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再顾玛德雅聚落
    xxxx

    所幸在我们下定决心走向犯罪道路以前,及时被赦免回家了,不然的话,暗黑大陆从今以后可能就要多一个恐怖的怪盗——侠盗狗熊王。)

    在家里,被洗过澡换了一身衣服的阿尔托莉雅板着脸训了一顿,接着就是以天使之姿降临的维拉丝,重新做好晚餐端上来,让我们三个感动的热泪满盈,捧着碗的手都在ji动颤抖,彷如在监狱里头吃到了久未十多年的母亲亲手做的盖饭。

    为了感谢心地善良的小狗狗维拉丝,我决定今晚夜袭她,这是后话,就不提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我心里牵挂着昨天的事情,并未继续调戏怀里正睡得香甜的维拉丝,蹑手蹑脚起chuáng,穿上衣服后,就打算出发,说不定赶到玛德雅聚落,还能混个早餐吃吃。

    话说,那些精灵该不会笨到真的拿出熊吃的食物给我吧。

    话说熊吃什么来着,竹笋?袋熊好像哪里微妙的搞错了,总而言之,请给我最鲜nèn的竹叶。

    结果还没来得及和小黑炭打招呼出发,刚刚轻手轻脚从维拉丝房间里出来,帮她关上门,回过头,赫然就出现了两个人影,吓了我一大跳。

    “哟……哟,莱娜,希尔曼雅,早啊。”我尴尬的咳嗽数声。

    “早啊,哥哥。”

    莱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打起招呼。

    “亲王殿下,早上好。”

    “怎么不多睡一会,这么早就起来了。”

    眼看莱娜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坐在那里,不急不忙的喝着刚刚煲好的草药汁,希尔曼雅笔直站在她身后,目不斜视的守卫着,煞有其事,仿佛这一次清晨遭遇,真的只是巧合,我说这两个人什么时候默契变得那么好了?

    啊,顺便一说,那草药真的很苦,莱娜几乎天天都要喝,也不知道她的味觉神经究竟有多坚韧,竟然能够一脸平静,仿佛喝水一样慢慢喝下去。

    将一碗苦到极点的药汁喝下去,让后微张樱chun,下巴对着我轻轻仰起,lu出“啊~”这样的,似待哺雏鸟一样的撒jiāo姿态。

    真是的,我这个妹妹啊,越来越喜欢撒jiāo了,我不待莱娜做出这个举动,其实就已经走了上去,正巧将一颗剥掉糖衣的玫瑰糖塞入她的小嘴里。

    “嗯,是比平时早了一点。”含着糖果的莱娜,依然清晰发出声音。

    “不过,哥哥起的比平时更早哦。”

    哦,被将军了,不愧是莱娜,但是……

    “是这样的,我这几天偶有所得,想到了太阳拳这样的可怕招式,所以想早点起来去观摩朝阳。”以max级的口胡技能,我毫不犹豫的撒谎道。

    “哦,究竟是什么样的可怕招式呢,一定很厉害吧。”莱娜双手合十,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我。

    不,我可爱的妹妹,你不能这么轻易上当啊,这不是把我推上悬崖边上了吗?

    “这个……这个……”

    后退一步,回头看着身后的万丈深渊,我的身形摇摇yu坠。

    “总而言之,第一步先要剃光头才行。”总而言之,先忽悠点什么吧。

    “哥哥……要剃光头?”莱娜秀眉微微一蹙,似乎在脑海之中,想象着我光头的形象。

    不要啊,不要想啊莱娜,好感度会下降的!

    “当然,额头够宽的话其实也行。”我yu哭无泪,连忙补救道。

    “哥哥,想瞒着我们,一个人去玛德雅聚落吧。”叹了一口气,莱娜直接就对我这个哥哥使出了一招黑虎掏心,直捣黄龙。

    “也……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觉得我一个人就够了,是吧,莱娜,哈哈~~啊哈哈哈~~~”眼看隐瞒不住,我挠着头苦笑道。

    看雅兰德兰的态度,调查小矮人变异暴动,其实只是小事,这一次真正的任务,是打探小不点亚瑟王最近的异常举动。

    不仅仅是我想知道,雅兰德兰也在担心着小亚瑟王,只不过她被精灵大长老这个位置所束缚,无法对地位荣耀比她更高的亚瑟王做出暗中调查的举动,所以才用如此隐晦的办法,将这件事拜托到我身上。

    正因如此,任务的xing质早就转变,涉及到小亚瑟王,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实在不想莱娜卷进来。

    “哥哥,虽然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是为了我好,但是……”莱娜静静的看着我,叹了一口气。

    “但是,至少请让我在玛德雅聚落协助,一直到小矮人异动的事情解决了再说吧,不然的话,玛德雅聚落的人会怎么想,我这个联盟候补大长老,只不过是去走个场,作作秀,转一圈,第二天就将任务交给下面的人去解决,自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个……”

    我到是没想到这一次,仔细想想的话,还真有这个可能,换做我是她们,如果莱娜今天不去,我也会这样想。

    “没办法了,只能待到解决掉小矮人变异的事件哦。”

    事关到莱娜以及联盟的名声,我也不能无视掉,只好点头答应下来,在她的俏鼻上轻轻一抹,板起脸叮嘱道。

    没办法了,这样的话,只能尽快将小矮人变异的事情查清楚,再去调查小亚瑟王,希望这两者之间不会有什么联系吧。

    “哥哥,我是不是太任xing了,总是给哥哥添麻烦。”莱娜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是啊,不过,不给哥哥添麻烦的妹妹,我可不要,这样做哥哥岂不是太没成就感了?”我哈哈笑着,将莱娜搂在怀里,在她jiāo腻的呜呜悲鸣声中,蹭着她的细滑脸蛋,揉着她毛茸茸的雪白狼耳。

    怎么可能有这样可爱的妹妹,究竟是因为妹控属xing才如此宠爱莱娜,还是因为这样的莱娜,所以自己才变成暗黑大陆第一妹控呢?我都已经分不清楚了。

    告别小黑炭,三人刚刚出门,来无影去无踪的黄段子忍者shi女,就忽地闪到面前,将我面无表情,那双紫sè眸中不由的闪过失望神sè,似乎在说,啊,竟然没吓到这笨蛋亲王。

    真是的,为什么我身边的shi女,尽是这些以调戏主人为乐的家伙。

    “亲王殿下,莱娜大人,早上好。”她朝我们我们端正的弯了一腰,又朝希尔曼雅点点头。

    “让你去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吗?”

    不待大家寒暄,我就凑上去,压低声音和斗篷帽子,做出一副深沉神秘的样子,仿佛我和这笨蛋shi女之间,隐瞒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的,亲王殿下,虽然不知道您要女式内ku干什么,还特地指明要纯白sè蕾丝边半透明吊带连体黑丝的大胆款式,不过我都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洁lu卡也压低声音,十分配合的做出一副地下党接头的神秘紧张气氛。

    “做的很好,皇军不会亏待自己人,等我回来,大大的有赏……你妹啊,你妹才要那种玩意呢!!”

    等我回过神来,莱娜和希尔曼雅已经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不……不对,莱娜,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yu哭无泪的抓着莱娜的香肩,不断摇晃。

    “原来是要给卡lu洁穿,亲王殿下……还真是意外的大胆奔放啊。”明明我作为哥哥的高大形象,就要毁于一旦,这笨蛋shi女却还不肯消停的在旁边煽风点火。

    是可忍孰不可忍,嘿呀!

    我一个飞扑,宛如猫抓老鼠般将这笨蛋shi女摁倒在地,两手握拳,在她两边的太阳xué上箍钻起来。

    “没……没想到朝阳之lu骑士……洁lu卡大人,也有这样……这样活泼的一面。”饶是希尔曼雅心脏强大了不少,这一刻也无语望天了。

    “没办法,她的年纪毕竟还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丫头,以你们精灵族的寿命来算,离成年仪式都还早着吧,就算是十二骑士,也是小女孩哦。”

    我拎着悲鸣不已的笨蛋shi女走回来,对希尔曼雅说道。

    要是因为十二骑士的身份,就将自己的主观观点印象,强加到这些少女身上,束缚着她们的一举一动,那她们也未免太可怜了。

    “是的,我明白了,亲王殿下。”

    希尔曼雅一愣,脸上的惊讶不信之s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凝重和歉意,朝洁lu卡深深的鞠了一躬。

    “抱歉了,洁lu卡大人,请原谅我一直以来的任xing。”

    是啊,究竟是什么时候忘记了呢?眼前的洁lu卡大人,只不过是一个年仅二十岁的小女孩,连自己岁数的一半都不到,离成年仪式都还有五年,她应该享受这个年纪的乐趣,而不应该被其他人套在十二骑士的框架里,每天不得不板着脸,故作稳重老成。

    以前的自己,不就是那个其他人之中的一员吗?

    不过话说回来,刚才那一番对话……真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精灵女孩,这个年龄的该有表现吗?这样一想,希尔曼雅又有一种昏昏yu倒的感觉。

    或许,又得用这一家子这个特殊的词汇,去表达解释吧。

    “没什么,希尔曼雅,其实我也并不讨厌自己的另外一面,只不过是应人而异罢了,你无须太过介怀,只不过是想到你以后会一直跟在亲王殿下身边,迟早会发现我这样的一面,所以提前让你看到。”

    脱离我的魔爪之后,这个笨蛋shi女一下子就切换到了朝阳之lu骑士的模式,神sè端庄而又高傲,那一双紫sè眸子,散发出深幽威严的目光,轻轻挑着x前一束紫sè发丝,这样对着希尔曼雅说道。

    可惜这副模样没装多久,就被我伸上去的两手捏着脸蛋往两边一拉,刚才的气势一下子就没了。

    “废话少说,快点进入正题吧你这笨蛋shi女,我还赶时间。”

    “狼来罗里勒楞兰琳琅。”(放开我你这笨蛋亲王)

    洁lu卡气呼呼的瞪了我一眼,揉了揉脸颊,才将神sè一肃,认认真真的说起话来。

    昨天晚上,我就将被冰封起来的变异小矮人交由洁lu卡手上,让她送去给精灵法师们好好研究一下小矮人皮肤表层的黑sè能量,究竟是什么来头,因此才有刚才那一番貌似地下党的对话。

    “现在还没弄清楚那股能量究竟是什么xing质,不过可以肯定,并不是水晶碎片的能量。”

    “这样可就麻烦了。”我挠了挠头,摇头叹息。

    事情似乎朝最复杂,自己所最担心的方向发展去了,现在唯一能祈祷的,就只有希望这次的变异事件,不会和小亚瑟王的异常举动有关了。

    “没办法,拜托你准备的东西呢?”我朝洁lu卡伸出手,见她在她的shi女服上,似乎无处不在的口袋里,掏了掏,然后塞到我的手中。

    该不会是那个什么纯白蕾丝连体吊带黑sè内ku什么的吧,如果真敢这么调戏我的话就将她吊起来一整天。

    不过,有希尔曼雅和莱娜在,这shi女还是蛮安分的,往手里抓了抓她递过来的东西,的确是自己所要的。

    一块金属骷髅饼干,都还记得吧,也就是水晶碎片探测器。

    “不是说了和水晶碎片无关吗?还要这东西做什么?”洁lu卡不解问道。

    “我这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垂死挣扎懂不。”我泪如雨下,一时之间,悲惨的气势将对方给镇住,竟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

    “我说,不是让那帮家伙改改造型吗?”见还是骷髅饼干状,我顿时怒掀心灵茶几。

    你们究竟要侵权侵到什么时候啊,上帝正在监狱里哭泣,听到了没有!

    “只不过是临时做出来的应付事件的魔导器,外形方面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这黄段子shi女一副无所谓的口wěn。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就仿佛是一边赏花一边微笑着杀人的冷血杀手,这shi女,要是让她出生在原来的世界,一定能够成为统治深哔华哔地下山寨市场的女王陛下。

    想到这里,我整个人都战栗了。

    “好吧,外形姑且不论……”

    我握着金属骷髅饼干的手,依然在不断颤抖,犹豫着是不是要将手中这玩意给捏碎,然后瞪大眼睛怒吼道。

    “至少只有戴在头上,而且必须头的左侧才能正常发挥作用这样的无聊设定,给我取消掉吧。”

    你们这究竟是要闹哪样,要模仿的多像才甘心,要我吐槽多少次才甘心,为什么就不能制造一点具有精灵特sè的山寨品呢?!

    “真是的,连制作者的一点小小的恶趣味,都不能容忍吗?亲王殿下未免也太专横了吧。”洁lu卡摇头叹息。

    啊啊啊,是啊,的确是一点小小的恶趣味没错,但是在我看来,这一点的小小的恶趣味,却是足够某个在监狱里哭嚎的家伙,再次因为侵权罪行而增添个千万年之久的牢狱之灾啊!

    没办法了,看来上帝也无法阻止这些家伙了,幸好这一次不是我一个人去。

    我瞪了一眼暗自偷笑的笨蛋shi女,然后果断的,将骷髅饼干戴在莱娜头上。

    嗯嗯,这样一来,我就不用背负恶魔少年吴凡艾鲁西的罪名了。

    “还有呢?”

    我再次伸手,从洁lu卡手上接过一个类似指南针模样的魔道具。

    “只要摁下这个,就能锁定当前方位,无论走到哪里,上面都会显示锁定方位的方向,还有距离,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再mi路了,当然在mi宫里没用。”洁lu卡教我使用方法。

    “咳……咳咳,你在说什么呀,洁lu卡,什么mi路不mi路的,我要这个只不过是……呃,对了,只不过是为了研究一下地狱格斗熊的瞬移精准度罢了,对吧,莱娜,是这样吧,希尔曼雅。”

    我再次泪流满面,虽然知道让她们相信的几率十分渺茫,但正如刚才所说,只要还有一丝垂死挣扎的机会,我就会做下去。

    “好了好了,没你的事了,一边忙去吧。”

    生怕这笨蛋shi女又在莱娜面前诋毁我的高大形象,在她的利用价值没了之后,我果断的挥手将她驱赶到一边。

    其实本来是打算带上她一起去的,一个人前往陌生的森林深处,总是不安心,有那么点自寻mi路……哦,不对,是自寻死路的感觉,只不过莱娜和希尔曼雅已经跟上,就没这个必要了。

    在笨蛋shi女险恶的目光目送下,一行三人,再次离开精灵王城,向玛德雅聚落出发。

    小亚瑟王……昨天晚上又偷偷溜掉,不知道跑哪去了,不然我何以有空隙去偷袭维拉丝……咳咳,反正这一次,一定要将她邪恶的真面目揭lu出来,以死神小学生的名义!

    xxxx

    7号就要高考了,辛苦奋斗十多年,就只为今朝,小七也有过这样的经历,知道其中的艰辛,在这里,祝贺考生读者们能够超常发挥,考到一个满意的成绩。

    e3什么的,请务必先放在一边,考完以后再看吧。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