了。

    “是,亲王殿下,请万分心。”

    知道那里封印着一头黑龙,阿姆露迪娜的神色无比凝重和担忧。

    “知道了,这边也心点。”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去。

    “家伙,这是怎么回事?”刚刚出了玛德雅聚落,亚瑟王就钻了出来,一跃到我的肩膀上。

    “本昂也不知道哒,快点去看看哒。”亚瑟王的声音,也透露出一股急切,看来,只能亲自到现场看一看才能知道了。

    白光闪过,已然变身妖月狼巫形态的我,抱着亚瑟王,如同一道白光般向着石碑方向掠去……

    过了一天,还是没人猜到昨天的吐槽吗?到妹线,大家都会想到哔之空和俺妹呢,可惜都不是,现在公布答案。

    吐槽句是“人家明明是那么相信表哥的”,原文是“人家明明是相信哥哥的”,来自死神之吻乃离别之味之中的妹线,这句话的含义……咳咳,玩过的人都懂。

    个人感觉雫比穹妹萌……男主的名叫诚……闪。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