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离别的求交配
    交易完成后,三个野蛮人吃货很是无情的拍拍屁股,跳上高台,重新化成一座迎着风雪的硬邦邦雕像去了。首发

    不过到是可以理解他们急迫的心情,三人之所以能从上万年前一直将生命延续到现在,都是因为在变成雕像的过程中将生命流逝也停止了,只有在冒险者接受考验的时候才会化身,才生命才会继续。

    这等于是,狐狸这半年来几乎连续不停的挑战,足足浪费了他们往常十几年才会浪费掉的生命。

    另外吐槽一下狐狸带来的食物,也不知道咸杀了他们多少的生命能量。

    能够无怨无悔的陪狐狸训练至今,老实我是非常感谢他们的,恨不得再拿出几瓶萨克水晶酒感ji一下,无奈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洁lu卡这女生外向,吃里扒外的可爱shi女,神诞日时偷偷momo的塞给我,一看就知道不是用正当手段弄来的几坛萨克水晶酒。

    这些珍贵的美酒,除去贿略老酒鬼,打发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等等,如今只剩下三十余瓶(一坛至少可以分成十瓶),全都送了出去,科力克他们就算想要再多都没有了。

    至于为什么我突然成了大菩人,一瓶都不给自己留下这不是立刻就要去精灵族了吗?

    从那只剩下风雪萧瑟的亚瑞特山巅上回来,我和狐狸都是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累了。

    “坏蛋,接下来……是要去精灵族了么?”

    走在前面的狐狸背着手,1巧的捏着脚尖,如同猫儿一样优雅轻灵的踏着,似有什么话要yu言又止了片刻,终于转过身,一边后退一边用那水灵水灵的亮棕色眸子盯着我。

    “嗯,没错,唉,不好,那不点可是了给我三天时间的。

    亚瑟王的事情我已经告诉了狐狸,她自然是知道我接下来要去精灵族,不过我这时候才突然想起了临别前,那不点王再三吩咐的话,不由的头疼起来。

    一个不察就被这只风情万千,suhun媚骨的狐狸给you惑住了,过了两天两夜荒淫无边的生活,如今就已经是第三天了。

    “哼,要走就走吧,本天狐又不稀罕。”

    见我一副着急的样子,1狐狸鼻子轻哼的转过身去速度陡然加快,大步流星。

    “唉,等等我,别生气,这不是已经约好了吗?”

    见狐径一副气呼呼的样子,我连忙追了上去。

    “哼才没有生气,本天狐为什么非得要为这样的坏蛋而生气不可。”

    狐狸的速度更快了,到后来,干脆就直接拿出了一本回城卷轴开启,白光一闪回去了。

    唉看看,还没生气。

    我无奈的摇着头。

    刚才是想反正也没什么急事,秉着能省则省的道理我们原本打算原路返回远古之路的传送站,借此回到哈洛加斯路上遇到怪物,还能随便练一练级,没想到这只狐狸一生气,立刻就铺张浪费资源了。

    这只资本主义狐狸。

    摇头晃脑着,我也立刻掏出一卷回程开启,白光一闪回到了哈洛加斯。

    才刚刚站稳脚跟,从传送阵里出来,就发现里面又是一道白光闪过,我只来得及看到一抹漂亮的狐狸尾巴消失在白光之中。

    用得着那么生气吗?还真的一刻都不愿意等。

    我心里嘀咕着,寻思要不要追上去,先和狐狸道个别再离开,还是现在顺势回去。

    还是先道别吧,不然气呼呼的狐狸,又得更生气了。

    我继续摇着头,快多离开了传送站。

    什么,跟在狐狸后面,直接坐传送阵去狐人族不就行了?我,如果真这么做的话,狐人族那成千上万杀气腾腾的未婚狐人青年,绝对会高兴坏了,一涌而来,列队我的到来。

    按照上次的办法,我轻松潜入狐径的帐篷里,刚掀开帐门进入里面,就闻到一阵香味。

    “哼,太慢了,还知道回来吗?”

    狐狸的苗条身影,在厨房里忙碌着,见我进来,也不回头,只是随便应了一声。

    但是这简单的一声招呼,却让我觉得分外温馨美满,就仿佛早有默契,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许多年的老夫老妻一般。

    “我这不是不敢用传送站,只能走回来吗?”我委屈巴巴的凑上去,搂住狐狸的腰,下巴在她的狐耳上磨蹭起来。

    “活该,谁让这坏蛋这么可恶,竟然敢哼,活该被他们记恨,本天狐可先警告,不许伤害他们一根毫毛,不然不放过。”

    狐狸一抬头,在怀里用脑袋顶了顶我的下巴,也不知道是不满我的举动,还是在撤叫,这样道。

    “竟然敢竟然敢怎么了?为什么不下去,不我怎么知道,我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让他们那么记恨?”

    见狐狸到那处,俏脸泛红的样子,我不禁大乐,搂着她柔弱无骨的腰的手臂更加用力一分,大手放肆的隔着围裙和薄薄的家居衣裳,在她的平滑腹上暧昧抚mo起来。

    “呜!!!什什什么

    什么,这这这这种东西我我我我本天狐怎么可能知道这笨蛋!!!”

    听我这么意味深长的一问,1狐狸原本就羞红的俏脸,顿时变得如同煮熟的大虾一样红透,隐隐要冒出烟似的,就连我的大手逐渐顺着腰肢蔓延而上,轻轻把握着她一边的饱满玉峰,似乎都没有察觉到。

    “什么,这种反应,不是很清楚吗?为什么那些狐人会那么记恨我,不是因为我们高傲美丽的天狐阁下,已经被我”

    感受着被大手包裹在内的那份凝脂肉团的柔软弹性,我越发得意忘形的凑在她的耳朵旁边,轻轻呵气调戏道。

    “!!不要了,不许了,我不要听!这坏蛋,色狼,变态,再……再敢的话,本天狐就要……就要……”

    狐狸连忙从怀里转过来,伸出手紧紧捂着我的嘴巴,那俏脸通红所点缀着的湿润双目,凝聚着闪闪发亮的不堪羞耻的妩媚泪光,狠狠瞪着我,就要两个字拖的老长,却久久落之不下。

    不行了,忍不住了,再也欺负不下去了,这只天狐,真是太可爱,萌爆了!

    我情不自禁的受到吸引,对着那张满脸羞红,泪眼汪汪瞪着我的俏脸,俯身下去,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便紧紧含住了甜美的樱。

    “恩呜呜~~~”

    似乎还想挣扎以表抗议,但被我搂的紧实,只是略略动弹了那么几下,就失去力气般,瘫软下来。

    许久许……,“呼哈~~”依依不舍的抬起头,看着已由泪眼汪汪转而迷娄涟漪的美目,我轻轻拨弄着狐狸的整齐刘海,疼爱道。

    “我大概迟早要被这只狐狸给迷倒。”

    “嗯哼~~”

    尚且在沉浸在美好之中的狐狸,发出一声可爱得意的鼻音,仿佛在,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是本天狐。

    “我,什么时候嫁过来,也省得那些热血沸腾的家伙天天提防着我。”在光洁可爱的额头上轻吻了一口,我又道。

    “想的到美。”这次似乎清醒过来了几分,她脸色再次泛起红晕,冲我傲叫满满的皱了皱鼻子。

    “都已经老夫老妻了,还害羞个什么劲。”我眨着眼睛,可怜巴巴道。

    “就嫁给我吧。”

    “才才不要,就算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也没用,本天狐才不会向这个坏带屈服,嫁给什么的想都别想。”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屈服?”我装作不经意的一问。

    “至少也得,才不会屈服,不会不会,绝对不会!”漏嘴的狐狸,噗嗦噗嗦的摇头,带动着一双毛绒耳朵不断抖动。啧,可惜,就差一点就能套出话来了。

    “,这坏蛋,尽是喜欢欺负我。”怀里不断摇头否认的狐狸,突然想起什么,一下子蹦了出来,整理着身上凌乱的衣裳,尤其是胸前和腹的位置,更是乱成一团,让这只狐狸整理着的时候,俏脸又是泛红起来,狠狠瞪了我一眼。

    然后,她也不理我,径直转回去忙碌起来,一如我刚刚进入帐篷时见到的情形。

    见她大锅锅准备不断,菜刀麻利的咚咚作响,油里翻腾的炸肉散发出you人香味,我顿时好奇了,她这又是闹哪样?

    “怎么了怎么了,要做给谁吃吗?”我探上头去,东张西望。

    纯以色和香而言,1狐狸的手艺无疑是顶尖水平,不逊色于精灵大师的美感,可以将各种不同食物组合得如成艺术品一样,再加上这阵阵香味…只有亲口吃过的人才知道什么叫美丽的陷阱。

    “去去去,本天狐要尝试新菜狐狸一把推开我,没好气道。

    “怎么这样……”

    气呼呼的撇下我回来,就是为了咦,等等。

    “莫非是给我做的?”我指了指自己,瞪大眼问道。

    “想的到美,不过等会有剩余的话,给留下一点也不是不可以,感恩戴德吧。”

    回过头来,千叫百媚的白了我一眼,1狐狸心情极佳的开始一边捣鼓着刀锅,一边哼起调,那贤惠的背影,到是和维拉丝有几分相似。

    不不不,现在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

    想起在哈洛加斯之巅的对话,我心都快凉了一半,毫无疑问,这只狐狸的尝试新菜色,就是给我准备的。

    联想到她急匆匆赶回来,我心里一阵感动。

    原来如此急忙,连等我片刻都不愿意,并不是生我的气,而是知道我就要走了,所以才拼命赶回来的。

    想着想着,我各种意义上的泪流满面。

    “呜哇,这笨蛋,就算是感动也太夸张了吧。”我这副复杂的表情,恰好被撇过头,偷偷用余光迅速打量一眼的狐狸捕捉到,顿时一副羞喜中夹杂着大吃一惊的样子,紧咬嘴,用我的脑袋。

    “太夸张了,这笨蛋,本天狐才不会轻易上当,高兴什么的反…反正也比不上维拉丝的手艺,要是回到家,这家伙岂不是天天都要大哭一场。”“我真的没骗,不信尝一尝,这泪水都是咸的。”“呸呸,谁要吃的泪水了,去去去。”1狐狸驱赶着我离开厨房,回去又忙活起来。

    一会儿,见我还站在门口望着她,抽空回过头,朝我晃了晃寒光闪烁的菜刀,嫣然一笑。

    “还算这坏蛋有良心,知道要回来和本天狐告别,不然的话……………”笑的意味深长,话也是意味深长,留下让人无限恐惧的遐思后,她回过头去重新砧板较劲起来。

    “不然的话会怎么样?”我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突然只觉得自己刚才在传送阵时所做的决定,不定是自己这一辈子最明智的决定。

    “咚!!”

    话刚落音,狐狸那里传来一声让人胆战心惊的重击声。

    只见刚才摆在砧板上,准备细细料理的一条鲜活大鱼,被一把如流星坠落的菜刀,跟斩断了头,鲜血像失控的水龙头一样四处喷溅,将整个厨房染的血腥无比。

    “没什么样,本天狐才不稀罕这坏蛋,大不了这些试验品全扔去喂狗就是了。”

    回过头来对我这样道的狐狸,依然保持着媚人微笑。

    只是那白皙脸蛋上沾着的几点鱼血,让她这番话听起来,就好像是在“没什么,大不了就将剁碎喂狗就是了”。

    于是,直到狐狸给我准备好了一个巨大的,装得满满的饭篮子为止,我都畏缩在被窝里头颤巅发抖。

    前略,天国的奶奶,女人好恐怖,孙子我又一次和擦肩而过了。

    “开心点嘛,又不是见不着了。”

    离狐人族数十里开外的雪丘上,狐狸给我送别,见她扁着嘴的样子,我不禁笑着伸手捏着她的脸蛋,往两边轻轻一拉。

    “无缘无故的,本天狐为什么非得笑不可。”1狐狸气呼呼的拍开我的手。

    “那么就哭个稀里哗啦吧。”我一拍手心。

    “哭?”添了添嘴角的虎牙,这只狐狸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我。

    “算了算了,哦,对了,马拉格比那几个家伙还好吧,见着他们了吗?”我突然想起哈洛加斯还有几位难兄难弟,撇下狐狸以后,三个大男人现在也不知道混的怎么样了。

    “当然见到了,还不是那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一起这三人,狐狸来气了。

    “怎么,他们还么找到新伙伴?”

    “能找到就好了,这三个家伙,就一直窝在哈洛加斯,都快变成一堆发霉发臭的废料了。”

    “慢慢适应过来吧。”我lu出颇为微妙的表情。

    lu西亚队能够来到哈洛加斯,一大半的功劳是依赖狐狸,也就是,三人的实力水平,其实比较哈洛加斯级冒险者还是有一点差距。

    虽然像马拉格比那样的人,平时嘻嘻哈哈的没点正经样,但身为男人的尊严还是有的,面对这种差距,他们自然不会轻易融入到哈洛加斯里去,而是像狐狸一样,偷偷的拼命提升自己,直到个人的实力能够在哈洛加斯真正站稳脚跟,才会考虑增添人手,开始历练。

    这也是为什么,我很是认识一些哈洛加斯级的冒险者(以前在群魔堡垒混的时候认识的),却并没有给他们介绍的原因。

    要人手的话,或许联盟这边大部分冒险者已经有了稳固的队伍,不易寻找,但是矮人族,狼人族,狐人族,精灵族,赫拉迪克一族等等,这些刚刚加入联盟的冒险队体制没多少年的种族,还是很容易能够找到和白狼他们相匹配的战士和法师。

    算了,大不了下次去看看他们的实力精进的怎么样了,如果他们自己觉得可以在哈洛加斯站稳脚跟了,我到不是介意给他们找几个好队友。

    想到这里,我也不急着和三人见一面子,还是先去精灵族,应付了那个麻烦的不点王再吧。

    “那么我这就走咯。”挥了挥手,我做状转身。

    “哼,走吧走吧,回的大后宫去,本天狐不送。”狐狸双手抱胸,撇过头去不理我。

    真是的这只嘴硬的狐狸,就不会诚实点吗?要是就这样依着她的话离开,下次见面一定会被记仇的。

    转身的动作顿了顿,在狐狸的目光余光偷瞄中,我突然回过头,将眼前香喷喷的女孩搂在怀里,肆意痛吻了一番,再蹭了蹭脸蛋,揉了揉狐耳,最后按照某天某时,从某个狐人嘴里套出来的,狐人族的独特求交配方式,大手滑落在那根柔顺尾巴上,从头到尾的顺着最敏感的地带mo过一遍,才在狐狸叫羞气愤的嚷嚷之中,大笑着离开。

    虽然不知道何时何地才能再相见,但我坚信着,一定会有那么一天,可以一直在一起,不用再分开,一直一直白首偕老…

    哪怕仅仅为此,我也要继续战下去。

    ………,………,………,………,………,………,………,………,………,…,…,………,……………………………,………,…………,………,………,………,……………………,………,………

    第一更,嗯,无需怀疑,零点左右还会有一更,虽然昨天没有达到四票的要求,嘛~~!