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势的感应
    精灵族深处,那连士兵都无法深入巡察的禁地,突兀的出现了一块土黄sè荒地,生机死绝,和周围郁郁葱葱的森林形成鲜明对比,就仿佛是白皙精致皮肤上的一道不和谐的狰狞伤疤。

    此时荒地中,正传来连绵不绝的爆炸声,若是能一步踏入结界范围内,定能感受到里面jidàng着的让人心悸恐怖的气势,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又是一连阵的轰隆声响,伴随着尘埃漫扬,里面缓缓走出一道狼狈的身影。

    擦了擦面具上的泥尘,我呸呸几声,将嘴巴里的泥味吐掉,目光始终警惕的看着前方,从未放开一步。

    那朦胧灰尘所遮盖的地方,千米之外,将我弄的那么狼狈的凶手,红b,此时正泰然自得的站在那里,高大结实修长的身杆,一如既往的笔直ting立,给人一种锋芒锐利的气势,手中各握着一把连着刀柄也不到米长的微弯刀,轻轻垂放在两侧,眼睛闭合,一副轻松恰意的样子。

    我们所在的地方,正是精灵族最隐秘的训练场,和以前我与阿尔托li雅结婚的时候,所用来进行比试战斗的竞技场相比,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去掉了那些华而不实的装饰,只有最朴实的黄土,面积大了不止百倍,就算是精灵王城,也不可能划分出那么大一片土地所以,估计是蕴含着空间魔法在里面。

    还有就是,得益于以水晶之树为枢纽的王城魔法阵,这里的防护力也超强基本上,若是三魔神跑来这里打架,那谁也没办法,不过如果是四魔王在此大混战的话,这里的防御魔法阵,说不定都能支撑好一会儿。

    营地经常用的训练场,相比这里简直弱爆了一个好的训练场,有时候也能够充分证明一个势力的强大,或者说曾经的强大,所以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很是震惊感叹了一番。

    当然在之后就被红b虐的满地打滚了,一如以前在营地的时候,我和卡洛斯西雅图克几个被老酒鬼操练的惨象,话说回来,我记得我是来度假的吧,是来度假的没错吧,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展开为什么非得每天被揍,莫非潜意识之中的抖m属xing真的存在?

    才不是呢混蛋,我是为了郭嘉的妹子啊啊啊!!!

    带着这股气势,我又一次冲了上去,可惜还是没坚持几分钟就重新飞了出去。

    “气势可嘉,但有勇无谋。”

    迅速站起来目光一扫,红b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不足百米距离,冷淡评价道。

    这个距离,相对于这股层次的战斗来说,已经等于是和面对着面刀子一伸就能将你捅出个窟窿的距离没什么差别。

    “啧,除子风凉话,你这家伙还会说什么?”

    我不屑的哼了一声这不是废话么,我要是有勇有谋还会经常被别人骂是笨蛋?

    话里说着,已经再次冲上去,手中的冰剑化作一道笔直白光,这等速度,已经和卡洛斯的北斗有情破颜斩没有太大的区别了,当然威力是没办法比。更新

    但是,还是被红b一个侧身,以擦边的距离躲了过去,甚至两条手臂连着弯刀还抱在x前,眼睛闭着,完全没将我的攻击放在眼里。

    可恶。

    冰剑重重一抽,一扫,向着侧身的红b横斩过去。

    让你装酷,让你玩擦边,这个距离没办法躲了吧,我心里暗想。

    岂料,冰剑还是扫了个空,红b已经一脸淡定的站在冰剑的攻击范围之外。

    “太天真了,就算不动脑子,也能猜出你下一招会是什么?”红b

    残念的摇着头。

    故意擦身躲避就是为了you导娄的攻击走向么,这混蛋。

    感觉又被耍了一记,我不得不承认和这家伙的战斗经验,实在相差太大多了,或许在战斗的时候,我也能灵光一闪,耍些小聪明恶心一下对手,但是和将勾心斗角这门功课,运用的几乎已经成了一种本能的红b相比,这种灵光实在太渺小了。

    冰剑继续做着徒劳无用的攻击,纵使化作无数光与网的交织,这家伙也如同一条又长又扁的泥鳅一样,每每都能从网中轻松逃脱,让我产生一种强烈的错觉究竟是他在躲我的剑,还是我的剑在无意识躲着他?

    至于为什么堂堂妖月狼巫,要沦落到用这种最原始的近战攻击,而不是已经逐渐茁壮成长的魔法和精神力,那是因为,曾经想要用这两种能力的自己,在前几天已经吃足了苦头。

    就拿魔法来说,连最快最轻巧的基础攻击,都无法碰到红b,你能指望我抱着一把巨大的冰之斩首剑,能将这条红sè泥鳅砸中么,范围冰冻攻击也试过,对这家伙没什么用,丰富的经验,以及不比妖月狼巫慢的速度,让他能够想出一百种以上的办法,来应付各种不同的范围攻击。

    新领悟的魔法阵系统这不是找虐么,自己还没有mo透的能力,拿来对付如此强劲的敌人,再说,魔法阵系统现在那三个少的可怜的魔法阵,其中两个是防御作用,另外一个可以用来扩大冰系攻击的威力,只不过需要时间准备,这种限制条件的招式,在红b面前使用,就是等于将脸凑上去让他踹上一脚。

    和这家伙战斗了好几天,我也总算总结出了几点,那就是绝对不要使用准备时间需要半秒钟以上的招式,不然会死的很惨。

    至于妖月狼巫的精神力,嗯,其最主要的能力,对对手的精神魔法扰乱,我到是不知道对红b有没有效因为这家伙从头到尾就没用过魔法,甚至是其他技能,就凭着手中的一对弯刀以及最朴实最有效的基本攻击,将我揍的满头是包。

    精神力幻象也试过这家伙虽然看不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不过却能感觉到哪一道攻击是真,哪一道攻击水分十足,所以pass,至于精神力能量球什么的,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了。

    虽然还有不少招式,不过面对红b无论使用什么技巧,都有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只有使用最原始的基本攻击,才能完全放开,当然还是被揍的很惨就是了。

    面对红b这种级数的对手,我才能深刻感受到,自己杂而不精的缺陷,掌握的技巧虽多,这些技巧的潜力也足够巨大,但问题是我研究的不深,唯一mo索最多,能拿得出手的只有二重技巧,但是命中不了对方也是白搭。

    当然,将实力压制在和我相若的红b,其实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恐怖,打个比方,如果他是一只狡猾灵活,战斗经验丰富的刺猬,那么,我就是一只刚刚出道的松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这只松鼠,要主动去攻击这只刺猬,就颇有点自寻死路的感觉了。

    不服气的我,如是再三攻击,又被一刀劈了出去。

    这家伙,攻击速度太快了,我看干脆就红sè有角三倍速鬼畜红b好了,飞出去的瞬间,我满满恶意的想到。

    上一次,亲眼看到他将我好不容易施展出来的弹幕攻击,上万根冰箭,那可是上万根冰箭啊,他就站在原地不动,任由这些蝗虫一样的冰箭攻击,手中的一对弯刀,连着他的手臂瞬间消失,短短不到三秒之内,上万根冰箭就被击落了。

    当时就把我给吓尿了。

    三秒钟,如果将攻击速度发挥到极限的话,我或许也可以打出数千拳,但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我这数千拳,完全是为了发挥极致的速度而胡乱挥出,根本不知道会落在哪里。

    而红b那一瞬间的上万刀,却是向四面八方挥出,刀刀命中红心,这种速度控制运用,在我眼里绝对是完美之作,差距犹如云泥之别。

    从那以后,我就没想过用弹幕去攻击这家伙了,再说,准备弹幕的时间,已经足够他将我拍飞好几次了,那一次大概只是想告诉我,这种招式对我没用,你就省省吧。

    不知道是第几次站起来,伤痕累累的身躯摇了摇,我一屁股挫败的坐在地上。

    中场休息时间,皇军优待俘虏。

    “为什么你这家伙,总算能像泥鳅一样躲闪,碰也碰不着?”

    憋了许久的问题,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本来是想憋着一口气,自己察觉的,看来我太高估自己凡人级的悟xing了。

    “很好奇么?”

    以令人火大的高傲姿态,这样冷比比的调侃了一句,这家伙把玩着手里的一对弯刀,不断抛上抛下,然后随手一插,锵锵两声,交叉的插在了背后腰间。

    “我还以为称能自己看出来,罢了,总归是成长时间太短,有所不足也不出奇。”

    红b的话并没有恶意,只是实话实说,只不过这家伙大概是天生毒舌,加上那总是lu出嘲讽之意的嘴角,怎么听怎么看都能让人十分不爽。

    反正我现在是不爽了。

    “道理很简单,一个字,势。”

    “势?”脑中闪过一道灵光,可惜没有抓住,我只能继续困huo的看着对方。

    漆个人都有自己的势,每一招攻击,无论强弱,都会带着势,打个比方,对于新人来说,要如何察觉对手的忽然攻击,恐怕很多人都会提供一个答案,气,出招的时候,引起周围无处不在的空气震dàng,以此为判断。”

    红b一口气说了许多,大有三无公主谈及她感兴趣的领域时那种滔滔不绝气势,让我目瞪口呆,这家伙,可能隐藏着爱说教的属xing。

    虽然很意外,但我还是十分认真的听着。

    “但是,到了我们这个级别,就成了一个幼稚的题目,对于我们来说,想要将空间扭曲,都已经不是再一件难事,隐藏攻击时造成的空气震dàng,达到无声无息的效果,对我们来说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以气判断,自然已经落后。”

    “所以,就要依靠势判断了么?”

    我十分理解的点着头,这家伙说的没错,到了我们这个境界。那啥子柳叶随风步之类的技巧,哪个要是敢在自己面前卖弄出来,绝对将他打成猪头。

    “没错,一个高手,可以隐藏攻击中的气,却掩饰不了他身上的,以及攻击中的势,这个人的实力越高,招式越强,势也就越明显,完全可以代替气用以感应和判断。”

    “你就是感应到了我的攻击中的势,才能完全躲闪的攻击?”我恍然大悟。

    红b却是摇了摇头。

    小子,你是装傻还是真傻?任何一种能力,都不能单纯用一种现象阑述,我能完全躲闪你的攻击,就大的方面来说也午三个,其一,经验方面,我能轻易判断,甚至能you导你的攻击走向,第二,速度,如果没有速度,就算能够提前预测的你出招也没有用,而势的感应,反而是其中最小的因素。”

    说到这里,红b顿了顿,似乎觉得还缺点什么,又补充道。

    “这个世上,从不会出现一模一样的敌人,我们所面对的每一个敌人,自身能力都各有不同,有特长,有弱点,做到以长攻短,才是一名合格战士的表现,就比如你,缺乏的是战斗经验,所以我更侧重于用经验来对付你,如果你的经验丰富,但速度不行,我则会侧重于以速度应对,如果你的经验和速度都不错,那么我则会重点感应你的势,道理就是那么简单。”

    “道理的确简单,但做起来却难。“我摇着头,突然心血来潮问了一句。

    “那么,你的弱点是什么?“我的弱点吗?当然有,只是你能不能找到,即使找到了,又能不能找出应对的办法,试试看吧,这就是这次训练的全部。”红b嘴角微微一翘,淼出玩味的神s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