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后代
    “就送到这里了,祝你们在jing灵族一切安好。”

    印度阿三一副火烧屁股,急着离开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回去处理,是多么尽职尽责的好干部,只有身为知情者的我,想将他揍成猪头。

    “尽管放心吧,奥玛斯阁下,我以jing灵族的荣誉保证,绝对不会让诸位在这里受到一丝伤害。”阿尔托li雅神sè肃然的应道。

    “nv王陛下只有说,我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那么就此别过吧。”“奥玛斯大人,感谢您一路的护送。”莱娜轻轻领首道。

    “不谢,不谢,这是我该做的,联盟以后,还得靠你们呢,我这样的老家伙,就发挥最后的余热吧。”

    这印度阿三说着看起来十分了不起的话,拄着法杖,一边挥手,一边带着联盟士兵缓缓离去。

    别把所有的余热都发挥在搞笑上面,好歹给我做点实事啊喂喂!

    会这样吐槽的只有我吗?果然大家都被这死印度阿三的表演给méng骗了。

    “大家,请跟上来吧,我带你们去住的地方。”目送联盟士兵的身鼻离开后,阿尔托li雅也让护送的jing灵士兵以及一些相关人士退去。

    她的用意,自然是十分了然,几乎在那些人离去以后,小小亚瑟王就从我的帽子里钻出来。

    “呼哇~~好臭哒,笨蛋坐骑的帽子好臭哒,果然还是忍受不了哒。”这样,说出了十分失礼的话。

    “1小家伙,luàn说话可饶不了你,这可是维拉丝帮我洗的衣服。”我怒瞪眼睛,不高兴了。

    “维拉丝哒?”

    随着我的话,目光落到维拉丝身上,在对方微笑着,温柔的轻轻一鞠躬的美丽身影中,微微眯起眼睛,似乎也感受到了那股万能家用型shinv人妻的特有光辉,于是……

    “不是洗衣服的人错哒,是因为笨蛋坐骑本来就很臭哒,不关洗衣服的人的事,不关事哒。”

    我:“……”

    这让人气得牙痒痒的小不点,到还真会随机应变。

    “凡和亚瑟王陛下的关系还是那么好。”阿尔托li雅似乎有点小小

    的羡慕,笑看着我们两个道。

    “没有这回事,谁和这小不点(笨蛋坐骑)关系好(哒)”我和小亚瑟王异口同声反驳起来。

    众人:“……”

    “哇,没注意这里居然有一只奇怪生物,不过都是因为长得太小

    的关系吧,可怨不了本圣nv。”

    就在这时,脸颊高高鼓起,吃醋不已的小幽灵凑上来,突然一把将肩膀上的小亚瑟王扫了开去,然后搂着我的脖子,紧紧靠在怀里,仿佛在向其他人宣布,这可是本圣nv的所有物。

    “乃……乃这呜礼之徒哒。”半空之中,1小亚瑟王一个漂亮的翻转,虚空一弹,稳稳落在阿尔托li雅的肩膀上,然后死死瞪着怀里的小幽灵,脸sè发黑,气的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才好。“就你这个连话都说不准,nǎi声未断,口齿不清的小傻王,也敢和本圣里搂,赖勒了连了立楼了(也敢和本圣nv都,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因为小幽灵话说到一半,我就已经拉着她手感好的没话说的柔软脸颊,向两边rou扯起来。

    这里可是jing灵一族,眼前的又是jing灵族第一王者第一英雄,可谓是拥有亿万粉丝的主场的主场,多少给我看看气氛再说话啊你这笨蛋幽灵。

    “哈哈哈哈,做的好哒,不愧是本昂忠心耿耿的坐骑哒。”见我cuorou着小幽灵的脸蛋,让她变幻出各种可爱可笑的表情,1小亚瑟王在一旁高兴的笑了起来,大声嘲笑道。

    “听到没有,口齿不清的是乃哒,乃哒。”

    “你也好不了哪去,再煽风点火小心我连你的脸也一起rou。”我恶狠狠的瞪了过去,不知道是快意我刚才惩罚小幽灵的举动,还是什么其他原因,这小家伙竟然十分难得的安静下来,只是嘴里不断发出“区区坐骑”之类的不满嘀咕。

    小幽灵顺利的从亚瑟王那里将【她的专属佣人】保护下来,也心满意足了,更是难得的没有计较刚才rou脸的惩罚,眯起了银sè美眸,像一条项链似的搂着我的脖子挂怀里发出幸福的呓声。

    好大好温软的一条人形发光幽灵项链!

    水晶之树上,走在那由天然树根须形成的巨大阶梯,踏步而上,这里已经是一般jing灵的禁区,只有少数一些人,比如说jing灵长老,身份特殊的人,或是nv王亲卫队,才有资格踏上这里,而能够以这里为家的,更是只有雅兰德兰大长老和nv王阿尔托li雅。

    不过,以莱娜、琳娅和我的身份,再加上大家和阿尔托li雅的jiāo情,也足够在水晶之树上获得一处树别墅作为落脚处了。

    至于为什么用别墅而不是房屋形容,那是因为里面实在太大太空阔了,你想想看,以水晶之树的巨大,就算只是上面一个天然小树,也是庞大无比,再经过jing灵大师的装饰后,更是美轮美奂,和这里比起来,库拉斯特的那座红泥小别墅,简直就像是乡下的牛棚。

    莎拉和琳娅来过还好,其他第一次见识到水晶之树的nv孩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宛如水晶宫般美轮美奂的房间,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这个……”

    维拉丝不断用手指碰触着墙壁,乌黑的眼珠子死死盯着上面的水晶光泽,顿了半晌,正当我以为她要说出什么感叹赞美的话语时“这个……很难清洁不是吗?”

    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果然不愧是家庭主fu,即使是看到如此美丽,宛如水晶艺术品一般的房间,第一个升起的念头也是清洁问题。

    小幽灵则是更加过分,或许是因为闪闪发光的水晶树和闪闪发光的她产生了排斥感,只见这小圣nv对着一根装饰房柱用的树根,张嘴就打算咬上去。

    喂喂喂,停下来啊,至少不要吃这里开吃啊!!

    我从后面拎住这只小幽灵,哭笑不得。

    还好其他几个nv孩反应正常,除了三无公主依然漠无表情,看不出想法以外。

    两个小公主表现的最是快乐,如同百灵鸟一样在里面飞来飞去,时不时发出惊叹,然后转动着黑与白的歌德式百褶裙摆,笑颜璀璨。

    本来就是应该住在美丽的城堡之中的高贵公主,她们的这份纯真美丽,和水晶房间相当融洽,让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忍不住发自内心的微笑起来。

    于是,我在考虑是不是挖上一个树带回去了,可是,就算雅兰德兰允许自己挖,带回去的树过不了多久也会枯萎啊,除非将整颗水晶之树都搬回去才行。

    nv儿控在烦恼中……

    将所有房间都打量了一遍后,我们并未立刻安置,而是继续踏上了往上的阶梯。

    接下来,还要去甑见雅兰德兰大长老,可不能让她久等了。

    足足踏了数千个台阶,我们来到了水晶之树最高处当然,其实相对于高耸入云的水晶之树而言,这里也不过是树脚下,说是最高处,指的是能住人的地方,这里已经是最高点了。

    能在这里住的,当然只有现在整个jing灵族的jing神领袖,雅兰德兰大长老,顺便一说,阿尔托li雅的家也在附近。

    倘若小亚瑟王丰一天能够正位,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世人面前,那么她所拥有的住处,应该会再往上一些吧。

    心里这样想着,我们已经踏入了。字型敝开的大mén,站在mén口处的正是熟悉声音。

    除了黄段子shinv还有谁?

    见到熟人,大家都异常的开心,只不过从里面散发出来的庄重气氛,让nv孩们不敢放肆,都是朝洁lu卡微笑的招招小手,眨眨眼睛。

    而扮演着完美shinv形象的洁lu卡,也含着微笑,温和而不失恭敬的轻轻弯腰,以无可挑剔的姿势朝我们行了一礼,伸出手臂,比了一个请进的动作,道。

    “请进,大长老正在里面等着诸位大人。”

    目送着一个个人进入,直到最后一人,她才转过身,跟在了最后面,恰好和走在后面的我迎面相对。

    我:“……”

    洁lu卡:“……”

    我捏。

    轻轻地,快速地伸手捏了这可爱shinv的小脸。

    “笨蛋亲王。”

    洁lu卡飞快的看了一眼前面的nv孩们,低下了头,嘴里轻轻嘀咕道。

    “不行哦,1小凡,已经有了我不能再被其他nv人驯服了”

    这时候,怀里的笨蛋幽灵,在睡得稀里糊涂时梦呓一声,到是把我和洁lu卡吓了一跳,连忙正经八百的迈出脚步。

    雅兰德兰大长老在一个宽大而朴素的大厅里会见了我们,和前些年见到的时候一样,这个略有些发福的老jing灵,将身体完全瘫放在大摇椅上,双手攀着扶手,满是皱纹年轮下的双眼似闭似开,偶尔从眼缝之中,lu出一道平静的目光。

    她的身上,散发出比阿卡拉更加浓郁的祥和气息,就连十分胆小,原本紧张兮兮的走进来的维拉丝,在进来房间后,心情都不由的放松下来,用恭敬的曰光看着眼前活了千岁的老人,那张脸上的每一道皱纹,似都见证了一个百年的沧桑兴衰,都蕴含着无比的智慧结晶,那双平静而亲切的眼睛,似乎能看透人的灵hun,却又让人如沐chun风,不由产生一丝反感和不适。

    眼前这位,正是jing灵族的jing神象征,雅兰德兰大长老,恐怕是继亚瑟王之后,整个jing灵族声望最高的领导者。

    当然,也有完全无视她这份威望和气质的人,我所知道的就有一个小幽灵,不但胆大包天的敢偷水晶之树吃,还一口一个小雅兰德兰的叫。

    现在,又有一个。

    还没等雅兰德兰来得及发话,一道身影就窜了出去,落在她的肩膀上。

    原来还有比小幽灵更加嚣张的人,直接就站在雅兰德兰的身上。

    我无语的看着小亚瑟王,嘴巴张大许久,硬是憋不出一句话。

    “哦呀哦呀,原来是亚瑟王陛下,玩的还开心吗?”雅兰德兰张开一直眯合的双眼,呵呵笑着看向站在肩膀上的小不点。

    “一般哒,很一般哒,又遇到了一个呜礼之徒哒。”1小亚瑟王一屁股坐在雅兰德兰肩上,双手抱x,环抱着胜利之剑,很是老气秋横的这样说道。

    喂喂“又”是什么意思!

    “呵呵,是吗?还真是抱歉,因为某人实在太小了,所以就算不小

    心没发现,像蟑螂一样一脚踩了下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请务必原谅本圣nv的冒失,作为补偿,本圣nv会好好将你泡在下水沟里,直到将身上的脚印泡干净。”小亚瑟王说的呜礼之徒是谁,自然是不用猜都能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小幽灵,在我怀里发出贵fu人式的高傲笑声,目光斜向下六十度的鄙视着某人。

    顿时,1小亚瑟王的脸sè就猪肝一样涨红起来,瞪着小幽灵说不出话。

    太天真了,太年轻了,想和小幽灵斗嘴,就连我这个吐槽帝都要掂量三分才敢上场,更何况是你一个区区的小不点。

    看着泪眼汪汪,气得说不出话来的小亚瑟王,我lu出了怜悯的目光。

    “爱丽丝殿下,好久未见了,看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jing神,我就放心多了。”雅兰德兰出声打圆场,并意有所指的说道。

    “还好还好,本圣nv吃的好睡的香,劳烦小雅兰德兰挂念了。”

    这没心没肺的小圣nv,依然是一口一个不敬称呼叫得欢,我也就罢了,已经习惯甚至麻木,到是把维拉丝她们吓的一惊一乍,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我们的小圣nv,生怕对面的雅兰德兰一怒,直接道“来人啊,拖出去斩了”。

    “咳咳!”

    我重重的咳嗽着,暗地里瞪了小幽灵一眼,提示她快点道谢,人家可是千里迢迢给你送来圣树之心这样的贵重礼物啊,说一声谢谢会死么?

    “ji!”

    小幽灵委屈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雅兰德兰,才不大情愿的开口。

    “还有,谢谢你了,小雅兰德兰。,…

    “不用客气,我并没有做任何值得殿下感谢的事情,呵呵。”雅兰德兰笑的皱纹都舒展开了,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唉,你看,光顾着说话,大家都随意做吧,不用跟我这个老婆子客气,又没有好处。”雅兰德兰轻轻压着手,笑道。

    无论是散发出来的气息,还是说话的方式,都和阿卡拉很相似,就仿佛面对着一个阿卡拉限量增强版似的,让大家都不自觉的微笑起来。

    话说这样的限量增强版谁会买啊hun蛋!

    “你就是莱娜吗?过来,孩子,让我看看。”

    众人坐定,洁lu卡端上茶水后,雅兰德兰似乎迫不及待的要【检验】阿卡拉的学生,也算是她的徒孙一倍的莱娜,朝她轻轻招着手。

    莱娜依言站起,乖巧的坐在她旁边。

    “嗯,很好,阿卡拉又捡到宝了,真是羡慕她。”轻抚着莱娜的脸,雅兰德兰言语之间满是羡慕,拥有预言师资质的人本来就好,而像莱娜这般,更是少之又少,这样的宝贵人才,要是出现在jing灵族里该有多好啊。

    “雅兰德兰nǎinǎi不是一样吗?”

    我快速的看了看阿尔托li雅,又看了看亚瑟王,目光回到老人身上,笑着道。

    “这到也是,应该知足了,应该知足才对了。”

    雅兰德兰眼睛笑的眯了起来,的确,一个亚瑟王,可是连千万的天才也抵不上,本来还担心因为亚瑟王的出现,阿尔托li雅的王位会受到动摇,要是出现两王相争的情况,那可真要头疼死了。

    没想到亚瑟王的心已经不在此处,只求能够建立幻想乡复活昔日的战友,最坏的结果,变成了最好的结果,拥有两大王者的jing灵族,雅兰德兰还有什么可以再奢求的呢?

    “不过嘛……”

    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和阿卡拉有着许多共同点和不良嗜好的雅兰德兰,看着我和阿尔托li雅。

    “亲爱的亲王殿下,对于我来说,人才是永远也满足不了的宝贵资源,你看看,我已经将同尔托li雅jiāo给你了,不如你回去和阿卡拉说说情,莱娜就给我吧。”“噗!!”

    隔岸观火,淡定喝茶的阿尔托li雅,一口水喷了出来,面对着大家的好奇目光,脸颊上不由自主的升起一团红晕。

    威风凛凛的吾王陛下,害羞起来的样子实在太美了。

    大家都以为雅兰德兰话里的【将阿尔托li雅jiāo给你了】指的是我和阿尔托li雅结婚这件事,只有我,阿尔托li雅,莱曼长老和洁lu卡,知道这句话的真正意思是什么。

    还不是在暗指我在冰谷里将阿尔托li雅【拿下】这件事。

    我颇为无语的看着雅兰德兰,这老不羞,还真不愧是阿卡拉的老师,在xing格恶劣之处,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莱娜,你可千万别学坏啊,在威力增强版的雅兰德兰面前,一定要继续保持着纯洁如雪,不沾尘世的xing格,不然哥哥我,就是送羊入狼窝的罪人了。

    除了莱娜以外,雅兰德兰似乎还特别的青睐两个小公主,唤了她们上前去,mo着头,亲切的聊了许久。

    莫非是因为西lu丝和艾柯lu是牧师的关系?

    我不解的想到,雅兰德兰对牧师职业情有独钟,但是这股喜爱无法在警惕心极强的小幽灵身上宣泄出来,所以就抱着西lu丝和艾柯lu不放?

    不过也没什么出奇的,因为牧师的气质和预言师较为相像,都能给人一股温和安详的感觉,或许预言师的高深莫测,会让人产生敬畏疏远之心,但是这个世上,除了地狱一族以外,我却想不出还有谁会对能够救死扶伤的牧师怀着敌意。

    琳娅早就和雅兰德兰见过数次,自然是不必多说,而剩下的莎拉,维拉丝等人,她们善良温和乖巧的xing格,更是不可能让人生厌,唯一有悬念的三无公主,雅兰德兰也给予了亲切喜爱的微笑。

    真是个善良的老人啊,明明我家shinvxing格是如此的乖僻。

    结果心中泛起这样念头,并擦了一把欣慰泪水的我,在之后,被公主踢了。

    和雅兰德兰的见面可以说十分顺利,也不可能不顺利,不但莱娜给这位千岁老人留下了一个完美的印象,对于维拉丝她们,雅兰德兰也是赞不绝口,本来计划…是一个小时以内的初步会面,直到临近了午时,在雅兰德兰的神sè稍倦的时候,大家才告辞离去。

    我留了下来。

    “亲爱的亲王殿下,有什么话,必须要单独和我这个老婆子说吗?”大厅里只剩下我,雅兰德兰和恭谨站在她身后的黄段子shinv,见我连赖在怀里的小幽灵都哄开了,然后屁股就像粘在了椅子上般没有动弹,雅兰德兰明知故问道。

    “咳咳,雅兰德兰nǎinǎi,你不会不知道我想要知道什么吧。”我咳嗽一声。

    “这个……莫非想和我商量,和阿尔托li雅究竟生几个孩子好,这个自然是多多娄善。”雅兰德兰眯着眼睛,防御的滴水不漏,到是我漏百出,差点就从椅子上滑倒在地。

    “当然不是这个,雅兰的来nǎinǎi,请不要老是拿这件事来调侃我们。”我哭笑不得的大声说道。

    “没办法,我实在太高兴了。”雅兰德兰的目光落到窗外,lu出无限的感叹和喜悦。

    “原本以为,你和阿尔托li雅踏出这一步,至少还要五年十年以后,没想到呵呵呵,实在是大出我的预料,亚瑟王陛下还真是jing灵族的大福星啊。”

    “凭什么认为我和阿尔托li雅得五年十年后才能踏出这一步。”我不甘心的嘀咕道,明明就差临mén一脚了好不好。

    “因为你和阿尔托li雅都不是感情主动之人,我说的对吗?”“这个……”我拉耸着脑袋,无话可说。

    “所以说,亲爱的亲王殿下,好不容易来一趟jing灵族,可要和阿尔托li雅多多相处才行。”

    “我说

    ……”

    “抱歉,我并非是想拿这件事调侃。”雅兰德兰摇了摇头,笑道。

    “只是,我实在太期待你和阿尔托li雅的后代了,无论是男孩还是nv孩,一定都能带领jing灵一族走向更加辉煌,能看到你们的后代出现,我这把老骨头,就算死也安心了。”

    “……………”

    雅兰德兰这种心情,我能理解,所以没没办法说什么。

    就像原来世界,有着传统思想的老人一样,总是盼着一个孙子能够将祖宗的香火延续下去。

    只不过雅兰德兰的所盼,意义更加深远,我和阿尔托li雅有了后代,便意味着jing灵族至少能在没有阿尔托li雅和亚瑟王的下一代,也能繁盛下去。

    话说,你就一点也不担心阿尔托li雅生下来的孩子,智商是继承自我这个父亲吗?这股自信究竟是打哪里来的?

    “我知道你的想法,只不过,雅兰德兰nǎinǎi,你应该更加清楚,以我和阿尔托li雅的力量,想要一个后代,可不比击败地狱一族容易啊。”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哪怕是实力弱小的维拉丝,已经结婚七八年了,都还没有后代,更何论是阿尔托li雅,恐怕就算是夜夜笙歌,过上荒yin无度,没羞没耻的百年恩爱夫妻生活,也不一定能够怀上。

    强者弱生定律,是上帝维持秩序的根本法则,不然的话,巨龙一族早就征服世界了。

    “这个我当然清楚,所以只是希望你能有更多时间和阿尔托li雅【相处】,并不会强求什么。”

    雅兰德兰笑的跟老狐狸似的,反正都是一个意思,就是鼓励我和阿尔托li雅多一点啪啪啪,如果可以的话,我估计她会十分乐意把我们两个录光,赤身luo体的关个十年二十年。

    “当然,虽然我对阿尔托li雅的美丽十分有自信,不过每个人的xing格想法都不一样,或许和阿尔托li雅【相处】久了,ji情会逐渐平淡下来,所以说”在我晕晕yu坠的目光中,雅兰德兰lu出了老狐狸尾巴,指着身后的洁lu卡,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洁lu卡,也是个好nv孩,哪怕受到法则约束,你和阿尔托li雅真的无法留下后代,我也可以稍微期待一下你和洁lu卡的后代。”噗通两声,我和洁lu卡都跪了。

    现在的雅兰德兰,已经完全化身成望孙yu穿,甚真不折手段的鼓动儿子去找外遇的婆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