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重逢如初【哔】,第一次疼就好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重逢如初,第一次疼就好第二更,求月票

    在去精灵族之前,我还要回营地一趟。首发

    这是理所固然的,离开家近半年的,只有在后面一段,才能够寄信报平安,肯定已经让家里的女孩们担惊受怕了许久。

    就算不点亚瑟王那里,再催促,也阻挡不了我回营地一趟的决心。

    不过如果先回营地的话,免不了又要呆个几天,甚至十几天,离开家那么长,至少要留下来,多陪陪她们,每个女孩,包含莱娜以及宝贝女儿们,可都要好好的抚慰一番才行不是么?

    这样做的话,不点亚瑟那里,估计会直接派精灵大军来将她抓。

    为此苦恼了片刻,我心里就已经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就这么办。

    传送阵的白光一闪,闻着扑面而来的草原轻风,看到营地熟悉的景色,以及传送阵周围那一张张有些面熟,但又叫不的士兵面孔,笔挺朝站立行礼,哪怕是已经习惯了这一幕,我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激动起来。

    维拉丝她们……应该已经觉察到了。

    微微合眼睛,感受着心灵传来的熟悉波动,我立刻获得了回应,睁开眼,微微一笑。

    女孩们,都在家里等着呢。

    回到法师公会,遥遥的,看到那顶白色帐篷的尖尖一角,我颇有点近乡情怯的感觉,深呼吸了好几口,才抑制住激动,大步迈出,眼前的景物逐渐明朗,一变。

    帐门门口的位置,足以让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的女孩们,全部站在那里,迎接着的。

    鼻子一酸,我快步前,拉近了这段距离,将站在最前,正用温柔的泪光迎接着的维拉丝,一把搂在怀里。

    “大人……终于了……呜呜”狗狗一样的维拉丝,在怀里轻轻呜咽着。

    “我这不是没事吗?乖乖,我的维拉丝最乖了。”

    没想到维拉丝竟然哭了起来,我立刻将埋首怀里那张俏脸抬起,手足无措的在面轻轻擦拭着,温柔道。

    “真是的,又不是第一次离开了,的大人我这条命,可是硬实的很,没好担忧的。”

    一边着,我的目光在其他女孩脸一一掠过,寻找着可以缓和气氛的角色,最后落到面无脸色的三无公主面,拼命朝她打着脸色。

    “主人的没,维拉丝主人,这种事情只要习惯就好。”

    缄默中的茉莉,很是配合的从女孩们后面走出来,轻轻在维拉丝的背后抚顺着。

    哦哦哦,干的好,就是这样。

    我原本还提心吊胆,生怕这侍女又会做出惊人之举。

    没想到……这不是蛮正统的抚慰手段吗?

    正当我安心的送了一口气时,却没注意到,那卡通一般的亮黄色眼眸,闪过一道光芒,恍如在,就是现在。

    然后,只听见茉莉继续道。

    “就跟的第一夜一样,第一次很疼,男人都喜欢这个,但如果每次都是第一夜,城市疼的话,那也难免会产生困扰对。”

    嗯嗯,没没,这个例如打的好,虽然能够泪眼汪汪的迎接我,是很感动很高兴,但也会因为泪水而产生慌乱,就跟的第一夜……

    第一夜……

    第一夜妹

    我怒翻失落心灵的茶几,还不解恨的化身哥斯拉将帝大厦摇倒,顺便吐出几口熊熊火焰,把周围发出嗡嗡嗡的烦人吵杂声的直升飞机击坠几架。

    吼吼,我是哥斯拉,我要毁灭地球

    这就是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写照。

    将因为茉莉的一番话,而害羞的晕倒,两眼转着圈圈,头顶还在不竭冒烟的维拉丝,交到琳娅手,我回过头,愤怒嚷嚷着朝见势不妙闪人的茉莉追了去。

    在追茉莉,在她的娇香臀痛打了掌后,这场闹剧才算停止下来。

    虽然有些狼狈,不过效果拔群,刚才围绕在女孩们身的担忧欲哭的压抑气氛,因为这公主的一番惊人讲话,被完全捅破了。

    此时,女孩们一张张倾国倾城的俏脸,都还微微泛红,似乎脑海里还在无法控制的充满着“第一夜”两个字。

    对纯情的她们来,实在太劲爆了,看,维拉丝刚才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的眼睛,正好又落在茉莉身,呆呆看了一秒,突然又“噗”的一声,额头冒烟重新晕倒。

    真是太浑厚,太爱害羞了,虽然这正是维拉丝的萌点之一。

    女孩之中,除的三位妻子,维拉丝,莎拉以及琳娅以外,还有身为贴身侍女的三无公主,以及莱娜。

    固然最令我惊讶的还是两个宝贝女儿,西露丝和艾柯露也在,这时候她们不是应该在牧师训练营吗?难道女孩们以及算好了我今天会,才特地齐聚迎接。

    两个公主甚是乖巧,等我和莎拉,琳娅,莱娜,一一亲昵过后,才提着漂亮的公主裙抱来,和往常一样,一左一右占据了我的两条胳膊。

    “两个公主,想爸爸没有,爸爸想死们了。”

    眼看西露丝和艾柯露红扑扑的健康脸蛋,我喜不自禁,将她们一把搂起来,在那香喷喷的脸蛋各自亲了一口,用有胡渣蹭了蹭她们。

    “爸爸,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不是孩子了。”

    见我还是用以前的办法亲昵招呼,两个公主微微埋怨道,似乎为了证明这句话般,搂着我的胳膊的手,微不成察的用力一分,将那份发育良好,并且还在不竭茁壮成长中的美好胸部,用力顶了。

    “咳咳咳,在爸爸的眼中,们永远都是孩。”

    感受到手臂传来如同刚出笼,外表沾了一层光滑奶油的香甜馒头一样温香柔软滑腻的美妙触感,我咳嗽连连。

    “爸爸是大傻蛋,呐,是,西露丝。”

    艾柯露探出头,甩着那根长长的漂亮乌黑马尾,狡黠的美目一眨一眨,朝另外一边,因为大胆的举动而正害羞不已的西露丝道。

    “嗯,爸爸是傻蛋。”

    虽然害羞,但西露丝着这话却一点儿也不犹豫。

    两个伶俐伶俐的双胞胎公主,相视一眼,都吃吃的笑了起来,也不她们那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

    “呐,爸爸,爸爸,听我。”

    终于回到家,能够舒舒服服的坐在平时的大沙发,长松一口气,将这几个月积累的疲劳都释放出来。

    这时候,艾柯露俏脸泛红的凑来,的嘴唇在我的耳旁呵气,似有悄悄话要。

    心有灵犀的西露丝,也红着脸从另外一边夹击,水汪汪的乌黑眸子,好奇而羞涩的注视着我,又看了看。

    “了,艾柯露,又和卡洁儿吵架了吗?”不跳字。还没有觉察到形势不对,不知死活的我,懒洋洋的伸出手臂,将两个公主搂在怀里,捏着她们的鼻子道。

    “才不是呢,我们才不会和长不大的傻蛋洁一般见识。”公主高傲的将下巴一抬,一副不屑的样子。

    明明平时那么乖巧可爱,温柔善良,除在三无公主那里学来的奇怪知识以外,可以,两个公主耳染目濡,很是继承了维拉丝,莎拉等几个女孩的良好性格。

    可是偏偏只有面对卡洁儿的时候,却会露出娇蛮的一面,我可以把这种关系当作是一种另类的情吗?

    “还在这样叫卡洁儿,就明们也一样没长大。”我用胡渣刺了刺艾柯露的光滑脸蛋,哼哼道。

    “呐呐,爸爸,今天不那个傻蛋洁好吗?”不跳字。艾柯露张张嘴,欲辩驳些,却突然记起目的,话题一转道。

    “好,可不要太狡猾哦。”我擦擦冷汗,面对着艾柯露闪闪发亮的目光,终于觉察到一丝不妙了。

    “这样的话……”

    公主干屁股一挪,脆跨做在我的一条大腿,娇身子如同懒洋洋的猫般,完全趴伏卷缩在我的怀中,两只脱下鞋子后,裸露出来的如同象牙般细腻的娇玉足,在我的腿肚子一蹭一蹭,蹭的心里痒痒的,只想将这狡猾的公主搂紧,用胡子猛地回蹭她一顿。

    旁侧的西露丝了一声,也有样学样的坐了来。

    这样看去,就像两只可爱的猫咪,温顺粘人的趴伏在一只懒洋洋的仰躺着晒太阳的大花猫的怀里,温馨无比。

    只可惜接下来的对话。

    见我乖乖的就范,艾柯露再凑嘴唇,贴近的近乎吻在了我的耳垂子,才很害羞似的轻轻呵声道。

    “那……那个,爸爸,很喜欢……吗?茉莉的……”

    “嗯……”

    我还没有从回到家的懒散之中清醒,听到这样令人迷糊的法,只是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主人,茶。”

    就见这时,三无公主到是一反常态的以乖乖侍女的态度,将一杯热茶端了。

    该不会下了奇怪的药。

    面对这嚣张侍女的反常举止,我将信将疑的喝了一口,嗯,茶好,手艺更好,不愧是经常一壶茶坐看日出日落的喝茶神公主。

    咦,刚才艾柯露来着?

    被三无公主这样一打断,我不由的迷糊起来,见西露丝和艾柯露红扑扑着脸蛋,一直用期待的目光看我,虽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但身为女儿控的灵魂不不想让她们期待下去,还是本能的点了颔首。

    “果……果然是这样没,呐,是,西露丝。”艾柯露不知的,在我颔首的一瞬间,脸的红晕更加泛深,尚带着一分稚嫩的眉目,隐约之间竟然流露出丝丝的悦耳媚意。

    艾柯露如此,害羞的西露丝就更加不堪了,差点就不如维拉丝的后尘,因为害羞而晕倒了。

    等等等等,她们刚才都问了些?

    我终于觉察到不妙了。

    “这样的话……”

    可惜艾柯露却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继续凑来,轻轻道。

    “其实就算茉莉不,我们也会给爸爸一直保存哦,除爸爸以外的人绝对不要,那个……那个……少女的……的初……初……呜呜”

    终于不下去的艾柯露,和西露丝一样,选择了鸵鸟埋沙式的死死将脸蛋埋在我的怀中,即使隔着衣服,我依然能感受怀里两张脸蛋的惊人热量。

    咦……咦咦?

    当脑袋终于叮咚的一声,想起三无公主刚才过的话,再联系艾柯露刚才所的话,我没能忍住,口中喊着的一口茶喷了出来。

    “大哥哥,了?”

    为了迎接我的全都聚集在厨房里忙碌的女孩们,了异常,莎拉不由的探出袋,那双红宝石一样美丽的灼色瞳孔,疑惑的看着我。

    至于维拉丝……她现在还在昏迷状态。

    “不……没?”

    我面无脸色的擦了擦嘴角,轻轻拍了拍两个公主的香肩,将她们放下,站起来,无声无息的捕获住想要畏罪潜逃的三无公主,拎到房间里关门,掀起她的雪白长袍,又在她的香臀拍了十几下,巴掌没有隔着任何衣物阻碍,着着实实的落在紧致雪白的臀肉。

    原本还有点担忧这无法无天的公主侍女,会事后报复,至少弄出一顿地狱火锅之类的玩意让我咽下去,没想到掌落下去,她反倒乖巧起来,等打完以后,竟然主动爬来,帮我整理着皱褶的衣裳,然后,将娇的香唇侍奉了来,供我品尝。

    这从缺乏亲情,喜欢被调教的公主……

    细细含着主动送来的,久违的茉莉的香唇,我背后摇起了头。

    茉莉这样的性格,虽不是大不了的事情,但也绝对不得称之为正常,完全就是问题少女一个。

    起问题少女的话,还有另外一个更加严重……不,或许是整个暗黑大陆第一严重的家伙。

    “幽灵醒了没有。”

    给布满了电一样全身娇软,眯着眼睛睡的茉莉盖好被单,我从房间里面出来,迎面就遇到了似乎是刚刚清醒,脸还带着一股子红晕的温顺害羞狗狗维拉丝。

    “爱丽丝她还没有醒,不该不该清醒才好。”

    提起幽灵,维拉丝俏脸的红晕也瞬间暗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担忧。

    如果这个世间,还有哪个人是连维拉丝的温柔善良,都无法使之内心溶化的,率先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的,绝非是三魔神或者是四魔王的名字,而是另外一个房间里头的幽灵。

    “嘘”

    我朝维拉丝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蹑手蹑脚的推开幽灵的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整洁,很冷清,也很空旷,即使在穷人家里也能看到的衣柜桌椅的,基本都没有。

    这是因为,虽然房间是幽灵的,但她很少用,要么我在一起,要么就呆在项链的空间里头,整个房间,醒目的只有一张大床,以及维拉丝她们特地种,为这个冷清房间点缀些许色彩的几株盆花。

    衣柜桌椅茶具的,别忘了幽灵可是幽灵,她身的那件牧师袍,也是由灵力构成的,不会弄脏,罢了几乎可以酿成任何的款式,自然是不需要其他衣服替换,并且她的房间除我以外,也不会允许其他人进来,几乎都用不。

    仅余的几件家具,面累积着一层薄灰,明明外面热闹十足,可是只隔着一道房门的这里,却像是许久没有人住过的冰冷,房里的几株盆花,也无精打采,似随时都要枯死。

    看到这种情形,我心里不由一酸。

    这傻蛋幽灵,在我不在的时候,就像是落难的鲁滨逊一样,完全与世隔绝了。

    这些足足积累了半年的灰尘,以及快要枯死的盆花,并不是维拉丝她们疏忽,没有进来打理,只是幽灵的警惕心太强了,哪怕是在项链里头也是一样。

    在我在她的身边的时候还好,她还会允许陌生人靠近,一旦我不在她的身边,哪怕是连平时最亲密的维拉丝她们,也不敢轻易接近她的房间,怕将她们吵醒。

    至于老酒鬼,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他们,在平时我不在家的时候,更是几乎帐篷都不敢进入,这些更加陌生的气息进入帐篷,便很容易震动幽灵的警戒线将她吵醒——哪怕是老酒鬼这样的强大存在,都难以隐藏得住的气息,瞒过幽灵的感知,不得不幽灵的警惕系统堡垒了。

    而幽灵一旦醒,我不在,那可就糟糕了,维拉丝她们又要头疼才能抚慰这个性格别扭的圣女了。

    抱愧,第二更有些迟了,话不多,这个月的目标是500章月票,大家一起帮七冲刺。

    :感谢孤独傲天酱的打赏,祝贺傲天酱晋升为本的第六名萌主,因为新盟主的降生,虽然今天的月票成绩不大理想,七还是尽量争取在二更,为我们的傲天酱以及每一个投下了贵重月票的者们而更喵。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重逢如初,第一次疼就好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重逢如初,第一次疼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