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再会希尔曼雅
    和黑炭见过面以后,得知这里是洁lu卡的家,大家忍不住打量起来,这笨伯shi女固然不敢拒绝主人们的请求,却见她仓促的,偷偷的先一步流进书房里。

    哈哈哈哈哈,活该了吧,让在里面藏那么多禽兽公爵系列。

    见笨伯shi女狼狈消失的身影,我在心里笑的那叫一个舒畅。

    和三无公主不合,就算被其他女孩得知在写凵书,三无公主这不点shi女,依然我行我素,颇有点砍头不过碗口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只好凵公主的视死如归精神。

    如果能将这股连生命都可以舍弃的精神放到正经事上该有多好,这智商爆表的公主不定早就已经成了暗黑大陆知名的学者之类的人物了。

    人生果然不得踏错第一步,朋友们,们看看,原本可以成为知名大学者,师,大诗人的人,因为一步之错,酿成了知名的则、作者,我真是越想越是痛心疾首,恨不得立刻能够将她脑子里面点错的科技树给洗失落,重新选择正确的技能标的目的。

    咳咳,话题歪了,刚刚到哪来来着?归正这不点公主就是赖上了我,知道我这个主人好欺负,无论如何都不会扔下她不管,所以胆大无忌,而和三无公主不合,洁lu卡除是我的贴身shi女以外,还是阿尔托li雅的贴身shi女,还是精灵族的十二骑士。

    所以至少面子上的功夫,她还是要做足的,哪里敢被其他人发现书房里竟然藏着禽兽公爵系列,传出去的话可是给整个精灵族抹黑了,这笨伯又嚣张的shi女,也就敢在我的面前卖卖节操罢了。

    也不知道黄段子shi女藏了几多套禽兽公爵系列,归正好一会儿她才出来,这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她的闺房。

    “洁lu卡姐姐,这是的房间吗?哇,好漂亮~”看着散发出公主气息的洁白房间,两个公主感叹起来。

    “承门g西lu丝大人和艾柯lu大人的夸奖,打理成这个样子,实在无法入得了大家的眼。”

    i女装出一副乖宝宝好shi女的样子,大演特演,不过她简直是有一点洁癖,会将自己的房间扫除得干干净净,是一件其实不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

    “这不是打理的很干净吗?”

    职业病爆发的维拉丝,观察得更加仔细,然后给予了很高水平的夸奖。

    家务这方面,维拉丝可是很严格的,好比,如果是我打理的房间,她看了以后,宁愿用被主人为难的狗一样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我,就算如此也不会违心的夸上一句。

    “呐,呐,洁lu卡姐姐,洁lu卡姐姐~~~”

    两个公主交头接耳,不知道在商量什么,然后凑上去,抱着洁lu卡的胳膊。

    “这里有好多房间,只有洁lu卡姐姐一个人住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西lu丝和艾柯lu能够偶尔来洁lu卡姐姐的家,和洁lu卡姐姐一起住吗?”完,lu出万分期盼的闪闪发亮目光,是如此纯净明亮,就恍如是夜空之中的无数繁星一样。

    哦哦哦,来了来了,师承莎拉的绝技,两个公主的祈求目光,是这个世上任何人都无法拒绝的,归正是我是拿这种目光没辙,就算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也会立刻去摘下来。

    “铛铛然没问题,如果两位大人不嫌弃的话。”

    果然,在双倍的莎拉绝技面前,黄段子shi女立刻就投降了。

    “太好了,谢谢洁lu卡姐姐。”

    两个公主欢呼一声,搂着洁lu卡的脖子,就在她的粉nèn脸颊左右亲了一口,马上让这胆害羞的shi女,身体僵硬,几乎酿成机器人一样动作起来。

    多美好的一副画面,在一旁看着的我,也是养眼到了极点。

    “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来住住吗?”没想到琳娅也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看到大家疑惑的目光,她嫣然笑着解释道。

    “在熟悉的人家里住,感觉不是更好吗?并且,这里也更加亲近黑炭。”

    想了想,所有人都深以为然的点了颔首。

    “不会给添麻烦吧,洁l拉丝也心动了。

    “大家请千万别这样,能够看得上我的蜗居,这是我的荣幸才对。”洁lu卡连忙摇头。

    “太好了。”马上,大家欢呼起来。

    “哎呀,刚才已经把很多行旅放在原来的住处了。”

    “现在就去拿回来吧。”看到女孩们兴致高涨的离去,我不由笑着摇起了头。

    真是的,这种事情值得那么高兴么?

    洁lu卡也去辅佐提行旅了,留下来的只有体质柔弱的莱娜,以及已经我在怀里睡着的卡洁儿。

    “莱娜,刚才的样子有点奇怪哦?”想起刚才莱娜,在打量黑炭时所表示的异常举动,我觉得现在正是询问的时候。

    “是吗?哥哥,觉得……

    为什么我会lu出奇怪的举动呢?”两人独处,莱娜也稍微展现了一些俏皮的性格,回过头,这样眨着纯净美丽的眼睛,反问着我。

    “这个……咳咳,是,为什么呢?我可不大清楚。”语气一塞,明知道莱娜的眼睛看不见,我还是忍不住心虚的撇过眼睛,不敢和她对视。

    难道……

    她觉察到黑炭的真正身份了?

    “真的是这样吗,哥哥?”莱娜轻轻上前几步,不知不觉已经离的很近,抬起头,那精致无暇的绝美脸颊近在眼前。

    “当……

    固然是,我简直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怎么可能会骗呢,哈哈~~哈哈哈~~~”

    我下意识退后一步,冷不防身后已经是床,结果就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哼,哥哥是大骗子,骗我的处所多了。”莱娜鼻子轻轻一皱,顺势坐在了我身旁,悠然的甩动着两条白净。

    “天地良心,我什么时候酿成大骗子了。”莱娜这样一,我顿觉委屈,认为一个资深妹控,会做出欺骗妹妹的行为吗?

    “真的记不得?”抬起头看着我的莱娜,抿起了嘴,一副想笑的可爱狡猾模样。

    “真的记不得了。”我猛地摇头。

    “记不得最好,要是发现了才糟了。”莱娜声嘀咕道。

    “什么?”我凑了上去,想听个仔细。

    “我是,哥哥最疼我了,一定不会骗我,对吧。”莱娜甜甜的笑着,将让人怜惜的叫弱身体轻轻靠了上来,如同一片羽毛般,如此轻盈和柔软。

    “固然,我不疼谁疼。”

    我一时热血沸腾,将胸膛拍的咚咚作响,然后心翼翼的将莱娜的叫躯搂了起来,就像是展开同党,将雏鸟呵护在翼下的鸟爸爸一样,轻柔而紧密的呵护着。

    “哥哥,lili斯,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突然间,将脸蛋深埋在怀里的莱娜,这样作声道。

    “是吗,究竟是什么感觉呢?”

    心的抱好着怀里的卡洁儿,以及靠在怀里的莱娜,我进入了装傻模式。

    “我也不清楚,很微弱,但却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莱娜明显的把头轻轻歪了一下,想了许久,才不大确定的继续道。

    “我这样…………,哥哥可不要生气哦。”“不会不会,固然不会,有什么话尽管吧。”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最重要的是心跳,绝对绝对不得让莱娜觉察到。

    该不会趴在我怀里,并不是纯真的想要撤叫,顺便还在倾听我的心跳,测试我有没有在撤谎,是这样吗?莱娜也越来越狡猾了。

    “虽然不大明白这种奇怪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可是……lili斯不是人类,是这样吗,哥哥?”怀里的俏脸在这个时候仰了起来,面带着恬静自信的笑容一虽然是在问我,可是很显然,她心里已经确定了。

    “竟竟然还有这回事?”我,心里却在苦笑不已。

    对不起,莱娜,真的对不起,不是哥哥故意想隐瞒,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好,1黑炭的魅魔一族身份,还有魅魔代表着什么,这让我如何开得了

    “真是的,哥哥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肯老实交代吗?”

    见我还在顽强抵当,莱娜生气的微微撅起了嘴如此叫俏可爱,只属于我的,他人永远也别想看到的撤叫孩子气一面。

    “不交代,绝对不交代。”

    见瞒不过去,我干脆呼噜噜的摇起了头,耍赖了。

    “真的?”

    “真的!”

    “呼哈,真是拿这样的哥哥没办法。”莱娜似抛却般的轻笑着,叹了一口气。

    “好吧,那我就不问了,哥哥瞒着我,一定有充分的理由对吧。”“固然,如果可以出来的话,我怎么可能会瞒着呢?”我忙不迭的颔首。

    “也罢,归正无论lili斯是什么身份,以后都是我的女儿,只要这样就够了。”莱娜又低下头去声嘀咕了。

    “些什么呢,莱娜,就不得告诉我吗?”

    见莱娜低下头去,白净俏脸微红的又在嘀咕些什么,我不由问道。

    最近,莱娜做这些动作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往往在我一走神的时候,就会偷偷的嘀咕些什么,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让我很是伤心和寂寞,感觉自己和莱娜的心,距离越来越远了。

    我的妹妹,也终于到了长大成人,有事情瞒着哥哥的时候了,岂可修,真不甘心,身为哥哥,知道妹妹的一切有什么欠好?对吧!是这样没错吧!全世界的疼爱妹妹的伙伴们!!!

    “没什么,哼,哥哥不肯告诉我,那我也要瞒着哥哥。”莱娜泛红着俏脸,这样轻柔地,似乎闹别扭的着,却将柔软的叫躯更加紧密的贴上来。

    听到莱娜这样,我的心脏就像数十根箭矢穿心了一样,流淌着血和泪,几乎要停止跳动,就想要失落臂一切的出黑炭的秘密以换取知道宝贝妹妹的全部。

    但还是忍住了,这种事情,1黑炭的敏感身份,我觉得还是等

    黑炭醒过来以后,懂事以后由她自己做主决定,是否告诉大家,我虽然是妹控,但也是女儿控!!!

    鱼与熊掌,不成兼顾,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好痛苦这个连妹妹的秘密都不得知道的世界,干脆毁灭失落好了。

    “真是的,真拿这样的哥哥没办法。”两只柔柔的手伸了上来,将我沮丧低下去的头抬起,扳过去,正对着她的俏脸。

    “这样一副沮丧模样的哥哥我可不喜欢哦。”不知为何,莱娜的甜美柔和语气之中,带着微微的颤音。

    然后,缓缓的,将俏脸凑上来越来越近,直到她那如雪沁心一般的少女幽香,清晰的袭来直到她从樱之中,呼出的甜美湿润气息轻轻地打在脸上。

    “啾~~”

    轻轻地在额头上吻了一下,那久违的,独属于莱娜的柔软湿润樱触感,实在美妙之极,几乎让我全身都在su麻享受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