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小亚瑟王的忧郁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小亚瑟王的忧郁

    “嗯哼,果然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一谈到刚才为什么小亚瑟王魂不守舍的样子,这小家伙立刻就左盼右顾,言不由衷了。

    “没有哒,完全没有哒,坐骑好烦哒,区区一只傻蛋坐骑,也想管到主人头上哒。”

    小亚瑟王拨làng鼓似的摇着头,也不知道她的上辈子,数十万年前那个威风凛凛的亚瑟王,撒谎的技巧是不是也那么笨拙,反正只要没得白内障之类的视觉功能xing障碍的人,都能看出这家伙是在撒谎,逞强。

    “好吧,不用我管是吧。”我拍拍屁股站起来,打算走人。

    万岁,从此以后就是自由之身了。

    可惜没跨出几步,斗篷就被拉住了,回过头,只见伸出小手,紧紧拉住我的斗篷一角不放的小亚瑟王,眼睛里泛起了让人完全无法无动于衷的晶莹水光,强忍着泪水的将小鼻子一chou一chou,小嘴紧咬,抬起头死死盯着我看,就如同知道了自己要被丢弃掉的可怜小狗一般。

    又lu出这副犯规的表情,真拿小家伙没办法。

    谁让我是吾王的手办控啊魂淡

    重新坐下来,我心疼的将小家伙捧在手心,放在脸上蹭了蹭,安慰起来。

    “乖,乖,不哭,亚瑟王大人是世上最坚强的人。”

    “不要乃管哒,傻蛋坐骑,呜礼之徒,老素喜欢欺负本昂哒。”将眼睛一抹,小家伙对着我的下巴就是拳打脚踢,可惜力道轻的很,更像是在撒娇。

    “好好好,是我不对,来,咱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谈,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坐骑和伙伴么,遇到了问题,怎么就将我扔在一旁,独自蛮干起来了,这样多不好。”我循循善you着,想让小家伙将隐瞒起来的某些事情痛快说出来。

    “呜~~~”

    跳起端坐在我的头上,小家伙发出沉思的低yin,似乎正在犹豫着告不告诉我。

    好一会儿,我感觉到了她的摇头动作。

    “不行哒,这件事情,和傻蛋坐骑没有关系,不需要傻蛋坐骑牵扯进来哒。”

    哎呀哎呀,还是被拒绝了吗?我就是那么不可靠的家伙?

    心里颇有点的郁郁,别看这小家伙动不动就要哭出来,一副爱哭包的样子,她的脾气可犟的很,十分骄傲,也十分有主见,经过深思后的第二次拒绝,到了这种地步,想要从她口中得知情况已经是没有任何的可能xing。

    不过,从她的回答中,也可以窥得一二,她所说的这件事情,提到了牵扯二字,我想,并非是如我猜测的那般,在提升实力方面遇到了难题,如果仅仅是这样,再怎么严重,也不可能用牵扯来形容吧。

    唯一的可能xing是,这小家伙遇到了其他的大难题,并且似乎风险不小,所以才不想让我牵扯进来。

    问题是,时隔了数十万年,如此漫长的时光洗刷下,基本上除了那些不朽的传说以外,小亚瑟王与现在的世界,不可能存在任何的瓜葛,就好比一只刚刚从茧子里爬出的年幼小蛛,根本还未来得及在这个世界上编织足以让她烦恼的错综复杂蛛网。

    她所遇到的困难,无法和她的继承人阿尔托莉雅,以及我这个桀骜不驯的坐骑商量,一定是非常si人xing质的难题,究竟会是什么呢?

    隔了数十万年的恩怨情仇?拜托,这可不是在演电视剧。

    莫非……

    我突然震惊的想到一个可能xing,似乎只有这样才说得通。

    将她从头上捧下来,死死的盯着,我的神sè万分凝重。

    “小家伙,你……”

    “什……什么哒?”

    小亚瑟王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慌张,瞳孔左右摇晃,就是不敢和我直视,更昭显了我的猜测的准确xing。

    定了定神,我才用肯定无比的口wěn,一字一句道。

    “你……和哪只松鼠恋爱了?”

    小亚瑟王呆了起来,气氛微妙的沉默数秒。

    然后,锵一声清脆,低着头,全身颤抖的小亚瑟王已经将胜利之剑高高举起。

    “等等,有话好说,动刀动枪是不文明的,难道是我说错了,不是松鼠,是仓鼠?还是说鹦鹉?等、等等,我都说等等了嗷嗷——————”

    随即扩散出去的凄惨悲凉的哀嚎声,让偌大的水晶之树都抖了一抖。

    “好吧,我不会再打听了,拜托饶了我这条小命吧。”十分钟之内的第二次阵亡,让我摇起了小白旗。

    现在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或许和阿尔托莉雅或者雅兰德兰商量一下,她们会有更好的答案。

    “好了好了,别一天到晚老是臭着脸。”

    片刻之后复活的我,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安慰着小亚瑟王。

    “臭着脸素谁的错哒。”被我欺负个够惨的小亚瑟王,挥舞着袖珍的小手,嚷嚷抗议道。

    “哎呀哎呀,这是谁家的孩子,不是tingjing神的嘛。”我以邻居家的八卦大**口wěn,摆着手掩口笑道。

    “好吧,为了忘记烦恼,我来点好吃的,庆祝一下。”见小亚瑟王还是面有怒sè,我想到了好办法。

    “好吃哒?”警惕的看着我。

    “对,好吃的。”我将饭篮子提到面前,朝她眨了眨眼。

    “乃不会素想告诉本昂,这就素好吃哒?”看了看饭篮子,目光再落到我身上,小亚瑟王这一下的目光,那叫……充满了鄙视。

    仿佛在说,忽悠我啊,谁不知道里面藏着的是地狱。

    “话可不能这样说,地狱和天堂往往只隔着一层纱布。”我摇着食指,啧啧说道。

    没错,天使一旦纱布起来,就是恶魔,恶魔纱布起来,也能变成天使,道理就是那么简单。

    在小亚瑟王的警惕目光中,我又夹起了一颗酸梅。

    “嗤嗤————”

    刚刚的味道还记忆犹新,咋一看到酸梅,小亚瑟王就像遇到了天敌的猫,弓着身,五指成爪,全身汗máo竖直,口中发出嗤嗤的警告声。

    好一只亚瑟猫。

    我笑着将酸梅干落到了旁边的水盆中,顿时,原本清澈透明的净水变得hun浊起来,呈现出一种深幽的棕黑sè。

    接下来就是变魔术的时间了。

    我很是自豪的将斗篷披风,从x口处向外一拉敞开,lu出里面两侧十多个口袋。

    要说我这维拉丝亲手缝制的斗篷,和大街上阿猫阿狗穿的斗篷有什么不同,除了被人污垢的过时xing以外,还有内涵,没错,就是这些百宝箱一样的口袋。

    接下来,我看看,加些酸味料,甘草粉……

    我一样一样的掏出瓶子,往盆里面滴下各种粉末或液体,嗯,或许清水还要再加点。

    “什么哒,这素什么哒?”小亚瑟王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吊起来了,也顾不得这盆水里的主料,那颗酸梅,就是让她见到马克思梅林的凶手,好奇的探了上来,目光不断在我的手和盆中来回徘徊。

    “哼,这可是秘密,不过看在你诚心诚意的提问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这是佐料,当然更多人喜欢统一叫做香料。”

    我自豪的将身上的各种瓶子抖出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懂了么,从今以后,请叫我香料帝王吴凡大人,哈哈哈哈哈哈~~~~~~~”

    ……

    “哈欠————”遥远的第三世界,一个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喷嚏重重响起。

    “老师,没事吧。”

    “当然,大概是谁想我了吧,不是我跟你吹,贝安沙,你的老师我,年轻的时候可是万人mi。”

    某老头得意的mo着下巴,抬tui踏在一颗石头上面,特地将飘逸的tuimáoluolu出来,摆了一个酷酷的姿势。

    “老师,贝安沙有问题,万人mi是什么?”魔王少nv率直的举手发问。

    “你……你啊,万人mi的意思,就是很受nvxing欢迎。”tuimáo老头身子一歪,那只脚差点从石头上滑下去。

    “为什么老师会受nvxing欢迎呢?”魔王少nv孜孜不倦的问道,但是还没等对方回答,似乎就想通了关键,一拍手心,邀功献宝的再次高举起手。

    “老师,我明白了”

    “哦?”

    “一定是tuimáo越长,越受nvxing欢迎,是这样吧。”

    tuimáo老头愣了半晌,眼睛哗啦一下就泪光闪烁起来“说的好,贝安沙,没错,就是这个道理,看来你也越来越懂事了。”

    “万岁,贝安沙猜对了。”魔王少nv一边故意lu出天真无邪的笑容,一边却在心里yin暗森然的发出谋者の冷笑。

    哼哼哼,愚蠢的人类哟,本魔王又打听到了一条重要的消息,看来,离你们的末日降临已经不远了,得认真将这条消息记起来,告诉贝利尔姐姐,我想想,刚才说了什么来着,tui越长的蘑菇……做汤越好喝?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的样子,不管它了,话说回来这种情报是告诉贝利尔姐姐还是告诉沙耶好?

    魔王少nv陷入沉思之中。

    ……

    “sāo包帝昂?”小亚瑟王头一歪,脑袋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好。

    “是香料帝王,香料帝王啊傻蛋,给我一个字一个音节咬清楚,别以为lu出一副可爱的样子,用那种让人听了心里酥软的稚嫩娇气口音,就可以装傻ménghun过去,给我胡luàn取一些奇怪的外号”

    困huo的继续歪着头,小家伙这一次似乎努力打算读好,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着说道。

    “撒~niào~帝~昂?”

    “……”

    我对这家伙的舌头无语了,算了,你这家伙就给我**一辈子吧。

    “总而言之,这些玩意,就是维拉丝的厨房秘密,每一道香料,都是她在罗格草原上亲手摘采焙制的。”我一边继续捣鼓,一边说道。

    当然,这并不是全部秘密,一道菜肴的好坏,除了香料的调味以外,事先的素材挑选,处理,以及火候的掌握,等等,都至关重要,当然,最最最重要的一样,那就是爱。

    说起眼前这盆酸梅汤的话,其实也是个偶然,有一次闲着无聊,见维拉丝似乎就算给她一盘石头,她也能做成美味佳肴,于是我兴致大发,将小狐狸特制的修罗地狱酸梅干拿出来考考她。

    结果这小主fu没有让我失望,硬是将这样一颗可以让三魔神望而却步的酸梅干,做成了一大盆开胃的酸梅汤。

    这才是正常人吃小狐狸腌制的酸梅干的正确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这个世上不可能存在第二种。

    结束了让小亚瑟王赞不绝口的酸梅汤宴以后,这小家伙乘我打盹的时候,又不知道偷偷溜去哪里了。

    算上今天,如果她晚上还不回来的话,那么便已经足足连续有四天夜不归宿了,我该向雅兰德兰打小报告,告诉她jing灵族的英雄,暗黑大陆第一强者,现在已经变成了不良少nv了么?

    摇头晃脑的回到家,洁lu卡的住处,我意外发现nv孩们竟然都在。

    “今天没有出去玩么?”看看天sè,我好奇的问道。

    “走累了,今天休息。”从厨房里探出身子的琳娅,冲我娇俏一笑。

    “呐,呐,爸爸爸爸,我们正在和洁lu卡姐姐学习jing灵族的手艺哦。”穿着围裙,贤惠而又不失少nv活泼可爱风情的两个小公主,手里还握着锅铲就跑出来,兴致冲冲的向我报告。

    “我的公主殿下学会了什么没有?”

    看了她们满是油腻的围裙一眼,我就知道两个小公主很用心在学,不由的万分疼爱将她们搂过来,各自亲了一口。

    “嘻嘻,这是秘密哦,今天晚饭的时候爸爸就知道了,是吧,艾柯lu(西lu丝)。”两个小公主相识一眼,异口同声道。

    “好,我等着。”

    想到能够品尝到宝贝nv儿的厨艺,我的脸都快笑出huā来了,黄段子shinv的厨艺还是不错的,算是她少数几个正常的优点之一,由她来教小公主,我十分放心。

    要是敢教nv体盛宴之类的玩意,就揍扁她

    笑脸一换,我握着拳头恶狠狠想到,绝对不允许另外一个无节cào的家伙,荼毒我家小公主们的幼小纯真心灵了

    “莱娜,在雅兰德兰nǎinǎi那里学的怎么样?”莱娜在一旁静静的读着书,见状我凑上去,关切问道。

    莱娜回来我是知道的,红b结束训练离开,就意味着莱娜在雅兰德兰那里的课程结束了,从这一点看来,红b还是很尽职尽责的在暗中保护着莱娜。

    只不过……我们兄妹还真是不同命啊,在莱娜幸福的沉浸在雅兰德兰所教导的知识海洋之中时,我却在遥远的另外一角,沉浸在红b制造的无限猪头制之中。

    “嗯,很好,雅兰德兰nǎinǎi不愧是暗黑大陆第一预言师,有她教导,我几乎感觉到自己每天都在进步。”莱娜放下书本,恬静的笑道。

    “你这是在说阿卡拉nǎinǎi教的不用心咯。”

    “哥哥真是的,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就会欺负人。”低着声,用其他nv孩难以听到的声音娇嗔了一句,莱娜将轻柔娇躯靠上来,钻到我的怀中。

    “进步不进步,怎么样都好,只要莱娜你开心就最好。”

    搂着让人怜爱的宝贝妹妹,我柔声说道,五指轻轻梳理着她的雪sè发丝,沉浸在无言的温馨气氛之中,一时之间,兄妹之情洋溢满满,在外人看来,这一定是一副完美的亲情jiāo融画面吧,一定是这样。

    “对了,莱娜,你在雅兰德兰nǎinǎi那里,有听到过亚瑟王那小不点的什么消息么?”想起小家伙可疑的举止表情,我脱口问道。

    “亚瑟王殿下?不……雅兰德兰nǎinǎi并没有说什么。”琳娅想了想,轻轻摇头道。

    “奇怪了,这几天晚上都不回来,究竟出了什么事?”

    “哥哥很担心亚瑟王殿下?”莱娜睁大灵动的双目看着我。

    “说担心也不是担心,说不担心嘛其实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担心,总而言之就是不怎么担心不过为了两族的友谊所以稍微表示一下担心罢了。”我之乎者也摇头晃脑的胡luàn应道,最后连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我知道了,我会留意雅兰德兰nǎinǎi那边的消息。”莱娜反倒是听懂了什么似的,抿着嘴,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然后,更加贴近一分,将娇chun凑了上来,轻轻在我的耳旁说道。

    “亚瑟王殿下不在的话,哥哥不是更容易做坏事了?”

    “咳咳咳,莱娜,你在说什么啊。”我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这真的是自己那个文静乖巧的妹妹吗?

    “最近啊,哥哥都不怎么理我了。”

    “那不是因为你大部分时间去雅兰德兰nǎinǎi那里学习了吗?”我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低声解释道。

    经常从早学到晚,能够碰面的机会只有晚上的时间,加上还有维拉丝她们,能留给莱娜的时间自然就少了,这不是没办法的事情么,难道还要我晚上陪她一起睡不成?

    最后三天了,希望大家尽能力之所及,给小七多投几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