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身心相印的好处
    “嘘嘘嘘嘘~~~~~”

    走在前面,贼头贼脑的加仑猛地回过头,朝安贝沙做了一个噤声手势。

    “不要出声,被人认出就麻烦了。”

    此时加仑脸上的表情,说有多高深莫测,就有多高深莫测,那双老眼,简直就是一个沧桑的代名词,仿佛是走在街头上,已经受尽了,厌烦了骚扰的大明星。

    “是是是,但是师父,我们已经在这里逛了半年多了。”安贝沙精力充沛,活力满满的举手应道。

    “嘘嘘,都说不要那么大声了。”

    见有几道目光落到这边,其中不乏目光锐利的士兵,加仑更是蛋碎般的忧郁,自己这个学生咋就那么笨呢,尤胜于上一个,统统都是笨蛋。

    莫非……这就是上天给自己安排的宿命?

    “师父,为什么怕被认出来呢?”师徒左闪右躲,像两只黑溜溜的老鼠一样在人潮之中流窜,好不容易躲入一条偏僻小巷,逃脱了士兵的目光,安贝沙立刻好奇宝宝一样的举手发问。

    “我昨天不是才告诉过你了吗?要躲一个狡猾的女人,被她抓住可就不妙了,起码要做几年的苦力。”加仑吹胡子瞪眼,又怒其不争的补充了一句。

    “前天也和你说了一遍,半年来足足和你说了上百次,拜托你也给我记住啊笨蛋!”

    “师父,不感兴趣的东西,安贝沙不记。”

    歪了歪头,少女学着师父以前做过的手势,竖起大拇指,眼角闪过一道闪光。

    就比如她杀过的那些魔王,一个个去记的话,太麻烦了,杀掉就好了,只要记住哪里有好吃的,去抢来和沙耶妹妹一起吃就行了。

    “你得意个屁啊,这样的事情好歹给我记起来,以后别再问了,啊啊啊,混蛋,为什么我这【香料帝王加仑】收的尽是这样的笨蛋学生,上帝啊,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惩罚!!”

    加仑一个怒掀心灵的茶几,抱头仰天做咆哮状。

    “卫兵,就是在这里,一个鬼鬼祟祟的老头。”

    就见这时,小巷外面响起一道杀猪似的女人尖叫声,转眼间,只见一个腰和胸一样粗,每踏出一步地面都会微微颤抖的四五十岁大妈,身上围着一件撑得欲裂的可怜浴袍,白花花的肥肉被挤了出来,泛起让人恶心的油光。

    她气急败坏的冲入小巷,一看加仑,立刻朝后面跟来的两个士兵挥手嚷嚷起来。

    “没错,士兵,就是这个色老头,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想要偷窥我洗澡,妄图觊觎我的美色!!!”

    她指了指加仑头顶上方墙壁的一个三四米高的窗口,很显然,这个窗口里面就是她的浴室没错。

    顿了顿,她似乎觉得还不够,继续操着一嗓子杀猪的叫声补充道。

    “还有,刚刚听到没有,这老头自称是【偷窥帝王】什么的,绝对跑不了了,她一定是看上了我这个楚楚柔弱的处女,先是偷窥,然后到了晚上……噢,天啊,难道我保持了七十年的纯洁之身,就要被这个禽兽糟蹋了吗?”

    说完,还真【楚楚柔弱】的瘫软下去,半撑起身子,轻抚着脸,做出性感姿态,随着屁股着地,地面又是轰的一声发出悲鸣。

    两名士兵一脸的黑线,不过见加仑的确是鬼鬼祟祟的样子,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笼罩在过于宽大斗篷里的可疑人物,说不定正是最近猖獗的三只手团伙,只能忍住恶心,远远绕开前面挡路的一坨肥肉冲了上去。

    “你们两个站住,有话要问。”

    “不好。”

    加仑被恶心的不行,见士兵冲了上来,心里微微一惊。

    想抓我,没那么容易,我可不想再见到拉斐尔那头小狐狸。

    心里想着,只见他将身上宽大的斗篷向两边掀起,露出斗篷内面的数十个口袋,口袋里面装着数十个不明粉末的玻璃瓶子,迅速从里面取出一个,连着瓶子狠狠砸在地上。

    顿时,一股浓烈的粉末尘雾爆发出来,两名士兵冲的太快,刹不住车,被粉末笼罩在里面,立刻就像鼻子眼睛被狠狠打了一拳般,酸楚起来,喷嚏连连。

    “咳咳咳,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粉末,咳咳咳,可恶,给我记住,下次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在士兵的怒吼中,加仑和安贝沙已经逃之夭夭。

    【哼哼哼,愚蠢的人类哦。】

    奔跳逃离之中,安贝沙回过头,发出不屑的冷哼。

    【等本魔王在这人类的大本营里,打探到足够的消息,让贝利尔姐姐刮目相看后,再和师父一起寻找到那传说之中的七种最美味的香料,给沙耶妹妹尝一尝,那以后,就是本魔王恢复身份之时,到时候,就用你们的鲜血来为本魔王的零之魔王称号划上终结……喵?!】

    正在全神贯注幻想着那一刻的美妙场景的安贝沙,似乎踩到了什么,脚下一滑,伴随着喵一声的悲鸣,伟大的阿兹莫丹魔王,便以五体投地的壮烈姿势和地面亲密接触,发出光是听着就让人觉得疼的重重“咚”一声,身体呈大字形深深陷入了地面之中……

    ……

    “咳咳,我有一件大事要宣布。”

    “大人,有一件事……”

    回到家恰好是晚饭已经准备好,在久违的享受了一顿女孩们的美味手艺后,我剔着牙,大马金刀的一屁股坐在属于自己的一家之主位置上,道。

    而正在这时,维拉丝等数位女孩,却也在交流着目光,最后,目光回到维拉丝身上,她也开了口,和我的话刚好重叠在一起。

    “还是等我说了先。”

    伸出一根手指,截了截维拉丝微微泛起红晕的柔软脸蛋,我笑着道,换做平时,我是一定会先听了宝贝妻子的话再说,不过这次不同,想到可以一家人去精灵族,我的心情大好,也就想迫不及待的宣布消息。

    “叽~~~~”

    和西露丝艾柯露的对峙之中抢到一步先机的卡洁儿,在两个小公主懊悔的目光中迎面扑到我的怀来,一边撒娇的蹭着一边发出可爱欢叫,打断了我的话。

    “好了好了,卡洁儿,别着急,也有你的份。”

    我剥开一枚糖果,送入卡洁儿的小嘴里,搂着这小天使纤细柔软的小腰将她抱起,轻轻抚着背后那双毛绒雪白的天使翅膀。

    然后,目光在整个家里环视着,在每个女孩身上都停顿了一下,吊足胃口,才将刚才和阿卡拉商量的打算说出来。

    “一家人……去精灵族?”维拉丝她们面面相窥,神色惊讶而古怪。

    “对,一家人,包括莱娜和琳娅,当然,还有我们的小公主,小天使。”我在卡洁儿香嫩脸蛋上重重亲了一口,开心的宣布。

    至于卡洛斯回来,发现她的宝贝女儿不见了,会怎么样,那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怎么了,大家的脸色那么古怪?”抬起头,看到维拉丝她们的微妙表情,我不由好奇问道。

    惊讶也就罢了,为什么要露出这副表情?

    “吴大哥,阿卡拉奶奶和你说过些什么吗?”琳娅眨了眨眼,轻笑着来到我身旁坐下。

    “说到是说了一些话,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是这样吗?”莱娜那恬静美丽的俏脸上,也微微勾起了让我很在意的笑容。

    “大家究竟是怎么了?”总感觉有一股奇怪的气氛在酝酿着,是我的错觉吗?

    “不,没有,是一起去精灵族是吧,吴大哥。”

    琳娅抿着嘴,凑上来笑道,那墨绿色的柔软发丝随着夜风轻轻拂来,打在脸颊上痒痒的,如果不是怀里抱着撒娇不断的卡洁儿的话,我非得将这可爱亲切的女孩搂在怀里亲上一口。

    “嗯,没错,大家准备好了,等会就要出发。”

    说完,我回过头看向维拉丝:“对了,刚才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

    “啊……这个……这个……”

    不知道为什么,维拉丝似乎吓了一大跳,然后看看其他女孩,又慌慌张张的摇起了头。

    “没……没有了,大人,没有事了。”

    真是的,明明不会撒谎,却偏偏还要勉强自己。

    我用【锐利】的目光盯着维拉丝一动不动,盯的她仿佛脑袋上有一对毛茸茸的狗耳朵,正在不断畏缩的垂软下来,贴在前额,将掩饰不住慌乱的瞳孔给遮住,最后,这只小狗狗发出了一声可爱悲鸣。

    “我,我去洗碗。”说着,就摇着慌张的小狗尾巴逃跑了。

    “嗯哼?”

    我将目光落到其他女孩身上,虎躯一震,散发出一家之主的威势,发出哼哼唧唧的鼻音,在告诉诸位,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话说总觉得这句话用的有点不对劲,算了,这种小事就不必理会了。

    “哥哥~~”

    柔弱甜美的声音响起,莱娜轻步走了上来,坐在另外一旁,撒娇的伸出让人怜爱的小手抱住了我。

    哦哦哦,你们太卑鄙了,竟然派出了最可怕的敌人莱娜。

    “其实,我们的确有事情瞒着哥哥。”

    仰起头,那双有着淡灰色轮廓,仿佛能将人的灵魂吸入里面,蕴含着无限深幽美丽的瞳孔,静静的凝视着我。

    “这样做,只是想要给一份惊喜哥哥,不行吗?”

    “但是……但是……”我还想挣扎一下。

    “真的不行吗?对哥哥造成困扰了?”目光变得楚楚可怜起来。

    哦哦哦,致命一击!!!

    “绝对!没有这回事!只要是莱娜的想法,我绝对支持!”

    瞬间被妹控之魂控制了身心的我,如果纳粹的死忠士兵般高高举起了手。

    “我就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

    莱娜甜甜的微笑着,搂着我的脖子,那柔软湿润的樱唇在脸颊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

    我:“……”

    泪流满面中,莱娜,你越来越狡猾了,哥哥我啊,心里是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你不会轻易被其他臭男人给骗了,难过的是你似乎把哥哥我给骗了。

    “爱丽丝姐姐好厉害,给我们多说一些和精灵族有关的事情吧。”

    另外一边,不小心落败于卡洁儿的小公主们,却是围绕起了小幽灵,在听这小圣女漫天口胡。

    “嗯哼,真是没办法,就让本圣女再给你们说一说吧,如何才能在环境极端恶劣的精灵族,那布满凶猛野兽,天气多变,危机潜伏的库拉斯特森林之中,存活下去。”

    摇身一变,我们的小圣女似乎变成了生存大挑战的支持人,得意忘形的两手插着小腰,抬头挺胸,以专家的口吻教训着两位小公主,那一头在灯光下格外飘渺美丽的月色长发,似乎也随着主人的张扬而飞舞起来。

    “嗯嗯。”

    两个小公主紧张的握起小拳头,小脑袋不断点着,脸上满是紧张和坚毅,已经完全被小幽灵忽悠进入了生存挑战的模式之中。

    “首先要活下来,就需要能量,不然,不用森林里的猛兽陷阱将你杀死,你也会活活的饿死。”

    润了润喉咙,那一双银色眸子,咕噜噜的转了一下,小幽灵继续用着圣歌一样优美的腔调口胡道。

    “水我就不说了,森林里哪都有,问题是食物,首先得分清楚是不是有毒,其次呢……”

    似乎说到了关键点,小幽灵的神色一肃。

    “其次,要记住了,绝对不能挑食,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能补充能量,就得吃下去,比如说……”

    说完,她似乎要做一个示范,往物品栏里掏了掏,取出一小节晶莹发光,如水晶艺术品一样的树枝。

    正是精灵族现在会按时定量的给小幽灵提供的水晶之树。

    “哪怕就是树枝,也要吃下去。”小幽灵这样猛地一声娇喝,像是很壮烈的样子紧紧闭上眼睛,将这节树枝塞到小嘴里,咔嚓咔嚓的嚼着,并含糊道。

    “嗯,味道还不错,有点像鸡肉,嘎嘣脆。”

    “嘎你妹!”

    我忍无可忍的凌空飞起,一记吐槽手刀,像是万人斩的刀客一般,利索的刀起刀落,小幽灵已经蹲了下去,捂着泛红的额头,一边嘀咕着臭小凡又欺负人一边泪眼汪汪起来。

    这个也是,那个也是,老是给我的宝贝公主灌输一些奇怪的知识。

    “别听那笨蛋幽灵说的话,精灵族才没有那些危险的东西,当然不能乱跑出精灵王城就是了。”

    牵着两个小公主的温软小手,远远的离小幽灵坐了下来,我对她们语重心长道。

    “嗯,我们知道了,谢谢爸爸。”

    西露丝和艾柯露毫不犹豫的异口同声应道,显然,宝贝女儿们对于我的信任,要更胜于小幽灵不少,这让我很是高兴的在她们脸蛋上亲了一口。

    “还有,抱歉,没有让你们觉得困扰吧,明明今年就要转职了,那么重要的事情,却偏偏还在这个节骨眼上带你们外出。”

    “没有哦,爸爸。”

    很是乖巧的摇着头,那一根乌黑笔直的马尾,随着她们的动作可爱摇晃起来。

    “爸爸能够想到我们,能够请求阿卡拉奶奶让我们一起去,很开心才对。”

    两张一模一样,并且越发俏丽动人的脸蛋,凑了上来,带着幸福笑意,小公主们一左一右,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

    俏脸从侧边划过,来到耳旁,轻柔的呵气。

    “不过,爸爸在打什么小主意,艾柯露和西露丝心里很清楚哦,因为是爸爸未来的新娘。”

    瞬间,我的额头嗖嗖冒出冷汗,干笑不已。

    这个……那个,西露丝和艾柯露也越来越聪明了,果然这个家里,我的智商已经被远远抛到后头,逐渐被卷回绝望的起跑线了吗?

    乘我一个愣神之间,两个小公主有了行动,艾柯露松开我的脖子,转过身去看了一眼,随后,西露丝将樱唇送了上来。

    甘甜,柔软,温润的少女樱唇,带着西露丝那双颤抖的瞳孔之中害羞欲哭的一层朦胧水雾,以及渲染着纯洁无暇的红扑扑俏脸,显得更为宝贵和甜蜜。

    只是持续了差不多一秒,西露丝便迅速离开,轻颤着娇唇,似不堪娇羞般立刻把身子转了过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刚才转过身去的艾柯露,却在西露丝转过去的同时转了回来,带着害羞而又期待的笑意,将那张同样的绝色动人俏脸凑了上来。

    “啾~”的轻轻吻了一下,如同棉花糖一样柔软的触感传了过来。

    却是那本来绝对是想要接吻的樱唇,最后落到了脸颊上面。

    我再次一愣,回过神来下意识向周围一看,发现原本正在商量着这趟旅行的女孩们,其中莎拉的目光,无意间落向这边,随即露出灿烂动人的微笑,朝我和两个小公主轻轻招了招手。

    哦哦哦,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

    原来刚才艾柯露转过身去,西露丝吻上来,这样做是为了给西露丝放风啊。

    现在西露丝转了过去,轮到艾柯露,大概是因为西露丝发现了莎拉的目光正在朝这边看来,连忙提醒艾柯露,所以从接吻变成了亲吻脸颊。

    原来心心相印还能这样用,我无语远目。

    “可惜,就差一点点了。”

    还在害羞的西露丝,却是十足姐姐模样的惋惜摸了摸艾柯露的头,安慰道。

    可惜的是什么自然一目了然。

    “没关系,反正西露丝吻了,也是等于艾柯露吻了。”

    艾柯露的小手轻轻触着嘴唇,感受回味着刚才西露丝吻的时候,传到她嘴唇上的清晰触觉和味道,害羞笑道。

    原来身身相印还能这样用,我再次无语远目。

    “我也感觉到了哦,艾柯露的吻。”

    听到艾柯露这样说,西露丝安心一笑,也同样轻触着自己的嘴唇,露出幸福满足之色。

    “因为,西露丝(艾柯露)可是一心同体。”

    然后,两个小公主异口同声,手拉着手,相视而笑,两张一模一样,连眼睛弯起的月牙儿和嘴角勾起的弧度都相同的动人笑颜,是上帝的最高杰作。

    不知何时,泪水已经打湿了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