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在漆黑中孤独地等待……
    我和阿尔托莉雅离开以后,一直音讯全无,维拉丝她们完全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不敢轻易涉足幽灵的房间,怕将她吵醒。)

    这也是为什么房间里,会积累了半年的灰尘,没有人打扫。

    我叹了一口气,来áng边。

    足以让幽灵在上面不安分的滚来滚去的偌大床上,被单和枕头整整齐齐的叠放着,上面空无一人。

    不过嘛。

    枕头上,端端正正的放置着一条项链,银白色的五芒星项链。

    这是幽灵的父亲亚历山大,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不知为何,里面竟然有一个神奇的空间,可以让这只幽灵躲进去做一些偷偷momo的事情,当然更大的用途是给予她安静的空间呼呼大睡,这个一天要睡上二十个时的猪圣女。

    我lu出溺爱的笑容,伸手轻柔的将项链拿捏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ji动的心情,然后……

    毫不留情的,捏着项链一阵猛烈抖动。

    不到片刻,啪噗一声响起,一团如同兔子般蜷缩起来,身体辉映着淡淡圣洁光芒的白色物体,就从项链里面掉了出来,伴随着标志性的“哇”一声惊吓响起。

    “我觉得凡应该用更合适的方式叫醒人。”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带着圣洁之美,甚至是从那张嘴里面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带着圣歌般优美的旋律,给人的感觉像是……神圣的代言,上帝的宠儿。

    这样一只圣女幽灵,此时正像优雅高贵而又慵懒的猫儿一样,揉着迷迷糊糊的睡眼爬起来,没有一丁点形象的在床上八字撇跪坐着,用困扰的表情和困扰的语气看着我。

    如果不给她一个满意答案的话,可能……不,是绝对,哪一天我睡的正香的时候,会遭到更加可怕的叫醒手段。比如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和一只苍鹰并肩飞行,脚下是一片片白云和缩的连绵山峦什么的。

    “这可不行。”

    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呈大义凛然之势伸手比了一个叉,严词拒绝道。

    “一般的方式已经无法表达我对圣女大人您的尊敬了,我已经特地为这个方式,申请了独家的专利。”

    “还真是让人困扰的专利,本圣女不需要这种尊敬啦。”

    睡了半年,脑袋还在迷迷糊糊中的幽灵,撒叫的朝我皱起了眉头。

    然后,突然嫣然一笑,笑的我毛骨悚然。

    “也罢,被骑士这样爱戴的本圣女,也得为凡做点什么。”

    “别……”

    话还没完,这只幽灵伸出两只手臂,抱了上来,呜的一口咬下。

    咔嚓一声,在我的脖子上印下了精致整齐的牙痕。

    “呼哈,本圣女要申请咬凡的专利。”一边猫添牛奶似的伸出叫粉舌,在牙痕上面轻巧添舐着,幽灵一边道。

    “这已经不是让人觉得困扰的程度,而是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了吧,咬我就真的那么有意思吗?”这下轮到我更加困扰了。

    “当然,哼~~”

    幽灵在我身上嗅了嗅,蹭了蹭,安心地将温软叫躯完全贴上来。

    “凡可是本圣女的所有物,所以得随时在上面留下本圣女的专属烙印。”

    “这个……干脆在我背上刺四个字怎么样?”我觉得我比岳飞还要冤。

    “哼,笨凡,蛋凡,还想忽悠本圣女,在背上刺字的话,立刻就会消失吧,以冒险者的体质。”幽灵用高傲的目光看着我,仿佛在,想要骗我,凡还是太nèn了。

    “那么,干脆在我的所有斗篷上,都绣上【爱丽丝专用骑士】六个大字怎么样?”暗地里啧了一声,我咬咬牙,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这到是一个办法……”似乎认真的考虑起这个可能性,幽灵歪了歪头,但随即摇了起来。

    “不行,虽然凡是有斗篷男这样的奇怪称号,但是在家里,还有睡觉洗澡的时候,不可能一直穿着斗篷吧。”

    “太苛刻了,这样还算是仁慈的圣女吗?就算是奴隶也有休息时间!”我据理力争道。

    “套上项圈的话,让每天出去溜达一圈也是可以的。”

    “哦哦哦,妄图把我变成宠物吗这可恶圣女!”

    “因为,凡是那种很容易被别人用一根骨头勾引,就忘乎所以的抛开主人的笨蛋,所以必须带好项圈和狗牌才行。”

    “骨头指的是什么呀骨头!我这样有节操的宠物……不,我这样有节操的骑士,岂会轻易受到外界的you惑!”我觉得幽灵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比如我的光辉形象。

    幽灵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樱之中,轻轻吐lu出两个字。

    “没有这回事,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撇过头去,我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左右张望,就是不肯和幽灵对视。

    “号称的后宫之男?”

    “喂喂,别给我胡乱散播谣言了,不是还有野蛮人一族吗?”我脱口而出。

    “哦嚯,野蛮人一族?”

    “哦哦哦哦哦——不是这样的!!”我整个人都凌乱了。

    “凡,大色狼。”

    “都不是了。”

    “连年轻貌美目光如炬的幽灵也不放过,将其囚禁在项链里头,只要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放出来,成为发泄淫yu的工具,口号是【哪怕是幽灵也要让受孕】。”

    “的好像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莫非我还有连我都不知道的黑暗一面?”我震惊了。

    “现在是清醒状态但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黑暗面。”

    “哦哦哦,竟然还有这回事,竟然还是黑暗面占据了我的灵hun主导!”我更加吃惊了。

    “嗯嗯,本圣女的话是不会有错的。”看我非常配合的样子,这圣女不由的得意起来。

    “,不好。”心里暗笑一声,我装作惊恐的样子。

    “被这样一,我好像感觉到了,暗黑一面现在正在侵蚀我的灵hun,要占据主导了。”

    做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抱着头,片刻之后重新抬起来,看着幽灵的表情已经变得邪恶无比。

    “嘿嘿嘿,区区作为泄yu工具的圣女,也敢如此嚣张,看本公爵……咳咳咳,本德鲁伊不好好惩罚。”

    完扑上去,将逃之不及的幽灵摁倒在床上,压在身下。

    轻轻用手指捏着那张手感极佳的脸蛋,我笑咪咪的看着lu出慌张懊悔神色的幽灵。

    “怎么样,作茧自缚的感觉不错吧。”

    “恩胜利来lu累齐鲁里林啦了拉(本圣女才不会屈服于淫爪之下)。”被我捏着脸蛋的幽灵,用着含糊不清的可爱语调抗议道。

    “还要嘴硬吗?既然如此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嗯哼哼哼~~~”

    嚣张的大笑三声,面庞逐渐逼近那张精致美丽的俏脸,逐渐的,神色柔和起来,带着无限的眷恋和爱恋,紧紧贴在一起,交叠,互相含吮,没有一丝缝隙。

    “爱丽丝……”

    “凡……”

    含糊之中,互相呼唤着彼此的名字,每喊一声,心头的火热就更加滚烫一分,直到熊熊燃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原本的轻吻,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ji烈的拥吻,用力的搂抱着彼此,不断交换着唾液,体温,手与手互相的交缠,腿与腿互相的夹紧,似乎要将两具身体融合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过了许久,才留恋的分开。

    虽然身为未能合而为一,但是彼此的心,已经通过这次亲密接触,再次连接在了一起。

    拥抱着整个世界般,心满意足的搂着幼猫一样蜷缩在怀里的幽灵,我低下头,亲昵的捅了捅她的柔软脸蛋。

    “笨蛋,在家里有没有听话,给维拉丝她们添麻烦?”

    jidàng的感情过后,便是绵绵不绝,细水长流的柔情,此时此刻,哪怕是怀里这只傲叫腹黑的圣女,也显得格外乖巧。

    “才没有,我又不是笨凡,连算数都做不好。”

    “……”

    的我好像经常给维拉丝她们添麻烦似的,虽的确是无法反驳。

    “请容许我反驳一点,我的算数哪里不好了。”只有点着我无法认同。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算对。”幽灵抬起头,lu出困扰的目光。

    “刚才?我有算过什么吗?”

    话刚落音,幽灵的目光更加怜悯了,仿佛在,不但算数不好。连记忆也不行,凡的脑袋已经没救了。

    “乖乖,就算是这样的凡,本圣女也会接受,也会养一辈子哦。”

    幽灵探起身子,反过来将我的头搂在怀中,紧贴在她那高耸柔软的胸部,隔着一层薄薄的牧师袍,脸颊就好像被两团弹性十足的完美碗状布丁夹住,鼻尖所触尽是让人迷醉的幽幽ru香。

    “别用一副很仁慈的样子出这种打击人的话,以为我会上当感ji流涕就大错特错了。”

    我嗡声瓮气的回应道,纵使有多么的冤枉,也不想将头从这片香软温柔的英雄冢之中抬起来。

    “明明是没有了本圣女在的话,就什么都不行的区区凡,也敢话那么嚣张。”

    这蛮不讲理的圣女,开始lu出爪牙,在我深深埋首在她那高耸胸部之中的头上作怪起来。

    “呜~~”

    “噢噢————竟然还咬上来!!!”

    “谁让凡又偷偷的扔下我不管,一走就是大半年,明明是本圣女的专属骑士,明明应该一直shi奉在本圣女身边才对。”

    抬起头,那双dàng漾着银河璀璨的眸子,已经湿润起来,浮现出一层浓浓的水雾。

    “这个……不是看睡的正香么。”我顿时心虚起来,同时心里又大奇。

    “不是一直睡着吗?怎么知道我走了半年?”

    “哼,本圣女可是目光如炬,区区事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幽灵先是很高傲的将下巴一抬,重新低下头的时候,声音却变得让人心碎的幽幽,抱着我,仿佛自言自语般轻声喃喃道。

    “就算是睡着了,也能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笨蛋凡不在,很害怕,但是更害怕打碎这个世界,睁开眼睛,发现凡还是不在,所以只能一直一直睡下去,不敢醒来……”

    “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听到这触动心弦的幽幽话语,我大脑一片空白,除了紧紧抱住幽灵,不断道歉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凡……真是个不合格的骑士,明明已经好了效忠本圣女一辈子,却老是为其他事情东奔西走,扔下本圣女不管。”

    “抱歉,无论什么惩罚我都会接受。”

    “真的?”

    “真的。”

    “那么我就再咬几口吧。”

    我:“……”

    这圣女,还真的一点也不留情,又在我的手臂上,甚至掀起衣服,在我的胸膛上各咬了一口,咬的很疼,很深,哪怕是冒险者的体质也无法轻易回复。

    做完这一切,幽灵看着这几处牙印,目光有些痴痴的,然后满意一笑。

    “嗯,很好,这样一来就能保留很长一段时间了,凡属于本圣女的专属印记。”

    “还真是个笨蛋。”

    我哭笑不得的捏着她的脸蛋两边一扯。

    “放心吧,这一次不会再偷偷扔下了,回带上一起去。”

    “真的?”

    幽灵猛地抬起头,愣愣看着我,那双银色眸子,闪烁着不可置信的兴奋。

    “骗是熊。”我捏了捏她的鼻子。

    “,果然是骗人的。”

    “……”我顿时气急。

    “哼哼,这次好了,可不能再骗本圣女哦,不然后果很严重。”

    幽灵不等我发飙,就从床上一跃而下,轻飘飘的在半空雀跃旋舞着,那一头月色长发,在昏暗的房间里面就如无数发光的缎带般,美的如梦似幻。

    看到这一幕,我既是高兴,又是心酸自责,自己真的骗了幽灵太多了,每次都下一次一定会带上,一定会,这句谎言,一便是好几年,明明她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依靠,愿意依靠,我却屡次将她留在家里,等于残酷的将她扔到了黑暗孤寂的世界之中一样。

    但是这次,不会再骗人了。

    看着幽灵在半空之中唯美的妙曼舞姿,以及悦耳圣洁的轻声哼唱,我暗暗握紧拳头。

    “爱丽丝姐姐~~~”

    郑重的将项链挂在脖子上,当带着幽灵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两个公主抬起头,高兴的欢呼起来,从沙发一跃而起,穿上巧漂亮的公主鞋吧嗒吧嗒跑上来,围绕着幽灵,乌黑眸子中满是仰慕和亲近,同时也能察觉到一丝畏缩。

    两个公主的未来职业是牧师,而幽灵却是圣女,身上的强大圣洁之力,天生就对西lu丝和艾柯lu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她们越接近牧师这个职业,这种吸引力就越大。

    所以,对于她们表lu出来的仰慕亲近之情,我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只不过这股畏惧嘛……大概是和幽灵别扭的性格,以及隐藏在这圣女扭曲的思想之中,对除了我之外的世间万物的淡漠有关吧。

    连维拉丝都无法被她接纳,更何况是两个公主。

    不过有我在身边的话,这幽灵到是蛮亲切,蛮好话的,见两个公主凑上来,立刻拉着她们的手,在头上mo了mo以示嘉许。

    其他女孩们闻声也凑了上来,一时之间,整个家洋溢着热闹欢喜的气息。

    在以前,无论这个家再怎么喧闹,有两个公主和卡洁儿的打闹,有蕾奥娜和埃里雅的决斗,有女孩们的闺中密话,但是,始终有一个地方,是阳光所无法照到的冰冷角落。

    如今,随着我的回来,幽灵的苏醒,这个家最后一丝冰冷阴暗之处也被照及,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快乐欢笑了。

    看了看时间,还有剩余,我打算去一趟阿卡拉那里,好歹回来了,应该跟老上司打个招呼才行,再……

    和女孩们打了招呼,约好在晚饭前回来,我向着阿卡拉的黑店漫步走去,但愿她在家吧,我的时间可不是很充裕了,不点亚瑟王很重视约定,要是违反的话可能会稍稍有点麻烦。

    自然,身边跟着一只幽灵,这笨蛋圣女,完全一副粘上了我的举动,似乎就算我现在跳下深渊,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搂上我的脖子。

    不是似乎……是肯定。

    “我这笨蛋圣女,又没有穿内ku对吧!”

    见这幽灵一路上乐哼哼的飘来飘去,无意间一阵轻风吹过,dàng漾起她那洁白美丽的牧师长袍,如莲花一般倒立绽放起来,lu出里面两条白玉陶瓷一般完美无瑕的纤细长腿。

    那一头漂亮到极点的月色长发,也像是九天之上的嫦娥所抛下来的绸缎,围绕着幽灵轻旋慢舞起来,在青翠的草原之上,制造出了一副唯美景色。

    当我lu出欣赏的目光,一动不动盯着的时候,一阵突然的狂风刮起,将原本慢悠悠舞动的长袍瞬间抛起,lu出里面粉樱绝美,寸草不生的叫nèn花芯……

    我顿时就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幸好才刚刚出门,附近没有其他人,不然我还不得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